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二十五章 青衣血魃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5-04 17:32:44 源网站:节点3
  又过了三五日,顾允来看望徐佑,他已经得到消息,知道徐佑完全康复,从眼角到眉梢都是说不出的开心,挽着徐佑的手不愿松开,道:“微之,总算老天有眼,让你度过这一劫!”

  “是啊,死里逃生,感概万千!”徐佑将顾允迎到房内,笑道:“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习惯坐哪里就坐哪里,毕竟这宅子你是主人,我才是客!”

  顾允故意皱着眉头,左右四顾,道:“履霜呢?我不是告诉她,将这座宅子送给微之了吗?这小娘连话都传不到,怎么做事的?”

  徐佑咦了声,道:“真的送我?那就却之不恭了,飞卿出手阔绰,我没白交你这个朋友!”

  “哈,你倒是脸皮厚的!”

  顾允笑的几乎直不起腰,扶着几案,勉力说道:“你要喜欢,那就送你了!”

  一座宅院而已,对顾允来说九牛一毛,徐佑哪会真的无功受禄,道:“等钱塘收复,我还得回静苑去,要吴县的宅院做什么?飞卿的好意,我心领了!”

  顾允了解他的脾气,并不强求,再者徐佑也不是缺钱的人,需要朋友接济才能度日。两人对面而坐,说起扬州的局势,顾允叹道:“邱原固守嘉兴,龟缩一隅,再不敢派一兵一卒出外。天师军,哦,现在不叫天师军——朝廷和鹤鸣山联名晓谕天下,称以都明玉、刘彖为首的叛军是白贼,此次扬州祸乱,与天师道无干,但凡受惑从贼的,即日起临阵倒戈、弃械投降者,概不追究从逆之罪。若能擒白贼十箓将以上归顺者,皆有封赏。杀刘彖、都明玉者,赏万金、封侯爵、晋将军位!”

  “白贼?”

  “是,经司隶府多方打探,此次都明玉之所以能够聚众起事,除了原扬州治的天师道道众,还有部分是逃避赋役的却籍户。这些却籍户大都是冒充侨姓士族混入白籍的庶族小地主和齐民富户,去年检籍时被查出问题,朝廷要追究他们的罪责以及赋税,所以跟随都明玉造反。为了消除天师道的不利影响,朝廷故意放大了却籍户在叛军中的作用,故而统称他们为白贼。”

  徐佑熟读史书,对白贼这个称呼并不陌生,南齐唐寓之暴动,起因正是因为检籍时伤害了庶族地主和富户的利益,从而引发的一场动乱,南齐朝廷对他们的官方称呼就是白贼。如今时光流转,空间变幻,都明玉所谋甚大,和唐寓之的鼠目寸光也没有可比性,但白贼这个记入史册的名称仍旧不受控制的出现了。

  至于去年的检籍,詹泓就是受害者之一,被陆会硬生生敲诈了二百多万钱。詹氏家大业大,二百万钱掏得起,可很多富户却没有这样大的承受力,一旦被贪官污吏逼迫的无路可走,再受都明玉的蛊惑,揭竿而起,并不是不可理解的事。

  “白贼兵锋直指嘉兴,在城墙外喝骂竟日,想要诈邱原出城。邱原并不理会,只凭坚城高墙固守。可现在查明,在嘉兴的白贼只是疑兵,其主力已经往西北去了!”

  “西北……吴兴郡?”

  “嗯,吴兴!占据了吴兴,就能打通宛陵、当涂一线,从而威胁金陵。都明玉打着“抗暴楚,救天师”的旗号,麾下聚五万之众,看样子,确实有攻打京师的意图!”

  割据一方,只是小打小闹的贼寇,可攻打京师,却是对皇帝的宝座提出了诉求,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由此可见,因为不愿抛开天师道这个再好用不过的金字招牌,都明玉只能硬撑着前往金陵,徐佑早算到了这一步棋,并不觉得惊讶,道:“沈氏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吴兴是沈氏的郡望,不到万不得已,肯定不会舍弃。沈氏世代将门,江东豪族,豢养的私兵不计其数,真交起手,纵然不能胜,也未必不能守住吴兴!”

