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二十六章 不败之名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5-20 16:35:07 源网站:节点33
  沈庆威名赫赫,镇守东迁县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东迁县是吴兴郡连接吴郡的仅存的通道,只要东迁不失,吴兴和吴郡没有被完全分割开来,随时可以东进转移和接收必要的补给。

  所以,沈穆之放弃了吴郡六个县,却没有放弃东迁这个战略要地!

  如果千叶不拿下东迁,攻*程时如芒在背,无法集全力,可要分兵攻打,却又兵力不足,容易被各个击破。

  这是两难的抉择!

  “将军,城外又有人叫阵!”

  沈庆正在吃饭,一桌子的肉食,鸡鸭鱼肉配野猪腿,不见一点素膳,但他的身形却十分消瘦,穿着戎服松松垮垮,浑没有武人该有的精悍。听到部曲的话,额头微抬,狭长的眼眸里精光四射,仿佛刀子般满是犀利的锋芒,让人不敢直视。

  “他爷爷的,吃个饭都不能消停!这次骂的什么?”

  “骂将军是妇人用的由虎子,装了满肚子的污秽……”

  沈庆砰的摔碎了碗,站起身一脚踢翻了食案,怒道:“战不能战,守不能守,这么大的吴兴郡,拱手让人,阿父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那部曲见惯了沈庆发火,并不惊慌,道:“除了骂,还用石砲投进来一件女人的裙裳,面写着请为将军换战袍……”

  “滚!”

  部曲连滚带爬的跑了,沈庆几乎将房间里的东西砸了个遍,发泄着心头的憋屈和不满,但沈穆之有严令,不得出城,死守东迁,他胆子再大,也不敢忤逆父命!

  “来人!”

  “在!”

  “请管先生!”

  管先生年过五十,留着长须,身子看起来沈庆还要壮实点,要不是穿着士袍,倒更像武将。

  沈庆面色凝重,跟刚才的暴怒判若两人,道:“白贼城外喝骂甚急,似乎要激我出城决战。不过,我越想越觉得对方是疑兵之计,先生如何看?”

  “虚者实之,不是没有可能!”管先生抚着长须,道:“白贼虽有五万之众,但粮草并不充足,北犯境,务求速战,因此不可能在乌程拖延太久。若我是千叶,定会集所有兵力攻*程,一鼓而下!”

  “那乌程岂不是危在旦夕?”

  沈庆心急如焚,坐卧不安,可想起沈穆之的叮嘱,却又无可奈何。管先生双眸透着几分诡异,低声道:“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侍的计划是想让东迁吸引白贼部分兵力,和乌程遥相呼应,将白贼死死拖在此地,等朝廷军一到,再聚而歼之。可战况千变万化,千叶非等闲之辈,瞧破了侍的计划,仅以三百老弱困住我三千精兵,主力则日夜不休攻*程,若将军拘泥固化,恐为天下所笑。”

  “不行,拼着阿父怪责,我也要出兵援救!”

  “不能急!”管先生一把拉住沈庆,道:“等夜里派人出城,看看虚实再做决定!”

  是夜,沈庆派出五名精锐斥候,潜入城外的白贼军营查探,发现仅有三百余老弱军卒,其余营帐皆为为空帐。五名斥候又分出两人骑快马急奔往乌程,沿途没有发现伏兵,至乌程五里外,看到白贼正大举攻城,硝烟弥漫,厮杀震天,不计伤亡代价的蚁附冲锋,部分城墙坍塌成片,显然到了最紧急的关头。

  沈庆接到回报,不再迟疑,立刻点齐两千兵马,直往乌程而去。丑时末,正是一天最黑暗的时候,沈庆欲出不意,从战场后面插入白贼腹心,和乌程军里应外合,成不世之功。可没想到的是,刚行至一处山谷,遇到了伏兵!

  滚木和巨石从两旁的山坡雨滴般落下,跟着是铺天的箭矢,沈庆部猝不及防,顿时死伤两百多人。幸好沈穆之爱子,分给沈庆的都是沈氏训练精良的部曲,短暂的慌乱后,重整军容,盾牌手在两侧,弓弩手摸黑还击,骑兵在前,往山谷外硬冲。

  只要出了山谷,平坦野外,他们不怵任何人!

