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第七十四章 吻月将问择无物 妻相妨儿竟舍儿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白发苍苍一个老太婆,手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个刘字。进来之后从怀里拿出一个金箔做的月牙就贴在嘴上了。这就像贴封条一样,但是又不一样她是贴在上嘴唇上面了。照样可以说话。就像上嘴唇贴了假胡须的道理。就是外人看不见她说话的口型而已。这个举动很古怪,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这太吸引眼球了。然后走到司马明珠吃饭的桌子前面。把那张写着刘字的纸片放在桌子上。大家这才不看表情了,才挫动眼神看看穿着打扮。这个老太婆穿的很讲究绫罗绸缎,绣花鞋。腰不弯背不驼。头上有珠翠闪闪发光。头发是白的眼眉是黑的脸上没有皱纹。皮肤很好就像大姑娘一样的溜光水滑儿,眼睛炯炯有神。除了白头发之外什么地方也不像老太婆。长得大眼睛双眼皮儿的。

  司马明珠坐着说:您有事吗?

  就听到奶声奶气的儿童声音说:我是追着我们家老头儿子来做客的。

  司马明珠说:是您在说话吗?你家老头子是那边那张桌子上刚到的那位老人家?刚才说想要喝香水的就是你?

  那个白发女人说:是的!男人都很臭。是臭男人!还没有白开水香甜!难道你不觉得是这样吗?

  司马明珠摇摇头说:没察觉过。您这张纸啥意思啊?你来做客谁来请客啊?

  那个白发女人说:当然是你来请客了!我又没钱就有这张纸还是刚从大街上捡来的。就当礼物送给你你就请我吃饭吧!

  司马冰冰说:你嘴上贴着的也是从大街上捡来的吧!

  这个女人眼神陡然一厉向着司马冰冰看过去就像两把匕首,看得司马冰冰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手握剑柄。蓄势待发。

  司马冰冰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女人说:我要亲吻月亮,我够不着月亮。没什么其它事情让我想做了。就弄了一块金箔贴在嘴上做成了月亮的形状。怎么会是捡来的呢!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是谁呢?

  司马明珠说:请你息怒。我妹妹不会说话多有得罪。那就让我请问您是谁吧!

  这个女人说:我嘛就是广寒神婆秦吻月。那边的就是我老头子天残阳神刘一宫。听说过吗?

  闻德光还没等司马明珠答话一抱拳说:久仰两位大名威震边北辽东。有失远迎请二位恕罪。在下地狱烈火闻德光。

  齐召说:你知道?你听说过?

  闻德光说:听说过就是没见过。今天人家报了大名突然间想起来了。

  这个白发老翁刘一宫说:别紧张!一个残废人你们不要小题大做。我呢想找一个人那就是大旗门的账房先生萧世才萧主簿。路经此地。没有什么东西要拿的。

  齐召说:您想干什么,不必和我说明。

  刘一宫说:非也!因为老朽看你的相貌和萧世才长得太像了。

  齐召说:那又怎么样呢~~!天下人相貌相似的人太多了!!您不会以为我就是萧世才吧?

  刘一宫说:呵呵那倒不至于!老朽还不至于拙笨到那个程度上。但是我认为你有可能就是萧世才抛弃的大儿子那还是有可能的。

  秦吻月说:老头子别和他说废话。你就直接问他是不是就行了。咱们从济南一直追到这里哪有那么多的耐心啊!

  刘一宫说:孩子你说实话吧。你是不是萧世才的大儿子?

  齐召说:就算是吧!你待如何?

  刘一宫说:不想如何就想告诉你我是你姥爷!我女儿是你爹萧世才的妻子!!

  齐召说:这可不能乱说话!我娘叫高林凤!可不姓刘!!我爹只有一个妻子就是我娘。我姥爷叫高谈圣。您岁数大了也不好占我的便宜吧?

  刘一宫一笑说:我这么大年纪像是爱占便宜的人吗?有必要和你撒谎吗?

  齐召说:那就请您说说原因吧!我娘不会是姓刘吧?还是我的在边北辽东不学好娶了第二个妻子?

  刘一宫说:没那么严重。既然你承认了我就告诉你实话。我是你娘高林凤的干爹。事情是这样的。想当初你被旧主人带走了。你姥爷高谈圣和你娘就去了幽州。后来辗转去了契丹室韦的路上。出了山海关进入辽东就到了我家。我和你姥爷高谈圣本来就是旧相识。他们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就去了契丹室韦谋生去了。把你娘留在我家,后来你爹也找到我家。还是我亲自护送你娘回的江南。

  齐召说:原来如此!那我就见过姥爷。那位怎么称呼?

