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八十四章 杨茂右角黄笔偏 异图声岑净霸懂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司马冰冰说了快要饿死了我想吃东西啊!齐召看看闻德光说走啦~~!走!

  说完这话放马奔驰目的地酒泉去大吃大喝啊。一路上无话。这回行了齐召在前闻德光在后司马明珠第三司马冰冰最后一个。因为重量发生了变化司马冰冰的箱子比铠甲还要重很多所以落在了后面。跑了大约一个多时终于到了酒泉客栈跳下马来闻德光说:姐夫你后面去你看我的!!

  齐召后退了半步回头看看司马明珠和司马冰冰两个还差老远呢。于是说:妹夫你等等啊,她们还没到呢也让她们长长见识啊!

  这闻德光才停住脚步也回身观看等了有半盏茶的功夫姐两个来了。跳下马来拿着大包小包的胸前背后鼓鼓囊囊搬家的一半。齐召对司马冰冰说:姐夫帮你拿点儿啊!

  司马明珠说:帮她干什么你帮我拿着点儿人家有闻德光呢。多此一举!人家害怕你监守自盗。

  齐召说:妖儿叶你客气点儿!亲戚!闻德光不是还要负责去对牌住店大吃大喝嘛~!带着东西不方便我才说帮冰冰拿东西的!你还用说嘛咱是两口子我理所当然帮你拿着啊!!

  冰冰说:姐夫想的就是周到!这箱子太沉了你帮我搬着吧!

  司马明珠说:拿着这个包袱里面全是硬货都有六七十斤了!

  齐召说:行啊!我都拿着不就是一百多斤吗我还拿得动!!

  闻德光在前姐两个在中间齐召在最后,都看着闻德光怎么操作。到客栈门前闻德光先站住看看两侧的墙壁。左边墙壁上有一块砖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两个字杨茂,闻德光就把对牌拿出一块来想着那块砖的右侧一角上一按果然里面是空的一下子就把牌子插了进去。里面就有串铃响动客栈里赶紧跑出来一位,大家一看打扮就像个算账的先生而且耳朵的右侧上还夹着一支笔。偏着脑袋就出来了。一见闻德光赶紧施礼说:大爷里面请最好的招待等爷很久了!随我来。一共四位啊!

  闻德光也不说话,把四块牌子摊在手上在他眼前一晾。然后说:头前带路~!

  这个人跟进转身朝里面喊了一嗓子说:“最贵客来了都伺候着!!”

  闻德光板着脸毫无表情走在最前面后面三个紧随其后进了店里那个算账的说:还有特殊需要没有?

  闻德光说:先吃饭最好的!

  算账先生说:理所当然,里面请一号!

  进了一号房当然比雅座还高级里面早就摆好了凉菜茶水点心。坐下来之后算账的就出去了,一下再进来三个伙计手拿托盘热气腾腾煎炒烹炸咕嘟炖!一下子就给上齐了然后一句话不说转身离去。

  闻德光说:开餐了啊!谁想吃什么随便吃啊~~!随便说!这里最安全没人敢偷听啊!

  齐召说:行啊妹夫真灵验啊!!你还别说要是那个牌子给我我真不会用。那上面写的杨茂啥意思啊?是杨树茂盛的意思吗?象征着大隋朝杨家人的天下世世代代的茂盛?为啥写的那么难看呢。都没有我写的好看。

  闻德光说:那个东西不是永远的今天是杨茂明天也许换成杨风。

  司马冰冰说:哎呀!我可认识杨风他就是娟子的男人那个杨风的嘴角有点歪歪啊!!

  司马明珠说:娟子男人?叫杨风啊!是混哪一行的?

  司马冰冰说:还能混哪一行啊!负责给百花娘子做化妆品的。养颜美容嘛~!

  闻德光说:你不是饿急了吗你怎么还不吃啊?我们说的杨风是对牌啊。你们那个杨风和娟子怎么回事儿?

