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四十三章 求之不得,辗转反侧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7-12 18:52:30 源网站:节点3
  > 顾允刚刚处理完公事,还没来及脱掉官服,就听到下人奏报徐佑来访。身边的侍婢莲华正在给他净面,笑道:“好徐郎,莫非算着时辰来的么?还不让人喘口气了……”

  顾允噗嗤笑道:“他要来就来,哪里用的算时辰?”

  话音未落,徐佑推门进来,道:“原来飞卿也爱背后编排人啊,我倒是小瞧了你!”

  顾允哈哈大笑,自顾自的净了面,请徐佑随意坐,然后当着他的面脱了官服,换上便服,舒舒服服的盘腿坐到对面。

  三年的时光让顾允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举止顾盼之间,已经初步具备了官府中人的威严和气势,但不变的是和徐佑结下的深厚情谊,可以当面换衣,就是最好的凭证。

  “微之,朝廷大赦在即,府衙实在太多的事情要处理,我这几日累的要死,你真的不打算出山来帮我一把?”

  顾允曾跟徐佑提过,一旦大赦,恢复了士籍,可以先征辟徐佑到府州来做官,上来可能职位较低,但只要一年后大中正重新定品,即可在仕途高升。

  比起举孝廉、秀才,这也算是一条终南捷径。

  不过徐佑无心仕途,婉拒了顾允的提议,他却不死心,今日刚一见面,就迫不及待的旧事重提。

  “不了,处理政务非我强项,勉力为之,恐误了飞卿,也误了百姓。”

  徐佑笑着再次表达了拒绝的意思,顾允惋惜不已,却也不会逼迫他做不愿意的事,道:“好,此事容后再议,你用过膳了吗?没有的话陪我吃一点,真是饿坏了……”

  酒过三巡,徐佑放下杯子,斟酌了词句,道:“飞卿,我今日来,是想跟你说件事。”

  “说啊,跟我客气什么。”顾允依然筷子不停,嘴巴里塞着食物,认识徐佑后,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训诫早都抛之脑后,怎么舒服怎么来,反正不会介怀。

  等了一会,没听到徐佑开口,顾允疑惑的抬起头,看了看他的神色,将筷子放下,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正色道:“什么事,我听着呢!”

  “去年年后,我和詹泓等人游龙石山,遇到一个自称师其羽的人,头戴幕篱,不见容貌。后来上元夜时又遇到,结伴游了灯市,言谈颇为投契,也合得来。随后再无音讯来往,直到今天,我收到他的拜帖,于是去了锦泛江畔……”

  “咦?锦泛江,桃轩吗?”

  “桃轩?好名字,也是在那万株桃林中,我才知道,所谓的师其羽,原来是张氏的张玄机!”

  顾允向来有几分痴气,听到这还不明白,笑道:“那桃林是张氏的产业,我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张玄机竟然住在那里。”

  徐佑顿了顿,以他的口才和智计,也不知该如何提起,毕竟这样挖兄弟墙角的事,放在什么时代都不光彩,道:“在钱塘时,我曾听你提过,张玄机和你有婚约……”

  “呃,我懂了,你对张玄机动了心,却恐对我不起,是不是?”顾允伏案大笑,好一会才指着徐佑叹道:“你啊你啊,我常跟人说微之乃天上谪仙,世间的那些俗物没有谁能够比拟的,没成想竟也陷于这俗世的繁琐礼数当中无法自拔。”

  徐佑苦笑,道:“说易行难,世间多少束缚在身,谁又能真正的自在随心呢?”

