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八零章 聊儒不忙为何食 看王月锁查不白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这四个人四匹马趁着夕阳往东飞奔,跑了约有一个时辰前面就有一座关城眼看天色就黑了守城军卒就要关城门撤吊桥。一看不好快马加鞭,终于在吊桥没拉起来之前进了关城。跳下马来喘着气司马冰冰说:这一阵跑得足够快。太颠簸了。

  齐召说:还行终于进了咸阳了。看看大秦朝的旧都。

  闻德光说:呵呵想得太美啦。这里可不是咸阳。这里是兴平县。

  齐召说:还没到咸阳?那也好就找个地方休息一夜。好好睡一晚上。明天再去咸阳我也去逛街。我要看看咸阳什么地方是咸味儿的~!卖盐的肯定多!!你说是不是啊?

  司马明珠说:别说了让别人听见笑话你,一看你就是个乡巴佬没见过大世面。

  司马冰冰说:我姐夫说的不对?

  司马明珠说:何止是不对,简直是就没对的地方。进来就认为是咸阳就错了一次了,你没看城门楼上有牌子?

  齐召说:本来想看天快黑了要撤吊桥就进不来了,只顾打马忘了看了。

  司马冰冰说:这在问你咸阳呢!你查那个干什么!没来过还不许出错怎么的?我也当是这里就是咸阳了。那就乡巴佬了!咸阳还不咸什么地方才咸?

  司马明珠说:人家咸阳是秦国的都城。那可不是因为卖盐得多才咸阳的!闻德光你说是吧?

  闻德光说:那是那是~!咸阳的咸那是“都”的意思不是咸味儿道。“都”也是都城的都。也是全部的意思。

  齐召说:行我长见识,你有见识。我算你狠。你这是在打消我逛街的兴趣!你说我是乡巴佬怕我跟着你走你丢人啊。

  司马冰冰说:姐夫别听他们的,乱显摆!我也不知道咸阳是什么咸的。我和你做伴儿。你不用伤自尊。

  齐召说:乡巴佬饿了,看看弄点吃的吧!我看哪家就不错林记饭庄,里面一定有武德。我就去哪吃。

  我听老和尚说过咸阳啊曾经被秦始皇把有见识的人都活埋了!叫作焚书坑儒啊。秦始皇的地盘上喜欢乡巴佬喜欢没有见识的人,不喜欢有有见识的儒生。你说为什么呢?

  司马明珠说:你反咬一口我和你说不了。我不和你聊所为何事!!闻德光你跟他说。我撤退了。

  闻德光说:那不忙!先吃饭食为天。吃完饭咱们聊。想吃什么?吃武德是吃不饱的!!来个为何食物?不说所谓何事。

  齐召说:我吃凉面那个杜鹃羊肉还有呢。就吃这两样。

  司马冰冰说:我要是炖肉我身体乏力吃完了我就去睡了。你们爱怎么聊怎么聊。我也不管所为何事。

  闻德光说:大姐你呢!

  司马明珠说:我要吃这里的特色菜,我现在还不知道。冰冰你不想吃特色菜的招牌菜?

  司马冰冰说:那你吃我就吃,不好吃我就吃顿肉。

  说完话把马拴上进了饭庄。人还很多。四外看了看一眼就看见华剑主了两口子正边吃边聊呢!!单独一张桌。

  齐召走了过去说:这地方方便坐人吗?请把包袱拿开我也花钱了。你们不能占地方。

  司马可儿一抬头说:哎呀!大姐夫你怎么来了?不是说长安在见面嘛?

  华剑主说:岂止我来了你大姐二姐二姐夫都来了。你二姐夫去点菜了。你大姐去看特色菜了。

  华剑主说:总算来了真想你们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先坐下我给你挪地方。

  齐召坐下来然后说:可儿我带来了杜鹃羊肉你要不要来点儿?

  司马可儿说:那不吃了。一想起来两个小孩吐我一身我就恶心。还有别的好吃的吗?

  齐召说:那太有了。无知太白肉。要不要来一块?

  说完话就把食盒拿了上来往桌上一放,把杜鹃羊肉和无知太白肉端了两盘出来。

  司马可儿说:就这个?都是肥肉太白了一看就不好吃!!

  华剑主说:姐夫带老远的带来了,你怎么也的偿有一块。我先来一块。还行有白芝麻。什么地方弄来的?

  齐召说:唉!我们又回到了太白镇苏天非家西面那家饭馆的的特色菜。那是我死皮赖脸硬要来的。我吃过了很好吃。香甜脆!绝对好吃。这杜鹃羊肉也是带来的我准备就吃这个来一碗凉面。

  华剑主吃了一块说:哎很好吃!可儿你来一块吧!!