  司马冰冰说:娟子就是我师侄我大师姐百花娘子的大徒弟,我说的歪歪嘴的杨风就是娟子的男人!!是给百花娘子做化妆品的。许你们两个说杨风,我们姐两个也有杨风可以谈论啊!

  齐召说:得了!先吃饭啊!妹夫这里有酒你喝不喝?咱不说杨风说喝酒行吗?

  闻德光说:少来点儿毕竟是到了酒泉了不喝点儿不是那回事儿啊!姐夫我先给你来点儿!你能喝比我厉害!

  齐召说:那我就是也来点儿妖儿叶冰冰你们呢?不喝白不喝不花钱!!

  司马明珠说:你不是戒酒了吗!你说话不算数~!

  齐召说:我戒酒我戒我自己花钱买酒啊!这里的酒不是不花钱嘛~!妹夫你说是吧?

  闻德光说:姐你别管我姐夫喝酒!就他那酒量我早就吓傻了!我们不会喝的烂醉如泥!这是到了酒泉了不喝点不像话!你也来点儿吧!上次在胡老二饭馆我听闻山说看你也很能喝啊!!

  司马明珠说:妹夫真会绕弯儿当时你不在场吗?我不喝行吗?既然你说了那就喝点儿!可不许多喝每人一碗!闻德光我管不着你爱喝多少我啥也不说!

  司马冰冰说:你看我做什么~!我也管不着你!

  闻德光说:看一眼还不行啊~!来姐夫走一个!!我先来!

  说完话端起来就喝了一口,看看齐召。然后说:姐夫你怎么不喝啊?

  齐召说:你先喝吧!我这喝酒的就是一碗一口干掉!我等着你呢!你先喝酒我吃菜等你发话说“我喝足了”我就一口气把这一碗干了!咱再吃饭!

  闻德光说:没成想你这样儿喝酒,一口口慢慢来不好吗?

  齐召说:妹夫我谈谈喝酒的感受啊!吃一口菜喝一口酒嘴里不是味道一次,吃三口菜喝一口酒还是嘴里不是味道还是一次。根据这个道理呢!我先吃菜吃出菜品的滋味来然后一口干掉嘴里不是味道只有一次。

  司马明珠说:你那不是喝酒的!你是完成任务的。以后这样的话少说。太煞风景!会喝酒的人听你这样说满嘴不是味道人家还喝什么!乐趣都让你给弄没了。闻德光你说是不是?

  闻德光说:姐夫是开玩笑呢~!那好吧我先来你们是一起来呢还是和姐夫一样等到最后一个干了!

  司马冰冰说:我陪着你!来咱们喝让他吃菜吧~!

  司马明珠说:我男人都不先喝我也得夫唱妇随啊!我先吃菜!大男人你满意吧!

  齐召也不说话拿起筷子闷着头儿吃菜!闻德光和司马冰冰喝酒喝得有来道去的!旁如无人。几口下去一碗酒没了!司马冰冰说:我给你倒一碗!

  闻德光说:来一碗就来一碗你也再倒一碗!咱两喝!

  这样下来闻德光和司马冰冰两个一口气喝了三碗意犹未尽。司马明珠说了:妹妹!别逞强!一会儿还要赶路呢!你再喝酒醉了。

  司马冰冰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和你话不投机半杯多!我们两口子高兴!你别管我!你去管我姐夫去吧。我不能总受你的管制。来相公咱喝咱们的!不管别人儿!

  闻德光说:行了!差不多了姐夫啊端起来吧,冰冰你别喝了啊!真不行了说话都那样了。

  齐召说:差不多了那我开始啦!妖儿叶干了!

  说完话端起来一饮而尽擦擦嘴说没吃菜的感觉好!司马明珠也一口气喝了下去喝的直咳嗽堵着嘴说感觉是难受的!以后我可不和你这样喝了。

  齐召说:我也没让你学我啊。

  闻德光说:姐夫再来一碗啊,道理是这样的喝了一次嘴里不是味道再多喝点还是这味道这就不花钱啊!

