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四十三章 诡异杀机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原来是你!”

  徐佑又重复了一遍,一路上萦绕在他脑海中的许多疑问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解释。

  坐在布障后的袁青杞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淡淡的道:“七郎此话何意?”

  徐佑突然长身而起,迈步往布障走去。水希本来一直跪伏于旁,跟徐佑隔着四五步的距离,此时却不见如何动作,身形一闪,已经挡在了身前,双目注视着徐佑,柔声道:“郎君,请止步!”

  徐佑停下脚步,盯着她那双清澈不见底的黑眸,眉头微微一扬,道:“是我走了眼,没想到你这样一个弱质芊芊的女娘竟然会武功……”

  水希就这么随便一站,气势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人仿佛一泓寂灭永恒的潭水,倒映着虚空之上的夜月,风不能吹起一丝鳞波,雨不能激起一点浪花,既看不到水中的深浅,也看不到水的来处和去向。

  柔以胜刚,弱以胜强!

  徐佑悚然一惊,倒不是因为水希的武功有多高,充其量也才是刚刚入品的修为,但她此刻展露的功法,实在太像他曾经见识过的那一位,所以有意试探,又往前走了一步,几乎要碰到她的身子才停了下来。

  水希右手轻抬,并指如刀,一股柔软平和、不带攻击性的劲气阻隔在两人之间,轻妙的像是女子的手,让人甘之如饴,道:“郎君,请止步!”

  “上善若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徐佑眼中惊讶之色再也掩饰不住,失声道:“你使的,竟然真的是鹤鸣山天师宫的若水诀!”

  “水希,不得对郎君无礼!退下!”

  “诺!”

  水希对徐佑嫣然一笑,刚才的气势骤然消失,螓首低垂,束手退到了一侧。

  “亭上风大,七郎不妨走的近些,你我说话也都能听的清楚。”

  徐佑缓缓吐出一口气,平缓了一下心情,接二连三的意外状况让他有些乱了方寸,片刻之后神色恢复了正常,走到青绫布障触手可及的地方,沉声道:“三娘,你究竟是何人?”

  “哦?七郎这么问,倒是让阿元不解……”

  “既然不解,那我就一件件说给三娘听,要是有不对的地方,还请不吝指正!”

  却不料袁青杞耍起了赖皮,笑道:“我不听行不行?”

  徐佑噎了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声音不由高了几度,道:“不行!”

  “好吧,听就听啦,这么厉害做什么?”

  徐佑简直有点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幸好他两世为人,只恍惚了一下就彻底明白过来,这是袁青杞故意在转移话题,插科打诨想要糊弄过去,如此说来,他估计已经接触到了真相。

  “这次来义兴接我的船上,有一位百将名叫邓滔,他表面上看只有九品上的修为,却用着一把价值不菲的单手槊,并且连一向看不起下人的冯桐冯大管事,对他的态度也跟别人不同。后来我才知道,这位邓百将其实是六品的高手,不知为了什么原因,甘愿隐藏实力,混在袁府的部曲里做一个小小的百将。”

  “要仅仅如此,我也不会有什么想法,毕竟世间多的是奇人异事,与我无关,也就高高挂起。但在面对飞夭的死亡压力时,我和邓滔做过一次开诚布公的交谈。也是这次交谈让我知道,他曾经奉命调查过我,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在我与你定亲之后的这段时间,多达数十次往返义兴和晋陵,暗中对我进行了事无巨细的全面调查。”

  “我本来以为,幕后命令他的人应该是袁公,但在府中提到邓滔时,袁公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况且,如果是袁公下的命令,那也应该在定亲之前对我的品行做一番调查,何至于在定亲后才亡羊补牢?”

  “于是,我在想幕后主使很可能是袁氏的其他人,那些不太喜欢我们徐氏,也不太喜欢我,更不太愿意让你嫁到义兴的某些袁氏长辈。他们有这个动机,只要从我劣行里找到不可原谅的证据,就可以迫使袁公阻止这门亲事。另外,也只有他们才有这个权势,因为像邓滔这样的高手,来历神秘,可不是能够随意受人指派的。”

  “本来这件事我已经放下,只等离开晋陵,不管幕后那人是谁,都跟我再无半点关系。可到了今天,也就是刚才,你说关于我的情报足足有三尺高,我才突然明白过来。”

  徐佑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由衷的佩服,道:“原来,邓滔是你的人!”