  沈庆伏在马背,冒着箭矢带领部曲们疾行,鼻端突然闻到一股浓郁的油腥味,远处的黑暗里同时冒出点点火光,脸色剧变,道:“撤,快撤!”

  已经迟了,数十支火箭在夜空里划过一道道完美的弧线,点燃了事先放在谷口的草木堆。沈庆这才看清,不仅谷口,他们现在所处的地面也铺着厚厚的干草,草浇满了胡麻油,火借风势,管卷而来,如同地狱放出来的恶龙,吞吐着噬骨的火焰,将冲在最前面的数百人烧成了灰烬。

  沈庆目眦欲裂,被困在这小山谷里,一步错,步步错,先机已失,一身所长没有发挥的余地,实在憋屈的很。可不甘心也没办法,当务之急,是先活命,不能让两千精锐全部死在这。

  “后队变前队,原路撤回去!”

  经过一番苦战,白贼虽然设伏在前,可实际战斗力还不能跟沈氏的部曲相,沈庆终于死里得脱,带着剩下的八百多人灰头土脸的返回东迁。到了城墙下,高呼快开城门,却没想到又是一波夺命的箭雨。

  沈庆被近卫护着退到了安全区域,正不知发生了何事的时候,城头点起了火把,管先生出现在城头,抚须斥道:“兀那白贼,我早料到尔等要来诈城,速速离去,否则今夜此地,是你们的葬身之处!”

  原来是被误当作了白贼,沈庆不怒反喜,留管先生守城果然没错,拍马出阵,高声道:“先生,是我!沈庆!”

  “沈将军?哈,你们倒是好费心机,寻个善口技的术士,学着我家将军说话,以为如此能骗我开门吗?休想!”

  沈庆忍不住驱马往前十余步,命左右燃起火把,道:“先生,你瞧真切,确实是我,非白贼假冒。后面还有追兵,快快开城门,放我们进去!”

  “我家将军带兵去救乌程,这会想必已经大破白贼,怎么可能又掉头回来?今夜天黑不见五指,区区萤火,我又不是神仙,如何瞧得真切?你再往前来……”

  “将军不可!”

  左右担心劝诫,沈庆不以为然,道:“管先生还能害我不成?”说完又前行数十米,单手高举着火把,道:“这次瞧真切了吗?”

  “瞧你样貌跟沈将军颇有几分神似,可形容猥琐,精气萎靡,跟将军平日的意气风发全然不同。我劝你少费心思,且逃命去吧!”

  沈庆哭笑不得,他在山谷遇伏,差点丢了性命,火熏火燎的狼狈逃窜,形容如何不猥琐,精气如何不萎靡,怎么能跟平日里相提并论?管先生聪明过人,是他倚为臂膀的良师,可此刻看来,也未免太多疑了些。

  “先生,白贼狡诈,设伏于道,我好一番厮杀才逃了回来,请开城门。等入了城,是真是假,一验便知!”

  “这个……好吧,你带三百人先入城,不过要将刀剑弃于门洞里。切记,但有妄动,别怪我手下无情!”

  “……好,听你的!”

  沈庆退回阵,有部曲前进言,道:“将军,还是小心为。不如由我代将军入城,查明没有危险,再请将军动身。”

  立刻有人反驳,道:“后面追兵在即,你什么居心,让将军后入城?若被追兵围住,你有几个脑袋,可以换将军的性命?”

  那人还待争辩,沈庆十分不耐烦,道:“若管先生有问题,刚才的距离足够命人从城头射杀我了。我故意以身犯险,是试一试他,现在看来一切正常。其实也怪不得管先生,他向来谨慎小心,谁让咱们没有按照约好的计划行事,半途折返,换谁都要起疑的。”

  计议已定,没人再敢多说什么,何况也耽误不起时间,沈庆点了三百人过护城桥,等城门大开,至门洞扔下刀剑,然后大摇大摆的进了城。

  大概过了两刻钟,城门再次开启,管先生出现在城头,道:“兄弟们都进来吧,刚才多有得罪,莫怪莫怪!”