  司马可儿说:那我还就赏给大姐夫一个脸,我试试啊!!

  闻德光和接两个都过来坐下来就说:你们都吃完了吧?

  华剑主说:没有刚开始。

  闻德光说:哪不对你辰时就出了武功你现在刚吃饭你干什么了,一百里路走一整天?

  司马可儿说:你别提啦摊上事啦!打官司去了。

  齐召说:还是你行!我就没想到问这个我来到了我就紧打溜须人家才肯赏脸。你确实有水平。

  司马明珠说:你先别说你了。让他们说说摊什么官司了行吗?

  华剑主说:那好我先说说本来吧辰时吃完了饭我就赶车往东走啊!也没着急慢悠悠的边走边聊。将近午时我就看见城门了,这时候走的就更慢了因为人太多出城进城的人很多有一群人还在吵架。过不去呀就把车靠边我就看热闹了。

  四个男的四个女的分成两组大打出手骂骂咧咧,扭打在一起。可儿就在我身边。他着打着看样子有一组是落了下风扒开人群就跑,接下里就是四个打两个了,一看见势不妙也是扒开人群就跑。而且朝着我来了。我就赶紧拉了一把可儿闪在一旁才没被撞上。随后四个就追着打绕来绕去。我一看不对劲儿这是要偷钱。赶紧收捂钱袋子。结果没丢钱,那两个就跑远了人群有我就散了。我就赶车进了城门。还没走出三十步远。一群当兵的就把我们给围上了。说我们是贩私盐的!!我就解释啊!我我是探亲的。怎么解释也不行,必须搜查。我就把大车的车帘挑起让他们看看。这一看我就傻眼了。车上都是盐包有四五十袋。你说倒霉不倒霉?人赃俱获百口莫辩。连车带人到了衙门。要换往常我早就把他们切开晾着了!但是不行啊可儿不方便啊。只好到场去打官司!!我是毫无证据啊!!我就等着把我收进监狱我自己砸牢反狱把可儿救出来走人。

  结果到了公堂之上县令大人升堂我就被当成人犯了上了大堂我就喊冤。县令说:人赃俱获你那里还有冤枉啊?你说说我听听!要是抵赖我打你四十大板。

  于是我就说了经过之后我就说:我要是知道车上有私盐我还等着被抓自己打开车帘儿?我早跑了!就是我相信大人你是青天大老爷,不会冤枉好人。

  县令说:班头是这么回事儿吗?你们怎么知道的车上有私盐?

  那个带头的衙役说:回大老爷有人上报说车上有私盐。我们接到了线报才去彻查的!一查果然人赃俱获。就把他们带来了。

  县令说:以往查办私盐,抓人会怎么样?

  衙役说:那肯定是没命地跑啊因为贩私盐三百以上者斩立决。不跑就死了。盐官税是国家命脉这谁都知道,不过今天很顺利没有遭到反抗。

  县令点点头说:你先退下吧!人贩我来问你你得罪过人吗?

  我像是想了想说:我没得罪过谁!

  当时我心里也盘算啊我比武的时候也没在这个地方进行过也没在这个地方得罪过任何人啊?

  县令说:你把线报给我找来!线报叫什么名字。

  衙役说:回大人话线报是本地人叫吴黄布!!今年四十三岁。本地安善良民就住在城西城门楼附近。我马上去叫他到堂。

  说完话一点手带了两衙役下了大堂。过了没多长时间来了,带来一个老太婆。

  县令就问:这是线报吴黄布吗?

  衙役说:回大人这是吴黄布的老娘吴黄布拿了线报的赏钱就走了。家里就有一个老母亲愿意到堂打官司。

  县令说:这位老夫人你叫什么名字?

  老太婆说:民女王月锁。吴黄布是我的儿子。就是我儿子报的官。他没在家我来了。大人有什么事情就问我吧!

  县令说:平时你儿子和什么人来往以什么为业?怎么知道的这车上有私盐?

  王月锁说:回大人话我先不说这个我想看看车上的私盐您能允许吗?

  县令说:准!~~带她去看。

  这老太婆下了公堂去看盐包。回来就说:回大人这些盐包我认识都是统一的盐帮的包装“一车为”。这不是私盐是官盐。

  县令一听马上说:带我验看说完走下公堂。然后一言不发沉吟半晌。对我说:本县判你无罪,你把赃物留下你可以走了。我就这样耗去了大半天的时间被无罪释放了。你说怪不怪?把盐包卸下了车天就黑了。我们才来到这里吃饭。刚说要吃你们就到了。帮我分析一下吧!!

  闻德光说:你记得清楚老太婆的模样吗?

  华剑主说:那肯定记得救命恩人啊~~!

  闻德光说:吃完饭再说你带我去看这个王月锁。我给你答案。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