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二十二章 六天故气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23 19:33:01 源网站:节点3
  “苏棠的尸体被邱原派兵抢了回来,只是被大火烧的不成样子。我将其收殓后暂时放在吴县城外的寺庙里,等钱塘平定,再移棺回乡,择一风水胜处安葬。”

  徐佑没有做声,何濡看了下他的神色,道:“要是七郎觉得不妥,也可以先把苏棠葬在吴县。西郊有块地,阿五去看过了,乘金相水,深浅得宜,只不过那地是陆氏的田产,可能要麻烦顾允去讨个人情,价钱不是问题……”

  “不用麻烦了,你安排的极好!她生前爱煞了钱塘的小桥流水,死后想必也愿意魂归故里。吴县固然上佳,却终是异乡!”

  徐佑深邃不见底的眼眸里掠过几许淡淡的哀伤,雨径绿芜合,霜园红叶多,江南秋色还是如斯动人,但那个特立独行、不为世俗所容的女子却已经不在那么鲜活的反抗着这个世界。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如果不是因为他和刘彖之间的恩怨,苏棠本不必牵扯到这场纷争里,或许能够在乱局中保住性命。

  或许吧……

  “自古佳人薄命,发生这样的事,并不是谁的过错,请七郎千万节哀!”

  徐佑眺望着九天云外,缓缓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生死有命,强求不得。以后的日子会偶尔想起她,却不会悲伤太久,你放心!”

  重新回到宴席,众人只谈风月,不谈国事,难得的放松了一番。等兴尽而散,徐佑、宁玄古、何濡、左彣四人前往房内,分宾主坐好,徐佑恭敬的问道:“既然孙冠入了金陵,天师道跟此次扬州兵乱自然无关,那都明玉为何起事,还请真人为小子解惑!”

  何濡左彣他们事先也知道了孙冠的事,对都明玉的身份来历以及目的都觉得迷惑不解,同时精神一振,望向宁玄古。

  “说来话长,我跟都明玉其实并无往来,只是偶然的机会结识了一位女娘,她天资聪颖,精通道法,许多见解发前人所不能,若归于道门,必是我教的大幸。所以动了怜才之意,想要把她收归门下,稍加点拨,十年后即可继承我的衣钵。只可惜她沉浸无为幡花之道,不愿敬奉三天正法……”

  天师道以三天正法为根基,徐佑是知道的,可什么是无为幡花之道,却从未耳闻,奇道:“无为幡花?”

  “正是!你们始终猜不透都明玉的目的,其实这里面牵扯到了四百年前的一段公案,所知者甚少,了解内情者更是寥寥无几,故而一时看不破。”宁玄古娓娓道来,将延续数百年的道门内斗呈现在诸人面前,道:“伏羲、女娲之时,老君显化世间,各作姓名,因出三道,以教天民。那时八十一外域皆奉我华夏清约大道,被称为‘六天治兴、三教道行’的盛世。到了汉时,群邪滋盛,六天气勃,三道交错,鬼魅纵横,以致百姓不能分辨真伪善恶,天民夭毙,暴死狼籍,人间已成炼狱。所以老君再次授张陵张天师为‘太玄都正一平气三天之师’,率正一明威之道,罢废‘六天’,以三天正法代之,始有天师道这四百余年的兴旺。但六天虽废,其心不死,多年来潜藏民间,广纳教众,自称修无为幡花之道,意图反击三天正法,重现六天盛世。所以,无为幡花,在鹤鸣山天师宫内,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名字,叫做‘六天故气’……”

  左彣啊的叫出声来,道:“六天治兴、三教道行?七郎,当初四夭箭行刺红叶渚,月夭和飞夭临死时好像都说过这样的话……”

  “六天治兴,三教道行。天地不长,无形自障。天地不老,故成大道。道本无形,莫之能名。赤书符命,化为长生!”

