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四十七章 明月在,人不在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7-19 18:04:12 源网站:节点3
  袁阶的信只有寥寥数语,但从字里行间可以感觉到他的伤心和悲切。作为袁氏最受宠爱的女郎,袁青杞先是经历了退婚,后又被庐陵王骚扰,再然后年纪轻轻,白发人送黑发人,换了谁可能一时也无法接受。

  徐佑坐在悬崖边的凉亭里,左手边就是深不见底的山涧,时而有鸟鹊斜掠飞过,啾啾的鸣叫声来回激荡,悠远且激昂。

  鸟儿不知忧虑事,哪懂人间疾苦声?

  记忆里的袁青杞,只有让人甘之如饴的声音和敬而远之的神秘,她出身江左儒宗,却和天师道纠缠不清,连身边最低贱的侍女都可以修习天师宫的若水诀,和孙冠的关系不问可知。

  对于这个差点成为他的妻子的袁氏女郎,徐佑其实并不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江东名媛才女无数,袁青杞高高在上,无人可及。

  “莹心炫目,姿才秀远”,名僧昙千给了她如此绝美的评价,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一别三年,晋陵的明月尚在,可佳人已不在!

  徐佑在亭子里坐了许久,倒不是因为和袁青杞的婚约,更不是和袁青杞有多少的感情,而是突然觉得,世间少了这样一个女子,似乎连天地都失色了几分。

  履霜跟徐佑的反应不同,她没有一个人发呆,而是不停的干活,洗衣做饭扫地整理房间,手不敢停下来,脑子也不敢去想,只要闲了片刻,眼泪就忍不住刷刷的往下流。

  如果不是袁青杞,她现在应该还被袁峥天天折磨,过那生不如死的日子,又怎么可能跟在徐佑身边,像个真正的人一样昂首挺胸的活着?

  不说恩同再造,至少是恩重如山,可谁也想不到,集钟灵神秀于一身的袁氏女郎,会骤然得此大病,黯然离世?

  不知忙碌了多久,双腿如同灌了铅,连手都举不起来,履霜扑通跪坐于地,双手捂着脸鼻,发出无声的哭泣。

  左彣叹了口气,和何濡共坐饮酒,一杯接着一杯,想醉却始终醉不了。何濡摇摇头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风虎你既入登天之境,怎么还看不透人世间这点小小的迷障?”

  “要说我跟三娘也不算熟悉,昔日在袁府时,仅仅见过数面而已。但她为人和善,处事公道,心肠极好,袁府上下都对她由衷的敬重,不成想这么点年纪就……哎,可惜,可怜!”

  何濡为他倒了杯酒,道:“履霜和你为袁青杞伤感,我都可以理解,毕竟主仆一场,相处多年,怎么也会有几分情谊在。可七郎他当初退婚时何等的果决,几乎可以说毫不留恋,今日却在那边的亭子里坐了两个时辰没动了……”

  “莫非都像你个和尚没心没肺的?”

  徐佑跨门进来,瞪了何濡一眼,道:“有这个工夫,还不如帮我想想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何濡挠了挠头,眯着眼笑道:“那还不简单?回封信表达下哀思即可!”

  徐佑在他俩身旁坐下,自斟了酒,仰头一饮而尽,道:“可我在想,要不要前往晋陵参加葬礼……”

  左彣愣了愣神,停住酒杯,愕然道:“参加葬礼?”

  何濡同样皱眉,道:“以什么名义?七郎虽然和袁氏没有因为退婚而闹翻,但外人眼中终归成了陌路。这时候露面,会不会让人以为七郎是刻意示威,给袁氏难堪?”

  徐佑摇摇头,眉心充满了迷惑,道:“我明白,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似乎应该亲自去看看……”

  沉默了一会,何濡道:“要不这样吧,七郎若是不安,我们派个人私下里去拜见袁阶,再代替七郎参加葬礼,既显出我们的诚意,又不会太引人注目,惹来非议。”

  徐佑苦笑道一阵,道:“好吧,就这么办!”

  于情于理,徐佑实在没有出面的理由。左彣算是袁氏的旧部,中道改侍他主,回去也尴尬。履霜一个女子,出远门不安全,且有袁峥的缘故,所以最后还是选定惊蛰跑这一趟。他为人机警,又有学识,上次去金陵见詹文君就办得妥妥当当,所以当仁不让。

  惊蛰出门,顺便带上方斯年。这两年她潜心修炼菩提功,不问世事,几乎很少有人见过她,趁这个机会,出去散散心透透气,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徐佑写了信,暗中叮嘱惊蛰一番,送他和方斯年出城,然后打起精神重建洒金坊。原来在小曲山下的厂坊被刘彖付之一炬,明玉山边上的那块地已经建成了大半,也遭兵祸全给毁了,现在正好招些无家可归的流民破土动工,不出一月就初具规模,比之以前大了三四倍不止。

  若说大乱之后唯一的好处,就是人力不缺,而代价极低。流民们为了吃口饭,拼命做工干活,唯恐被主家嫌恶,失去了这难得的生机。徐佑当然不会薄待了他们,每日的膳食给管够,米面谷物混杂,隔七八日甚至可以见到荤腥,但不会也不可能顿顿是肉,升米恩、斗米仇,人心,从来只会宽待自己,苛求别人。

  所以恩威并施,对人对己,都有好处!

