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三十九章 如约而至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7-14 22:30:02 源网站:节点2
  “明玉山……好,我应下了。”孟行春道:“不过只有一座明玉山,功高赏轻,显得朝廷寡恩。要不要我禀告主上,将西湖也一并封给你?”

  西湖!

  那可是西湖啊!

  徐佑从不是利欲熏心的人,可这一刻,也突然动了心。想想日后千年的时光里,被无数文人墨客赞赏不已的名胜佳地,竟成了他个人的私产,那种莫名的满足感,是多少钱财都买不来的。

  “不必了,西湖,还是留给钱塘百姓。”

  以无上毅力回绝了孟行春,徐佑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免得后悔的肉疼,道:“对了,方才从事说朝廷要大赦天下,不知张墨在不在此列?”

  张墨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尸体,徐佑自然希望他能够活着,孟行春道:“为尽快恢复扬州的局势,除首逆外,余者尽赦。不过,张墨,恰巧在首逆的名单里。”

  徐佑默然。

  张墨以五色龙鸾的名号享誉江东文坛半壁,却甘愿从贼附逆,写檄文、任中书,世人皆曰可杀,朝廷自是没有赦免他的道理。

  “张墨咎由自取,命中该有此劫,谁也帮不了他。”孟行春看徐佑脸色不好,以为他担心受到牵连,低声道:“西湖八子社的事,主上已经知道了,微之能在张墨投敌后,第一时间将其驱逐出社,此心可昭日月,主上也多有赞誉,你不用忧虑!”

  徐佑担心的和孟行春以为的其实是两回事,但这位心狠手辣的司隶府从事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已经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合作关系,非知交好友,绝不会如此推心置腹。

  这说明什么?

  说明孟行春确实想跟徐佑交个朋友。

  从第一次见面起,孟行春就对徐佑十分的尊重,之后的来往更是礼遇有加,从不曾有半分倨傲。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徐佑都得承他这份人情。

  “今后从事要执掌卧虎司,需要长期待在金陵,扬州这边不知要交给哪位郎君负责?”

  “王复,你见过的,他已经成了假佐,卧虎司在扬州诸多事宜,都交由他处理。微之若是在扬州有麻烦,但凡有用得上卧虎司的地方,尽可开口,王复绝不敢怠慢。”

  送走孟行春,徐佑安心等朝廷的封赏下来,听说能重回明玉山,冬至兴奋的不得了,倒是履霜略有些惆怅,对她而言,明玉山固然好,可静苑,才是她在钱塘真正有归属感的家啊。

  过了两日,突然有一仆从打扮的人上门投拜帖,神情颇为倨傲,既没有留下姓氏,也没有留下口讯,仅仅将拜盒递给守门的部曲,然后拱手而去。

  拜盒只是最普通的紫木匣,做工谈不上精致,更算不得奢华,看不出什么端倪。清明怕里面藏有机关,先仔细检验了一番,确认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打开呈给徐佑。

  拜盒里放着一张洁白如玉的由禾纸,娟秀灵动的字迹跳入眼帘,上写着一首脍炙人口的小诗。

  徐佑还没来得及说话,何濡臭不要脸的凑了过来,口中啧啧道:“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哲哲……哈,七郎,你和谁家的女郎约了会面之期,却又无端的失信于人?”

  这是《诗经》里的诗,诗意极其简单,朱熹评说“男女期会而有负约不至者”,通俗点讲就是约会时放了对方鸽子。

  徐佑苦笑,指尖轻轻拂过纸面,他已经猜到是谁了。

  “这就是锦泛江?”

  来吴县后先是养伤,后又忙于钱塘战事,还得闭门韬光隐晦,徐佑从未出来开开心心的游玩过。

  吴县乃江东胜地,每重城向夕,倡楼之上,常有终纱灯万数,辉罗耀烈空中。九里三十步街中,珠翠填咽,邈若仙境。

  身穿士子最喜爱的峨袍广袖,头上没有戴冠,而是简洁大方的束了个发髻,负手站在江边,听着江风吹过渔船,别有一番意境。不时有娇笑着的女郎从旁边经过,好奇的看两眼徐佑,然后俏脸微红,羞涩的躲开了。

  锦泛江坐落在吴县东郊,因西岸有桃李万株,每逢春季花期,满目的姹紫嫣红,煞是可爱。花瓣朵朵坠落江水,香飘可达十数里,故而吴县当地人又将锦泛江称为春水。

  “是,这里就是锦泛江,又名春水江。听说每三月时,吴县男女喜爱齐聚春水两岸,赏花饮酒踏青,接袂成帷,甚是壮观。”清明之前跟随陈蟾,曾多次游历吴县,算是半个吴县通,说起典故头头是道。

  徐佑叹道:“我们来的不巧,无法目睹桃李芬芳的盛况!”

  “郎君,那有船!”

  左彣眼尖,忙招手让船夫划船过来。徐佑问道:“老丈,能送我们过江吗?”

