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五章 威逼急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放下这些烦心事不提,秋分看了看天色,忧心的道:“可都申时了,小郎该进餐了……”

  徐佑摇头道:“这话说的没道理,只有饿了才吃饭,跟什么时辰没有关系。”

  其实从文明的发展来看,按时进食,代表着人类摆脱了原始时代,进入文明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先秦两汉至今,普通百姓多一日两餐,一在辰,称为“朝食”,一在申,称为“餔食”,雷打不动,但王公贵族则享有三餐的特权,《庄子.内篇》有“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的句子,可见三餐制由来已久,但仅限于特权阶层。

  不过说归说,习惯了中午十二点就开吃午餐的徐佑熬到现在的申时,也就是下午四五点钟,早就饿的饥肠辘辘,所以对他而言,摆在面前的当务之急,不是沈氏的威胁,而是如何填饱肚子。

  楚国经过安氏父子两代治理,如今百姓安居,生活富足,除非疏懒之人,否则吃饱穿暖不是什么难题。但徐佑现在重伤初愈,又身份敏感,根本没办法自力更生,而秋分从小就养在徐家的大宅院里,虽是奴婢的身份,但过的日子远超普通农户,就是比起豪富之家的女郎也毫不逊色,加上她小小年纪,不通世事,让她出去谋生赚钱,还不如杀了她来的容易。

  所以,简单的温饱问题,却似乎成了一个死结!

  两人相对枯坐,直到夕阳西落,也实在没想出什么法子,秋分突然站了起来,道:“我通水性,既然别人捉得,我也捉得。小郎,你稍等一会,我到江边捉几条鱼回来!”

  徐佑这次学乖了,没有伸手去拉,别看秋分年纪小,但力气着实够大,斥道:“捉鱼哪有这么容易?你看那些老渔夫,捕了一辈子鱼,有时候也未必能捕到几条。再说了你一个小娘,又怎么赤膊下水?单单这身衣裙,入了水就把你整个裹住……这些都是其次,如今深秋,天气乍暖还寒,要是冻的生了病,又怎么办?”

  秋分苦恼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可小郎君还饿着肚子……”

  观国朝历史,几千年来,但凡提着脑袋造反,大都是因为饿了肚子,活不下去,所以才揭竿而起,由此可知世上第一等惨事,就是腹中空空。那种感觉,就如同从胃里伸出了一张可怕的鬼手,一寸寸,一分分的将你的五脏六腑抓的粉碎,然后撒上盐渍,放了千万只蚂蚁在上面来回的爬动,不是真正饿过的人,根本无法体会。

  这一夜两人没有饭吃,只好早早安歇,徐佑不知是不是饿的狠了,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巳时才醒。秋分早候在床边,看到他张开了眼,忙道:“小郎,太守府派了人过来,已经在外面候了小半个时辰了。”

  “太守府?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那位大人吩咐了,不让吵到郎君休息,说他等等无妨。”

  徐佑在秋分的服侍下穿好衣服,戴了头冠,穿上高屐,走到外间一看,来人穿着青衣麻布宽袍,负手对着院门而立,神色很是淡然。

  徐佑双手抱拳高拱,道:“不知哪位大人亲临,徐佑有失远迎,尚请恕罪。”

  来人转过身来,清俊的脸庞透着坚毅之色,道:“七郎气色比起前些时日,果然大有好转,在下李挚!”

  来的这人竟是义兴郡的新任太守李挚,那夜动乱之时,原太守徐濛,也是徐佑的堂叔,被乱兵杀死。主上为了尽快平息乱局,安义兴郡人之心,派了一向有清誉且出身寒门的李挚接任太守之职。

  不过他自称在下,又没穿官服,应该是为了避人耳目,且以私人身份来见徐佑。

  徐佑一揖到地,道:“原来是府君大人,劳烦大人久候,实在是失礼!”

  李挚倒是毫无架子,伸手虚扶他一下,道:“七郎莫要多礼,我此来唐突,交代你几句话就走,虚礼都免了吧。”

  “是,府君请上座。”徐佑看着屋内一贫如洗,仅有的两张粗麻蒲团还被秋分收了起来,苦笑道:“这里简陋,慢待府君了。”

  李挚摆摆手,道:“无妨,站着说吧。”他示意徐佑走近几步,脸色凝重,道:“徐氏骤逢大祸,你可知其中根由?”