  徐佑神色凝重,道:“我跟飞卿的看法正好相反!”

  “哦?”顾允一愣,道:“微之请指教!”

  “都明玉此番北上,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稳住军心,抵消孙冠和朝廷联手所带来的消极影响。所以,只能胜,不能败!就算败,也要先劫掠足够多的钱粮人马才好给部下交代。”徐佑的笑意透着几分冰寒,道:“至于沈氏,沈穆之虽是人杰,可狡诈多疑,诡谲善变,为了保存沈氏的实力,估计不会和都明玉死拼到底。”

  “那,微之的意思?”

  “若我所料不差,刚开始都明玉会大胜,沈穆之会大败,然后从余杭、武康、临溪一路退却到郡治乌程县。沈穆之若是气魄够大,连乌程都可以舍弃不要,再继续后撤至长兴、原乡等地,择一地势险要的所在据守待援。接下来都明玉将会受挫,跟着小败,等朝廷中军赶到,他立刻就会撤退,到乌程也可,退回钱塘也可,要看当时的战况如何,再作抉择!”

  顾允听的心悦诚服,赞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微之真可谓今之留候!”

  战事果然按照徐佑的预估发展,白贼先克余杭,再克武康,突然往西扫平了于潜和临安,又往北攻陷了临溪和安吉。

  吴兴郡十县,有六县入了贼手。

  沈氏每次都抵抗的貌似很激烈,实则一触即溃,边战边退,实力丝毫未损,还趁乱搜刮了不少次等士族的财富,美其名曰坚壁清野,不留一钱一米一布给白贼。

  不过也有徐佑没有料准的,此次出征,都明玉没有用刘彖挂帅,而是从别处调来了千叶统军,二十多岁的年纪,成为一军主帅,说明此子深受都明玉的信赖,才干出众!

  千叶没有辜负都明玉的信任,吴兴之战,五万白贼在他手中时而迅若猛虎,时而狡若黠狐,疾如风,势如火,所向披靡。

  十月二十三日夜,白贼聚拢兵锋,三路合围,将乌程围的水泄不通!

  天下震动!

  朝廷不等沈穆之的求救,任命萧玉树为征东将军,假节,都督扬州、江州、南豫州、南兖州、南徐州五洲诸军事,领中军三万人,兵甲齐备,赶赴扬州!

  “千叶到哪里了?”

  房内灯火通明,徐佑命人用胶泥做了一幅简易沙盘,指画形埶,集成吴兴郡的山川地势,虽然时间紧迫,制作粗糙,但一目了然,让人大为惊叹。

  何濡将一面红色的小旗插到沙盘里,道:“阴风谷!距乌程七里,千叶的帅帐一定扎在此谷!”

  徐佑审视半响,问道:“中军出动了吗?”

  冬至忙道:“中军六日前离开金陵,若途中没有耽搁,现在应该到了长兴县!从长兴到乌程不过三十里地,旦夕可至!”

  左彣皱眉道:“东迁呢?千叶为何不攻下东迁县?东迁距乌程也是三十多里,沈氏在此驻扎重兵,互为犄角,实为肉中刺,何不趁早拔去?”

  “从顾府君处得到的消息,镇守东迁的人叫沈庆!”

  “沈庆……”

  徐佑抬起头,双眸冷厉如刀,道:“就是那个自号青衣的沈孝孙?”

  冬至被徐佑的目光所慑,竟不敢直视,低垂着头,道:“是,沈青衣,也有人称他为血魃!”

  沈庆,沈穆之的第五子,字孝孙,号青衣,因双目长于顶上,故有人戏谑为“魃”。他不以为耻,反而以魃自诩,某次出战北魏,血染征袍,又称血魃!

  徐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人,义兴之变,就是沈庆带兵率先杀入了徐氏的坞堡,死在他刀下的亲眷不下数十人。

  血海深仇,不可不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