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四十五章 三万两白银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7-14 22:30:02 源网站:节点2
  城内的情况要比城外稍好一些,尚保存完好的房舍,若是主人死在了战乱里,则分给无家可归的民众暂时居住。但这只是安抚了小部分而已,仍有很多人呆在大火焚烧过的危房里,一旦遇到暴雨,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

  粮食和衣物也不够,天气还算暖和,对衣物的需求可以容忍,但粮食却等不得。官府每天施舍稀粥两碗,仅可吊命,难以裹腹。

  更有甚者,有些无赖子游侠儿拉帮结伙,趁势将无人认领的田舍财物据为己有,或欺男霸女,或耀武扬威,或强掠偷盗,几成一大害。

  徐佑入城不过半个时辰,稍作打听,就听到老百姓无数的怨言,这样的怨言在大乱初平时相当的可怕,一旦积累到临界点,爆发出来的能量,会将整个钱塘炸成粉碎。

  很显然,那位萧纯萧县令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徐佑拜见明府!”

  萧纯的样貌跟萧玉树有几分相似,英俊不凡,但是更柔和些,身上的书卷味也更浓,看到徐佑倒是没什么顶级门阀子弟的架子,亲自降阶相迎,表现的十分欢喜。

  “微之,可算把你盼来了!”

  萧纯携着徐佑的手,并肩往县衙二堂走去,道:“八叔对你赞不绝口,多次叮嘱,让我来钱塘后一定要先去拜访你,凡有疑难,多向微之请教,定可裨补阙漏,有所广益。”

  徐佑笑着谦逊了两句,萧玉树在钱塘的杀伐果断,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这样的人物,每说一句话都要揉碎了仔细的斟酌,他让萧纯多和自己亲近,是不是暗含监视之意?

  进了二堂,里面打扫的很干净,但摆设器具却陈旧破败,还有些刀砍火烧过的痕迹。萧纯皱了皱眉,转瞬舒展开了,带着歉意,道:“让微之见笑了,下人们太偷懒,我昨天吩咐的事,今天还没有做好。”

  外面的百姓朝不保夕,身为一县明府,却还在斤斤计较桌凳这样的小事,徐佑脸上不动声色,道:“怕不是下人们偷懒,钱塘现在恐怕没有上好的器具,大部分士族的家宅都被白贼屠戮抢夺一空,就算存有好的,那也满是死人的晦气,不合明府的身份。”

  “说的也是,哎,我来的匆忙,没料到钱塘是这样凌乱不堪的所在,早知如此,该从金陵运些常用的东西过来。”

  徐佑落了座,径自问起明玉山和周边土地果园的地契。萧纯同样接了旨意,丝毫不敢怠慢,忙让下人将地契取来,道:“几日前一到钱塘,立刻就准备好了,微之只需画押即可。以明玉山为界,周边三十三里,从今个起,都是微之的田产了。”

  徐佑拿起地契,上面各种红印盖的齐全,验看无误,当即签字画押。重生三年,漂泊千里,至此方有了真正的容身之地。

  跟静苑不同,静苑只是住处,而明玉山乃至周边三十三里,却是他的根基。这个根基当下还很薄弱,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有了根,才有长成参天大树的那一日。

  接着又说了点闲话,徐佑对这位新任明府已经有了基本的认知,以不敢耽误公务为由,起身告辞,萧纯挽留了几句,也不再坚持,礼送他出府。

  “郎君,我们今晚住哪?”

  城里没有逆旅开业,静苑烧成了废墟,至宾楼现在住的都是流民,詹泓也在这场动乱里丢了性命,整个詹氏几近被夷族,另外一些有往来的朋友要么劫后余生,自身难保,要么破家舍财,有心无力,现在这个局面,打扰谁都不合适。

  徐佑想了想,道:“去明玉山!”

  几年后重临明玉山,和詹文君的那一幕幕似乎还在眼前,自朝廷封禁以后,这里就逐渐荒芜了。后来白贼祸乱,派兵上山也没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又因为距离县城较远,缺乏战略价值,没受到过多的滋扰破坏,所以很多房舍保存完好,比起城内的破败算是侥幸。

  冬至故地重游,感概万千,来到明玉居前,抚摸着门前的老树,想着短短数年,物是人非,眼泪悄然滑落。

  履霜从后面轻轻的环住她的肩头,安慰道:“傻瓜,这不是回来了吗?我们都在的,一家人,都在这里!”

