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三十六章 当窗理云鬓,对镜贴黄花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步辇是轿子的前身,出现的时间很早了,夏朝应该就有了雏形,大禹治水乘坐过一种前后两个人扛的“欙”,就是最简单的步辇!后来经过千年发展,到了晋朝时,桓玄曾造大辇,能容三十人坐,需二百人抬,跟后世张居正的座驾有的一拼。

  那群持刀的詹氏部曲先是一愣,不知谁带的头,一番混乱之后,几乎全部屈膝跪下,齐声道:“见过四娘!”

  步辇从跪伏的人群中间缓缓穿过,八个健卒袒露着上身,下面仅仅穿条大口缚裤,铁疙瘩似的肌肉淋漓尽致的展现了什么叫做威武雄壮。

  在步辇的两侧,还跟着两名清丽可人的侍女,身着绛纱复裙,裙下饰以纤髾,足上锈文立风履,头发梳成螺髻,斜插着花钿,额头粘了额黄,仿佛是月色中走入的精灵,让人一望之下,再也移不开半寸的目光。

  所谓纤髾,是一种固定在衣服下摆部位的饰物。通常以丝织物制成,其特点是上宽下尖形如三角,并层层相叠,加长到小腿至脚踝的位置,形如燕尾,走起路来如燕飞舞,煞是好看。额黄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它还有个别名叫“花黄”, 比如《木兰诗》里就有“当窗理云鬓,对镜贴黄花”的诗句,是一种时下女子最流行的妆容。常常是用黄色的纸锦制成的薄片状的饰物,在使用的时候只要粘在额头上就可以。它的好处不但是省事,而且形状变化也很多样,可以任意裁剪成各种样式,所以又叫“花黄”。

  这两个侍女,一个神色清冷,眉间如同凝聚了万年不化的寒冰,一个笑靥如花,左顾右盼中全是灵动狡黠。

  而发声羞辱詹珽的,赫然是那个笑靥如花的侍女!

  詹珽缓缓的转身,动作极其的艰难,透着厚厚的衣物,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在抖,脚在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发自灵魂深处的愤怒和压抑。

  望着那架红纱步辇,他的眼中,如见鬼魅,额头顷刻间,已经大汗淋漓!

  很快,詹珽察觉到自己的反应太蹊跷,容易被人看出破绽,立刻转头,看也不敢看步辇,冲着那个爱笑的侍女大喝一声,却更像是为自己壮胆!

  “百画,你说什么?”

  侍女噗嗤一笑,做了个鬼脸,道:“原来不仅不是东西,连耳朵也听不到,好可怜呢!”

  “你!”

  詹珽二话不说,劈手从旁边跪下的部曲手中夺过一把环首刀,先使了一个抱刀势,然后身随刀走,于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向百画头顶砍了下去。

  徐佑是大行家,只看詹珽的出手,就知道此人可能只学过一点粗浅的武功,可身子太虚,真打起架来,未必比身强力壮的农夫厉害。

  百画笑容不改,甚至还吐吐舌头,屈指刮了刮脸蛋,道:“就知道欺负弱女子,羞不羞?”

  当!

  一个曼妙的身影攸忽闪现,挡在百画身前,两根芊芊玉指高高举起,竟于半空中夹住了环首刀的刀刃。

  眉间的冰雪喷薄而出,似乎要将整个院落变成冰天雪地!

  “万棋,你!”

  百画从万棋身后露出俏脸,笑道:“你什么你?雪奴,你想杀我有十八次了吧,可每次都被万棋拦住,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

  “贱婢,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百画拍了拍胸口,道:“我好怕啊,好怕啊!”然后又一吐舌头,皱着鼻子,道:“可你的武功连我们只会端茶倒水的奴婢都打不过,何年何月才能杀了我呢?”

  詹珽气的几乎要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可无法从万棋的手中移动分毫,干脆把手一撒,又去旁边找了把刀,绕过万棋,再次砍向百画。

  不过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可能他学的刀法里起手就是抱刀势,所以不管场面和实际情况如何,又是先抱刀入怀,然后才身随刀走,后果可想而知。

  万棋玉手一挥,被詹珽遗弃的那把环首刀倒飞而去,刀柄直接砸到了胸口,将他撞的后退了几步,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原先随詹珽而来的这群部曲,头垂的几乎要碰到地上,却没有一个人敢来帮忙,就连捉鬼灵官李易凤,也是站在一旁,默然不语。

  “百画,这会到哪里了?见到人了没有?”

