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子 第四十七章 宫中府中

小说:寒门贵子 作者:地黄丸 更新时间:2018-03-30 11:58:53 源网站:节点7
  徐佑告辞离开之后,偌大的厅堂只有詹文君、千琴和百画三人。千琴低声道:“夫人,徐佑既然来了钱塘,困居一隅,还能有什么作为?竟然还费心思去关注金陵的动静?岂不是自不量力?”

  詹文君端坐不动,身姿挺拔,道:“此子有鸿鹄之志,非你所能度量,今后不许再对人不敬,知道吗?”

  千琴咬着唇,微微低下头,束手道:“喏!”

  “去吧,令金陵的船工暂时放下手中诸事,全力打探东宫二率裁撤引起的后续变动,包括内府的宫值安排,朝中的众臣表态,市井的流言和东宫方面的应对,事无巨细,不要有丝毫遗漏。”

  千琴屈身施礼,闪身进了侧门,往船阁行去。百画嘻嘻笑道:“夫人,你对千琴可是越来越严厉了呢。”

  詹文君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疲惫的神色,不过这片刻的软弱很快消失在性子里的坚毅之下,道:“严厉一些,是为了她的将来。要是脾性不改,以后嫁了郎君,不受夫家喜爱,下半辈子不是还得受苦?”

  百画不以为意,道:“臭男人有什么好,不嫁就不嫁,我们一直跟着夫人,整日介的嬉戏玩闹,不也挺好的吗?”

  詹文君扑哧一笑,平日里的飒爽英姿顿时化作春风沐雨般的柔和,显得美艳不可方物,道:“傻丫头,你年岁还小,不懂得男女间的情爱,人生一世,哪里是嬉戏玩闹就可以度过的?”

  “可千琴就跟我说,男人没一个好人的……”

  詹文君眉头一皱,道:“千琴跟你不同,不要听她的。还有,我不在的时候,神妃要是找你单独去见她,也尽量不要去。”

  “知道了!”百画噙住小指,茫然道:“夫人,到底什么是情爱呢?男人真的有那么好吗?”

  詹文君起了身,走到门口,右手轻轻的扶着木边,引人遐思的诱人背影在这一刻却充满了难以言表的寂寥和孤单。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可陌上人仍在,公子已经不在世间,这一生,詹文君除非另嫁,否则注定将与快乐无缘。

  百画仿佛明白了什么,她固然懵懂,但绝顶聪明,夫人未嫁已寡,如水年华,却也只能流水般逝去。

  身为女子,悲,莫过于此!

  她心中忽然一痛,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悄然流下!

  为什么哭,她不知道,

  平生不懂相思,才知相思,便害相思!

  相思两字,害人如斯!

  万棋从外面进来,先看到詹文君目光恍惚,再看到百画泪流满面,身子一顿,淡淡的忧伤掠过眼眸,然后转为冷冽,悄悄走过去,道:

  “起风了,外面凉,夫人当心!”

  詹文君从恍惚中清醒过来,道:“回来了?那人招了吗?”

  万棋点点头,道:“他供认是扬州治的十箓将,受李易凤指使意图劫持夫人。不过……”

  “嗯?”

  “我估计他没胆量敢当面指证,只是受刑不过的缓兵之计……拿到供词也没用处,遍体伤痕,明显一看就是毒打成招……”

  詹文君道:“无妨,拿到这个人,不争一时,早晚有跟天师道算账的时候!”

  徐佑上了楼,何濡箕坐于地,懒洋洋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打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太子东宫二率被主上裁撤了!”

  何濡一震,腾的站起,道:“当真?”

  “船阁送来的消息……话说这个船阁是什么东西?”

  何濡随口解释道:“郭勉一手组建的情报机构,表面上看是为了搜集各地粮货的异同价格,实际上很可能是江夏王布下的暗子,作用为何,就不需要我明言了吧?”

  “那应该比较可靠,太子又犯了何事,竟惹得主上怒到不顾天下震动,裁撤东宫二率?”

  东宫,听起来简单的两个字,其实是独立于外朝的一个小朝廷。自古以来,皇帝和太子一直是相爱相杀的关系,彼此为依托,却又彼此小心提防。《礼记?坊记》:“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家无二主,尊无二上。”皇帝怕太子势大,晚景凄凉,太子怕无力自保,半路而废,所以在徐佑之前的那个时空,南北朝百余年间,东宫二率曾多次被裁撤,又多次被重设,起落之间,代表了皇权与继承权之间的斗争和妥协。

  所谓太子二率,职责如同秦汉时的二卫,分左右卫率,设丞,正五品,秩千石。卫率丞各领一军,一军两千五百至三千人,精甲、劲弩、百炼刀、紫金枪,装备一等一的精良,战力强大,是太子的亲兵,也是能够亲手掌控的最有力的一股力量。

  “太子乖戾不堪,有今日,在所有人预料之中,也难为安子道能容忍这么多年。哈,二率既裁,太子储君之位将要开始摇摆不定……”

  徐佑道:“太子在位多年,手下岂能没有一二智谋之士,面对险局,必然会想出脱身之法!”

  “东宫可堪一用的,只有太子舍人卫田之。他出身卑微,才学还过得去,太子对其有简拔之恩,因此誓死以报,愚忠的很。”

  何濡为人桀骜,能被他夸口一赞的,必定有些过人之处。徐佑感觉这个名字听起来熟悉,仔细一想,才想起当日在义兴,李挚来拜会时提过这个人,就是他从金陵亲赴义兴,让李挚逼自己早日离开。

  “卫田之……”

  徐佑默念了一下,何濡冷笑道:“风虎,你说,一根柱子松弛晃动了,该怎么办才好?”

  左彣笑道:“这个真问对了人,我之前未从军时做过河堤上的苦役,要是柱子松弛,填土塞满夯实,用三根铁链分别拴住固定即可。”

  “不错!要填土,可土从哪里来?天师道的租米钱税,已经给了我们答案!能使动天师道的当代天师来破局,卫田之可没有这么大魄力和豪气,给太子献计的必定另有其人!”

  左彣惊道:“莫非孙冠突然加征租米钱税,竟是为了给太子……”

  “想要储位安稳,钱和人缺一不可。有了钱,才能往窟窿里填土,挽大厦于将倾。大厦稍安,然后才能收买人心,有了人就有了三根铁链,就能挽狂澜于既倒。”

  何濡的脸上似乎冒出了亮光,兴奋的不能自已,道:“如果再往深想一层,有了天师道的钱财支持,被光明正大裁撤掉的东宫二率,未必不能在隐秘处偷偷的重设,一旦生变,就是决定胜负的一招暗棋……”

  徐佑神色一动,何濡的这个脑洞开的虽然大了点,但确实如他所言,太子性格乖戾,若是有人背后怂恿,对皇帝忌恨之心一起,真的不是没有可能做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事。

  若真有那一天,楚国将再无宁日,正中何濡下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寒门贵子,寒门贵子最新章节,寒门贵子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