  徐佑不明白李挚为何问起这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上有太子猜疑之心日重,下有先君不平之意渐满,加上沈氏煽风点火,终酿成此祸!”

  李挚诧异的看着徐佑,似乎没想到这个名声向来不怎么样的徐家七郎会有这样的见识,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徐氏遭此大难,族内精英死伤殆尽,又被削去了士籍,成了最普通的庶族,已经没有复起的可能性,单单剩下一个徐七郎,纵然有些见识,又能如何?

  “当初太子和沈氏逼迫太急,主上无奈答应只给你一个月的养伤时间,但我看主上本意,似乎还有转圜的余地,所以想等这几日时限一到,托辞你伤病未愈,不宜远行,拖延一段时日,然后寻找机会,说不定能求主上恩准你留在本郡……你不必道谢,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你,是因为徐氏一族为我大楚立下的定鼎之功,终不能让徐氏就此绝了血脉……但人算不如天算,昨天你公然现身众人面前之事,此刻已经传遍了金陵城,此计已然行不通。并且有件事告诉你也无妨,方才东宫太子舍人卫田之来见我,传达太子教旨,令我限期促七郎启程赴钱塘,不得滞留义兴……”

  一般天子的旨意称为“敕”,太子的谕令称为“教”,既然连太子舍人都出面了,接下来的话不用明言,徐佑已经明白李挚的意思。他再有官声,终究不过是区区一个五品太守,还不敢明面上违逆太子,所以不管身上的伤有没有痊愈,一个月期满,自己都必须离开义兴了。

  至于为什么急着赶自己离开,徐佑心知肚明,义兴是徐氏郡望所在,百年经营,早已将血肉和此地牢牢的联系到了一起,虽然那一夜之后,乱兵又接连杀了三天,将徐氏满族屠戮殆尽,可只要有一人不死,那些幕后黑手就会寝食难安。

  尤其皇帝狩猎途中,听闻此事,急忙回銮金陵,连下三道敕旨,勒令沈氏收拢部曲,回归吴兴,又令立场中立的李挚赴任,安定民心,并搜寻徐氏遗孤,妥善安置,黄沙狱定谳之前,不得有任何闪失。正是皇帝的这种暧昧不明的态度,让这些一手制造了这起灭族案的凶手们惶恐不安,更得想尽一切办法,驱逐徐佑离开义兴,以防再起波澜。

  徐佑表现的十分镇定,拱手为礼,道:“府君大人活命之恩,徐佑永生不忘!既然太子发了教旨,我定不会让府君为难,再给我三日时间,届时我自会离开义兴,前往钱塘县衙落户定居。”

  李挚眼中流露出欣赏之色,道:“好,当断则断,大丈夫行事自当如此!不过你也放宽心,主上没有将你流至番禹,也没有发放吴兴,而是亲手圈定了钱塘,此意还是保护你的。”

  番禺即是广州,是楚国士族流放的首先之地,而吴兴郡则是沈氏的郡望,真去了那里,恐怕徐佑连一日也活不过。

  送走了李挚,徐佑仔细想想,义兴这里其实也非久留之地,他现在最重要的是韬光养晦,表现的越低调越好,可只要身在义兴,总会有徐氏尚存于世的部曲旧将来找自己,试图东山再起,一来二去,必定会被沈氏得知,一状告到太子那里,说自己心存怨望,到时候怕是没有这次的机缘,还能保住一条性命。

  所以离开义兴是必行之事,楚国的钱塘县属于吴郡,不在沈氏的势力范围之内,而且气候湿润,土地肥沃,经济发达,套句前世里的老话,叫“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皇帝将他安置那里,应该像李挚说的,确实属于好心保护之意。

  但问题来了,他现在一穷二白,连饭都吃不起了,又怎么带着秋分迁居钱塘?义兴距离钱塘陆路三百七十余里,路途遥远,还常有剪径山贼,不是很太平,单单雇一辆牛车的费用对他而言已是天文数字,何况还有沿途的住宿吃用的开销?可要是走水路,虽然顺流而下,但要经渎江,入苕溪,正好经过吴兴郡,那可是沈氏的地盘,不是羊入虎口是什么?但要往西改道溧水,走水阳江,却要绕一个大圈,所花费的时间更久,舟船之资也不在少数。

  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字:钱!

  可他身子虚弱,又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两眼一抹黑,又从什么地方能搞来这样一大笔钱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