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第六十七章多番固执既过之 总好杀权玄为命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齐召和闻德光讨论前途,齐召说让文德光看管马匹顺着海岸走。闻德光并未答话司马冰冰忍不住了就说:凭啥就让他自己看管马匹走海岸?为啥你就不能看管带领马匹自己回家让大家乐呵乐呵?

  司马明珠说:我确实想吃海鲜。但是妹妹大姐告诉你坐大船未必舒服,尤其是海船。风浪大就晕船恶心呕吐,连水都喝不下去五脏六腑都能吐出来。站都站不起来。这是我养父说的。

  司马冰冰说:你凭什么就知道我晕船啊?我要是晕船那闻德光就得照顾我更不能在岸上走了。大姐夫你另换别人看马匹吧!我们两口子是不干那活儿啊~!

  齐召说:呵呵看把你吓得~~!我是在和他开玩笑的。这事情先放下。等我去问僧粲和星宿叟曲飞师父明天再做决定。走了回去睡了。

  闻德光说:对了你为啥不问问我家的面具金袍是何物,有何用呢?

  齐召说:呵呵我被曲飞师父教育了。我拿出权杖金箔命带放在他眼前。他都视若无睹。根本就不摸也不看。人家那才叫定力。我问了为啥不摸不看。他就教训了我一顿。我觉得很有道理人说了“这东西不是我的我为什么要摸要看那就太俗不可耐了。”我说了大家都有好奇心。人家说了“我是我别人是别人”。天下那么大给我也没用。后来我就猜测了你家的金袍不是金属做的而是金蚕丝织布做的。是不是啊?

  司马冰冰说:你说的就是我带出来的金蚕吐丝能做金袍?那太好了!!要是那样我将来把金蚕养多了也做一件金背心给我的子孙后代穿啊~!金袍要是破了我还能修理。我的老公爹肯定喜欢我。

  闻德光说:你猜的很正确确实我家的金袍是金蚕丝拧结而成。但是也不完全是金袍上面还有一条带子。和天佳凤手里的武罗凤布是一个材料。

  齐召说:你今晚上想起来说这个干什么。我已经对那东西没兴趣了。受教育了。因为不是我的。

  闻德光说:你不用吊胃口!我想说的是那块武罗布可是沧浪客的东西。这话题对你没有意义?你就不想探秘?

  齐召说:你这意思沧浪客有可能是黑族人?或者说金袍是黑族和兽族的共同产物?

  闻德光说:这我不知道我才和你谈谈。对了这块小金箔晒太阳顶在头上会如何呢?你做实验了吗?

  齐召摇摇头说:还没来得及呀。我只是试验了这根权杖了。对了我告诉你:西行高脉里说了那长大金箔是给女人沟通神灵用的。不是给男人晒太阳用的。后来我找了钱买吾为我把脉说没有副作用我这才放下心来。以后啊凡事多加小心。我从心里就不愿意听“黑孤独爱粗”这个所谓的咒语。所以我对黑族的东西我不愿意冒险拿自己做实验了。你要想再拿去晒太阳我可以借给你一用啊!!我是不想做试验了。至于说武罗布和金袍什么关系咱就直接去找沧浪客询问,听他怎么说何必自己猜测~~!他还说想要我的宠物小乌龟有大用处。他们四个人总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扯不清楚。怎么样你明天敢拿这小金箔放在头上晒太阳吗?你可注意啊这个是女权的产物。

  闻德光说:你这意思还是和大金箔一样我先来?我替你打头阵啊?

  齐召说:你不是闻德光嘛~~你会发光。太阳也会发光。我叫齐召我不会发光嘛~~!老子曰“和其光同其尘嘛!!”吾不知谁氏子象帝先。这就是说“光应该存在于人格神玉皇大帝的前面,要是没有光明的照耀就是有玉皇大帝咱也看不见啊!”

  闻德光说:呵呵你真行!我算服你了。奇招!歪理邪说啊~!我是名叫闻德光我又不是光!!

  齐召说:那不对!你不但叫闻德光。你还会发光。之所以我能当上黑族的尊神全靠你能让我发光了。我这不是耍花招这是实事求是啊。能成为黑族的尊神那是咱们四个一起完成的。我可不敢居功自傲。我没拿你开玩笑!!要不是冰冰手里拿了狄阳草蛊毒盒子。咱就无法和人家的神物对接。人家就不会认可咱们。

  司马冰冰说:大姐夫说得对~!这话我爱听!他们两口子试验了权杖,接下来咱们两口子试验小金箔晒太阳!!这次我就不面对太阳晒自己的脸了。先找个小动物晒晒看看反应如何。那不就行了?

  齐召说:你先等等吧!我不是舍不得我是怕你出危险。你等我问过僧粲或者曲飞师父之后咱再决定。这个的地名不太好不叫武功叫邯郸!!这可是我爹告诉我的帝王之学!!什么地方用什么东西这是有大学问的。

  司马明珠说:这就是帝王之学?庄子说了“邯郸学步”这里应该学走路这才符合玄妙?