  徐佑回想月夭死前的那一幕,红叶红袍,黑发碧眸,印象何其深刻,道:“我原以为这些话只是四夭箭痴迷于得道长生,故而在死前求得解脱的胡言乱语,类似于道门的靖室悔罪,却没想过还跟什么无为幡花、六天故气有关……”

  他没有对宁玄古说实话,当初听到“六天治兴、三教道行”的字眼,确实想起了前世里看到过的那些相关资料。若说无为幡花之道,他没听过,可‘六天故气’这四个字却如雷贯耳。

  简单来说,所谓六天故气和三天正法之间,就是天师道摒弃黄老道和太平道而刻意营造出来的对立关系,和之前的道教割裂开来,以正本清源,彰显其道门正统的无上地位。

  只是徐佑后来有意打听,在这个时空里,《上清天关三图经》尚未问世,人们根本没有“六天”这个概念,哪怕何濡学究天人,也不明白六天治兴、三教道行的含义,所以暂时放下疑问,没有过多的探究其中的底细。

  宁玄古道:“我对四夭箭所知不多,单从这几句话并不能推断他们的身份。不过,若是真的信奉无为幡花之道,那就跟都明玉是同路人无疑。”

  徐佑想起四夭箭的令牌,让左彣去找秋分取来,转交给宁玄古。宁玄古拿起令牌仔细审视,过了良久,叹道:“没错,这令牌背部的云雾缭绕之山外山,就是传说中的酆都山。山中有六宫,分属于六天统治,自大而小,称为天主。天主之下,男称将军,女称夫人;将军夫人之下,又有金、木、水、火、土之五伤官;五伤之下,有百精,百精之下还有无数鬼兵。那个女娘在六天里身份贵重,这都是她欲拉我入无为幡花道时全盘托出的机密情报,该不会有假!都明玉,应该就是六位天主之一,此次扬州兵乱,他是主导,目的很简单,借皇帝和太子之间的猜忌,佛门和道门交锋正急的紧要关口,打着天师道的旗号逼孙冠造反,让天师道走上当年张角所创太平道的老路,最终被朝廷派兵剿灭,以报六天故气被废之仇!”

  徐佑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

  “至于那女娘是谁,七郎不必问,我今日说了这么多,已经对不住她。我虽然不赞同孙冠介入世俗的道,也不赞成她的无为幡花之道,道不同自不相为谋。可大道无名无形,谁也不知道哪一条路才能抵达真正的终点,若是泄露了她的身份,除了害死她,对你们并无丝毫益处,还累得道门少了一位可开山门的贤师。”

  宁玄古凝视着徐佑,道:“七郎,都明玉痴心妄想,要重现六天昔日荣光,或许还想取天师道而代之,却忽视了目前江东的大局。眼下的江东,儒教衰微,不足为虑,道门势大,却已有盛极必衰之象,而佛门看上去步步紧逼,占据上风,也不过是主上手中的利刃,一旦天师道被灭,佛门几无对手,马上就轮到那些和尚倒霉了。试想,国无二日,主上好不容易打压三教,又怎么会让六天再次崛起,强大到足以威胁皇权?尤其他们以谋逆起事,手段残忍暴虐,为成功不计代价,无所不用其极,更是为人主所忌。都明玉也好,六天也罢,无不是才高当世、人中之杰,却因为放不下,舍不得,看不破而走上了不归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徐佑沉默半响,道:“真人是告诫我,且不可找六天寻仇!”

  “六天组织极其严密,势力牵连之广,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摸清楚他们的底细。六位天主,除了都明玉和那个女娘,其他四人的身份依旧是个谜,敌人在暗,你在明,如何握有胜算?”

  徐佑忽而一笑,道:“真人多虑了,我跟都明玉并无私仇,他虽将我拘禁在钱塘,但好吃好喝招待着,没有太失礼的地方。何况我只有五年的时间去寻找五符经,哪里有精力去和六天周旋呢?”

  宁玄古不再多话,点了点头,起身说道:“我山中尚有未了之事,你既然无恙,我这就启程离开。记住了,扬州兵乱,自有朝廷料理,你不许插手其中,至于五符经,还是先前所议,一定要稳妥,不可操之过急。”

  徐佑急忙跟着站起,道:“真人这就要走?还想着多留几日,小子有许多事情要向真人讨教……”

  宁玄古笑道:“你已经做得极好了,我没什么能够教你的。”说着往门外走去,到了门口,突然顿住身子,道:“对了,你身边那个婢女秋分,是不是学了白虎劲?”

  徐佑不知宁玄古为何问起这个,道:“是!”

  “胡闹!”宁玄古脸色一沉,道:“家里没人告诉你,白虎劲传男不传女吗?”

