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第八章观对丹刺初遇汝 曹珊日湖一席行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4-05 05:22:53 源网站:节点33
  齐召司马明珠陈野度李有聪四个人进了鱼馆儿,想要吃饭。那个老渔翁却坐在里面望着齐召笑呢!!

  齐召说:多谢赐教。我请客您可以点菜了。

  司马明珠说:应该打这个老杂种,你干嘛这样客气。

  陈野度也说:弄死你~~!你老家伙坏到家~~!

  老头儿笑着说:没死就很好。你成龙了~!命很大。我要是怕你我就不敢在这等你。

  齐召说:你认识我?我生来不是让人怕的,你怕不怕我都没关系。我暂时还没想让人怕我。我说话算数您可以点菜我请客。

  老头儿说:说得好。你有种~~!我惹不起你你居然不发火儿!那老朽就告诉你这家饭馆是我开的。我也不至于因为一句话我就想要你的命!我只是想教训你一次!但是我失败了!我认栽~!说实话我想等着你淹死到半死不活再下手救你上来。没成想你水上功夫比我好的太多!我不如你!我也没敢靠近你。

  齐召说:说是啊我没有水上的本领,那是你逼出来的!!初次相遇我又没得罪你为什么要教训我?给个理由吧~!

  老头儿说:你们都请坐~~!你忘了你怎么致富的??

  齐召说:什么我就致富了?

  老头儿说:一千五百万两白银还不算致富啊?你想要多少啊?

  齐召恍然大悟说:您和曹叶牧老前辈什么关系?

  老头儿说:我是他弟弟我叫闹海蛟曹叶帆。你没想到吧?

  齐召说:我绝对没想到。你们赢了。我现在浑身**的就像落汤鸡~~!我现在明白了为啥芦花怕致富了~~!是你大哥派来的人让你暗算我,知道我不会水。也想学我交了钱之后再救命是这个意思吗?我拿了他的银子他心里堵的慌,派人跟随我们一起从长安出来的。告诉了你我的长相对是不对?

  曹叶帆说:然也~~!就是你说的这样。你们乘人之危巧取豪夺。不顾亲戚的情面。就想教训你一次但是没成功~~!算你狠。

  齐召说:我想起来了曹老前辈说让我送他们父子来河北,曾经有过这句话。但是我没在意。你想和我分辨谁是谁非吗??

  曹叶帆说:具体怎么情况我不知道。我就是按照我大哥的命令行事~!我肯定不会偏向你。这你放心好了。我大哥是这样说:宝贝青龙丹也被人家逼迫拿走了,损失了百分之九十的财产让人家坑走了一千五万两白银,那是我四十年的心血积蓄一瞬间化为乌有了。他虽然坑我到半死但是他毕竟救了我们爷两个。我不能恩将仇报但是他们逼迫的我太狠了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你一定想办法教训他一顿!为我出这口恶气。不要伤了人家的性命我们现在是亲戚了。然后好好招待人家。也让他看看咱们家的本领。就为这个~!你还没来呢在路上我就盯上你了。就这个经过。

  齐召说:话说明白了那就行了。我也不想推卸责任。我也确实逼迫曹老前辈了~~!我现在想想也确实很过分。虽然说没有落井下石但是也乘人之危,我不算好汉我应有此报~!我认栽了!我活该。我当时就想了他是没干好事儿挖坟掘墓的人不惩罚一下对不起天理,后来我发觉他也很可怜但是我确实需要钱。等我把钱赚足了肯定还账~!

  曹叶帆说:话说明白了咱就吃饭。我做东想吃什么点什么不用花钱。别客气。咱们是亲戚。

  司马明珠说:原来是这样的啊!你好吧我们确实做的不太合适,您就多多担待吧~~!到后来我也觉得你大哥那人也很仗义,愿意自断一臂了却恩怨。确实人生在世干什么行业由不得自己。盗墓也是被逼无奈之举总不能自己饿死自己啊~!

  曹叶帆说:这话这样说就对了!算阴丧德的事情我也不赞成。但是那是没办法的事儿。我可不是盗墓的。经营正当生意。就开这家饭馆儿。有吃有喝我很知足。但是我大哥被欺负了我不能袖手旁观对吧?初次见面我当了刺客。你还能让我点菜笑脸对我你是人中之龙啊。老朽我敬佩你。不说闲话了小的们上菜我今天请客~~!