  徐佑的脸上挂着笑意,却没有像安慰秋分那样去揉冬至的发髻,这一点,不说亲疏有别,但至少也有些许的不同。

  “冬至,你对这里最熟,安排下大家的住处,尽量集中一起,不要分散。”

  徐佑最懂人心,唯有忙碌起来,才能减少胡思乱想的机会,因此将整理明玉山的重任交给冬至。

  冬至擦干泪水,道:“诺!”转身立刻忙碌起来,给李木严阳吴善苍处他们分配任务,有的搬运东西,有的清扫尘垢,有的挑担山泉,有的生火做饭,各司其职,很快就让山中别院焕然一新。

  “小郎,明玉山共有各类院落二十六座,房舍二百七十余间,其他观景、赏月、抚琴、怡情的亭台楼阁共数十处,米仓、盐仓、布仓各五,钱库有二,水井若干……”

  冬至手捧潢纸册,细致的跟徐佑讲解明玉山上的主要构成,徐佑一一听了,也不由对这个时代的大富豪们的奢靡无度咋舌不已,沉吟了片刻,道:“我们现在人太少了,不需要这么多,除了居住所需的房舍之外,其余的可以先封存起来,保持基本的维护即可。另外米仓、盐仓都已空了,需要尽快从吴县买进充实仓储,此事履霜去办。朝廷赏赐的金银钱和万匹绢布,放入钱库和布仓,李木,你派人专职看守,不可轻疏。苍处,在山下设卡,等闲不得任何人进山。还有,风虎明日下山,去城外流民聚集的地方,招些人来,最好身世清白,有儿有女有牵挂的,实在不可,允你自行决定。”

  几道命令下去,众人齐齐施礼,大声道:“诺!”

  “好了,这几天鞍马劳顿,大家都早点休息。”

  第二日,徐佑从睡梦中醒来,听着满耳的鸟鸣,昏沉沉的脑袋立刻清醒了几分。履霜推门进来,笑道:“小郎,该起床用早膳了!”

  徐佑伸了懒腰,翻身坐起,在履霜服侍下穿好衣服,推门出去。他住的这个院子名叫忘忧,出门就可以欣赏云海劲松,建造的十分雅致,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可谓匠心独运,别有洞天。

  “清明!”

  清明应声出现在徐佑身前十余步外,好像他一直就站在那里等候着似的。对他这种鬼魅至极的身法,徐佑已经见怪不怪,道:“走,陪我四处看看!”

  上次来明玉山是做客,许多地方没有去过,介于身份也不方便去,这次做了主人,自然要好好欣赏欣赏山中的美景。两人沿着山路,随心而行,时而东峰,时而南麓,时而盘旋而上,时而蜿蜒往下,一边赏景观花,一边聊天聊地。清明学识渊博,经史子集,医卜星象,可以说无所不知,只不过他的经历太过凄惨,又多多少少受到陈蟾的影响,对许多事物的看法跟常人的视角不太相同,但也因此可以让徐佑从另外的角度思考某些约定俗成的见解,感觉大为新奇。

  “是这里了么?”站在北麓一处山壁前面足足有半柱香时间没有挪动,清明突然问道。

  徐佑笑了笑,道:“你猜到我在找东西?”

  “郎君看似没有目的,随意走动,可脚下的路却始终往北麓来,我要是再猜不到,那就太蠢了些。”

  徐佑既然带清明来,就没打算瞒着他。郭勉赠与的三万两白银,只有他和何濡知道,现在之所以告诉清明,是因为他这个人无欲无求,对金钱毫无占有欲,属于完全可信。

  当然,并不是说徐佑不信任履霜冬至惊蛰他们,而是徐佑不愿意用三万两白银去考验他们的意志和忠诚,这样对大家都不是好的选择。

  人性,复杂而善变,背叛和忠诚之间,永远会有一条看不见的红线,不去试探,就不会知道这条红线在哪里,可如果去试探了,结果从来不会尽如人意。

  伸手敲了敲,没有什么异样,上下摩挲了一会,也没发现破绽。徐佑耸耸肩,道:“藏的太隐蔽了,你来!”

  清明并不像徐佑那样又敲又摸,而是侧耳仔细的听,足足听了一刻钟,食指顺着山体的某个并不存在的缝隙由上往下,来到一点,然后用力按下。

  咯吱的刺耳声响起,那个点往里凹陷,露出两个足有小臂粗细的大铁环,清明拉了拉它,纹丝不动,双脚猛然立地,慢慢气运于手,直到脸憋得通红,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不行!”清明放弃了,道:“这里面的机关应该连着某种千斤重物,我力所不及,或许风虎郎君可以试试。”

  能藏住三万两白银的宝库,自然有着非同一般的防护,连清明都打不开,可想而知,徐佑找对了地方,而郭勉也没有撒谎。

  既然地方对了,白银如山,在里面又跑不掉,徐佑并不着急,道:“我们走吧,今日只是散心,改日再来。”

  清明点点头,神色自然的跟着徐佑离开。他不问里面有什么,也不问徐佑为何只带自己来,更不提左彣和其他人。

  作为朋友,清明也许不是那种可以安慰你、听你诉苦的知己,但作为部曲和心腹,他无疑是最理想的人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