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九九章 由自取放识放肆 梦上赶他甲方战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闻德光和齐召在开玩笑,大椿道人说:有情两位一起来喝杯茶吧~!

  闻德光说:多谢道长~!叨扰~

  说完话两口子就进了屋里也不用让自动就坐下了。

  司马冰冰说:请问道长会算命吧?给我算一卦吧!

  大椿道人说:不知您想算个什么呢?

  司马冰冰说:最近我老是觉得犯小人。总是做事徒劳无功。

  司马明珠说:你又来了说你什么好呢。那好我们让给你你算吧~~!

  大椿道人说:人生在世哪有事事都如意的,过一段时间就好啦。不用算你的命运很好贵人相助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啊。荣华富贵在后面。不用着急。

  闻德光说:那就借道长吉言。道长孤身一人在此这厉害闹妖怪传得满城风雨妇孺皆知,难道道长不怕妖怪吗?

  大椿道人说:确实啊性命之忧啊。不过还好降妖除魔的人来了。我就不担忧啦。

  闻德光说:在下愚昧请道长明示谁才能降妖除魔呢?

  大椿道人说:当然就是你啦。想问为什么就听我慢慢道来。

  是这样的有人出了主意抓了太子杨广,引得这里妖怪泛滥了。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闻德光看看齐召。齐召马上说:你别看我我没那么嘴大舌长,你也不用看你大姐她一言不发。我们早就听的入迷了,所以慢待了你。

  闻德光说:如果是这样那我请问道长,你是怎么知晓的天机呢?

  司马冰冰说:是啊。我身上有个值钱的宝贝你能说出来是什么吗?

  大椿道人一笑说:要说洞察天机贫道没那个本事,人身上带的最值钱的也就是这条命啦!!生命宝贵。你意下如何?

  闻德光说:不能差得太远我刚才进来的时候你说怎么当今皇上要生病了?你怎么知道的?

  大椿道人说:有一个人啊他送给皇帝好东西吃,后来由于这个原因他才有能力抓住了太子,颠倒了纲常。纲常破坏伦理皆无妖孽现世。

  闻德光说:你不能断章取义以偏盖全,他不派人追杀我家我何至于出此下策,我么一家夜无隔宿之梁家产卖光都拜他所赐。我跟谁去诉委屈?

  大椿道人说:你跟我说这个说不上。我不是玉皇大帝我是山野小道。自然而生无为而活,时方才你问我为什么皇帝要生病。你没问我你家为什么有此遭遇。

  闻德光说:你说得对~!那是我失礼了。我现在问问您为什么我家有此遭遇,请不吝赐教。

  大椿道人说:天地纲纪寒暑往来昼夜循环,这都是不变的规律,天地都有规律从不错乱。万事都有因果。你怎么不问问你凭什么当三品官职?你为什么武功高强?你为什么美人在怀。你为什么相貌堂堂。反过来你看看我相貌丑陋,美女别说就连个村妇也不愿意嫁给我,别说官职啦哪怕是有点家产可以变卖也行啊。可是我就连点儿家都没有。我去恨谁呢?

  闻德光哈哈一笑说:道长胜我千万倍,我是小人之心,道长是胸怀天地,我不如也!在下放肆了。请您见谅!!

  大椿道人说:道法无非一个自然。佛法不过一个因缘。妖怪也是生灵,一点嗔心不忍智慧全无。一点道心不灭逍遥于天地之间。学道无德那不叫学道那叫缺德。吴忠生友,也是天地因缘。

  闻德光说:道长大才句句珠玑,妙不可言!请问道长高姓大名~~!

  大椿道人说:在俗家姓吴单字个忠。

  闻德光说:一切尽显天机好一个无中生有。

  司马冰冰说:这都是什么呀。你不如直接说说妖怪是什么吃了几个人了?我可告诉你我男人可不是来降妖除魔的。我们要回长安。你这么有本事你自己降妖除魔吧~~!

  司马明珠说:道长你别理她,还是说说我做的那个梦吧。我为什么就梦见你了呢?

