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三十六章 再遇佛子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6-27 15:43:26 源网站:节点2
  张墨已经在密室里待了整整一夜。【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

  昨夜子时朝廷军攻城之前,他还在都明玉赏赐的府邸里休息,可等到醒来的时候,身处这个四周都是青苔石壁的斗室里,没有光线,没有人声,喉咙喊哑了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出去,他并不担心自己的生死,只是担心母亲的安危。

  可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有无止境的等待!

  吱呀呀的声音响起,厚重的石板挪开,微弱的光线从头顶投射进来。张墨急忙冲了过去,眼睛猛然刺痛,以手遮掩着问道:“你是谁,为何把我囚禁于此?我母亲现在何处?可安好么?”

  来人并不做声,绳索系着竹篮缓缓垂下,然后石板闭合,任张墨如何呼叫,再无一点的声息。张墨颓然坐下,从竹篮里摸到了食物和饮水,一时激怒交加,将竹篮狠狠的摔了出去。盛水的器具啪的粉碎,寂静得可怕的石室里只有清水咕咕的声音,不一会就流淌了满地。

  又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张墨从狂躁中冷静下来,屈膝跪在地上,摸索着找到了地上的水渍,然后伏头下去,双手死死的扣着地面,像狗一样舔水止渴。

  他还不能死,他必须活着!

  “萧玉树杀了王纯!”

  朱智笑了笑。

  徐佑眼神微聚,反问道:“四叔不觉得惊讶?”

  朱智摇摇头,为徐佑斟茶,道:“王纯离京那时起,就已经注定是个死人了!”

  “为什么?”徐佑凝视着杯中的茶水,来这个世界两年多了,还是喝不惯这种没有煎炒的生茶,入喉苦涩,难以下咽,但好处是,能让人思维变得清晰。

  “你可知是谁举荐王纯出任监军的?”

  “谁?”

  “兵部尚书刘奕!”

  见徐佑一头雾水,朱智知道他对朝廷的人事不太精通,解释道:“刘奕的四弟刘绥,曾任一郡太守,因贪赃枉法,且勾结山贼劫掠当地行商,被司隶府抓捕后死在了黄沙狱里。据说死时身无完肤,受尽折磨。所以刘奕跟萧勋奇向来不合,朝野尽知,此次刘奕举荐王纯,明面上看,是故意来找萧玉树的麻烦,继而攻讦萧勋奇”

  “实则?”

  “实则个中另有玄机!”朱智端起茶慢条斯理的饮了两口,道:“我得到情报,就在数月前,刘奕的儿子刘旗在楚、凉交界处任边将,私下把军械器甲卖给凉国,得利甚厚。司隶府派了卧虎司的徒隶前往查证,刘奕为了避免刘绥的惨剧重现,暗中拜会了萧勋奇。随后,卧虎司撤回了徒隶,不再调查此案。”

  徐佑了然于心,道:“作为回报,刘奕举荐了王纯监中军征讨钱塘诸军事?”

  “正是!王纯身为御史中丞,外放监军是题中应有之意,加上他和萧勋奇又是死对头,刘奕此举,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怀疑。”

  朱智顿了顿,笑道:“既然没有怀疑,王纯之死,当然是个意外!”

  徐佑由衷叹道:“厉害,厉害!”

  “是啊,萧勋奇掌控司隶府几十年,杀人无算,得罪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可始终屹立不倒,深受主上信任,没有点厉害手段,那怎么成呢?”

  徐佑嘿嘿笑道:“不,我说的是四叔厉害!”

  朱智抬起头,戏谑道:“哦?我厉害在何处?”

  “刘奕和萧勋奇的碰面必定是绝密,竟被四叔探知,他们的所有谋划如同亲眼目睹。比起四叔,区区司隶校尉,小小兵部尚书,都还算不得厉害!”

  朱智指着徐佑,大笑道:“七郎啊七郎,你这是把我架在火炉子上烤啊!也罢,告诉你无妨。我知道这件事,纯属意外,并不是我多么的神通广大。刘旗的身边有个心腹裨将,早年曾受过我的恩,刘奕和萧勋奇达成和解之后,告诫刘旗从今往后收敛行径,不得再私通凉国,做那些有违国法的勾当。刘旗断了大笔财源,私底下发牢骚时被这裨将得知,给我写信问安时提了一句所以当刘奕举荐王纯来做这个御史监军,我就知道此人命不久矣!”