  齐召说:我看懂了你还没到量呢!你最少还能再喝三碗!既然你说了我要是不喝显得我不够义气!这样吧我在喝两碗你喝一碗!咱就吃饭!

  闻德光说:那好吧!

  这样说了这样办齐召又喝了两碗开始吃了点儿饭!闻德光也是如此!吃完了喝完了。闻德光说:还能允许从这里提走一千两白银。

  齐召说:别拿了!一千两白银百十来斤重一时半晌吃饭不花钱用不了!反是累赘!

  司马明珠说:那不行!必须拿着大不了每人二百五我不怕不吉利!

  司马冰冰说:姐你这话我赞成不拿白不拿路上遇上穷人了花几个施舍也是善事。我听说你们两口子还给了杨广家五千两银子呢拿一千两不算讹诈他们家!

  闻德光说:不沉重这回进了大隋了就是银票了!一张纸而已!

  司马冰冰说:那就更拿着了!姐夫那份我拿着!

  齐召说:一张纸那就拿着!

  商量好了站起身来来到柜台前支取了银票无人过问上马继续东行啊~!一路上说说笑笑吃喝住店倒也快乐。两天时间到达了张掖已经是下午了。

  司马明珠说:这回行了又是个大地方再免费吃一顿!妹妹咱两去逛街?让他们先等着!

  闻德光说:你们要去逛街咱就别白吃饭了。为了稳妥起见!免费吃饭的地方不适合等人逛街。鱼肉不能兼得啊~!

  司马冰冰说:不能兼得我选择逛街。你们两就随便吃点儿就行了。要不然发财了不逛街就没意义了。

  齐召说:也好我们两去大点儿的饭馆里面人多,也听听最新的消息!比去吃那个保密的酒菜更有意义!

  闻德光说:好啊!那就不白吃饭了!去会仙居大酒楼那里面人多热闹说啥的都有!从前我去过!我带你去!我们在会仙居等你们一起吃完饭再去逛街吧?

  司马明珠说:买点遂心如意的东西就得挑费时间啊!我们姐两就从路边随便买点儿小吃儿一边走一边吃就行了!妹妹你说呢?大男人这辎重你先保管着!

  说完话就把马上的大包小包都放在了齐召的马上,司马冰冰也是如此!说:你们去吧我和我姐能找到你们。走了先去逛街!!

  齐召和闻德光就来到了会仙居酒楼把马匹交给的店小二喂草料,两个人进了楼小二说:两位来的正是时候啊!宽敞啊楼上请!

  于是两个人上了楼楼上一看一个人没有!就他们两个人!小二一笑说:怎么样啊足够宽敞吧?

  闻德光说:怎么没客人啊!像你们这样的酒楼应该此时不说爆满怎么的也得有几个啊?

  小二说:客也!谁有白吃白喝的花钱吃饭啊?一看你就是外地来的啊!请坐!要点什么?

  闻德光说:你先沏两壶茶拿点点心。这是小费我看你也没啥事儿陪我们聊几句吧!

  小二说:谢客爷!然后喊了一嗓子楼上两位好茶两壶还有点心!

  下面有人就把茶水点心送了上来。

  闻德光和齐召倒了茶水一边喝着一边和小二聊天!闻德光说:刚才说有白吃饭的地方不花钱啥意思啊?

  小二一笑说:大爷是这样的这张掖城理出了一件怪事儿!在城东南一家客栈来了一位客人到处贴告示,告示上说“不论是谁今天中午要是去城东南都是他的客人免费吃喝,还给二十文钱的工钱。说这样做的原因就是有一幅图画想找人明白人看看谁要是看懂了,赏银百两要是看不懂去了还能白吃白喝还给工钱。

  齐召说:那你怎么不去啊?

  小二说:我这不是长期工作我得看长远!虽然说没客人来这不还有你们二位!这位爷打赏我一两白银,比给二十文钱吃顿饭赚的还多。就是没看见热闹也遗憾啊~!

  齐召说:那是在城里还是在城外啊?

