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第六十三章 共舞朱旗帝准观 万赤开剖指闹场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第302章共舞朱旗帝准观万赤开剖指闹场

  齐召提了很多问题。星宿叟曲飞并不回答,而是用手一指太阳然后说:徒儿看看吧太阳怎么了?

  齐召看看太阳说:没什么特殊啊和往常一样啊~~!

  星宿叟曲飞长叹一声说:唉~~!帝出乎震,齐乎巽。相见乎离;置役乎坤成言乎兑~~!

  齐召说:我听不懂~~!您能用大白话给我解释一下吗?

  星宿叟曲飞说:那好吧,咱就从知其白守其黑来解释。太阳很光明出来就是白天,所谓的白。太阳消失了进入黑夜所谓的黑。黑白循环,亘古不变。人那是天地的产物。天有九星地有九泉人有九宫,人体有九窍,天有八风地有八方,人有八节。天有四时春夏秋冬,地有四正东西南北,人有四肢两手两足。天地人本来就合一的。顺从这个规律吧怎么办都行。不顺从这个规律到处碰壁行不通。所谓的“帝”就暂时说祂是太阳。从东方升起东方就是震的方位,所以叫帝出乎震。然后依次类推演绎出,一白二黑三碧四绿五黄七赤八白九紫。别的咱不说!就说你现在看太阳应该是日末酉时了。西方的天空就变成了朱红色,太阳也变成了红色。西方是兑相成言乎兑。对应颜色应该是红色。就符合天道在人间运行的规律。明白吗?因为太阳到了西方日末酉时天机己变成了红色,所以叫七赤!明白了吗?我说这个话的意思就是你所修炼的天声道和这个是对应的!!就是成言乎兑!西方属于金的方位。说这个干什么呢!那就是教导你怎么对应!!你想胜利你就得用朱红色的旗帜来对应太阳的颜色。明白吗?

  齐召说:记住了!我照办。您让我看太阳是看颜色啊!!

  曲飞一笑说:没那么单纯吧~~!我要给说黑。天黑了就出金星,在西南方向。这就对应二黑了。

  齐召说:说具体点吧。这和知其白守其黑,和黑族我还联系不上。

  曲飞说:别急。你要问黑我先说白。太阳落山看不见了的时候,最后剩下的就是一道白色,夜空里天气晴朗啊!银河也是一道亮白色。黑夜里并不是纯黑所以叫做二黑。以银河为界限两边黑啊所以是二黑。所以黑族一分为二了!!你说的那个金袍确实就是金蚕丝弄成的绝对不是金属。面具也是那样的但是不是金蚕丝的而是死去的金蚕表皮累积而成。但是后来就不这样了用金属的黄金代替了,之所以有魔力就是把金蚕的表皮融入了黄金当中合二为一了。就是闻德光他爹手里的面具材质。这个工艺已经失传了。他爹为啥叫金面猪王呢?其实不是用来杀肉吃的那个猪!而是天时到亥则不复有人的意思。戌狗亥猪嘛~~十二生肖不是说他爹长得就像猪。

  齐召说:嗷~~1明白了!!没有人了都死光了所以是地狱教!!拿猪的形象当图腾了。这要是没有渊博的知识根本就别想听懂啊!!原来就是因为这个才叫金面猪王的啊~!

  齐召又说:我长见识了。那么大地如此广大东西是从什么地方分界线呢?

  曲飞说:所谓东西大地分界线,就是葱岭。这就是地脉!!指的可不是方向啊!!大地是有脉络的明白吗?

  齐召说:那您根据什么说葱岭就是大地分界线呢?是听说的还是进过考证了呢?

  曲飞一笑说:这个是这样式的。你用眼睛看泥土你根本就分不出来,什么地方好。但是你可以根据地表的植物生长情况判断。就像看风水的他们是依靠罗盘和动物鸟类的坐标进行判断的。你看见燕子没有?秋后千万里从天空迁徙到南方,春天了又丝毫没有误差的返回原地。天空中没有任何记号。它们依靠什么辨别方向?那就是依靠着日月星辰的引导再加上地脉的作用。鸟儿比人类更知道地脉的存在。青鸟落下的地方就有风水可以当阴宅升官发财。这个道理都蕴藏在“帝准观”里面。就是我上面所说的。帝出乎震齐乎巽相见乎离......这就叫帝准观。可不是人生观!!当然了我可以解释清楚为什么是葱岭为分界。但是花很长时间证明出来还是那地方不如你直接就记住。把一万个道理解剖开来,那也不过就是闹剧。

  这个道理就像什么呢?你不要管你手里的钱是你父母的还是你子女的,或者是你爷爷奶奶送你的。你只要认这个东西是钱你不要管是从哪来的。你买东西的时候人家也不问你从哪来的。你就直接拿去买东西就行了。就算你弄清楚从哪来的钱。人家也不会多卖给你东西。就算你不知道钱从哪来,你有钱就卖给你。

  齐召说:还是大白话啊。一说我就明白了。我现在知道这个权杖怎么用了~~!为什么上面有一只鸟了。因为鸟比人类还懂地脉!!我也知道这个命带是象征着银河了。

  曲飞说:好徒儿啊一点就透!!

  齐召说:我也懂什么是黑孤独爱粗了!!

  曲飞说:不要说出来!否则你我都倒霉~~~呵呵呵哈哈~~!我不说黑孤独爱粗。我说知其白守其黑复归于无极~~!

  写到此处有人问作者道德经真的如此深奥吗?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作者回答:我只能借用老聃圣人的一句话说“我愚人之心也哉!=我就是傻瓜你能看出什么来那是你的造化。我可不敢贪天之功。”我是本着自然人从自然的角度解读的!仅以此章节之拙作,引发高人的宏论就当交流吧。

  这时候齐召说:那么我穿的是红衣服应该很符合要求了吧?我准备跳金光舞蹈僧粲反对。都和我翻脸了。他还说他一年之后就死了。然后去我家。您看这事儿可靠吗?我是不应该把这个命带给我老婆带上呢?要么我就准备红布做成大旗每人发给他们一面红旗?

  曲飞说:可以这样做。要做成两个类型。发到士兵手里的三寸的布条做成的小红旗就可以。因为你的军队太杂做成这样一面红小旗。就能判断是友是敌。你的军队盔铠甲胄都是杂乱的比不了单纯的军队有统一的服装制式,而且语言不相同。所以有必要这样做。我是在给你解决实际问题。告诉了你地脉分界线。你就要懂得适可而止。至于说僧粲的修为我不怀疑。那是你们的缘分。我老了我也没他那个本领我不想说三道四的。毕竟僧道不同门。

  齐召说:那您准备何去何从呢?

  曲飞说:我和旧主人商量好了,喝完喜酒。我们一起去杏林去找老朋友去!

  (本章完)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