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八一章吴黄布一车为急 余通这欲念赃成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齐召说:不是没怎么样嘛,何苦大半夜去看那个。何必要有一个结果呢?

  闻德光说:大姐夫是这样的。盐这东西可了不得。国家为什么贩私盐就定为死罪。那是一个国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啊。盐官税常关税国家的官员俸禄朝堂上下的开支,它能顶住半边天。你想有国家你想有盐吃,你就得关注。最著名的桑弘羊的盐铁论那可是大汉朝整个宏观经济策略啊。就靠这个打败匈奴。不关心这个哪行啊?《盐铁论》流传至今那是治国安邦的经典不次于《论语》。你知道匈奴人是谁吗?

  齐召说:匈奴人是谁呀?

  华剑主说:匈奴人啊就是日尔曼人,也就是你的敌人现在的铁勒人。他们就是被蒙恬霍去病打败以后往西迁徙了。有意要研究一下这段历史,对于将来和铁勒作战是有很大帮助的。你说的那个马尔泰夫也许就是斯拉夫人他们也是匈奴后裔金发碧眼。

  齐召说:这都哪跟哪啊。我都按不上位置。什么是论语?什么是盐铁论,桑弘羊是谁?铁勒就是马贼谁是斯拉,谁又是斯拉的夫人?

  华剑主说:你别急啊咱以后慢慢来。一口吃不成胖子。那个盐铁论啊有人说是桓宽弄得我也说不太准。总而言之盐铁论和论语都应该是治国安邦的利器。和你学的佛经不一样,根本上不是一码事。

  至于斯拉夫人是谁,到时候一上战场一交手之后你马上就认识了这不需要特别解释。他就是铁了人的一种组成部分。

  齐召说:那好吧你们就去看吧。你有论语吗?要是有的话我看看论语你们去看吴黄布吧。我就不去了。我和你们差的太远。说啥我都不知道。我听说过论语那是孔子弄的。

  司马明珠说;l论语不是孔子弄得是孔子说的他的后来信仰者所谓儒家弟子编撰的。记载的就是孔子说过什么话。

  司马冰冰说:哎呀都说什么呢。好累呀。我要吃东西我要睡觉。你们不让人活啦。

  司马可儿说:你不会别听!我就不听,而且我的嘴也不停。我一直都在吃。这个好吃山楂鱼丸林记特色菜。你来一口。酸酸的嫩嫩的可好吃啦。对味儿啊!你说这时候山楂还没熟呢他们从哪弄来的??

  闻德光说:那不是弄来的是贮藏的蜜饯。外面有卖冰糖糕的就是上面的蜜饯山楂,然后和鱼丸放在一起煮。

  司马可儿说:你会做啊?

  闻德光说:我会说。会吃。我也想吃了。我来一勺儿!!

  华剑主说:想看论语那容易大街上就有卖的。三文钱一本儿。你去买一本不就行了。

  司马可儿说:那吃饭啦还说啊说话能吃饱啊?你不是还去看吴黄布吗?

  齐召说:那就吃饭谁也别说了免得人家头疼。

  说吃就吃吃晚了就找了客栈,华剑主和闻德光就去了城西城门附近,外面有纳凉的问了一下吴黄布的家。两个人就上了房。滚骥爬坡从房顶上就到了吴黄布的家。要知心腹事但听背后言!

  说来也巧往院里一看闻德光就看见茶棚的里的掌柜张水火了。心里一惊但是可没说话。趴在房脊上静静的偷听。

  就听下面张水火说: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把那些最好的盐都送进县衙了?

  有个人说:送进去了都是一车为的包装,每一包是六百两纹银。然后县令大人只要换成真的官盐就可以笑纳了。

  就这一句话马上就明白了。那里面不是盐而是银子。人家验了货之后换成真的食盐往上移交那就是名利双收破了大案还能笑纳银子。真他妈厉害。有人说那干脆让华剑主倒霉到底不就行了。告诉你那可不行一旦查下来有人证喊冤了那就更麻烦。不如直接就抓个劳工然后放掉。就说畏罪潜逃了。那是死无对证啊。既有了政绩又有了收入。你要送礼行贿啊你就按照这个学。保正你升官发财。

  闻德光看看华剑主彼此相视一笑。莫逆于心转身下房也就不看了!因为根本不是盐的问题。是人家送礼行贿的。也没必要节外生枝。有人说你写得二刻拍案惊奇不是武侠。但是比悬疑还精彩比现在人送古董高明三倍。很有价值。

  闻德光说:怀有兴趣吗?今晚睡一觉明天这些银子就会到长安了。咱把这个赃款给他劫了!有兴趣?

  华剑主说:从这到长安不过一百多里地,人来人往不断天子脚下如何打劫?毫无遮掩啊!

  闻德光说:那好办那也和他学学。来个调包给他换成黄土。想玩弄咱们给他当劳工那他是找不自在呢!!我不但拿了他的钱还让他丢官罢职!!但是他一定会注意到这一点。

  华剑主说:你等等你凭什么说一定送往长安?你告诉我!!

  闻德光说:县令沉吟不语这是一点,第二就是说话的那个人我认识就是跟着李靖捉拿杨河的那个小子就是他,砸碎骨头我认识他的骨灰。就是他告诉李静做了咱们的那个小子。

  华剑主说:那不可能背着脸说话你怎么记住的面孔啊?

  闻德光一笑说:这个就是追踪的手段了,上关东往西去个钻一门儿啊!!当时我就想灭了他给他留了个记号。就在他的头顶的发簪上我给他做了记号。白天看不出来,一到夜里那太清楚了但是只有我才知道。别人看不出来。这小子叫余通。为人好色。从前是我的手下。因为我惩治过他贪赃枉法。这小子就投奔了杨素。他也会易容术。所以必须做记号。

  华剑主说:那我就不问了。你说他去长安那就回去长安。怎么掉包?我赶车你动手咱和他一起平行着走?还是蒙汗药让大姐夫把他弄晕咱一起下手把银子调到咱的车上?他既然是杨素的手下比县令官还大他何苦来哉?

  闻德光说:你小看这里的县令?皇帝门前三品官怎么来的?这可是天子脚下。长安四周的县令可不是七品!!那都有后台。那可不是琼州的县令还不足七品。

  华剑主说:我是江湖人不知道官吏的品级内幕让你见笑了。正是你的强项我对此不了解。那我就一切听你的。你说说回去和大姐夫上量还是咱两就干了,直接让他看结果呢?

  闻德光说:容易我这个手里的骷髅戟为什么不给你用啊?因为有毒,不亚于钱买吾的随风倒。咱两个就干了让她去看论语逛大街吧。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