  洒金坊建造的时候,徐佑又从做工的流民里招了些年轻力壮、聪明伶俐的人,留下来做了学徒,跟着苍处他们这些熟手,开始学怎么造纸。曾经那些合作的各地纸商,也接到邀请纷纷前来,所幸骆白衡躲过一劫,故人再见,不胜唏嘘。

  “当初的协议仍旧有效,且不仅江、宁等七州,我再给骆兄荆、湘、益等五州的代售权,由禾大小纸的定价和售卖,皆由骆兄决定。”

  骆白衡在此次白贼动乱中损失惨重,侥幸留得性命,可家当几乎被毁的差不多了,何濡这样慷慨,无疑雪中送炭,让他万分感动。

  “何兄,这是齐二,你见过的。他被刘彖那个狗杂种坑惨了,这次本没有脸来见何兄,还是我硬拉他来的。”

  齐二走上前来,低垂着头,道:“何兄,我来请罪来了。”

  何濡笑道:“齐兄言重了,来得都是客,今后我们精诚合作,有钱大家一起赚!”

  齐二至此心悦诚服,羞惭不已,道:“刘彖骗我们以低价卖纸,结果那些大纸只能存放半年,半年后立刻变黄开裂,让多年的老顾客都差点翻了脸。我们共十二人,皆上了他的当,本打算找来小曲山说理,白贼就乱了扬州,也是那时才知道刘彖竟然是白贼……真是后悔莫及!”

  何濡叹了口气,道:“刘彖小人,岂能信诺?大纸的造法属于绝密,独洒金坊一家,那时刘彖狡言惑众,我早料到定有不可告人的瑕疵……好了,过去的不提了,要往前看,江东二十二州之地,只要我们齐心,还怕赚不到钱吗?”

  经销商敲定,销路不愁,洒金坊全面开工,以扩大了五倍的产量,每日都能赚取上百万钱的利润。坊外的道路上牛车排成了排,运到码头然后通过骆白衡等人手中的商队,快速运到其他各州。

  这天一早,刚蒙蒙亮,惊蛰带着方斯年从晋陵回来,道:“袁家女郎确实去了,听人说先是染了风寒,然后药石无医,转成了虚劳,终日咳血而死。袁公甚是哀伤,须发白了大半,憔悴之极,听闻我是郎君派去的,执手流泪许久,说‘七郎人品贵重,三娘错失良配,乃至有此大难,若当初缔结姻缘,日日欢喜,恐尚在人间’,说完留我和斯年住下,每日招我作伴,问起郎君在钱塘种种,看得出袁公对郎君十分的赞许……”

  当初退婚,袁阶就有稍许的后悔,但顾虑太多,还是让徐佑亲手写下了退婚书,可内心深处对他很是看重,两人不成翁婿,却惺惺相惜成了朋友,也算是异数。

  “因袁公不舍,加之天寒,所以停棺的时间长了些,葬礼当日,来吊丧的几达千人,崇壮丘陇,盛饰祭仪,备极哀荣。”

  徐佑目光幽幽,似乎望穿山水,来到了晋陵城中,低声道:“我真应该去的,去送她最后一程!”

  话虽如此,可人生不如意者十有**,他终究无法前去,只能等日后有闲暇,再到坟前给袁青杞上柱香。

  然后,彻底了却这段奇妙的缘分!

  萧纯对徐佑不愿听从,连萧氏派给他的主簿都不爱搭理,却很听杜三省的话,大小庶务,全都要问问杜三省的意见。好在杜三省不是草包,多年县尉,对钱塘各处无不了然于胸,安流民、捕盗贼、促耕种,民生渐渐有恢复的迹象。

  钱塘既安,徐佑再回吴县,择良日良辰运送苏棠的灵柩回乡,然后于西村渡口之畔,为其造墓立碑,墓上覆六角攒尖顶亭,上题着思慕亭三字,亭柱两侧刻着:

  湖山此地曾埋玉,花月其人可铸金。

  “对西湖,赏桃花,清风在左,明月于右,且好生将息。”

  徐佑轻抚墓碑,虎目终于流了泪,苏棠之死,他心中常怀愧疚,可人死不能复生,徒呼奈何?

  安葬完毕,他驱散众人,于亭子里独自枯坐一夜,天亮后在亭后亲手种下一株松柏,飘然而去。

  生生死死,不过寻常,昨日是你,今日是他,明日是我,

  人有来处,自有归处,

  那么,黄泉再见!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