  徐佑还能说什么好,朝中大佬们的恩怨情仇,现在的他还没资格参与,但是多听听这些血腥的内幕,就会多一丝提防。在这个权力场里,每个人都是无情的猛兽,稍不留神,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将军,码头跟随都明玉跳海的百姓,足足有五千之数,加上先前死掉的白贼,钱塘渎几乎要被尸体填满了”

  徐佑和朱智同时收了笑容,互望一眼,徐佑胸口憋闷,难以抑制心中的哀痛,低着头没有做声。朱智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好一会才冷冷的道:“萧玉树,萧玉树真是好狠的心肠!”

  这些殉葬的百姓并不全是天师道的道民,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信奉无为幡花,以六天治兴为目的的真正的六天教众。

  徐佑的前世,已经被急剧膨胀的洗脑的世界,绝不会再有那些只在史书里读到过的甘愿随着失去的信仰一同赴死的伟大,比如着名的崖山之战,十万百姓跳海殉国,可那是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战斗,是兴亡更替的殊死之争,死则死矣,堪称壮举。

  这些六天的教众,又算得什么?

  为了某些人的野心?为了湮灭已久的教派?还是被教派控制了思想和灵魂的傀儡?

  可怕,可恨,可怜,可叹!

  却偏偏不可敬!

  徐佑端起茶杯,缓缓洒在了地上,为了祭奠那些本不该随风而逝的亡灵,六天也好,天师道也罢,无论何时,无论何教,它所存在的目的,绝不是让人去死!

  到了改变这一切的时候了!

  接下来一天一夜,朱智的亲军在钱塘城里接连杀了四十八名士卒,将血淋淋的人头挂在马尾,绕城三圈,晓谕诸军,以为警示,这才止住了到处劫掠百姓的风潮。左军死的人最多,军主心中不忿,告到了萧玉树座前,话还没说完,就被萧玉树用马鞭狠狠的鞭打了几下,斥道:“我严令各军,入城后务必做到秋毫无犯。你治下不严,纵兵侵扰百姓,连贼寇都不如,还有胆子来此哭诉?可是觉得我好欺么?朱将军杀的好,且杀的太少了,给我滚回去,若左军再有一人违我将令,必斩了你的脑袋,向钱塘父老谢罪!”

  左军军主狼狈不堪的退下了,他可不敢把萧玉树的话当成耳旁风。别忘了,上一个被杀的邱原,那可是正儿八经的折冲将军,萧玉树说砍就砍了,他有几个脑袋,敢对将令阳奉阴违?

  有了左军军主的前车之鉴,各军军纪立刻好转,不用朱智再费力费心维持,钱塘百姓的噩梦终于告一段落。只是可惜,经过连番大战,城中的民户十不存一,已经是哀鸿遍野,苦不堪言!

  徐佑在城里呆了两日,期间回了趟静苑,燃烧的大火刚刚扑灭,曾经雅致幽深的宅院化成了灰烬,再不复旧观。

  “风虎,你说我是不是八字有问题?先是义兴,再是静苑,但凡有个家,总要被烧的干干净净。”

  “郎君节哀!”左彣虎目里透着几分黯然,静苑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更像是家的感觉,而不仅仅是临时的落脚点,道:“只要人还在,静苑就能恢复原貌!”

  “不必了,没了就是没了,等日后回到钱塘,我们另寻住处就是!”

  徐佑固然恋旧,却不钻牛角尖,看静苑这个残败的样子,没有数月乃至一年的翻修重建,根本不可能住人,与其这样耗费时间人力,还不如从新开始。

  正在这时,街道尽头传来得得得的马蹄声,一人来到徐佑面前,翻身下马,跪拜道:“徐郎君,将军请你马上回去!”

  “有急事?”

  这人叫朱胜,是朱智身边的心腹,徐佑是认得的。他左右看了看,又凑前两步,低声道:“找到竺无漏了!”

  竺无漏?

  他还没死?

  徐佑露出讶然的神色,自上次见到雪僧之后,就缘锵一面。只听说他被都明玉派人用牛车拉着,身穿白衣泡在粪桶里游览各郡各县,无论身体还是心理,受尽了非人的羞辱和折磨,加上肢体残疾严重,武功尽废,按说活不了太久,没想到连都明玉都死了,他竟然还苟延残喘的活着!

  这生命力,真够顽强的!

  “怎么找到他的?”

  徐佑看着房间地上那一堆烂泥似的竺无漏,比起上次见到时更加没了人样,如果不是知道,真的会以为只是堆放在路边臭不可闻的垃圾,水也不会多看一眼。

  朱智皱着眉头,认真打量着竺无漏,闻声说道:“在刑部的大牢哦,就是钱塘县衙之前的监牢扩充了一些他夹杂在一些人犯当中,被当成豢养的狗,嘴巴叼着别人的鞋子,跪在地上爬来爬去,下面人查验身份时,才发现他原来是号称佛子的竺无漏”

  8【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