  小二说:那当然是城外啊。城里官差也不让啊~!买卖铺户也不欢迎他啊!他这一做我们都没生意了。所以他自己就知道应该去城外。但是我们这一天了就来了你们两个!!怎么的客爷想吃点啥不!我给你们去准备保证今天菜足味儿好!必然把你二位伺候舒服了!

  闻德光说:你来四个菜最拿手的二斤好酒!就这些!你先下去吧!

  小二转身下楼闻德光说:姐夫~!想什么没什么啊!看热闹听消息一个人都没有!怎么办?咱是等着呢还是等着呢?依我看她们姐两个逛街回来还早呢,不如咱先去城外看看?也比在这窝着好点儿啊!就是怕对不上时间。走散了!

  齐召说:两头的话都让你给说了,我说妹夫你来过这儿城东南离着多远要多长时间才到?

  闻德光说:不太远过不去五里路骑马去快跑不用一盏茶!要不咱去看看吧?

  齐召说:赶紧吃饭吃完就走看一眼就回来!这她们来了会在这等咱们的。这好的热闹从小到大就没遇见过。不能错过。

  这楼上没人客人上菜来的特别快四个菜二斤酒瞬间就进了肚子擦擦嘴说:小二哥要是过一会儿有两个女的来你就说我们去城外看热闹了让她们等着!

  闻德光说完话又给了一两银子的好处付了饭钱两个人上马就飞奔东门而去。一会就来到了城门外抬头一看果然是人山人海!人头攒动!

  齐召说:人太多了咱进不去呀!

  闻德光说:好办居高临下站到马上看啊!

  两个人来到人群外站到马上往里面看只见在大树上挂着一幅画足有一丈长。上面还写着横幅打字“岑净霸欢迎大驾光临”字画前后摆了很多的桌子上面杯盘罗列有很多人还在吃呢!看样子有三十多个桌子轮班上人吃饭。吃完了的人也不走!

  齐召说:那图画是很大但是这距离还是看不见啊~!咱是挤进去可这马匹怎么办啊!!太遗憾啦!要是有人给咱看着马匹多好啊!要不咱两轮换着我先进去看看然后出来换你?

  闻德光说:行啊!我看这马你进去吧!

  齐召跳下马来,就往人群里挤了进去。可是没人愿意让路啊结实的就像人墙一样!试了几下挤不进去!闻德光说!从上面走!

  齐召抬头看看上面你还别说真有一条路!就是拉横幅的那根绳子拴在两棵大树上了。要是踩着这根绳子进去肯定不困难啊。齐召一叫丹田力往上一纵身跳上了绳索踩着绳子就进了人群了。这样的事儿居然没人看见!都看里面没人看上面!太专注了。齐召顺绳索走到大树上纵身跳下来这才有人看说:树上还藏着一个呢!

  齐召这才看清楚根本就不是画而是一个毯子什么颜色的都有五色斑斓一看这像人,看看那像个牛又像马。

  有人说:小伙子你让让这么多人呢不能只让你自己看啊!

  有个人说:你太不讲究了你挡着大家你好意思吗?你比我们家门口那个姓张的张氏鬼儿还让人讨厌。

  齐召一侧身说:我不是张氏鬼!我躲开让你看张氏鬼儿!这上面画的就是张氏鬼儿!!你懂啊?

  第一说话那个人说:年轻人你认识这上面是什么?

  齐召说:不认识啊!我要认识我就不看了。你是谁呀?

  那人说:我就是岑净霸这事儿就是我办的。

  齐召说:这是你办的你自己肯定懂啊?

  岑净霸说:我当然懂。我想这样办就是想遇一个知音。

  齐召说:你先让我看看我在几眼我给你个答复!

  齐召又看看别人不说话了因为和这幅图的主人搭上话了别人就没怨言了等着听结果。吃饭的也不吃了这么多人鸦雀无声。

  齐召从下往上看了好几遍突然他用手一指那个图案的右上角说:这是杨风!!就是娟子的男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