  齐召说:庄子是谁呀?我爹没告诉我。

  闻德光说:庄子是圣人!道家的第二大圣人写了一本书叫《庄子》十万多字!属于道家玄学。

  齐召说:庄子是道士吗?

  闻德光说:庄子不是道士,庄子是宋国人就在邯郸南面不太远的地方有一个地方叫蒙城当过衙门里的小吏。又叫漆园吏。写的散文可漂亮了!!庄子的真名叫庄周。是战国年间的人。他有一句名言“生生者不生杀生者不死”“窃钩者诛窃国者王侯”。寓意是很深刻的。

  齐召说:他这么大的圣人为啥没当大官?

  闻德光说:我看庄周那意思他的为人很固执己见,是个得过且过的人。无心追逐名利。有人请他去楚国做大官他说“愿意在泥水里爬来爬去做乌龟也不愿意去当大官早死被人崇拜。”

  齐召说:他对邯郸怎么评价的?

  闻德光说:他就是说赵国国都邯郸人走路的姿势很优美,有一个外国人就想学这种走路的姿势就来到邯郸,结果没学会赵国人的走路姿势,还把自己原来的步伐忘记了。最后不会走路了。爬着回家了。

  齐召听玩了哈哈大笑说:这个庄子确实很幽默。太夸张了。我明白了在这个地方不能学什么。不适合学什么。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在实验金箔。否则学不会爬着回家那就糟了。我这正想回家呢。

  闻德光说:那好咱就去休息,明天你要去见沧浪客的时候你叫上我一起去!!走吧去休息了!!

  这四个人两对儿回了自己的住处睡了一夜。醒来之后曹叶牧早就预备好了饭菜。确实很省心。吃完饭以后司马和平和曹黄符给曹叶牧敬茶磕头谢恩。方笑和杨广也要离去背上勘察水路。送走了杨广带走了南天一剑常子找赵芸芸一起北上了。旧主人智觉星宿叟曲飞和曹叶帆三个一组去了铜川杏林。僧粲师徒要回安徽了。齐召说:等等!!您可别走。我昨天试验了权杖。我想问问佛爷他们都想去看大海吃海鲜,坐船去苏州打乱了我的计划。您看我适合上船航海吗?

  僧粲说:这事儿怎么说呢!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齐召说:那我要是吃海鲜呢?

  僧粲说: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你不要和出家人说为恣口福杀生害命的事情。你又不是和尚又不是我徒弟我可管不着。

  齐召说:昨天夜里。闻德光说了“道家第二大圣人说生生者不生,杀生者不死。杀生不死知道吗?”

  僧粲说:玄学为命!佛学为性!何去何从人人自由。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老僧告辞。道信咱们走~~!

  道信说:总好杀权玄为命,大匠斫之道德声。苦海慈航鱼鳖用,吃尽烦恼菩提龙。师父道信如何?

  僧粲说:如是信道当有裨益。如是道信将得佛果!

  齐召说:菩提龙啊?哈哈可以吃海鲜了。好听!我同意带大家走水路去航海了。

  司马冰冰说:那你同意你看着马匹,走海岸了?

  齐召说:那海岸上有草料吗?所以说我同意你们上船先试试看谁要是晕船谁就下船看着马匹走海岸。不一定就是我晕船吧!!说不定就是你晕船你看着马匹走海岸。

  司马冰冰说:呸!遇上你真倒霉~~!一句吉利话都听不到。我不和你计较你赶紧去问沧浪客我还等着吃海鲜呢。

  司马和平说:你们要去大海吗?黄符咱也去观光大海吧~~!

  曹黄符说:爹!我们也想去凑热闹~~!你老说行吗?

  司马啸林说:没啥不行的!!我同意了!我女儿还没看见过大海呢~~!老亲家给个面子吧?

  曹叶牧说:你们也想去苏州吗?我无所谓我给你娶媳妇了我任务完成了。你们两口子愿意去哪都行!你们要是去苏州呢就到你老妈的坟前烧几张纸儿,告诉她你娶媳妇了。我没别的要求。你老娘的坟墓就在苏州城外西南三十里,有一棵大柳树就在大柳树下面。

  曹黄符说:那我怎么找得着啊!有没有墓碑已经都二十多年了~~!我看还是您带我一起去吧!!要不然我去了找不到在给别人家上坟我就白忙了。您老在家也没什么重要事儿你也一起去吧~!

  曹叶牧说:也好但是我不愿意和你们一起去,你们都是年轻人。

  司马啸林说:我和你一起去老亲家咱们两个就为孩子们看着马匹走旱路去苏州!!你看如何?

  司马冰冰说:爷爷真好~~!知道心疼孙女儿!!

  司马啸林一笑说:呵呵现在知道爷爷对你们好了?

  吴忠说:老家雀儿!就剩咱们两个了回长安吗?

  沧浪客说:你回长安吧我不回去!!我要跟着老青蛇和老怪物一起去苏州。我还想找五凤云罗裙呢~~!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