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五十四章 劫舍其命大巨口 扫脸相惜剑露狂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4-05 05:22:53 源网站:节点33
  第293章劫舍其命大巨口扫脸相惜剑露狂

  离怪剑心西乌兰要求放了他。说自己是朝廷命官。

  小邪神说:你是朝廷命官啊?你的金带蟒袍在那里。你的印信公文在哪里?有圣旨吗?哪个朝廷官员夜不归宿身藏利器?你就是歹徒!行了你就别吓唬人了!!老老实实的我扛着你走!不老实再说话我就让你在地上你滚着走,拿你当球踢。

  西乌兰一看赢行利站在一旁很高兴。就想找到了救命稻草。马上说:赢大总管我是西乌兰啊~~!你和他们说说我可是好人啊。

  赢行利说:老兄别喊了!我知道你是好人。但是我爱莫能助啊~!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西乌兰一看这个阵势马上就闭嘴了。小邪神就把他扛起来进了曹叶牧家的客厅。往地上一放就躺在地上了。

  过了一会儿第一批人马带着俘虏也回来了都扔进客厅。马匹栓在院外的树上。

  僧粲居中而坐四象两边陪坐。齐召说:佛爷我们完成任务了。我都交给你审讯。一个不缺全部拿下。

  僧粲看了看说:既然鬼神都到了。那我就说两句。小邪神你让那个西乌兰站起来。我有话跟他说。

  小邪神就就把西乌兰立起来了。笑着说:朝廷命官见到和尚爷爷你也得招供。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西乌兰说:不知道。你说这是什么地方啊?

  小邪神说:这个地方就叫劫舍。打家劫舍那个劫舍!!

  西乌兰说:和尚还领到劫匪吗?

  僧粲说:你丢东西了丢钱了吗?你丢命了吗?如果你什么都没丢你怎么说我们是劫匪?

  西乌兰说:强词夺理。我如今落在你们手里了。但是我要死个明白。你们都是谁是干什么的?江湖上也没有你们这好人啊?朝廷里也没有你们这个派别啊~~我又没得罪诸位何苦与我为敌呢?我真是不明白你们为了什么。

  僧粲说:这样吧.。你告诉我们你为什么人来。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西乌兰说:我们为了太子爷的安全而来。我叫西乌兰是当今太子爷夫人的保镖。

  僧粲说:我叫僧粲。我是出家人是禅宗的传人。我只有一个弟子他就在我身旁名叫道信。我来问你你说你为太子爷安全而来。你可有证据。你可有圣旨~!

  西乌兰说:我是太爷的家臣不需要那个!

  僧粲说:既然是家臣为何没有和太子爷一起来呢。赢总管你可知道他是不是受了太子爷的调遣啊?

  赢行利说:大师@太子爷就在此地并没有命令他来。他肯定是私自来的!!西乌兰你还是从实招来吧。

  西乌兰说:我没有什么可招认的!!看来赢总管你也和他们沆瀣一气!!

  赢行利说:没错啊!他们都是惹尔尔都有令牌。但是不归我管。都归那个和太子也一起来的女将军管理。你自己看着办吧~~!

  西乌兰说:原来如此!那好我认栽了!当着明人不说暗话。咱们之间就是对手。我不说我是朝廷命官了。大家彼此彼此。私设公堂。我抓住你们也是这样。在下技不如人随便你们发落。

  僧粲说:说得好!都是明白人。就别办糊涂事儿。我们把你杀了那是轻而易举!!你手下的也一个活不了!太子也一无所知。接下来萧妃会怎么样啊?

  西乌兰说:这个嘛~~!我不知道!

  僧粲说:你是保镖你怎么不知道啊?我们杀了你和废了你的武功之后萧妃会怎么样你不知道?

  西乌兰说:你一再问这话有意思吗?

  僧粲说:当然有意思。这关系到你的生死和萧妃的存亡。你真没兴趣谈谈吗?

  西乌兰说:现在这情况我还有资格谈判吗?萧妃只能任你们宰割了。我们想除掉你们。你们还会饶了我们吗?胜者王侯败者贼。我就是不知道谁泄露了秘密。我要抓住他一定把他碎尸万段。

  僧粲说:泄密的人就是我。

  西乌兰说:你?不可能~~!唉!看来人啊不能自负啊。我以为我的武功傲视天下。结果一群乌合之众就把我抓住了。时也命也运也~~!

