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四十一章 疗伤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听徐佑说话如此不客气,左彣心中一紧,手摸上了剑柄,牢牢的盯着李易凤的双手。

  捉鬼灵官,顾名思义,他最强的武器,就是一双手!

  无坚不摧!

  李易凤干瘦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正当左彣以为他就要出手的时候,突然溢出一丝笑意,嗓音尖利,道:“还记得那年在鹤鸣山上,你第一次见到我时,说的也是同样的话。”

  “是啊!”

  徐佑感慨道:“我那时的性子太急,言语上大大得罪了道兄……可谁想在山上住了七日,日夜相处,无话不谈,竟跟道兄成了好友!”

  李易凤冷漠的眼中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暖意,沉默了半响,低声道:“微之,你不该管詹氏的事!”

  徐佑叹道:“道兄,有些时候,身不由己……”

  李易凤摇摇头,道:“我知道你的为人,好武任侠,见不得不平事,早年在义兴时就四处惹是生非。不过有徐氏为你撑腰,只要不是惹出捅破天的麻烦,都无关紧要。可今时不同往日,你被主上安置到钱塘,看似迁徒,实为保护,再怎么低调都不为过,如何还敢贸然插手天师道的事?”

  徐佑苦笑道:“我要是说自己适逢其会,被人拉下水的,你不知信不信?”

  “我信不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詹氏已经被祭酒视为囊中之物,任何想要从中作梗的人,都会让祭酒不高兴!微之,听我一句,你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不要再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徐佑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道兄的好意我心领了。”

  李易凤再次沉默,末了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一刻钟后,到三文山顶的凉亭来见我!”

  等李易凤离开,徐佑和左彣每人吃了一碗汤饼,都对店家的手艺赞不绝口。汤饼又名水引、馎饦,通俗点讲也就是面条。《东京梦华录》里曾在汴梁居住过二十多年的孟元老,对往昔京华繁荣景象的追忆,其中提到北宋汴京市场上的汤饼名品就有十多种,元初的《梦粱录》一书,则说南宋时临安市场上的汤饼,竟有三四十种。由此可见,起源于东汉,成形于魏晋的面条,到了宋时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

  不过徐佑吃到的,还是最基本的汤饼,确切点说,也就是普通的阳春面,做法简单,但口感上佳。

  打赏了店家十文钱,虽然不多,但也是表达对食物的喜爱,就如同后世看YY小说给点作者鼓励一样。徐佑估算下时辰,差不多有一个小时, 找人问清了三文山的所在,和左彣一起慢慢的前往。

  三文山有个来历,说是一个书生赴京投亲的路上,饥寒交迫,穷困潦倒,最后晕倒在一家农舍的门前。被这家农舍的主人救起后,主人的女儿对他仔细照顾,后来暗生情愫。等书生病好,两人定了白首之约,只等书生到了金陵,安顿下来,就来接她成婚。

  农家清贫,数尽家产只有三文钱,全被女儿送给了书生。书生辗转到了金陵,文采风流,很快混出了名堂,被当朝公主看中,入赘成了驸马。农家女苦等十二载,入京寻找书生,却被负心薄幸之人暗中杀死,投入江水中。

  书生做了亏心事,夜夜难眠,经常梦到一个女鬼喊着还我三文钱来,屡次惊吓之后,终于忍无可忍,来到当初遇到农家女的地方,那里没有了农舍,成了荒芜之地。他拿出三两黄金,置于地上,道:“昔年借你三文钱,今日千百倍换之,恩已了,怨也了,不要再来纠缠我了!”说完就要离开,不料那三两黄金猛然涨到成山,将书生压在了山下,永世不得翻身。

  所以当徐佑出了西城,看到三文山时,这座后世并不存在的小山丘,如同一个金元宝的形状。沿着山间崎岖小路盘旋而上,来到山顶的凉亭,李易凤站在亭内,背对着徐佑,道:“可否让你的朋友到周边警戒?”

  徐佑对李易凤很放心,以两人的关系,不会有什么危险,对左彣点了点头。左彣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听命去了,不过他也没有远离,目光随时关注着这边的情况。

  李易凤伸出手,徐佑笑了笑,将右手手腕放入他的掌中。曲指成弓,扣住脉门,静听了片刻,李易凤皱眉道:“古怪,古怪!”

  他的师尊是天师道排行第五的大祭酒李长风,最擅医术,要不然当年也不会由他出手为徐佑调理身体。李易凤也从师尊那里学到了不凡的医术,只看徐佑的脸色和步伐,就知道他重伤未愈,却没想到体内的情况要比预料中的更加古怪和复杂。

  “你能不能运行真气?”

  徐佑摇摇头,道:“道兄,我的武功已经废了……”

  李易凤眉头皱的更紧,道:“谁说的?”

  “温如泉,金陵的圣手神医,被义兴新任太守李挚特地请过来为我治伤。”

  李易凤道:“李挚没有这么大人情,应该是主上发了话,不然温如泉可不好请。”

  这一点徐佑早想的明白,不过要不是李挚顶住四周的压力,温如泉也未必能安心给自己治伤。所以这份人情,还是要算在李挚头上。

  “古怪,古怪的很!”

  李易凤拉起徐佑的另一只手,同样的姿势搭在了脉门上。从来医家诊脉要用三指轮切左右寸、关、尺、的脉象,左寸关尺是候心肝肾,右寸关尺是侯肺脾肾,很少有李易凤这样同时扣住左右,五指起伏不定来诊脉的手法。

  “你运一下真气……”

  徐佑犹记得上次真气运行时那种痛彻骨髓的折磨,不过既然是李易凤的话,他二话不说,玄功自动。

  日君元阳,还归绛宫,月君元阴,还归丹田!

  还是熟悉的感觉,还是熟悉的味道,气海一阵剧痛,一股阴寒凭空而现,游蛇般爬向全身的筋脉,几乎一瞬间,徐佑的身上变得**的。

  幸好,这次他有心理准备,没有当场昏迷过去。

  李易凤的脸色大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