  众人死里逃生,又被自己人怀疑,困在城外饥寒交迫,嘴里早骂骂咧咧的不停,这会听了管先生的话,哪里还忍得住,争先恐后的往城门里跑。

  先前谏言沈庆的那个人被裹挟着往前移动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沈将军入了城,于情于理,管先生都应该去陪将军才对,招呼他们这些人入城的小事,随便安排一个幢主可以了,所以……他举手高喊着“有诈有诈,先别进”,可乱糟糟的没人听见他的话,是听到了也只当耳旁风。

  那人神色数变,跺了下脚,掉头离开,孤身一人没入了黑夜里,直到不见了身形!

  “杀!”

  刚刚入城的兵卒还没反应过来,被乱箭射死了无数,身后是厚实不可摇动的紧闭的城门,前面是闪着寒光的冰冷刀枪,随着一声声毫无感情的“杀、杀、杀”,尖锐的利器破开皮肤和骨肉,轻易的夺走了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

  在这一刻,人命不值钱!

  “报,沈庆余部,下共九百一十七人,已尽数伏诛!”

  管先生笑道:“好,下去吧,派人换沈氏部曲的衣物,守好城池,不可懈怠!”

  “诺!”

  沈庆被五花大绑在庭柱,冷冷的盯着管先生,道:“管述,我自问这两年对你不薄,为何背叛我?”

  管述笑而不语,在他身旁坐着一人,三十多岁的年纪,国字脸,容色刚毅,双眉浓密,讥嘲道:“沈青衣好大的名声,我当是多厉害的人物,今日看来,不过酒囊饭袋,不值一提!”

  “你!”

  沈庆牙齿几乎咬碎,道:“有本事明刀明枪的打一场,只会阴谋诡计,算什么英雄?”

  国字脸摇了摇头,似乎不屑跟沈庆废话。他的表情更加激怒沈庆,死命挣扎,铁链紧紧勒住身子,泛起条条血痕,却始终无法挣脱。

  “青衣,我是天师道的人!”管述叹了口气,道:“自两年前浣衣渡口相逢,你我一见如故,这些时日承蒙你的照顾,我不胜感激!”

  “呸!白贼!”

  管述不为所动,道:“只是各为其主,到今日这步田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这两年在你的部曲收买了一些人,所以天师军有七百人藏在东迁以东二十里的鲁村里没有被你发觉。今夜派出的五名斥候,其两名是我的人,回报路没有伏兵,才引你入了山谷伏。至于这座城,你刚带兵离开,鲁村的七百天师军到了城下,我命人开了城门,将他们放入城里,剿灭了你留下来守城的一千部曲……他们到死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毫无戒备被屠戮一空,相之下,你其实应该高兴。”

  管述走到沈庆跟前,诚恳的道:“至少,你死的明白!”

  “白贼……”

  沈庆吐出一口血痰,管述扭头闪过,同时手多了一把闪着绿光的短匕,轻轻刺进了他的心脏,眼神平静而无情,道:“六天治兴,三教道行,青衣,怪只怪,你我的道不同!”

  “水官,事不宜迟,我们该往乌程去了!”

  管述凝视着死不瞑目的沈庆,右手拂过脸颊,合了他的双眼,道:“四将军,乌程那边你不必去了,留下来守好东迁城,这里粮草充足,不能有失!”

  被称为四将军的国字脸眉头皱起,道:“水官,不要忘了你的身份,千叶大将军命你协助我,却不是让你对我指手画脚!”

  “身份?”管述淡然道:“天主之下,以十位将军和十位夫人为首,但你也别忘了,五伤官虽然名位在将军夫人下,却直接听命于天主,跟你并没有隶属的关系。”

  “哼,水官这是摆明要抢功了?”

  管述大笑,道:“四将军的心思,我如何不知?扬州起事以来,七将军刘彖夜夺钱塘,败邱原于城下,三将军齐泯,带水军阻沪渎水师于域外,大将军千叶领兵打下了半个吴兴郡,其他诸位将军夫人也多有斩获,只有四将军你没有机会立功,这次主动请缨来夺东迁,却还觉得不够,要把乌程的功劳也一道占了去,是不是?”

  “你!大胆!”

  管述从怀里掏出一枚幽黑令牌,冷冷道:“小天主法谕!”

  四将军一惊,忙屈膝跪下,惶恐不已。管述眼睛眯了起来,道:“命柳寅守好东迁,为大军供给粮草,切莫有误!”

  “谨遵法谕!”

