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二百一十三章他斗叶牧祝黄符 缘她亲多其它从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4-05 05:22:53 源网站:节点33
  齐召在外面和胡子黄谈话,决定怎么样对付皇家事物。得出结论后就开始哄孩子玩儿了~~!

  再说亭子里面这个相亲的大场面。都进去以后。人人都给司马啸林磕头作揖!!礼节过了之后。

  司马啸林说:你叫花木梨你是花木兰的弟弟你姐姐现在还好吗?

  花木梨说:我这次来京城就市投奔我姐姐的。但是我姐姐和我姐夫随军出征了。没在家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司马啸林说:原来如此!!你姐姐是大英雄啊跟着韩擒虎史万岁立下汗马功劳。你家的武功一定很不错呀~~!

  花木梨说:我爹会几下庄稼把式,功夫不怎么样。我姐姐的功夫是封尘三侠教的~~!

  司马啸林说:这个我知道。我和封尘三侠都是好朋友。我早就听说了~!我孙女看上你了我这一看你呢,我也很满意。相信你的人品不会错。忠烈人家!只是我的孙女从小没了爹爹太粗野你要多多照顾。

  花木梨说:请您放心。我很喜欢她的性格和我姐姐一样!!我一定好好照顾。

  司马啸林说:那就好!你坐下吧~~!

  花木梨坐下就剩下李领武了~~!

  司马啸林说:还有你你叫李领武对吧!你爹是李子通。

  李领武说:回爷爷的话。我是李领武在家排行老七,不过呢我不是正室我是庶出~!我没什么资格可以炫耀,以后的一切我明白要靠我自己。我的家产那也是别人说给就给不给就没有。你不过就是吃穿方面比一般人稍微好点~!我也实不相瞒我喜欢您的大孙女。但是人家名花有主了。我也不敢奢望。基本上我就这个情况。你还需要知道些什么我尽量回答。

  司马啸林说:老夫看得出来你有教养有学问,功夫跟谁学的?

  李领武说:武学来说我也没有正经的师父,我爹有点家传的功夫,我还和我雄叔父学过几招也就是熊阔海。和我姑父伍云召也学过几招。太杂什么都会点儿。谈不上好功夫粗拳笨腿而已。

  司马啸林说:我看你还行。有志向不想依靠自己的父亲。这也许是好事儿。但是我仍然要刁难你。你就和花木梨比赛一下拳脚,让我看看你们的所学。不知意下如何呢?

  李领武说:回爷爷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献丑了~~!这位花兄弟我请你手下留情啊~~!

  花木梨说:我这功夫差得很还望李公子高抬贵手才是啊~~!

  说完话两个人来到凉亭外面站好了门户双方抱拳,然后就动手了。这里没有人是外行。都是行家。大家一看不由得点头。这两个人的功夫正如雄天鹰所说差不多少。你来我往拳加相加,打了有五六十招也未分胜负。齐召说:行了两位别犯傻!这就到火候了~~!

  两个人一听齐召这样说。一起分开退了下来。然后说“彼此彼此”。

  司马啸林说:哈哈不打啦!不打就不打。我表示通过了。

  李领武说:那就多谢了爷爷赏识~!

  司马啸林说:冰冰去找闻德光咱吃饭啦~~!我很高兴又多了两个孙女女婿。

  司马冰冰刚站起来大门口闻德光带着伙计就进来了,司马啸林说:那你就别去了!你们姐几个带着孩子去屋里吃。

  我们就在外面吃~~!

  于是就分成了了两组女人和孩子都去了屋里当然人家姐妹肯定有个商量。外面这几个男的就在凉亭里面开始要吃饭了!还照旧闻德光先来一段开场白打打官腔。然后就开始想司马啸林老爷子敬酒!司马啸林很高兴喝了一杯,刚把酒杯放下。就听有人说:老朋友给孙女相亲喝喜酒,就把我忘了?

  司马啸林说:我忘了没事儿,只要你自己记得就行,来吧一起来喝几杯。

  于是大家都向门口看去来了一老一少。下面看老一身绿翠色欲滴怎么回事儿?满身青苔往下滴着水满脑袋长满了水草那是不可能的,就是用新鲜的水草,编了个草帽戴在头上。光着脚脸上一层水锈看样子有六七十岁,脸上皱纹加上水锈的颜色让人看了极为不舒服,猫眼鲫鱼口还稍微有点酒糟鼻子。手里牵着一个孩子一身黄衣服上衣非常的长大超过了膝盖。脑瓜门上还贴着一道黄符,神情木讷毫无表情走起路来胳膊根本不动。要是夜里看见那就能跳起来不需要理由。

  司马啸林说:两位赏脸光临请上座。

  这两位也毫不客气上座就上坐。老者说:既然来了,来喝你的喜酒儿,那就送你一道好菜。

  说完话就把身上水草撕下不少往桌上一放上面还有小虾米连蹦带跳。

  然后说:老朋友这菜新鲜啊~~!一般人儿我舍不得给他吃啊来来尝尝鲜。先给我弄一杯酒喝~~!

