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四十章 讹诈百幅画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7-10 13:28:16 源网站:节点3
  “师郎君,我赴约来迟,死罪死罪!”

  徐佑正儿八经的作揖赔礼,师其羽倚着门柱,眸光柔和中透着淡淡的欢喜,微微笑道:“看你接到信后立刻赶来,这一遭的死罪就免了吧!”

  “多谢郎君!”

  徐佑直起身,唇角挂着笑意。自上元夜一别,至今已经一年多了,两人见面时却没有一点的生疏和尴尬,反而比起当年更加的舒适惬意。

  人与人之间,总有种微妙之极的缘分。有些人天天腻歪在一起,却未必能够成为朋友,有些人一见如故,彼此的情谊不会因为岁月而褪色,反倒历久弥新。

  “请!”

  师其羽侧过身子,徐佑和她擦肩而过时,鼻端闻到淡淡的幽香。突然想起当初听况肃书说起,这股幽香不是脂粉的味道,而是从体内散发的自然体香,千万人中无一人,实属妙品。

  进了院子,打扫的十分干净,没有过多的假山石景,但妆点的很是雅致。既没有凡俗世间的香火气,却也不像道观佛寺那样的出尘。历来出世者有入世之心,入世者有出尘之意,如何在入世出世间找到平衡点,最是考究一个人的功力。

  观其居而知其志,师其羽是真正的智者!

  “郎君稍坐,我去去就来。”

  师其羽头戴幕篱,穿着打扮像是要出门去,恰巧遇到徐佑拜访,自然要回房换身衣物。

  留在房内伺候的还是上次见过的两个小娘,一个唤作清芷,一个唤作清珞。清珞气鼓鼓的看着徐佑,趁着师其羽不在,略带讥嘲的道:“哎哟,徐郎君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去年上元夜和我家小郎立的约定,眼见着今年都过了大半,你才姗姗来迟……真要如此不情不愿,不如不来!”

  徐佑哪里会跟她计较,示意左彣拿出礼物,亲手接过放在了案几上面,笑道:“那日在藏龙洞里,不小心害得清珞小娘打湿了足履,拖延今日才得以去云烟绣坊找冯阿娘亲手缝制了两双新的,算是给小娘赔罪!另外还有些黛芳斋的胭脂水粉,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和清芷小娘你们各自分了吧。”

  “啊?”

  清珞没想到时隔这么久,徐佑还记得足履的事,并且直接给了两双,另送了黛芳斋的脂粉。云烟绣坊的足履固然很贵,可更贵的是黛芳斋,那里的脂粉可是供应后宫嫔妃用的,又被称为“贡粉”,等闲是买不到的,也没人会买来送给她们这些卑贱的婢女,一时喏喏,颇有些尴尬。

  清芷拉了她一把,圆圆的嫩脸带着歉意,道:“清珞年幼不知礼数,让郎君见笑。那日的事早过去了,再说郎君也不是有意的,这些东西婢子们不能收!”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徐佑没跟两个小女娘多做纠缠,笑道:“好,东西先放这里,等下问问师郎君,再决定如何处置!”

  这时师其羽从里间走了进来,穿着简单的白色绫罗居家士子服,没有峨袍那么的臃肿,修长有致的身材被线条勾勒的初见端倪,不过幕篱换成了面纱,仍旧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徐佑和左彣都知道她的女子身份,所以并不觉得奇怪。师其羽奇道:“什么东西要问我的意见?”

  清芷忙道:“是徐郎君给我们带了礼物,太贵重了,我们不敢收……”

  师其羽饶有兴致的翻了翻礼盒,取出黛芳斋的脂粉闻了闻,轻笑道:“这黛芳斋的脂粉千金难求,吴县的士族女郎们竞相追捧,为谁能多买几盒而互相夸耀,甚至不惜翻脸成仇的……徐郎君倒是很懂女儿家的心思嘛!”

  这个锅坚决不能背,徐佑的求生欲让他毫不迟疑的指着左彣,道:“这位是左郎君,晋陵人,最会讨女郎欢心。今天的礼物都是他挑选的,我不过慷人之慨,不敢当郎君赞誉!”

  左彣满脸懵逼,要不是小宗师的定力深厚,真是要吐出一口老血来。师其羽的眸光无比清澈,似笑非笑的凝视着徐佑默不做声。三人中论样貌体态气质,左彣无论如何都不像是徐佑说的那种人,可徐佑却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实在太有趣了。

  要说徐佑的脸皮厚度,足以抵挡雷霆砲的三轮轰击,可不知为何,却在师其羽的面前突然有些失措,摸了摸鼻子,道:“风虎,你说是不是?”

  师其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转头望着左彣,笑意微敛,正色道:“左郎君忠勇之名,我在吴县早有听闻。今日才知又是如此的细心体贴,将来谁家女郎求得为夫婿,那才是真正的好福气呢。”

  徐佑可以拿左彣取乐,那是因为两人的感情深厚,可师其羽却不能如此失礼,对左彣这位小宗师尊重有加。不过她言辞亲切,又大大方方,待人接物如沐春风,倒是很有几分徐佑的风采。

  左彣苦笑道:“我……我……咳!”