  僧粲说:你不要感叹。我既然和你谈话就是想救你不死。

  西乌兰说:废话少说。你要学猫吃耗子来耍我。要杀要剐你给爷爷我来个痛快。皱皱眉头不算好汉。还有地上你们几个都听着!!咱们今天栽了。你们怕死吗?

  齐召说:他们当然怕死了。你当然不怕死了。

  西乌兰说:你此话怎讲?

  齐召说:他们是想好好活着才听你的话。要是想死从早就想死为什么还要听你的?是你带他们来送死的。你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不怕死来替你担这个罪名啊?

  地上这些人原先说“不怕死!但是齐召这样一说就没人出声了。就把西乌兰晾起来了。

  齐召继续说:一将无谋累死千军。就是你的失误萧妃也活不下去了。都是你自己的事儿。你怎么能要求别人不怕死呢。你是混人。你不应该一死了之。你死不起。

  西乌兰说:看样子你还很厉害啊。我训练有素的手下都被你给卡住了。

  齐召说:看你这意思你是不服我啊?咱的人手相比你的人比我多。你都败了你还张牙舞爪什么呀?我的人都在这里。参战的人数还没屋里的多。和尚道士一概没有参战。你输了你还不服吗?

  西乌兰说:你现在嘴大我嘴小。你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也不和你一般见识。你们几个听着你们可以投降他了。罪过都是我自己的。你们都不该死。是我自己做错了决定就我自己该死!!是我对不起萧妃。

  僧粲说:萧妃现在会有一条活路,那就是投降我们。不但这几个弟兄能活你也能活萧妃也能活。这就看你的了。你要是不投降萧妃就被你害死了!!你手下的弟兄也被你害死了。你自己也活不了。你要是不投降你是对与你的主人不忠,因为你不投降你的主人就会死,所以不忠心。你要是不投降你手下的弟兄都要死所以你不义!你自己死了没人给父母烧纸上坟所以你不孝。你要是不投降你的妻子儿女就会遭罪说明你不智慧、。你出来的时候你信誓旦旦的对萧妃说放心吧我一定为你分忧决绝好问题。可是你许下了诺言你无法实现你就是不信誉。你要是不投降总结起来就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不礼不智。大家都跟着你倒霉。地上的各位你们说老僧说的对否啊?

  这地上的侍卫说:这和尚说的有道理啊~~!咱们本来就是同朝为官何苦内斗呢。死了也不是忠臣啊!什么都不是啊。

  赢行利说:你们才明白吗?还不晚!!谁想活着通知我一声。

  地上的侍卫说:赢总管你把我们放了吧!我们都听你的为你马首是瞻。我们就算死了对国家,家民个人都没好处反而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死了也找不到葬身的地方。我们不跟他走了。我们不听他的萧妃反而能活那是大功一件。

  手下人这一说西乌兰把头低下了~!突然扬起头说:好吧我投降你们!但是你们必须保障萧妃的人身安全。

  僧粲说:这就对了!!这又不是国家大事!是太子爷家里的私事成败让太子爷自己去规定。咱们是朋友不能窝里反!你说是不是啊。要共同为大隋江山着想。不要内斗了。谁赢了谁输了都不是胜利者。我们弄死你大隋朝少了一员大将,你得手了弄死我们也是大隋朝的损失。还都不是好人。还都没功劳。何苦做这个傻事呢~~!你回去后把这话说给萧妃听听。他是明白人。咱们要是窝里反。太子爷下面还有三个兄弟呢~~~!谁占便宜谁知道。

  西乌兰说:是我们想的太简单了,你的话打开了我们的心锁。我愿意投降。你们做的太对了!!从今后化干戈为玉帛。不给外人可乘之机了。错误都在我身上。是我目光短浅。

  齐召说:我这嘴大的说两句。我叫齐召啊尹洁玉是我妻子的大姐。既然化干戈为玉帛了。那就各首信诺。大家都是练武的人这位西乌兰我齐召提出以武会友。我现在就把你放了。咱们比试一下就你我两个。胜不骄败不馁。你意下如何?

