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三十八章 得来人头送公主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7-04 21:41:15 源网站:节点3
  众人离开官道,于偏僻处找了个隐秘的山洞,徐佑对惊蛰说道:“给你一个时辰,关于六天,他所知道的一切,我要全部知道!”

  惊蛰混迹溟海盗多年,精通刑讯,不在冬至之下,闻言嘿嘿笑道:“郎君放心,我连他几岁破的身子都能给你问出来!”

  捆着双手的贺捷满目惊慌,挣扎着想说话,被惊蛰一刀鞘抽在嘴巴上,脸颊顿时肿成了小山包,唇角流出血迹,滚到灰尘泥地里,显得狼狈不堪。【aiyOushen】

  “走,让耶耶好好伺候伺候你!看看到底什么样的狼心狗肺之徒,才能干出那些丧尽天良、猪狗不如的恶事!”

  当初劫掠良人案发,魏度伏诛,贺捷因“八议”留得一命,流放宁州,后在六天的协助下逃脱。都明玉攻打会稽郡时,贺捷领着白贼骗开了贺氏坞堡的大门,直接导致了贺氏满门被杀的惨剧。

  这样的人,用“丧尽天良、猪狗不如”这八个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片刻之后,山洞里传出阵阵凄厉的惨叫。左彣叹了口气,他一向不喜欢用刑,剥夺一个人的身体自由,摧毁他的反抗意识,再依靠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得到最后想要的东西,这样做未免太违天和,但贺捷手上沾染了无数良家女子的鲜血,杀一百次都不过分,所以也就听之任之。

  清明只是静静的守在徐佑的身后,仿佛从没听到山洞里的惨叫一般,平静且淡然。对他而言,生或死本身都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生死之间,那些有趣或无趣的经历。对贺捷用刑,属于无趣的经历,他不关心,也不在意。

  吴善他们却很好奇,踮着脚不时往山洞里偷瞄,想看看惊蛰是怎样对人用刑的。苍处杵着熟铜棍,脖子都快伸长成长劲鹿了,只可惜洞里有个拐角,看不真切。

  惊蛰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将贺捷知道的所有内幕挖掘的一干二净,然后又颠倒顺序,反复提问,前后互相印证,确认他没有撒谎。

  一个时辰后,惊蛰从山洞里走出来,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道:“幸不辱命!”

  徐佑点了点头,道:“好!”然后看着部曲们渴望的眼神,笑道:“去吧,你们也长长见识!”

  苍处率先冲了进去,看到贺捷时,他已经完全瘫软成了肉泥,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痕,但口水鼻涕直流,双目无神而涣散,真不知惊蛰用了什么招数,就能把人折磨成这个鬼样子。

  “厉害!”吴善跟着进来,忍不住碰了碰严阳的肩头,道:“你觉得你能顶多久?”

  “不好说!”严阳木讷些,老老实实的回答:“可能一个时辰?你知道我的,不怕死,只是有点怕痒……”

  众人大笑,贺捷被笑声惊醒,吓得蜷缩一团,抱着头尖叫道:“我说,我都说,别打了,别打!”

  李木呸的吐了他一口,鄙夷道:“除开家世,不过是个没骨气的软蛋。想想那些被你卖到魏国的女郎们,她们受的折磨,超出你千倍万倍,又有谁去可怜她们?”

  山洞外面,惊蛰低声将贺捷供述的关于六天的秘密告诉徐佑,道:“酆都山在北方癸地,死气之根,山高二千六百里,周回三百里。其上下有鬼神之宫,称六宫,一宫周回千里,分别为绝阴天宫、罗杀天宫、明武天宫、照罪天宫、司宛天宫和七非天宫。都明玉是七非天宫的天主,行六,贺捷等人称之为小天主,在教中名位极高。此次扬州叛乱,由七非天宫独力主导,一手策划,其他各宫仅仅在暗中协助,并没有直接派人参与……”

  “另外五个天主的身份可知道么?”

  “六宫之间,界限森严,贺捷在都明玉麾下十将军里排行第二,仅次于大将军千叶,却也对其他六宫所知甚少,仅仅知晓五天主是六天之中唯一的一个女郎,似乎和都明玉暗有情愫……”

  罗罗总总说了许多绝密的内幕,徐佑终于对六天有了大体的认知,不再像以前那样两眼一抹黑,总有种老鼠拉龟,无从着手的无力感。

  远处的夕阳正跌落西山,经过两年的洗礼,负手而立的少年身姿挺拔,越发的俊朗和明秀,从侧面看去,被红霞沾染的如同桃花盛开,透着难以言述的迷人魅力。

  久久无声。

  “郎君,贺捷该如何处置?是带回吴县,还是另行安排?”左彣问道。

  “江东的米粮,不养这样的禽兽!”徐佑负手而立,淡淡的道:“杀了他,派人将脑袋送给朱智,什么都不必说,他知道该怎么办!”

  左彣心中微凛,不由自主的躬身,道:“诺!”