  “是啊,其实人活一世,真的了无生趣!”顾允一直梦想着悠哉山林,读书写字、抚琴作画,然后呼朋引伴,对月痛饮,方是人生乐事。无奈受家族所累,为百世计,必须出来混迹仕途,不停的攀爬争斗,以便将来互为依仗,心中烦闷,也在情理当中。

  两人都觉得意兴阑珊,相对着枯坐了半响,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直到微有醉意,顾允又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道:“最近实在太忙,咱们也很少碰面,这个事我一直忘了告诉你,大母有感于会稽诸姓的夷族之祸,下定决心促我尽早完婚,所以在五日前,强令阿父和张司马解除了婚约,准备另觅良时,向陆氏的陆未央提亲。不出意外,最迟明年三月,你就能喝到我的喜酒了。”

  他起身挪到徐佑身旁,搂着肩膀,醉意上涌,嘿嘿傻笑道:“微之,你也见过张玄机的容貌了,此女才明绝异,我甚为钦佩。可半张俏脸毁在胎痕,望之可怖,使人生畏。今日四下无人,我说句知心话,若无这吓人的胎痕,张玄机足可为微之良配,但是你千万要想清楚,娶妻不是交友,婚嫁也不是结社,日后朝夕相处,同床共枕,总有相看生厌的时候,那时悔之晚矣。”

  “郑玄释《周礼》,妇容为婉娩,不必颜色美丽……”徐佑说笑了一句,又认真的道:“飞卿,谢了!”

  顾允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头,道:“这是什么话!我跟张玄机毫无情愫,婚约也不过是父辈们的戏言。诗有云:取妻如何,匪媒不得。我们未经六礼,做不得数,也当不得真。但作为挚友,我还是劝你三思,毕竟以微之的人品文章,觅一容色德才俱佳的女郎不是难事……”

  “顺其自然吧,现在讨论这些为时过早。”徐佑又饮了杯酒,起身道:“说开此事,心情舒畅了许多,你忙累一天,早点休息,我也回去了。”

  “好,你也早点休息!”顾允送徐佑到府门外,回头走时突然想起一事,道:“听说你向朝廷要的封赏,只有一座明玉山?”

  “对,怎么了?”

  顾允笑道:“朝中诸公对微之大加赞赏,说你居功而不自傲,堪为其他人的表率。”

  “此话何解?”

  “哈,因为有人对封赏不满意,上表求赐爵位。主上虽然满足了他的要求,可大臣们却颇多非议,御史台的御史们都卯足了劲,准备找他的麻烦。”

  顾允神神秘秘的道:“两相对比,微之自然更得庙堂的看重。放心吧,区区一座明玉山,如何当得起微之的不世之功,朝廷必定另有赏赐。”

  有了明玉山,已足够了,至于其他,徐佑还真的没有想过,笑道:“那我静候佳音!”

  明月当空,清风徐来,院子里已有初秋的凉意。徐佑坐在八角亭的石凳上,静静的沉思着。他终于明白,张玄机早知他在吴县的住处,为何直到今日才送来拜帖。是因为五日前她才没有了婚约的束缚,可以放心大胆的追求心中属意的良人,徐佑在桃林的犹豫不决,既轻看了她的人品,也轻看了她的心意。

  是啊,要不是和顾允没了婚约,张玄机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摘下面纱,以真面目示人?毕竟在那一年多的时间里,她有无数理由和正当的借口来见自己,却都生生的忍住了。

  徐佑很懊悔。

  履霜手拿衣服,默默的站在凉亭外,心中有些疑虑。自跟了徐佑以来,极少见他如此心绪繁杂,辗转反则,似乎有什么事难以抉择。

  应该跟那位师郎君有关,莫非两人见面时谈到了苏棠,师其羽埋怨小郎没有护得苏棠平安,所以小郎为此自责?

  “七郎怎样了?”

  身后传来何濡的声音,履霜转过身,低声道:“在这坐了大半个时辰了,夜晚天凉,伤了身体可如何是好?”

  “无妨,你先回去,我陪着就行!”

  “嗯!”履霜放心的将衣服交给何濡,如果说还有人能够走进徐佑的内心,静苑这么多部曲,也只有何濡一个人可以做到。

  感受到身上多了衣服,徐佑抬起头,笑道:“还没睡?是不是履霜惊动的你,这丫头,只会大惊小怪!”