  大椿道人说:颠倒梦想而已。说明内心很空虚你很不踏实,甚至你认为别人对你不够忠心。我再进一步说那就是触景生情看到别人情感如愿了之后,你的内心曾想过也许你面前的丈夫对你不够忠心。你怕失去他!所以你才说你死了吗?既爱又狠又不踏实。你才把情感人格化之后转化成梦境,以至于影响了自然的运化颠倒过来魄能制魂觉性降低。你才会有今天走进龙王庙的现实。

  司马冰冰说:一句正经的也没有傻说梦话!!还和道士说自己的梦。你不正常了。

  司马明珠一笑说:妹妹我小人得志了。你先忍受一下吧。你让你大姐我也参悟一下造化的奥妙行吗?

  司马冰冰说:再不走就要被妖精吃了,你还有心情说梦话走吧咱们赶快离开。咱也不会仙法那里斗得过妖精啊~!醒醒吧别说梦话了,你就算说破嘴你在梦里也赶不上他。让他自己请六丁六甲来大战妖魔吧。你的梦境那都是假的无法战胜妖魔。

  闻德光说:冰冰别说这样的话,道长是高人。只身一人不怕妖魔住在这里就凭这一点就令人钦佩。再说你不要想走了,这个时间了再往前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遇上妖精更危险。

  司马明珠说:闻德光说对要是天黑下了再遇上妖魔还不如在这里有间房子住。更安全五个人总比四个人强吧?道长这意思说是咱们把妖魔弄出来的走哪都追着咱们。我算是听明白了。你以为我在追梦啊~~你想错了!我是在积极思考怎么样把妖魔打退。

  司马冰冰说:那好吧!我去外面喘口气。压抑!太压抑了。你们六丁六甲大战妖魔吧。我去看看龙王。

  说完话就出了厢房,自己一个进了大殿上,突然喊道“这谁写的甲方大战妖魔?”真是走到哪都有妖魔!!不让人活啦。

  突然听到有人说:怎么了我写的!!

  司马冰冰说:你是谁?你在哪儿?

  那个人说:我在房梁上做梦你赶来喊什么?没礼貌。

  听见声音之后大家走了出来往大殿上看去。闻德光问:请问道长可知道是谁,是原来庙上的人吗?

  大椿道人说:不是这是刚来的走吧进去看看。

  说完这话众人就进了大殿,只见两个人互相对视呢!!对面那个人说:我看你看你很面熟。你和我姐姐一个模样。你是谁?

  司马冰冰说: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可不认识你!!你少跟我套近乎~~!

  司马明珠说:不是套近乎她是姐的妹妹。好兄弟你怎么在这儿?

  这时候再看一个彪形大汉光着头手里拿着个凉帽身上穿一身紫色的衣服外面还有一金紫色的披风,往脸上看四方脸浓眉大眼鼻直口正,看那神情不怒而自威。脚上一双靴子。后面有包袱也插着兵刃看到是什么。

  司马明珠一说话:那个大汉笑了说,嘿嘿姐呀真是你!!这个是你妹妹?长得真像~~!我还以为是你呢。别问我你怎么来这儿的?那都是谁。你先介绍一下!!美男子很多啊~!

  司马明珠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先说这个这个最重要了他就是我的男人,就是你姐夫他叫齐召。来大男人你过来这是我弟弟雄天鹰。

  齐召赶紧一抱拳说:幸会原来是内弟~~!我叫齐召是你姐夫。我争取看你和我的岳父岳母大人呢!没成想在这遇上了。太好了!!

  雄天鹰说:你是我姐夫是吧,你叫齐召啊!你就是齐召我姐说你很厉害你会龙爪手,来过来来咱两个握握手~!她都为你着魔了不在家为了找你走遍千山万水。终于把你挖出来了。来来我试试你有多大本事让她这么着魔!!

  齐召说:你先等等我给你介绍啊这个我的担挑他叫闻德光,你也应该叫姐夫。

  雄天鹰一抱拳说这位姐夫你好!兄弟雄天鹰有礼了!

  闻德光说:好兄弟一看就个英雄幸会幸会呵呵~~!

  齐召说:这位是大椿道长。

  雄天鹰说:雄天鹰见过道爷~!

  大椿道人说:英雄气概呀!老道大椿见过小天王!!

  雄天鹰说:你认识我?

  大椿道人说:我不但认识你更认识你爹紫面天王雄阔海,你应该和我叫叔叔~~!

  雄天鹰说:那好我就见过叔叔~~!

  司马冰冰说:还有我呢!跟我叫二姐!!