  袁青杞沉默不语,好一会才道:“不得不说七郎心思缜密,但仅仅靠这样一句话就做出判断,未免失之谨慎。”

  “三尺高这句话,邓滔也曾说过,别告诉我,这是巧合?”

  “不过一句比喻罢了,就像你说的那样,阿父在定亲之前,自然也做过相关的调查,我为什么不是从阿父那里看到过关于你的情报?”

  “不会!”徐佑断然道:“因为袁公同意了这门亲事,而你却未必同意,或者说是一定不同意的,他恐怕藏这些情报都来不及,根本不可能让你翻看。”

  袁青杞扑哧一笑,道:“七郎何必自谦,你不是我,又怎么知道我一定是不同意的呢?”

  这又是庄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论调,徐佑这会没心情跟她扯淡,不,清谈,笑道:“我这个人既不过分高看自己,也不过分小瞧自己。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三娘才名昭昭,长的又绝美动人,心中的如意郎君,不会是我这样的楚蛮武夫!”

  “是吗?”袁青杞收了笑意,话中有话,道:“可我看七郎,却更像秀雅的文士多一点……”

  徐佑心中一凛,他武功尽废的事到现在还是一个秘密,除非是入了五品的小宗师以上的级别,一般人很难在他不动手的情况下看出有什么问题。就算他现在步伐轻浮,气息柔弱,可在别人看来也只是重伤初愈后的症状而已,根本不会往失去武功这方面想。

  袁青杞这句话,只是随口一提,还是说,她的眼力其实已经厉害到足以跟小宗师相媲美的地步?

  徐佑不欲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道:“三娘还没有答我,我猜测的这些,到底是,还是不是?”

  风从江面上吹来,刮的青绫布障呼呼做响,似乎是一盏茶的时间,又似乎有一刻钟那么久,袁青杞静静的道:“不错,邓滔确实是我的人!”

  虽然猜到了真相,但听袁青杞亲口说出来,徐佑还是觉得有点难以置信。袁青杞再怎么受宠爱,论身份也只不过是袁阶众多子女中的一个而已,又待字闺中,交游的圈子就决定了她跟邓滔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那问题来了,两个世界的人,是怎么联系到一起的?

  “七郎一定奇怪,邓滔为什么会听我的命令?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打紧,邓滔之所以进袁府做一个百将,是因为我吩咐了冯桐,让他通过叶仙芝为邓滔安排了一个百将的职位。并且叮嘱冯桐不得告诉任何人知晓,连阿父也都瞒过了。”

  叶仙芝是袁阶府这一部部曲的老大,冯桐既然知道邓滔跟袁青杞的关系,以他的德性,怪不得会另眼相待。

  “至于我跟邓滔如何认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跟七郎并无关系,想必以七郎的雅量,也不会非要逼我说出来,对不对?”

  徐佑苦笑道:“也怪我后知后觉,跟袁氏的那些长辈们相比,你才是最希望将我调查的一清二楚的那个人。婚姻大事,本该如此,今天既然说明白了,也就过去了,其他的,我没兴趣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袁青杞轻声道:“不管七郎信还是不信,让邓滔调查你,我没有一丝恶意,也不是为了嫁与不嫁而产生的犹疑。既然阿父决定了跟徐氏联姻,我不会再说反对的话,更不会试图通过调查你的劣行来阻止这门亲事。”

  徐佑这倒有点不能理解了,那你派邓滔查我做什么?又不是狗仔队……但知道她不会说,所以也就不问,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水希。若水诀是天师道不传之秘,除了住在鹤鸣山天师宫的当代天师孙冠,以及他的七位嫡传弟子,世间不该再有其他人会这门功法。

  ”水希的若水诀,是从哪里学来的?“徐佑突然道。

  袁青杞终于发出会面以来的第一声长叹,道:‘要是早知道七郎已经高明到能从水希的气息流转里看出她学的若水诀,我或许不会选择在今天此时来见你!”

  能把这个无论才情还是心智都高绝无比的女子逼到这个地步,徐佑颇感自得,笑道:“不是我高明,而是早年间修习白虎劲遇到了瓶颈,曾被先父带着上过鹤鸣山,亲身体验过若水诀的奇妙之处。”

  “啊,是,我差点忘记这一节!”袁青杞懊恼的嘀咕一声,也是这一刻才有几分小女儿的姿态,接着语气一变,冷冷道:“徐佑,既然知道了这个秘密,今日,恐怕你不能活着走出这座风絮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