  朱智没想到徐佑刚刚离城没多久,就送了他这样一份大礼,立刻找来心腹部曲,将人头泡制防腐后装入黑匣,然后用快马昼夜不停的送至金陵。

  “务必亲手交到冠军公主手里,就说……就说钱塘徐佑于乱军中奋不顾身追杀贺捷,差点身负重伤,此忠君体国的壮举,只为解公主之忧,堪称臣下表率。”

  徐佑本来打算送朱智一个顺水人情,对安玉秀而言,贺捷的人头甚至比都明玉都要贵重。却没想到朱智打了个太极,借势将他推到了安玉秀的身前。曾经在钱塘时的些许暧昧已经让两人间的关系变得十分的复杂,这样一来,安玉秀如何想不得而知,徐佑却忍不住想要骂娘了!

  回到吴县,徐佑仍旧闭门不出,谢绝会客,低调的似乎不存在似的。这样过了十几天,朝廷开始大肆封赏平定白贼的有功之臣,自萧玉树以下,皆加官进爵,无数人因此平步青云,功成名就,完成了太平时节几十年走不完的仕途之路。

  如朱智加光禄大夫、关内侯、镇东将军、江州刺史、都督江州诸军事,终成封疆大吏。顾允因刚拔擢不久,虽于后方供应军需有功,但也只加了散骑常侍、广武将军衔,留任吴县太守。不过明眼人都知道,顾允年纪轻轻,“文武双授”,清华显贵,等此次太守考绩期满,就能一飞冲天,前程无量。

  萧玉树随后即被人弹劾擅杀领军大将、监军御史死因成疑、治军跋扈嗜杀、御下如同牛马等等七条罪状,诏令夺官去位,回归山野,成了这场饕餮盛宴里唯一一个悲剧性的人物。

  或许,这只是别人眼里认为的悲剧!

  “微之,许久不见,可安好吗?”

  孟行春的来访,徐佑并不意外,见礼完毕,笑问道:“假佐,哦不,听顾府君说,你现在已经高升卧虎司的从事了,恭喜恭喜!”

  “好说,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孟行春城府森严,可多年夙愿终成现实,还是忍不住的露出兴奋的神色,道:“要不是微之帮忙,我也不能从重重围困的钱塘城里救出冠军公主,说起来还得多谢微之!”

  “从事言重了!”徐佑又说了几句客套话,瞧着气氛还算融洽,试探着问道:“从事此来可是有好消息?”

  孟行春笑道:“那是自然,再过几日,朝廷就要大赦天下,微之先前的那些事都在被赦之列,主上的意思,要把徐氏再列入士籍。”

  徐佑大喜,道:“果然是好消息。”

  “不过,朝中有人反对,说徐氏的谋逆案牵连太多,冒然平反恐惹来物议沸腾。”孟行春面露歉然,道:“所以只能折中为次门,难以尽复昔日华门荣光,还望微之不要介怀才是……”

  次门也就是低等士族,反对的人,无外乎太子一系,这都是意料中事。徐佑正色道:“我能从戴罪之身、役门齐民,重列士族之位,全仰仗主上的隆恩,佑铭感五内,岂敢又岂会介怀于心呢?”

  “那就好,我早知微之的为人,最是通情达理,如此也好回金陵向公主复命!”孟行春不动声色的点了一句,他此来是受安玉秀的嘱托给徐佑通风报信,要不然朝廷大计尚未对外公布,一般情况下绝不能擅自宣扬。

  徐佑点点头,表示明白。这次能够重列次门,安玉秀在金陵必然出了大力,只是这种事心领神会即可,无法宣之于口。

  “另外,微之可有入仕的想法?”孟行春笑问道:“你别多虑,我只是好奇。此次扬州平乱,微之先是宁死不失节,后又多次救了公主,再后倾尽家产,以资军需,更是献上雷霆砲,破开了钱塘的城池,萧将军的奏折上以你为平贼第一功,若是入仕,朝廷绝不会吝啬官爵……”

  徐佑心如明镜,孟行春此次来吴县拜访,一是奉安玉秀的命令,提前告诉他重列士族的好消息,也有表达未能完美恢复徐氏华门身份的歉意;二来,却是为朝廷探探徐佑的口风,看他是不是有意于宦途复出。

  “萧将军谬赞了,我只是略尽绵薄之力,何谈平贼首功?至于入仕,我的性子从事是了解的,在钱塘闲云野鹤般的舒适生活已经习惯了,要是入了仕途,身不由己,宦游各地,实在难忍别离之苦,还是敬谢不敏了!”

  “好,微之的真实心意我知道了。若是还有别的要求,也可以向我提出来。”

  “什么都可以提?”

  孟行春眼睛微微聚起,笑道:“当然!”

  “静苑被大火烧了,片瓦不存,我在钱塘顿时没了落脚处。若是从事能够多美言几句,请朝廷赐我明玉山,也好安个家,有个容身之地。”

  “就这个?”孟行春愣了愣,不是徐佑提出的要求多么过分,明玉山因为郭勉的出局,被司隶府查山封禁,成了皇帝的内府资产,等闲不可能再授予他人。但徐佑立了偌大的功劳,用区区一座明玉山为补偿,实在太委屈了!

  徐佑笑了起来,道:“对,明玉山!”【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