  原来是为此动怒,徐佑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笑道:“小子那时年少无知,觉得有趣,便偷偷教了秋分。不过真人有所不知,秋分天赋极高,只用了三年就将白虎劲练到了第二劲,此次从义兴往钱塘,途中遇险,也多亏了她舍命相救……”

  “秋分的天份越高,你让她学白虎劲,却是越害苦了她!”

  徐佑笑容一敛,正色道:“真人请明示!”

  “白虎劲乃至刚之炁,女子为阴柔之体,如同水火难以相容。若是平常女子,哪怕穷尽一生,也根本无法窥得白虎劲的门径,偏偏秋分于武学之道极有天份,竟破开了阴阳障,通了水火关,将白虎劲练到了第二劲。可你有没有发觉,自第二劲之后,这两年她为何止步不前,毫无寸进?”

  徐佑已经猜到自己好心办了错事,道:“我确实有过疑虑,但秋分对武道的喜爱有限,平时并不勤加练习,所以我还以为……”

  “你啊,自诩聪明!”宁玄古摇了摇头,道:“你也说了,自离开义兴,危机不断,秋分忠心护主,岂不知多一分武力就能多一分安全?又怎么会疏于练习呢?我昨夜为她号脉,体内的真气汇聚于带脉,无法流转运行周天,若是再不疏导,怕是要不了一年,轻则残疾,重则丧命!”

  别说徐佑惊在当场,连左彣也是一愣,惭然道:“我竟没有发现秋分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

  “你虽为小宗师,却对白虎劲不甚了了,没有察觉是正常的。白虎九劲的周天运行跟别的功法大不相同,所以表面上看似没有问题,可一旦爆发,就再也无法挽回。”

  宁玄古道:“不过还好,现在不算太晚!”

  徐佑松了口气,既然宁玄古说不算晚,就一定有解救的法子,躬身作揖,恳声道:“求真人妙手回春,救她一救!”

  “救她性命容易,散功即可,只是再也无法修习武功。可若想不伤她的道基,以求日后武道精进,却需要费些时日。你,可舍得吗?”

  “舍得?”

  “我带她走!峨眉山秀绝天下,适合静养修身,三年后,还你一个完美无瑕的秋分!”

  久久无声!

  自重生以来,徐佑逃义兴、过晋陵、入钱塘,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从身无分文的穷小子,变成家财万贯的一方豪富,谋主、部曲、奴婢应有尽有,但在他内心深处,真正视为亲人的,只有秋分一人!

  贫贱相依,富贵相随,

  生不离,死不弃,

  毫无保留的信任,哪怕全世界都站在对面,秋分还会站在他的身边!

  “请真人稍候,我和秋分谈谈。她貌似随和,其实性子很倔,未必肯答应离开这里。”

  宁玄古负手立于院子里,望着那随风摇曳的梧桐叶,没有多说什么话。徐佑匆匆施礼,拉着秋分的手,去了旁边的房间。

  “我……我不想离开小郎……”

  秋分的眼很快红了,泪珠在眼眶打转,却极力忍着没有落下来。徐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发髻,道:“丫头,你呢,就当出去散散心,跟在宁真人身侧,有他老人家时时提点,比跟着我要强百倍。再者你的身体最是要紧,若不及时诊治,伤了性命,到时候小郎找谁服侍,对不对?三年而已,眨眼即过,我又不是不能去看你,等有闲暇,就到峨眉山找你,好么?”

  秋分咬着唇,心口似要裂开一样,她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离开小郎。可小郎说的对,现在的她反而拖累了大家,宁真人是神仙,跟着他学会大本领,以后也好像履霜和冬至阿姊那样为小郎办事。

  “小郎!”秋分扑到徐佑怀里,死死的抱着他的腰,不知过了多久才难舍难分的松开了手,擦去眼泪,郑重的点了点头,道:“三年……三年后小郎千万不要忘了我!”

  “傻丫头!”

  徐佑点了点她的娇俏的鼻子,道:“别忘了,你叫徐秋分,我们,原是一家人!”

  (六天故气和三天正法的详情,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查阅资料,其实很有趣。而作为本书最重要的一条伏线,从开始挖坑,到现在一百多万字了,终于填上了,我其实很有些开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