  管述安排好东迁的防务,和城外追逐沈庆而来的天师军回合,足足两千人马,全部换沈氏的衣服,然后打着沈庆的旗号,迅速前往乌程战场。

  乌程三里外的高坡,管述驻足观望,厮杀竟夜,双方都露出了疲态。天师军胜在兵多,可以分批次的进攻,沈氏胜在城池为依托,居高临下,死守不退,但在天师军的猛烈进攻下,乌程外城摇摇欲坠,再轰几发石砲,说不定会坍塌。

  和千叶派来的人进行接洽,规划好进军路线,管述一声令下,乔装的天师军如猛虎下山,从后方插入战场。

  作为生力军,仿佛蛟龙入海,忽左忽右,瞬间冲散了天师军的阵势。沈兴是沈穆之的第三子,负责镇守南门,正带人拼死抵抗越了城头的几十个白贼,突然感觉压力一轻,接到手下报告,忙扑到城头往下观望。

  一支约两千人的沈氏部曲在庆字旗的带领下大杀四方,将天师军几乎无懈可击的布阵搞的七零八落,沈兴大喜,道:“是孝孙来援了!来人,点一千人马,随我出城接应!”

  “将军,要不要先禀告侍?”

  “这……”

  沈兴略一犹疑,道:“好,速去禀告阿父,说五郎来援,我请全军出战,务求歼敌于此役!”

  沈穆之坐镇太守府,一来一回需要半刻钟,还没有等来沈穆之的回复,城下的那支援军已经失去了先前的锐气,被白贼调集重兵层层围困,如同被束缚住手脚的苍龙,几番振翅都没能冲出泥潭。

  “将军你看,他们往城门这边来了!”

  或许久等城内的兵马不至,援军独木难支,边战边走,尽量往南门移动。沈兴目光如电,借着漫天的火势,看清庆字旗下的人是沈庆身边的那个席先生,还有一人名叫仝柱,是沈庆手下的幢主,两人都是熟脸,应该是沈庆派来的援兵无疑,怒道:“传令兵回来了没有?”

  “报!传侍令,沈兴不得出城应战,以防有诈!”

  “啊?阿父说什么?”沈兴一把揪住传令兵的衣襟,恶狠狠道:“你再说一遍!”

  “侍有令,将军不……不得出城!”

  “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战死吗?这都是我沈氏的部曲啊!”沈兴重重一拳砸在城头,指缝渗出血迹,道:“打的这叫什么仗!”

  援军接近护城桥,管述骑马高声道:“快开门,我奉五郎的命令,有机密情报向侍禀报!”话音未落,一支箭射管述肩头,他翻身坠马,仝柱一把扶住,满脸血迹,痛骂道:“你们这些狗才在干什么?我们来救你们,你们看着我们死吗?”

  千叶勒马站在阵后,身旁是一万尚未动用的白羽都,这是天师军最为精锐的战力,帽后插有白羽,故名白羽都。

  “沈兴要是不开门,怎么办?”

  千叶还是钱塘湖雅集时的清秀俊逸,神采不凡,不过眉宇间多了几分萧杀之气,道:“沈穆之的儿子里只有三个成气候的,一个沈庆,已经授首,一个沈约,尚在金陵,唯有这个沈兴骁勇善战,但有一点,此子最重兄弟情义,对部曲和奴仆也极好,深受大家的爱戴。这样的人,最易用感情诱之,若连他镇守的南门都骗不开,那我们只能冒险强攻了……”

  强攻一座坚城,究竟需要付出多少代价,连千叶都无法估测,所以他们的目光死死盯着南门的方向,等着沈兴做出最后的决断。

  “城门开了!将军,城门开了!”

  沈兴终于还是忍受不了沈氏的部曲这么无力的战死眼前,在他想来,只要接应援军入城,并不算违背了父命。三百敢死之士从城门后冲了出来,跨过护城桥,死死守住桥头,拦截白贼的追兵,让管述和仝柱先入城。

  刚到门洞处,守城的兵卒飞快的挥动手臂,道:“快,快,快进来。”不料腹部一痛,钢刀透出,血迹横流,来不及反应,倒地死去。

  千叶从腰间叶拔出长剑,遥指乌程,道:“杀!”

  白羽都如潮水般涌入战场,刀尖所向,即是黄泉,马蹄所至,尽是哀嚎!

  一夜之间,东迁、乌程陷落,千叶不败之名,开始传扬天下!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