  为了避免左彣尴尬,师其羽话题一转,道:“我欠徐郎君十幅画,今日可是要来收债的吗?”

  “郎君说错了,不是十幅画,而是一百幅画!”

  “哦?”师其羽并不惊讶,或者说她的气质偏向沉稳大度,极少有失态的时候,笑道:“何至于此?”

  “去年上元夜,郎君答应以十幅画换我一首诗。可这一年多来,我日夜思绪,辗转反侧,那些尚未谋面的画作在脑海里不知出现了多少次,或花鸟虫草,或飞禽走兽,或仕女才子,或道君佛像,日积夜累,已经有百幅之多。今日登门,若不能满意而归,我准备在这里住下不走了……”

  清珞从没见过这样赖皮的人,杏眼圆睁,忍不住插话道:“徐郎君,你这是讹诈!”

  徐佑笑道:“小娘说的是,我确实是讹诈!”

  “你!”

  清珞气得无言以对,刚才因为那些贵重的礼物而对徐佑有些好转的看法立刻回到了初始阶段。清芷却比她聪明些,敏锐的察觉到徐佑和自家女郎之间那种若有若无的暧昧氛围,从后面悄然拉住清珞,食指压住她的唇,示意不要多话。

  师其羽低垂着头,似乎不敢和徐佑直视,眸子里掠过一丝娇羞。过了许久,抬起头,眼神变得坚定不移,道:“好,一百幅画,我答应了!”

  这次换徐佑凝视着她,隔着薄纱,只能看到对面而坐的女郎那若隐若现的面部轮廓。她是谁,家在何处,样貌如何,这些好像都不是那么的重要,唇角微微扬起,绽放着从未有过的温柔,道:“爽快!不过知道郎君作画不易,这百幅画可以慢慢交付,一年画两幅、三幅、五幅、十幅皆可,随你心意!”

  换句话说,这百幅画作,可以用好几年的时间慢慢去画。徐佑对师其羽还谈不上多么的喜欢,但是从上元夜而来的好感深藏心底,今日再见,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消逝。所以他顺从本心,果断的试探了一下,有些时候,男人主动点是对的。果不其然,师其羽也给予了正面的回应。

  借着画作继续交往,剩下的,成或不成,交给时间!

  百幅画的时间,足够两人看清楚对方的为人,也看清楚对方的心意,然后,再决定是单纯的做朋友,还是从朋友更进一步。

  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都感觉亲近了许多,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默契,旁人无法体会,更无法明白。

  师其羽突然问道:“听闻郎君精于术算?尤其擅长天经玉算,开古往今来之先河,远超当世……”

  徐佑愣了愣神,马上反应过来,道:“你和祖先生?”

  “祖先生是我的恩师,我自幼便随他习练术算,至今已有十数年了!”师其羽道:“月前接到恩师的信,对郎君夸赞有加,誉为英才,我这个他向来喜欢的徒儿,仿佛变得一文不值了。”

  江东地界小,关系网转上三圈,怎么都能扯上关系。徐佑恍然,道:“如此说来,外面桃林的阴遁九局,正是出自郎君的手笔了?好霸道的阵法,害得我们来回走了不少冤枉路,差点累得脱力才逃了出来!”

  “设这个桃花局倒不为刁难客人,”听徐佑说的夸张,师其羽抿嘴笑道:“只是总有些闲人想闯进来生事,这里又太大了些,我身边常年只有这两个小丫头,另外三五个下人,靠着人力没办法确保无虞,这才以桃林布阵,吓阻他们罢了。”

  清芷略有些崇拜的看着徐佑,道:“徐郎君,自这桃花局布下以来,你还是第一个能够不用我们指引,自个走出来的呢!”

  清珞做几道九章算题就已经做得头昏脑涨,刚开始的时候,进了桃林,十次有九次困在阵中,要呼唤清芷去搭救,对徐佑一行轻易的破了阵,倒是从心里觉得厉害。

  不过她和徐佑有过节,绝不肯和清芷一般当面夸奖,撇了撇嘴,道:“说不定是蒙的,谁知道……”

  徐佑指了指身后的清明,道:“我虽于术算一道略有所知,但对阴阳十八局一窍不通,能够侥幸走出桃花局,全仰仗清明的功劳。”

  师其羽注意过清明,他给人的感觉与别人全然不同,站在那里,却又仿佛并不存在,只要不是目光所及,总是会忘记那里还有个人在。

  “所谓人以群分,郎君才华出众,麾下自是人才济济!”师其羽对清明作揖道:“清明郎君孤身入钱塘,救徐郎君于虎狼环伺中,非大智大勇不能为之,在下闻名已久,今日得见,果不负其名!”

  清明默然片刻,看了眼徐佑,这才对师其羽回礼作揖。徐佑明白他的意思,心中也有些疑惑,径自问道:“师郎君,你似乎对我们的事知道的很清楚啊?”

  清明易容易貌潜入钱塘,此事很是绝密,连卧虎司都不清楚具体情况,师其羽却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她究竟是谁?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