  “好嘞!”

  船上问了船夫,才知道这数万株桃花的主人竟然很神秘,从不曾于人前抛头露面,也无人知晓到底姓甚名谁。不过主人家并不势利,每逢三月花开,就会开放桃园,任由游客进出赏玩,还在花树旁备有酒水糕点,任人取用,不收一文,所以在吴县黎庶中口碑甚佳。

  “几位郎君若是现在去桃园,怕是没办法进去的。”

  船夫好心劝说,徐佑笑道:“无妨,隔着园子,瞧瞧桃树也好!”

  到了西岸,左彣掏了二十文钱酬谢,船夫摇手拒绝,道:“我是打渔人,不是摆渡的,怎么好收你们的钱?”说完唱着号子,顺流而去。

  长长的竹叶篱笆,低矮的陈旧柴门,调皮的藤蔓妖娆的攀爬着,将这片占地百亩的院子围拢了起来,几乎没有任何明显的防御措施。左彣上前叫了叫门,等了半响没有回应,徐佑径自推开柴门,沿着桃林正中的青石小道漫步期间,枝头挂着晚熟的桃子,饱满圆润,随手取下一个,咬上一口,汁液横流,竟是难得的香甜可口。

  如此走走停停,顺便吃点桃子,足足一炷香的时间,还没走出桃林。清明突然停下脚步,道:“郎君,有问题!”

  徐佑疑惑道:“怎么了?”

  清明指了指身旁的桃树,树干上有个不太清晰的指印,道:“一盏茶前,我经过此树时留下来的印记!”

  徐佑“咦”了一声,道:“我们又绕回来了?”

  左彣也道:“应该是,我也感觉这里有点不对劲!”

  身陷迷阵,徐佑并不着急,走到桃树下盘腿席地而坐,笑道:“我总以为所谓阵势,不过是古人糊弄今人的邪说而已,今日才知果有其事!”

  “武侯推兵法而作八阵图,岂会是邪说?”清明蹲了下来,避开桃叶的阻挡,视野顿时通透了许多,指尖在地上前后左右细细推算,过了半响,直起身子,道:“这是阴遁九局,不难破!”

  “阴遁九局?”徐佑之所以不急不躁,就是清楚的知道有清明这个精通青鬼律的高手在,世间应该没有任何阵法能够困得住他们。再说了,这里是桃林,树木不算高大,实在不成,纵身于树梢之上,腾挪移动,找到出口不是难事,只不过那样子未免太过狼狈,让主人小看。

  “《术藏》以阴符术为三式之首,初创时共有四千九十六局,之后仅传下来一千八十局,到商周时只存世七十二局,再到秦汉,只有阴遁九局、阳遁九局共十八局。”

  徐佑咋舌道:“四千九十六局,只传下来十八局?失传的也太多了……”

  “是,但就是这十八局,能了然于胸的人,举世没有几个。其翼郎君算是一个,我,算是一个!”

  清明说这番话时没有丝毫的骄傲神色,只是陈述事实而已。他计算已毕,领着徐佑和左彣往前走去,道:“阴遁采用逆布六仪,顺布三奇的方式。坎一宫布戊,则离九宫布己,艮八宫布庚……”

  跟着清明,这次没有再兜圈子,很快就走出了桃林。徐佑猜测,此间主人在桃林布阵,其实并无恶意,只是防备翻墙入室的盗贼和误入其中的普通人的滋扰,因为但凡有些修为,飞身树顶,就可以辨明方向,不会受困。

  “阴阳二遁分顺逆,八门又逐九宫行。蓬,任,冲,辅,英,芮,柱,心,禽,此为九星;值符、滕蛇、太阴、**、太常、白虎、玄武、九地、九天,此为九神。阴阳为元,八卦记载方位,八门记载人事,九宫记载天象地象之交错,九星九神记载周围所在。得此种种,推甲之,画八卦,考著龟,稽律历,则鬼神之情,阴阳之理,昭著平象,无不尽矣。八卦之象,申而用之,六十甲子,转而用之,神出鬼入,万明一矣。这里的主人尚差点火候,知阴而不知阳,八门只得六门,九星虽全,可九神却仅有八神,所以这个桃花局弹指可破!”

  说话间,三人眼前豁然开朗,竹林涛涛,流水潺潺,弯月般的木桥横架在清澈见底的溪水之上,不远处是一座三进的院落,被郁郁葱葱的大树遮掩,仅仅露出青色的墙角。

  徐佑以目示意,左彣朗声道:“钱塘徐佑,应约来拜见师郎君,冒昧之处,尚请见谅!”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很快,又似乎很慢,院子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快到院门时突然静了静,又变得轻缓起来,随着吱呀呀的响声,师其羽出现在门口,脸上仍旧戴着幕篱,双目如秋水,盈盈望着徐佑,然后展颜一笑。

  流水、虫鸣、竹叶、晴空,

  万千美景,却都不如这一笑的动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