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三十七章 君刀太利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4-05 20:15:33 源网站:节点3
  “什么刺客?我,我没有……”

  詹珽下意识的做出否认,但身体却很诚实的在抖动,神色更是慌乱无比,别说徐佑何濡,就是栖在古槐树上的雀儿也看得出他言不由衷,心里有鬼。

  “万棋,放了他!”

  万棋收回右手,临走时冷冷的望了詹珽一眼。詹珽顿时如坠冰窟,他之前多次试图教训百画,也被万棋阻止过,但那时她仅仅点到即止,从来只守不攻,却没想到真的动起手来,竟然如此可怕!

  “说刺客或许也不当,他们不想杀我,只想要我束手就擒……不过,很明显,派他们来的人低估了万棋的身手,结果铩羽而归!”

  詹文君的眸子里透着一丝淡淡的哀伤,道:“九弟,你真的如此恨我吗?”

  她此次前往富春县,是为了找吴郡朱氏求援,行踪绝对保密,可没料到从富春返回的路上遇到了截杀。等打退了刺客,知道必定是钱塘生变,所以抛开了大船,乘坐轻舟一路急行。到了家中,从宋神妃和千琴口中得知徐佑等人所言之事,她还犹自不信,连口水也没喝,急忙前来至宾楼验证,却正好遇上了双方冲突的一幕。

  詹珽急剧的喘了几口气,双手紧紧握着,不知是不是想起了这些年的过往,脸上阴晴不定,到了最后,盯着詹文君,满面狰狞!

  一言不发,却已经胜过千言万语,那种深深刻在骨子里的滔天恨意,简直让人为之颤栗!

  詹文君又是一声轻叹,道:“你走吧,即刻离开钱塘,这件事我不再追究了……”

  詹珽突然仰天大笑,状如疯魔,道:“詹文君,你是不是还没搞清楚状况?你早已不是詹氏的人了,嫁到了郭家,就是死,也是郭家的鬼,入不了詹氏的祖坟,知道吗?你什么立场,什么身份,什么资格让我离开钱塘?”

  詹文君目光转为坚毅,道:“我这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笑话!”詹珽怒火冲头,多年来压抑在内心的情绪瞬间爆发出来,也忘了对詹文君的惧怕,道:“詹氏这几年,没有我,能有今天?早他姥姥的到街上要饭去了。可我得到什么?啊!得到什么?什么都没有!”

  “整个詹氏的产业交给了你,每日过手的钱财不下百万,锦衣玉食,妻妾成群,地位,名望和权势,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吗?”

  “那是我应得的!”詹珽双手一甩,躁怒的转了几个圈,猛的停身,指着詹文君叫道:“可你呢?你一个嫁出去的女郎,死了郎君,不在夫家好好守孝,竟然还有脸回詹氏指手画脚!是,詹氏的人在你出嫁前都听你的,当你是二家主,可你都出嫁了,为什么还要听你的吩咐?有谁想过我?我算什么东西?”

  詹文君摇了摇头,话语中透着怜悯,道:“不自外于人,自然没人与你见外!九弟,你心思太重,想的太多,却让自己作茧自缚,越陷越深!”

  “哈哈哈!九弟?说的好!可你别忘了,我比你的年岁大,谁是你的九弟?就因为我是侍婢养大的,就该低你一头?在你们眼中,我就是个外人,永远是从雪地里捡来的不知道姓甚名谁、出身何处的野种!”

  ”“原来,你连小时候的情谊都一直记恨着……”詹文君扭过头,看着槐树上的枯叶,想起了儿时的一幕幕。

  詹珽那时很不合群,沉默寡言,又长的瘦弱,容貌更不出众,总被家族里其他兄弟们欺负。詹文君虽然行四,但已经比詹珽高了一个头,所以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总是会站出来保护他。记得那天也是深秋,同样在一棵参天大树下,将詹珽从别人的拳脚下拉出来,看着他鼻青脸肿的样子,自己脱口而出说了句“你像是最小的弟弟,以后就叫你九弟,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了”。

  从那以后,她开始叫他九弟,一直叫到了今天,可没想到的是,连这样温情的记忆,他都无时无刻的不在抵抗着……

  “好了,如果你坚持,那就继续做你想做的事。九弟,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有些时候,拨开眼前雾,才能见青天,不要被眼睛看到的东西迷惑,这个世上,值得你信任的,只有家族!”说完这番话,詹文君不再看詹珽一眼,双手负于身后,挺拔的英姿浑不见一点平常世族女郎的柔态,道:“万棋,送送詹郎君!”