  司马啸林说: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啊,你们都认识着点儿,他斗叶牧,人家是青龙水族人。不要觉得奇怪。和咱们的衣食住行生活习惯不一样~~!这个是他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叫祝黄符都看了吧脑袋上面都写着呢~~!一看就懂。这可不是小孩这是半仙之体。你们大家都见过吧~~!

  这一帮年轻的还真没见过这模样的怪人,但是武林中人都有一个常识。模样越怪就一定会有奇怪的本领,绝对不止能小瞧。一个个赶紧作揖。

  那个老头说:行了!我是来吃饭喝酒的不是来接受朝拜的~~!我们早就饿了,吃喝最重要,来来都尝尝老头带了的新鲜菜你看看小虾米还跳呢,有营养啊~~!没毒药~!吃着放心。

  说完话就开始吃毫不客气,那个孩子模样的也是以如此一言不发就是吃喝。就像哑巴。但是眼神很亮。看谁一眼都觉得扎得慌。

  你还别说,司马啸林还真吃来带的水草和小虾米看样子一定不太难吃。之说其他人根本没人动那个东西。

  齐召看看闻德光说:那才就是新鲜我来尝尝。

  说完这话就欠起身来用筷子去夹那些水草,筷子也到了一下子就被他都叶牧用筷子给挡住了,出手之快犹如闪电,嘴里还说那我当菜吃可没那么容易。你爷爷可以吃那是交情,你想吃那就得打败我。我这个菜可不是随便就能吃到嘴里的。

  齐召一笑说:那就试试舍命尝鲜死了不后悔嘛~~!

  说完话一人一只手一双筷子你来我往就动上手了但是谁都没离开桌子,就是齐召把水草夹起来老头就用筷子抢下去,不让夹走,这样反复了十来次。再看桌上的水草都断成一截节的了就像经过刀切了一样、。整整齐齐码放在桌面上。

  司马啸林也不说话照常吃喝就当没看见。这齐召夹了十几次都被抢回去了。突然一张嘴深吸一口气。就看桌上的水草一下子就吸进了嘴里。然后就坐回原地。大口的叫起来。咽下去之后说:确实很新鲜,别说没毒有毒我也不怕。

  这个他斗叶牧说:老朋友说话啊这个年轻人是谁?怎么有如此的内力?

  司马啸林说:我家大孙女女婿啊~~!功夫怎么样啊?孩子嘛就是贪吃啊。别和他一般见识。这里呢除了你祝黄符那和个对面的胡爷意外都是我亲人儿。没有外人~~!来吧一口菜而已你别忘心里去~~!

  他斗叶牧说:小伙子好功夫。老夫很久没看见这种功夫了。说说你师父是谁吧?

  齐召说:您是长辈我也和你叫爷爷。我师父就是昆仑神。

  他斗叶牧说:我呢来自蛮荒我们叫水族人,信仰青龙神。你刚才那种功夫和青龙神几乎一模一样。所以我很好奇。

  齐召说:是吗?我可不会青龙神的功夫。我只是听说有四象,当中有青龙白虎玄武朱雀。你们和这些有关系吗?

  他斗叶牧说:不瞒你说我就是青龙神的护法,我身边这位也是青龙神的护法。我们要去参加在山西潞州的武林大会!路经此地遇上了我们的老朋友司马啸林你爷爷~!你有兴趣见见我们家青龙神吗?

  司马啸林说:别说这个他亲戚太多,也不是光棍,还是别见青龙神了。

  这话一说他斗叶牧说:你说了不算数。小伙子我来问你昆仑神有堪坯之分。你算哪一家?你不会是女人的徒弟吧?

  齐召说:那我肯定不是女人的徒弟~~!我师父是“坯”。

  他斗叶牧说:四象神兽都是兽族人,你应该知道吧?

  齐召说:抱歉我孤陋寡闻确实不知道。那还是前两天听一个叫沧浪客的说,有四象五行什么的。

  他斗叶牧说:兽族四神青龙白虎玄武,原来都归“堪”的母亲掌管,都是她的亲戚对她无条件服从。黑族有五行都归廖爱掌管也都是她的亲人也是无条件服从。经过一次大战之后双方母系首领都阵亡了。之后两族人的首领没了下面就互相争夺自己发生内讧。都想当首领。一直到了今天从未有人统一过黑族或者兽族。我这意思呢很清楚我想请帮忙帮助请龙神统一白虎玄武朱雀这些人,好能和天子对抗。

  齐召说:我越听越不明白了,为啥要对抗天子呢?天子不就是杨坚吗?他又没得罪我我对抗他干什么?

  他斗叶牧说:你知道沧浪客吧?他就是兽族里的朱雀~!