  齐召说:您这里有炖肉吗?要是方便的话弄四大碗炖肉这就算我点菜了。

  曹叶帆说:那不成问题别看是卖鱼的,我也吃肉肉菜也卖!小的们弄六碗炖肉来今天解馋了~~!手脚都利索点儿~~!

  齐召说:在下有一事不明啊请教老前辈。

  曹叶帆说:有话请讲,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齐召说:这湖上面有一个叫常子找的年轻人您可认识?

  曹叶帆说:认识!绝对认识!他是我师侄从南方来就市投奔我来的~!

  齐召说:南天一剑陈须臾就是您的师兄了?

  曹叶帆说:就是这样!!太对了我大哥和我和陈须臾都是一师之徒!!曾经都在江南。但是南陈灭亡以后家也被毁了我们就来到北方的老家。你问他干什么?

  齐召说:是这样的,有一位洗月道长向我推荐常子找说他功夫很好,就像赵云。所以我才来到这里。要不是为这个,你想算计我你还未必有机会。

  曹叶帆说:哈哈什么洗月道长啊?那就是我师兄这就是其中的一个环节。你不被算计那才是怪事儿呢~~!他就是南天一剑陈须臾。做这件事儿一举三得。

  司马明珠说:他不是洗月道长啊?

  曹叶帆说:他当然就是洗月道长啊!!是他的朋友一个和尚叫智真告诉他的有你这样一个人。我们就合伙看看你的人品性气如何才能决定是否跟着你干活儿。现在一切都清楚了。先吃饭啊~!然后我让我师侄过来见你们。

  这时候突然有人跑了进来说:老东家大事不好了~!出大事儿了~!咱家的美荷楼被人砸了,常公子您的师侄也被打了。大小姐让我赶紧通知您。赶紧去看看吧~~!来了两老一少武功高的不行不行的了!常公子都没过去二十招就被人家打晕了人事不省啊~~!

  曹叶帆一听这话可坐不住了,嘴里自己就说:这可如何是好啊~!这如何是好啊!看这意思我的功夫去了也白给啊~~!

  齐召一笑说:你们不是又在算计我吧???

  曹叶帆说:我现在哪有心情算计你呀你看看我额头的汗水我还有心情算计你吗??那个砸咱家生意的叫什么名字什么门派知道吗?

  送信的人说:听那两个老的和他叫青雀苗儿。武功厉害极了~!您的大师兄在苦苦支撑呢!我看也够呛~~!大小姐说了你务必去一趟双战有可能胜利。您要再不去您师兄恐怕撑不住了。

  曹叶帆说;老朽有个不情之请啊。你的功夫太高了你帮帮我们吧?

  齐召笑着说:不急我还想请教一件事听说美荷楼有一位卖艺不卖身的那是谁呢?

  曹叶帆说:那好我告诉你那是我女儿她叫曹珊~!为我管理我家的产业美荷楼~~!就为图能找一个不好色的好男人想出来的好办法~~!

  齐召一笑说:你们真行~别出心裁想在妓院里找到不好色的男人我真是闻所未闻。你不用着急青雀苗儿我认识,那一对老夫妻我也认识。我有把握取胜。但是到了美荷楼去,办完事儿你们得在湖面上给我摆一桌酒席。我就去。要不然我就不管。我还得去晒衣服啊!晒干了再去。

  曹叶帆说:你你你刁难我,湖面是水我怎么摆放酒宴啊~~!

  齐召说:开个玩笑马上去走了~~~

  司马明珠说:那不行我告诉你怎么摆酒席。弄一条大船就把酒宴摆在船头找几个会唱歌跳舞的让我们欣赏一下湖面上的风景!!就这样定了!要不我们也太窝囊~~

  曹叶帆说:只要解决了问题这就是在湖面上玩三天我也答应了~

  忽然听见外面说:哎呀~~!我的亲爹呀你怎么不动地方啊~~!人家都追来了~~!

  曹叶帆说:丫头啊?你不是在湖面上玩儿呢怎么惹上是非了?你师伯怎么样了?

  曹珊说:我师伯败下来了往这跑呢!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