  红纱障中传来了一个女子慵懒的声音,不算多么动听,甚至有点中性。百画忙走到步辇边,道:“回禀夫人,已经到了至宾楼,也见到了那几位郎君,只是……雪奴在这里,还带了府中的部曲……”

  “是九弟吗?还有,百画,我说过你多次了,不要叫他的小字,他不喜欢!”

  百画撇撇嘴,心中暗道:詹老侍郎给他取的,凭什么不喜欢?就是他不喜欢,我才偏要叫!

  嘴上却道:“知道了,下次一定记得!”

  “嗯,放我下来!”

  八名健卒单腿跪地,如同女子做针线活般的小心谨慎,将步辇撤下肩头。百画和万棋分左右掀开红纱,一个头戴笼冠,身穿戎服,打扮的俊秀潇洒的女子走了出来。

  徐佑眼前一亮,脑海浮现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林青霞的东方不败。

  那斜飞入鬓的剑眉,高耸直挺的鼻梁,有若斧凿般棱角分明的轮廓,就连唇形也不是当下美人们惯有的小口,反倒略有些狭长。一双玉石镶嵌而成的眼睛没有诱人的妩媚或者动人的娇柔,只是透着莫名的坚毅和冷静。

  当然,最让人瞩目的是她的身高,竟然要跟徐佑齐头,修长笔直的**在戎服的勾勒下,不见一丝的赘肉和瑕疵。

  徐佑终于明白为什么何濡对詹文君的评价是姿色中上,他没有说谎,因为按照这个时代的审美来说,詹文君要是个男子,那自然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可偏偏是个女子,不说轮廓过于分明和唇形微显宽阔这两点死穴,单单身高这一项,就直接扼杀了所有人品头论足的兴致。

  美学是一个复杂的概念,在后世,人们接受各种不同的美,但在男权社会,美貌的概念只有一种,那就是受不受主流社会的喜爱。

  詹文君这样的长相,带了几分胡人的野性,明显脱离了江东的主流,评一个中上,已经是何濡嘴上积德了!

  可对徐佑来说,这简直就是后世的混血超模啊,还是世界级的那种!

  “暴殄天物……”

  何濡耳尖,侧过头,问道:“七郎说什么?”

  “呃,没什么……这个该是真正的詹文君了吧?”

  “应该不会错了,所以七郎也别再暗中说我的不是。”

  徐佑忍不住想要抓头,道:“我说你什么不是?”

  “稍前刚见到宋神妃时,你以为她是詹文君,难倒没有腹诽我空口白牙说假话?宋神妃的样貌,当然不可能是中上之姿……现在见到了真正的詹文君,该知道我的评语没有错吧?”

  靠!

  徐佑从来不说粗话,这次也忍不住想要爆个粗。你们这些家伙……简直白瞎人家妹子超前了几千年的脸和腿!

  詹文君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似乎才从沉睡中醒觉,目光扫过众人,道:“赵全,周阳,你们不在府里待着,跑至宾楼做什么?”

  两个人应声而起,走到詹文君身前数米外再次跪下,道:“是九郎说楼里来了恶客,还打伤了人,要我们过来壮壮声势……”

  “九弟让你们来的?哦,那没事了,都回去吧!”

  赵全、周阳偷偷的看了詹珽一眼,没有起身。

  詹文君皱眉道:“看来我现在的话,你们已经不听了是不是?”

  “不敢,不敢!我们这就走!”

  等不到詹珽的回应,赵周二人立刻没了勇气,招呼齐部曲,飞快的消失在院落外的夜色里。

  捉鬼灵官李易凤,竟也跟着这帮人离开。

  从头至尾,他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出过手!

  詹珽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直到詹文君走到他面前才惊醒过来,避若蛇蝎的往后面退去,颤声道:“你……你不是去了富春县吗?”

  万棋的身影又突然出现在詹珽身前,伸出的手指几乎要碰到他的脖子,冷的如冰刀划过的声音道:“你怎么知道夫人要去富春县?”

  詹文君微微一叹,道:“九弟,我回来的路上还担心是万棋错怪了你,却没想到,那些刺客真的与你有关!”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