  齐召说:沧浪可说了他祖上是兽族人的首领~!你们谁说的是真呢?

  祝黄符说:他放屁~!他想的美他也不过就是四神兽当中的朱雀,沧浪小鸟儿而已。你没看见他徒弟用的武器都带翅膀的~~!

  齐召点点头说:说的有道理~~!我听旧主人说沧浪沧浪下蛋四方!有这一说。着过去的事情啊还真有趣儿。那么“堪”为什么不能统一兽族呢?

  祝黄符说:她那里有资格啊谁也不服她。她把自己的娘都气死了,还吃得是黑族的金丹她都不是兽族人了。四神兽族对她人人得而诛之。要不是因为她的横生枝节胡乱搞男女关系破坏了规矩。兽族早就统一天下了。

  齐召说:那么白虎是谁?

  祝黄符说:原来你不知道啊~~!和他他叫爷爷的那个司马啸林他就是白虎。就在这呢~!

  齐召说:那么玄武是谁?

  祝黄符说:你没看见过啊!小矮子矬胖子一寸长的小宝剑,他叫吴忠。

  齐召说:原来如此我说沧浪客为什么诽谤吴忠呢。那是有根由的。天龙地龙人龙地龙就是青龙神。人龙就是当今天子。天龙就是蜈蚣蜈蚣就是吴忠。太妙了~~!人人都想当兽族的族长对抗天子,统一世界。

  闻德光说:那黑族五行都是谁?

  祝黄符说:那可不知道人家有自己的规矩有自己的秘密。人家有尊神这我还是听说的。据说尊神全身放光声如霹雳能击石如粉,身边带着三面神。这都是听说的谁也没见过。黑族五行三面神双面神一个三胞胎一个双胞胎。这就是黑族五行。怎么样没听说过吧?

  闻德光说:姐夫听明白了?

  齐召说:一般的明白,深入情况不了解。请问这位祝老前辈这黑族想干什么?

  祝黄符说:黑族好像不想对抗天子也不想统治世界,由于天地运化的道理他们来自古波斯和现在的波斯不一样,那个古波斯在很久以前就灭亡了,被天主教给灭了。他们就带着他们的神灵牌位来到了太白山。可能就是这承传。好像是要扬言打回去。目的不在中华。具体人家怎么想的怎么做那我们是外行。这样的事儿你只能去问黑族。

  齐召说:那就是传说了?

  祝黄符说:那当然都几千年了谁知道真的假的。就当故事听别当真的。据我们青龙神说:“金面猪王家的三个小子最像三面神但是死了一个”我也没看见过谁知道真的假的。传说而已。我们大护法说的话你有兴趣吗?

  齐召说:白虎是我爷爷我怎么能帮助你们呢~~!你说是这个道理吧?

  他斗叶牧说:那可不一样,你的功夫很像青龙神但是你这位爷爷是白虎功夫和你是相反的。天意不可违。一切均有可能。司马啸林啊你别不爱听。事实就是这样。

  司马啸林说:我没告诉你吗?他可不是光棍,他是我孙女女婿他亲人可多了都听他的。他怎么会听命与青龙呢~~!何况还有我在,我也不会让他听青龙的摆布。大家的分量一样重~!要说像当初吧白虎神【}狼目虎顾久视不舜那就是我的祖上司马懿】。就是能抢夺绿草龙曹操家的江山,曹操就是青龙不能统一天下那也不是天子的材料~~!古往今来都是这个道理不是天子就统一不了华夏。大晋朝也是半边江山。和大秦朝大汉朝的疆土没法比少了一半还多。就是因为白虎的威力小比不上真龙天子。你看看现在杨坚在天子气数很旺盛,咱们这些兽族人都成什么样了死的死伤的伤都吃小虾米度日啦~~!毫无影响力啊~~!不服就是不行。朱雀屁股后面一个箱子,玄武手里一本儿龙经一寸长的小宝剑,我没儿子了,青龙满身是草吃虾米过活!!还想对抗天子?不死了就知足吧。天下太平了能人就该死。齐召你别信他的话他就是青龙,他可不是护法~~!这个祝黄符就是他儿子。你看得出来吗?要不然我怎么会这样招待他,他要是护法凭什么和我平起平坐啊~~!他刚才看见你的功夫了就想用离间计一个好人也没有。他和沧浪客一样一样的不是好东西。

  齐召说:原来如此我说堪为什么是姨奶奶呢。原来都是一族人~~!呵呵。看来吴忠你也应该现身了吧?从亭子顶上下来吧~~!那多晒的慌啊!!赶紧下来喝一杯。

  司马啸林说:你别喊他让他在上面吧我告诉你这青龙不教他都叶牧,他姓曹他叫曹叶牧。也是曹操的家属。更不是好东西。咱们办事儿他不请自来指不定惦记什么呢~~!多加谨慎啊~~!这家伙可奸诈啦~!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