寒门贵子 第二十章 求之不得窃之可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17 21:06:41 源网站:节点2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都明玉以天师道的名义在扬州举事,短短月余,挟风卷残云之势,率数万精锐之师,席卷了大半个扬州,不知多少人死于刀兵,数姓门阀被族灭,次等士族被抄家,无数齐民流离失所,白骨盈野,血流成河,做出这样震动天下的大事,宁玄古竟然说跟孙冠无关?

  “七郎这段时日困在钱塘,金陵发生了很多事并不知晓,里间的详情稍后再告诉你。”宁玄古似乎对都明玉十分熟悉,提到他时话语中多是难言的感伤和无奈。徐佑心知都明玉身上必定藏着惊天动地的秘密,倒也不急于一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尽管他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还是先说你体内的那道诡异真气吧,如果我所料不差,应该就是从未有人练成的朱雀劲!”

  “朱雀劲?”徐佑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宁玄古铺垫这么多,他已经隐约猜到这两年所受到的折磨跟天师道的五劲大有关联,至于究竟是朱雀劲,还是青龙劲,其实没什么区别,道:“从未有人练成么?”

  “朱雀劲虽出自道心玄微大法,但过于阴损,有伤天和,从创出来的那天起就被师尊束之高阁,谁也不知该如何修炼。后来我离开了鹤鸣山,再也没听过关于朱雀劲的消息了。”

  徐佑突然想起李易凤给他看病的时候,曾很困惑的说过他受得伤似曾相识,又似是而非,估计是被出自同源的朱雀劲给搞糊涂了。

  “这五劲分属五行,虽出同源,却也相生相克。白虎主金,朱雀主火,火能克金,所以那人能够在你丹田内种下朱雀劲,毁了你一身所学。”

  徐佑眼睛一亮,道:“既有克,自有生。若水诀本为黄麟劲,黄麟居中位,主土,土可生金,我若能学会若水诀,或许可以让白虎重生……”

  宁玄古摇了摇头,道:“天地由阴阳而生,万物随五行而动,相生相克并不是如此简单。哪怕若水诀可以滋养白虎劲,但朱雀劲尚存续在你身体之中,岂会任白虎重生而坐视不理?为了消除朱雀劲,是不是还得再学玄武劲以制衡之?这样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如何将四种不同的劲气兼容并蓄?我自诩于武道上才情尚可,这些年却也只能将玄武劲修炼至精妙之境,连入微都达不到。师尊也曾告诫我们不要贪多,五劲各有玄妙,只要潜心苦修,机缘到时,也足以窥探大宗师的巅峰至境,切勿数劲齐修,一来恐分属不同五行的真气互为冲撞,后果委实难以预料;二来怕分神他顾,人的精力和智慧毕竟有限,导致最终一事无成。”

  徐佑刚刚升腾而起的希望又瞬间破灭,颓然道:“那该如何是好?”

  宁玄古笑了笑,道:“你别忘了,五劲出自道心玄微!既然五劲之间难以同流,那就直指本源,去学那道心玄微的无上妙法!朱雀也好,白虎也罢,与之相比都不过萤火见于日月,只要修得一层,自可祛病强身。若是七郎以天纵之资,破开连先师都无法突破的桎梏,将来天下、南北、门阀、士族、佛道乃至孙冠、竺道融、元光,都只能仰七郎项背而望!”

  “道心玄微……”

  徐佑目光烁烁,口中喃喃,起身负手而行,在房间内来回走动了许久,停住脚步,凝视着宁玄古,道:“真人可有法子得到五符经?”

  魏元思修炼道心玄微大法出了岔子,定有晦涩难明的天大难题,所以他连自己的弟子都不愿传授,可又不舍得让自创的这门功法失传,故而将之隐藏到五符经内,只待后世的有缘人。

  宁玄古苦笑道:“自确认你体内那道朱雀劲后,我左右思量,唯有道心玄微大法才能救你性命。可道心玄微大法的秘诀被师尊以春秋笔写于五符经中,现如今这本道典却握在孙冠的手里……”

  他叹了口气,道:“我跟孙冠交恶多年,若开口向他求五符经,必不肯应允,反而引起他的警觉。”

  徐佑断然道:“求之不得,那就窃!”

  宁玄古先是愕然,正当徐佑以为他要发作的时候,却突然纵声大笑,道:“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你之前的性子暴躁易怒,好争强斗狠,往往一言不合就出手伤人,我其实很不以为然。现在看来,竟是我走了眼,你遇事果于决断,远胜世间腐儒,徐氏有子如此,夫复何憾!”

  徐佑赫然道:“小子无知莽撞,对观妙真君的遗物起了盗心,还请真人责罚!”

  “责罚什么!”宁玄古挥了挥道袍,洒然之极,道:“经是死物,不传于世人,那就毫无用处,也违背了师尊的初心。为了救你性命,别说窃取,要不是打不过孙冠,直入鹤鸣山,硬抢了去也无妨!”