  说完话齐召就解开了绳索放了西乌兰,也把地上躺着的那些侍卫都放了。

  西乌兰说:那好我接受你的挑战。如果你打赢我从今往后我就听你的。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齐召说:四位前辈请解开穴道。妖儿叶上茶!今天不比了明天湖边上见。

  西乌兰说:一言为定。不用喝茶了把我的武器换给我。我到外面休息。

  四象解开了西乌兰的穴道把他的武器还给了他。西乌兰出了客厅到了外面。这些被放开的侍卫也跟着出去了。

  齐召说:佛爷的嘴就是厉害。居然能让这种人投降真是佛法无边啊。说的那话简直无懈可击。

  僧粲说:哪里话里!出家泄密了再不给人家一条生路佛陀面前我不好交代啊。我告诉你你比武的时候你不要战胜他。点到为止即可。要不然他就不干活了他会辞职的。

  齐召点点头说:佛爷高明~~!我自有分寸。那大家都休息去吧!!

  赢行利说:我可真服了你们了。能干什么的都有。我也省心了!!只要西乌兰不做对了。我以后就轻松多了,不知两面难为人了。

  众人休息过了一夜。第二天吃过早饭。曹叶牧又开始了装修小弟兄们都去帮忙了。就剩下齐召自己来到湖边等候西乌兰。

  两个人交手也没人看热闹都去搞装修了!!彼此一抱拳开始动手你来我往,插招换势。齐召就用了新学的方天戟大战西乌兰。效果很好从容不迫。西乌兰一把黑剑也是上下翻飞。大战一百二十回合未分胜败。齐召一看时候差不多了卖了一个破绽袍襟被砍了一个口子,与此同时从西乌兰的脸上一扫就把他的面具给摘了。再一看一张特别大的一张嘴啊。齐召也没敢笑。于是就说:咱们就到这里你也没输我也没赢你看如何?平分秋色吧~~!

  西乌兰说:你这么年轻你很了不起呀!我看着过几年我老了我真打不过你。那好从今后咱们就是朋友,齐心合力把太子府管理好!!在下告辞~~!

  说完这话高高兴高兴地走了!!!

  僧粲过来说:效果如何呀?

  齐召说:非常好佛法无边啊,他又恢复狂态了!!不知道我故意的。从拿剑的姿势上看就是到他很满意。我说他为什么戴面具呢!原来嘴是超级的大啊~~!哈哈哈

  僧粲说:这就是用人之道。你要是打败他,他就撂挑子不干了。因为昨天夜里你让他的军心涣散了。这样你和他打成平手反而能让他重整旗鼓。要是真杀了他和萧妃,太子爷的位置就保不住啦。你的计划就完全落空了。明白吗?臣子们就会说杨广的不是喜新厌旧,就会人人自危。再加上他从前对待杨勇的方式留下的后患,东宫首爵的位子肯定保不住。

  齐召说:我明白!!看样子曹老前辈很着急这门亲事儿。那是为什么?看那个样子我夫人的爷爷也很着急。为什么都这样啊?这么多年了还差这一两天吗?

  僧粲说:你不要管他们之间的事情。他们从前有恩怨你知道了对你也没啥用处。你就真给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知道的太多了反而贵变成累赘。

  齐召说:对了!你劝我把铠甲送给小邪神了。那我家那把龙德剑和现在这把紫薇剑加在一起能干什么用。就能阻止雕翎箭射不着我?我看我现在不是领导者我是先锋官。处处我打头阵。还有将来那个朱逸客说给我请了大元帅。那玩意有什么用啊。到时候我还得亲自上阵啊。

  僧粲说:你眼睛看到的想到的都是有限的。你看不见的你从未经历过的你就怎么知道没用呢?就如同刚才。你要是打败他他就走了不为你所用。大帅何尝不是如此啊。就算说你处处打头阵。你不想一辈子打头阵你就得有元帅。明白这个道理吗?就算别人不如你你也应该给与信任。打败仗也是艺术。你是多了一副铠甲但是你不给他你就丢了一份人心。皇帝之所以是皇帝不是多么能征惯战。也不是才高八斗。但是能征贯战的才高八头的都给他卖命。那不是两剑的问题。而是龙德!!那是一种神秘的力量。就像你我站在湖边根本就没看见有天竺国的存在。你能说你们看见就没有吗?

  齐召说:我知道了没有的,看不见的只是离自己太远了。而不是不存在。

  (本章完)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