  刘一宫说:你说刚才报名叫广寒神婆的那个啊!她是我师妹不是我老婆!!你不要误会啊。我那年岁大了我老伴没了。她就没完没了的骚扰我。我走到那里她就追到那里。没看见吗他总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个刘字做这个事情。追着我骂臭男人。我也拿她没办法。她和你没关系。

  司马明珠说:原来这位是姥爷,看这意思包涵是买主啊!他说您是臭男人说坏话还是喜欢你的。

  秦吻月说:小丫头!你懂什么。他想当初不要我娶了别的女人。说我多嘴多舌为了这个我才把嘴遮盖起来。他还是不要我。然后他说我长相不好做人的妻子就会妨碍儿子的生命,儿子就会早死。说我有斩子剑。那也就罢了!可是他老伴早就死了也没给他生儿子啊!!你说他可很不可恨?

  刘一宫说:师妹!算了吧。一切都过去了。就不要在晚辈面前丢丑了。

  秦吻月说:呵呵你怕了?你个臭男人。我愿意说你管不着我。要不然我不说这个。你竟然要给这个小子喝香水!就是不请我喝香水儿。你啥意思?那个香水是你的传家宝。你老伴死了你都不请我喝香水,你大老远的从济南追到这里送人家的孩子喝香水。

  刘一宫说:这是我外孙。他在不认识我的情况下对我很尊重。还让给我位子请我免费喝酒。我就是和他投缘愿意给他喝香水儿。与你无关。你们别听他的老夫我有儿子。而且在朝为官名叫刘仁我儿子媳妇就是花木兰。我平时保守秘密不让我儿子说他是我儿子。免得被我师妹加害!现在可以说了。因为啥呢我找到香水的主人了。我老伴儿也没了我就可以专心致志的对付某些人了。

  秦吻月说:你把话说清楚!某些人是谁呀?

  刘一宫说:某些人就是你。我告诉你这个香水的主人不是我那是昆仑神坯酿造出来的。放在我这里让我保存。我儿子生下来我就送上了昆仑山。我儿子刘仁也是昆仑神坯的弟子。这是我们的交换条件。小昆仑在此只有他有权利给你给你喝香水儿!!

  秦吻月说:你个糟老头子臭男人!原来你有儿子。你把我这个广寒神女熬成了广寒神婆了你才说实话!!你真歹毒。

  刘一宫说:不带毒也不行!我一个人不能同时照顾母子。谁让你抢走杀害都是我的损失。前几天昆仑神找过我了告诉我,我儿子的武功绝对胜过你了。老夫无忧矣!!现在告诉你也不算太晚。小昆仑在此他有权处理白发变黑的香水儿!你就不要纠缠我了。我告诉你我的头发都白了我都没喝过这个香水儿!!做人要讲信用懂吗?

  齐召说:我以为什么香水儿呢!原来是白发变黑的药物!我又不是白发喝这个有什么用啊~~!

  司马明珠说:哎呀大男人啊这东西了不得啊!咱们也有老的时候啊~~!白发还青那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皇帝都求之不得那可是宝贝啊!你没看见你师父都长生不老了?你娘要是有白发喝上点点儿也能年轻了。那是驻颜用的宝贝啊!!你千万不要推辞啊~!你不要我还要呐~~!

  司马冰冰说:大姐夫我大姐说的太对啦!你就收下吧!分给我一小瓶就行!!我也喜欢!!

  刘一宫说:你知道有用了吧?人人求之不得啊!看见没有就在我身后的葫芦里面装着呢!现在就是你的了。你能否赏给老夫喝一杯啊?

  齐召说:真的假的!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说实话我真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喜欢这东西。

  司马和平说:齐召啊!姑姑说一句你应该送给我爹喝一杯。他老了需要保养啊。

  曹黄符说:是啊!这东西人人想要啊!就连我都想喝一口尝尝。

  这时候花木梨站起来说:我是花木梨花木兰是我姐姐。在下见过伯父。我这里有礼了!!

  刘一宫赶紧说:哎呀免礼免礼!!呵呵老夫还遇上亲戚了!我那老亲家还好吗?

  花木梨说:我爹三年前已经故去了。我这才出来想去找我姐夫找份差事。结果他们两口子出征塞外了没在京城。这位齐召是我的大姐夫!咱们都是亲戚。

  刘一宫说:原来如此。亲上加亲了。齐召啊你把这个收藏好!这个可是宝贝啊!!

  齐召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我来做主那就先给您一杯香水儿喝!这位秦吻月老前辈也算有缘人。来来您也请过来我送您一杯香水儿!!

  秦吻月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脸诧异地说:你舍得给我喝一杯?

  齐召说:这里最需要这个香水的。就是你们师兄妹。我们都是年轻人暂时不需要这东西。不是我舍得舍不得。而是大家有缘份!您请过来吧!!

  齐召又说:请问姥爷这喝多少才能管用啊?

  刘一宫说:一杯就管用至死都是黑发。

  齐召说:这葫芦里还有很多我觉得有十来斤重!!

  司马明珠说:十来斤也不够用啊!!给咱这个姥爷喝了之后!那还有我爷爷!还有你老妈!还有就是见到你师父万一他要拿回去呢!!他们两个喝完了之后你就把葫芦给我我拿着。你师父就不好意思拿回去了!听见没?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