  徐佑顿生敬仰之心,宁玄古这个人,真是很对他的胃口!

  “不过,鹤鸣山天师宫宫禁森严,想要贸然入内窃取绝无可能。且五符经被孙冠视如禁脔,连最为心腹的七大祭酒都毫不知情,何况其他道众?所以也无法从旁人身上打探。此事说易行难!难,难,难!”

  “世上无难事,只要用心,总能找到解决难题的办法!”徐佑此时就像溺水之人好不容易抓到了救命稻草,无论如何不能轻易的放弃。他遇事越急,越是冷静,盘膝而坐,闭目不语,脑海里渐渐变得空灵起来,没有妄想,没有杂念,不知过了多久,双眸绽放异彩,道:“若是觅一陌生脸孔,加入天师道,混进鹤鸣山,博取孙冠的信任,慢慢的寻找机会查找五符经的下落。真人觉得可行么?”

  宁玄古愕然,他从没想过还有这样入局的法子,心中盘算良久,道:“想接近孙冠,非一治祭酒不可。天师道只有二十四治,可道民却千千万万,要短时间内脱颖而出,坐上祭酒之位,还是那个字:难!”

  徐佑沉吟了会,道:“真人不惜减损修为助我疗伤,可以压制朱雀劲多久?”

  “三五年吧……”

  “请真人明示,三年,还是五年?”

  “只要不动怒、不运气、不受伤,五年之内,可保你无恙!”

  “五年!应该够了!”徐佑道:“真人或许不知,南豫州治的前任祭酒曹谷,就是别人托名假冒的,在五年内从区区道民变成了一治祭酒。既然他能做到,我拼尽全力,也要去试一试!”

  “曹谷……我好像有点印象,原来是个假名字,怪不得意外而死,想必是脱身远遁了。”宁玄古对有人能够瞒过孙冠的眼睛感觉十分的惊讶,不过有一就有二,也许,徐佑真的可以试试:“只是要从哪里找身家清白、聪慧伶俐,且对你忠心不二又不畏死的人呢?”

  聪慧、忠心且不畏死,这样的人并不难找,徐佑有这个自信,静苑的众多部曲,至少一半人可以如此做。但问题在于,这些人随他日久,都不是生脸孔,长期潜伏,很容易被天师道查出底细。

  况且从大宗师手里偷东西,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失败,今生无望见到五符经的真面目。

  没有五符经,徐佑的重生之旅,从现在开始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给我点时间,应该可以找到合适的人选。”徐佑问道:“若这人真的不负所托,混入鹤鸣山,真人可有什么指点?”

  “鹤鸣山有两大最隐秘的所在,一是戎鬼井,井中镇有三五斩邪雌剑;一是二十四洞,应二十四气,洞口约三尺宽,深不可测。每过一气,则一洞窍开,其余皆消失不见。以我对孙冠的了解,他极大可能将五符劲藏在这两处,如果事先不知底细,哪怕费尽心思,也极难找到。”

  “戒鬼井……二十四洞……”

  关于鹤鸣山二十四洞的传说,徐佑前世里多有耳闻,只是一直没时间去鹤鸣山游览观光,权当是历史传说而已。今日听宁玄古一番话,才知这么有灵性的山洞竟然不是后人虚构,而是确有其事!

  至于戒鬼井,乃鹤鸣山最重要的法坛之一,老君赐于初代天师的三五斩邪雌雄双剑,雌剑镇在戒鬼井里以压百鬼,雄剑交由历代天师佩戴以斩群邪。

  这两处是天师道守卫最严密的所在,如何入手,徐佑现在没有一丁点的头绪,但他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接下来的每一步都难如登天,就算老天保佑,顺利的得到了五符经,可能不能从五符经里找到道心玄微大法的诀要,又能不能修炼成功都是未知数。与之相比,混入鹤鸣山,探查戒鬼井和二十四洞,倒显得容易了些。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徐佑眉目如画,透着无人可及的坚忍不拔。前世里为了活命,他小小年纪可以忍受世上最残忍的羞辱和最无情的冷酷,而这一世为了活命,他仍旧可以用全部的斗志和智慧,做到别人都以为他做不到的事。

  “我记下了,多谢真人!”

  徐佑诚心拜谢,道:“方才种种设想,都立足于孙冠和此次扬州兵乱无干,依然是威风八面、人人敬仰天师。可我实在不明白,都明玉若没有奉孙冠的命令,为什么要冒险起事,将扬州闹了个天翻地覆?”

  宁玄古默然了一会,道:“五日前,孙冠孤身一人,自缚双手,从宣阳门入金陵,被主上安顿在东府城的山阳王府内,既没下廷尉狱,也没下黄沙狱,更没有让司隶府的人接手看管。”

  “什么?”

  徐佑勃然变色,一向镇定的他连声音都颤抖了几分,道:“孙冠自缚双手入了金陵?”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