  詹珽以为自己最恨詹文君的,就是她时不时挂在嘴边的那声“九弟”,仿佛永远在嘲笑那个被人肆意羞辱和欺负的瘦弱孩童。可真当到了这一日,终于如愿以偿的撇开了这个噩梦,为什么心里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反倒有些茫然无措?

  这世上,值得信任的,只有家族?

  不,不!

  没有了詹氏,我可以另寻去处,天师道……对,天师道可比詹氏强大了不知多少倍,有了杜祭酒的扶持,我照样是钱塘县人人敬重的詹郎君!

  詹珽暗暗为自己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可在万棋冷冷的目光中走出院子时,还是有一种失魂落魄的孤独!

  詹文君处理了家事,往前走了几步,往徐佑等人身上略一打量,朗声道:“哪位是徐郎君?”

  徐佑拱手道:“在下义兴徐佑!”

  詹文君美目一扫,道:“人如其名,久仰!”她不等徐佑客套,径自道:“今夜发生了这样的事,想必徐郎君一行也没心情继续住在这至宾楼里,不如随文君同至舍下,暂且安身,如何?”

  虽然当下风气大开,部分人思潮开放,但这样明摆着邀请几个男子到寡居之所,还是有些惊世骇俗。不过徐佑两世为人,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规矩,笑道:“本想托鲍主薄说情,让我等去顾明府处借宿一晚,不过夫人开了贵口,自然听从吩咐!只是,我怕今次惹恼了无屈郎君,晚间会有点小麻烦……”

  詹文君对徐佑的干脆利落十分满意,她生来最厌恶的就是唯唯诺诺、刻板固执、不知变通的男子,道:“无妨,若说起安全,舍下怕是比县衙更安全几分。不管什么人,今夜都不会打扰徐郎君休息!”

  徐佑心中一动,詹文君敢说这样的话,表明她有绝对的信心应付天师道的高手,莫非除了刚才动过手的万棋,她的手下还有其他的高手不成?

  不过想想她身后的那个郭勉,既是首屈一指的大富贾,又是江夏王的心腹,给自己的儿媳妇配几名高手做护卫并不稀奇。

  “那样再好不过!”

  一直站在旁边的鲍熙见此事已了,道:“既然郎君寻到了住处,那我就告辞了,明府还等着我回话。”

  “我送送主薄……”

  “不必了,留步!”

  何濡突然道:“我代七郎去吧!”

  徐佑愕然,鲍熙这会却不推辞,道:“也好,何郎君请!”

  两人并肩出了院子,一路无话,直走到至宾楼外的街道上,四处无人,何濡开口道:“丹崖,詹珽一事,多谢了!”

  要是徐佑在此,肯定要大吃一惊,因为从鲍熙出现开始,根本没有说过自己的字,何濡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该称呼你何郎君,还是以前我的那位良友吴非吴文长……”

  何濡微微一笑,道:“名字无非是个称呼,丹崖兄愿意怎么称呼都好!”

  鲍熙叹了口气,道:“你两年前从江州刺史府不告而别,我就知道你非池中之物。只是怎么也想不到,两年后再见,你竟和徐微之搞在了一处!”

  “我和七郎认识刚刚一日,只是一见如故,所以一同出入而已,丹崖兄不必在意。”

  “何郎君!”

  鲍熙神色平静,还是叫了何郎君这个明显生份的称呼,道:“我知道你的手段,也知道你所谋甚大,心志坚定,不听人言。所以今夜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帮你一次,还你当年指点之恩,日后你我再无瓜葛。”

  何濡早料到这一层,毕竟鲍熙不是寻常人,心思通透,不能以虚言欺之,道:“也罢,以后都在钱塘,若是有得罪鲍主薄的地方,还请见谅。”

  “我以言辞故意迫詹珽激怒,使他不顾县府的压力也要对徐微之动手,却正中你们的瓮中。只是如此一来,难免将顾允拉到了这个浑水里,已经对不住顾府君的厚爱。”鲍熙冷冷道:“若是今后不牵连到顾允也就是了,任你搅风搅雨,可要是我发现你算计的人里有顾允在,休怪我无情!”

  何濡太了解鲍熙这个人,听他此言,也不反驳,淡淡的道:“顾允要是再被你这样呵护下去,不到刀光剑影里历练历练,你才是真的对不住顾东阳。”

  顾允的父亲是东阳太守,所以称为顾东阳,乃是世俗惯例。鲍熙默然良久,道:“你的刀太利,我怕他承受不住,所以还是各走一边,莫要牵连的好!”

  鲍熙掉头离开,何濡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才回转至宾楼。

  我的刀确实太利,但徐佑却可以坦然受之。顾允号称顾氏的宝树,被家族寄予厚望,但两人之间,高下立判!

  将来成就,自也一目了然!

  

  

  Ps:书友们,我是地黄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