  “不关履霜的事,我起夜,瞅见郎君在此枯坐,便过来看看。”何濡坐到对面,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道:“为情所困?”

  “哦,”徐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一个和尚,竟然看得出别人为情烦恼?”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辗转反侧。七郎的病症,读过毛诗的人都看得出来。”

  何濡打趣道:“不过,这是好事!曾经有段时间,我看七郎和顾允走的颇近,又对女郎们不假辞色,窃以为有龙阳之好,心里很是忐忑……”

  “呸!就算我好男风,你这尊荣,那也是敬而远之,别做梦了!”

  何濡很无耻的摸摸了脸,道:“所以我常说,长的丑,是福报。”

  徐佑被他逗得哈哈大笑,无语道:“阿Q精神!”

  “什么?”

  “没什么!”徐佑突然发觉,不知从何时起,他已经很少想起前世里的种种,言谈行止越来越符合这个时代,这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为了避免何濡追问,徐佑主动说起了关于张玄机的事,道:“师其羽原是女郎,名叫张玄机……”

  师其羽的女郎身份,只有徐佑和左彣知道,所以何濡听完之后,很有些吃惊,道:“张玄机?且和顾允有过婚约?”

  “正是!”

  “你今晚去见顾允,跟他提了此事?”

  “不错!”

  “哎,七郎,你犯了大忌!”何濡脸色阴沉,道:“男人在世,无非权色二字,你这样和张玄机来往,顾允心中岂能不嫉恨?最好莫过趁早和张玄机一刀两断,然后瞒着顾允,权当此事没有发生过。可你倒好,竟和他直言以告,无疑于当面羞辱,太失策了!”

  徐佑微微笑道:“先别急,听我说完。顾允对张玄机的容貌很是不满,家中大母也不赞同这门亲事,所以勒令顾父和张父解除了口头约定,另选陆氏的陆未央为妻。”

  何濡皱着眉,道:“对容貌不满?”

  “张玄机甚少抛头露面,所以你对她知道不多。此女左脸有块青黑色的胎痕,被人讥为阴阳鱼脸,二十岁了却还嫁不出去,说起来倒也有些可怜!”

  何濡呆了呆,气急败坏的道:“七郎,怪不得顾允这么大方,青黑在脸,主忧病,乃不祥之兆,你,你,万万不能娶她!”

  徐佑怎么也没想到,刚解决了顾允的麻烦,何濡却会这么坚决的反对。虽然谈情说爱是他的私事,但在这个时代,要想成大事,私事也是公事,大意不得,史书上多少因家事处理不好而导致功败垂成的教训,不可不防!

  “仅仅因为面相不好?”

  何濡站了起来,在亭子里来回踱步,道:“不仅面相,七郎有没有想过,张玄机贵为吴郡张氏的女郎,岂是那么好娶的?我们用了多少心思,才得以让你恢复士籍,可能说朝廷已经完信任你了吗?没有!所以才会将徐氏列入次门,其中防范之意,七郎难道看不出来?本来按照计划,我们需要韬光隐晦一段时日,暗中去谋求发展,可你若大张旗鼓追求张氏的女郎,会不会引火烧身?再者,张氏又不是傻子,明知七郎身处嫌疑之地,又怎么甘心将自家女郎嫁给你,莫非等着受牵连吗?”

  “我们现在不是也和吴郡四姓合作的很好吗?”

  “合作归合作,不过利益相投,随时可以抽身。但联姻却不同,姻亲可是九族内,出了事,大家要一同受过的。”

  何濡察觉到自己有点急躁,转身坐了下来,深吸两口气,语气转为平静,道:“七郎,你能有心上人,我很为你高兴,如果没有义兴旧事,你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但是,世事没有如果,为了你,也为了她,你们绝不能有所瓜葛。若真是有情,等日后我们不再需要看别人脸色的时候,终归能够得偿所愿。”

  徐佑仰头望着明月,裹了裹身上的衣物,凉风顺着缝隙钻入肌肤里,竟然有了几分刺痛。

  ,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