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四十一章 世间男儿皆如此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7-14 22:30:02 源网站:节点2
  “郎君,请移步,随我来!”

  徐佑点点头,让左彣和清明留在房内。清明还想跟在后面随行保护,他对师其羽并不十分放心,但被徐佑制止了,如果这点信心都没有,现在就应该掉头离开,不该再和师其羽有任何接触。两人单独从院子里出来,在桃林里并肩散步,这次有主人在,不必担心会困在局中。

  “此地最初是一片泥泽,渺无人烟。锦泛江每入夏后水势暴涨,蔓延至此,人畜无法行走,田地无法耕种,所以荒芜的很。”师其羽道:“后来家父买了这块地,沿江加固加高了堤坝,又栽种了百亩桃李,用心维护,十余年后,方有今日美景。”

  徐佑静静的听着,没有接话。收沿江百亩地,非豪富之家不能为,收了地不为牟利,反而种桃树怡情,非诗礼之家不能有此雅兴,师氏不算吴县大族,应该没有这样的魄力和心志。

  那,师其羽,到底是谁?

  “朋友相交,贵在知心,家世贵贱,不过皮相。所以自钱塘相见时,我以幕篱遮面,始终不曾揭下,固然有失礼之处,但郎君是性情中人,想来也不会以世俗待我。只不过今日清明郎君心生疑虑,郎君你也问了缘由,我不能再顾左右而言他,那样的话,未免对不起我们这番相识的际遇!”

  师其羽停下脚步,背对着徐佑,抬头望着树梢的桃子,身影窈窕而动人,道:“师其羽这个名字,是假的!”

  徐佑笑道:“我知道,当初同游龙石山的朋友里,有人跟吴县师氏来往密切,从没听过师氏有子弟名为其羽……不过,名字只是称号,师其羽也好,师其音也罢,你还是你,并无分别!”

  雄雉于飞,泄泄其羽,这是师其羽名字的由来。这首诗的下一句就是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徐佑此说,立刻将本来有点严肃的对话变得轻松了许多。

  如何掌控说话的节奏和氛围,是上位者基本功之一,徐佑在前世里已经做得极好了。师其羽也是一笑,伸手摘了一颗桃子,纤细如玉的手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雪白的皓腕映衬着桃色的绯红,穿过绿叶荫荫,勾勒出惊心动魄的美态,道:“是,郎君跟我想的一般无二。可假的毕竟是假的,是我瞒着郎君在先,总归心中有愧!还有……”她顿了顿,握着桃子的手微微紧了些,螓首低垂,道:“我……其实是个女郎,想必郎君早已知晓了?”

  徐佑摸了摸鼻子,道:“那夜在石桥上分别时,你没有故意拿捏嗓音,所以心中有些猜测,却不敢确定。”

  师其羽转过身,自然而然的想把桃子送给徐佑,可手到半途,犹豫了片刻,又收了回去。

  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诗三百传唱千年,桃子的寓意不再是那么简单,很大程度上充当着男女心心相印、情投意合的信物,不能贸然送人。

  徐佑向来有化解尴尬的急智,指了指桃子,笑道:“我突然有些口渴,郎君可否割爱?”

  师其羽愣了愣,失笑摇头,摊开手掌,略带俏皮的道:“喏,给你!”

  厚实的指尖划过掌心的肌肤,轻微的颤栗仿佛于刹那间拨动了彼此的心弦。徐佑咬了口桃,笑的很温和,道:“好吃!”

  师其羽突然发觉,和徐佑在一起,她不必费心考虑相处的方式,说话的轻重,会不会失礼于人,会不会引起各种各样的误会,一切的一切,都那么水到渠成,都那么随心率性,好像我知你心,你知我意。

  这样的人,或许,一生只能遇到一个!

  师其羽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对徐佑有任何的隐瞒,君子坦荡荡,事无不可对人言,漆黑如墨的眼眸静静的望着这个风度翩翩的少年,然后伸手缓缓揭开了面纱。

  “我的真名叫张玄机,是吴郡张氏的子弟。郎君在吴县这么久,或许听过一些传闻。”张玄机淡然自若,轻声道:“很多门阀世族的妇人讥我为阴阳鱼脸,其实也算不得讥嘲吧,我生来左脸有胎痕,容貌丑陋,甚是吓人,虽然自己并不以为意,但为了少些麻烦,出门总是戴着幕篱,须臾不得离身!”

  如果只看右脸,眼前这个女子可以称得上秀雅绝俗,容色晶莹如玉,好似新月生晕,顾盼之时,自有一股清华高贵之态,环姿艳逸、仪静体闲,堪称绝美。只可惜左边的脸上有块鸡蛋大小的青黑色胎痕,仿佛白玉微瑕,顿时坏了整体的美感,让人可惜可怜。

  徐佑呆在当场,却不是因为张玄机的容貌。前世里流连花丛,阅尽千帆,对女色早已跳出了皮囊的表象,美丑对他而言并不重要。只是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师其羽的真正身份,竟然是张氏的张玄机。

  这个名字,他不是第一次听见。

  依稀记得,当初顾允任钱塘县令时,曾苦恼于婚嫁之事,言谈中提到两个人,一个是陆氏的陆未央,貌美而无才,人称镂雕座屏;一个就是这位“阴阳鱼脸”张玄机。

  他的心里,浮上淡淡的苦涩,重生到这个世上,可以说第一次对一个女郎有了男女之间的微妙好感,虽远远谈不上喜欢,却也愿意顺其自然的交往下去,可世事难料,谁知她竟是顾允的未婚妻。

  或者不能说是未婚妻,毕竟两人的亲事只是双方父辈的口头约定,没有经过纳采、问名的六礼,顾允的祖母就极力反对,顾允对张玄机似乎也不是很满意。可不管怎样,毕竟两人有约在先,一日未曾真正的解除约定,他这样和张玄机来往显得很不妥当。

  张玄机摘下幕篱之后,一直留意徐佑的神色。起初她自认为很了解徐佑的为人,绝不会像普通的世间男子那样因为容貌的关系而对她另眼相待。可等了片刻,还不见徐佑说话,若是身份变化的缘故,以徐佑的才智,顶多滞上数息就能反应过来,不至于也不该有这么长时间的沉默。

  沉默,就是答案!

  原来,再雄奇伟略的好男儿,也接受不了她的这个样子!

  顾允如此,徐佑也如此!

  张玄机叹了口气,她并不自怨自艾,也能体谅徐佑的为难处。男子好容色,本无可指责,何况以徐佑的文采样貌,世间多少才色俱佳的女郎都可予取予求,没必要委屈自己和她这样丑陋的女郎有所瓜葛。

  她笑了笑,拱手作揖,潇洒的飘扬而去。

  徐佑扬手欲唤,却又无话可说,难不成告诉她,因为和顾允是至交好友,为了避嫌,所以两人最好不要联系了?

  那样不仅伤人,而且无耻!

  桃林深处,传来张玄机清亮而又悲伤的歌声: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鄂君子皙不曾嫌弃摇船的越人舟子身份低贱,甘愿携手共寝以示交好之意,可张玄机自负才高当世,终究因容貌被人所弃,吟唱这首越人歌时,心中岂能无慨?

  徐佑默然站立片刻,沿着来路,向院子里走去。

  身后的影子,拉的极长极长!

  多情人最是无情,他要做的事很多,对男女间事看得极淡,若是天意让他和张玄机错过,那就错过便是,长痛不如短痛,斩情丝须用慧剑,

  这一别,请各自珍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