  雄天鹰说:见过二姐!!你们长得真像~!要然人我真把你当成我大姐了,我说呢你怎么不认我。

  齐召说:来吧来亲近亲近,姐夫和你握手~~!看看我的功夫~!做你姐夫合格不。

  雄天鹰说:来就来!我知道你有两下子我可是不客气。早就听我姐说你十四岁就能抓进石头里去。我可是不能错过。

  于是两个人一握手这就叫上劲了就像两把铁钳。再看两个人的脸上都开始冒汗了!!司马明珠说:紧着放开放开~!这叫干什么~~!都缺打!!一二三放手!!

  真管用都松手了!彼此相视一笑。齐召说:好功夫!!

  雄天鹰说:你也行比我强我认输了~~!看来想打你还不容易了。

  司马明珠说:哎~!你在地上写着东西干什么?

  雄天鹰说:留了记号好让后面来的人知道我在这儿~!

  司马明珠说:你带谁来了?

  雄天鹰说:我要上前线去看打仗的和李子通儿子一起来的。我们比赛呢!我比他快我是甲方,他是乙方!!我怕他追上来发现不了。就走散了。

  司马明珠说:你上前线?上前线干什么看打仗的?你活够了?就你这德性上前线把你射成刺猬。

  雄天鹰说:我没想参战我就看热闹。你怎么也到这了?

  司马明珠说:我们是来抓妖精的!!你姐夫闲得慌了没事儿吃饱了就来抓妖精玩玩儿!我说不让来我拗不过他。这就来了。我们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路过此地。

  雄天鹰说:你个女的都能上战场我就不能看热闹了?不讲理。就你都能活着回来我就死外面~!

  司马明珠说:呵呵你小瞧我我身上有铠甲那是墨鱼铠甲刀枪不入。你行吗?就你这身公子爷的打扮上去就把你攒了!!变刺猬吧~!

  雄天鹰说:你把你的铠甲脱下来给我穿上。你不忍心我变刺猬吧?

  司马明珠说:我这是女士的铠甲,你这么高你穿不进去。

  齐召说:把个男士的铠甲送给他就启民可汗给的那件送给咱弟弟当见面礼。华剑主有公家的了。

  司马明珠说:对对!你等着啊姐给你去拿。

  雄天鹰说:你行啊更富裕啊~~1比地主老财都有钱还是启民可汗的铠甲你太牛啦!说说怎么弄来的?

  齐召说:人家送的不是弄的~!那是宝贝刀枪不入。

  这司马明珠提着包袱就进来说:给你看看看这可是宝物,你别当普通的拿去就随便扔了。

  说完话就把甲胄拿了出来。上眼一看乌黑锃亮。这雄天鹰马上就穿上了然后说:姐三十步以外来来你射我一箭。我看你吹牛没有!别弄个假的糊弄我~~!

  说干就干毫不客气弓开如满月箭走如流星,一箭射来,掉在地上毫发无损。这下子雄天鹰高兴了一下子把司马明珠举起来说让我看看你你真好~~!

  司马明珠说:小子你放我下来~~!你又开始这样了。别犯浑~!

  雄天鹰把司马明珠放下说:你那包袱里都是什么让我看看吧?

  司马明珠说:没啥乱七八糟的衣服。

  雄天鹰说:那不对我看里面沉甸甸的,绝对不是衣服。肯定有宝贝。不给看那就太不赏脸了。

  司马明珠说:给你看~!就是这个~!

  打开包袱头盔大印金字还有衣服。雄天鹰蹲下来开始翻看,然后说:你是当官的?这打印都是金的肯定官小不了啊!头盔都是金的。肯定是元帅啊!太牛啦~!大姐夫说说我在你手下干吧!我给你当将军你当大帅,你已经是大帅了~~!对了你用什么武器呢?

  齐召说:你说话算话啊!你真给我当将军?

  雄天鹰抬头看看说:愿意!算话!!我爹说了不需当大隋朝的官,你是大隋朝的官吗?

  齐召说:肯定不是~~!那个大印是高昌国,不是大隋朝的。我将来就当大元帅给兄弟们打天下我也不做高昌国的官也不做大水朝的官。

  雄天鹰说:哦~~!知道了和我爹一样山大王就是理想。那就更好!!

  忽然听见门口有人喊甲方在这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