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第七十六章 钱换临香听一酌 惊奇无物童应急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温德光冒烟突火进了饭馆儿,就在齐召拿进去的大水桶里沾足了黑水。开始了自己的灭火行动。他练有特殊的功夫不怕热。闭住了呼吸。把**的布匹盖在火源之上。还真管用。油不再燃烧了。但是后厨木制家具菜板面板凳子都在燃烧。用黑水也浇灭了。这他才出来透了一口气。

  齐召说:怎么样啊?

  闻德光说:差不多了!前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居然成了这样。幸好有我在。换成别人就的束手无策。

  齐召说:你这衣服都黑啦!

  闻德光说:你也别说我。你看看你自己吧!你也是成了花斑豹了。

  齐召这才看看自己原来是端着木桶走的时候黑水飞溅出来衣服上也是,黑斑点点狼狈不堪。

  这时候有人说东家来了!!齐召看过去跑来了一小孩儿身高足有三尺半高。一边跑一边说“怎么回事啊为啥就失火了呢?”

  但是声音却不是孩童,却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原来是个侏儒。一身浅绿色童装。小圆眼睛蒜头鼻子招风耳朵,额头上三道抬头纹。嘴上希巴啷当有几根胡子。看面相最少有四十岁。跑得满头大汗!

  后厨的师傅跑堂的伙计都过来说:东家失火的原因,就是炒菜火大了崩锅了。点燃了油罐子油罐子也炸了满是火油!!就是这两位兄弟已经把火熄灭了!!

  这位东家看看齐召和闻德光,然后一抱拳说:在下多谢二位保住了我的饭馆儿!我就是这个饭馆儿的主人。我叫章林祥就是本地人。请问两位高姓大名~~!

  闻德光说:我叫闻德光,他叫齐召。都是来你家饭店吃饭的客人。这灭火用了人家染坊的布匹遮盖了火源。我们都没什么。你去和对门的掌柜聊聊吧!

  章林祥说:那事儿不着急!不知道几位吃好了没有?

  闻德光说:呵呵还没吃啊~~就着火了。先救火要紧。

  章林祥说:你们先等一等我进去看看。这地方太小了!比不上济南也比不上齐州滨州,只有我这一家饭馆儿。如果后厨还能用的话。你们还得在我这就餐。

  闻德光说:里面的情况我看了就是菜板面板烧了有三把凳子其它的没什么损失。你就换换菜板面板花不了几文钱。你说得对我们还得在这吃啊!!

  章林祥说:伙计们你们进去收拾一下吧,继续干活!就别在外面站着了。你们两位为我救火了,这衣服鞋子都弄成这样了。我马上去给你们拿新衣服来,今天我请客在这大家谁也别走免费吃喝。还有你我的对门儿,你算一下用了多少布匹我给钱。

  掌柜的说:章老板你就给一两银子吧。我也不讹你。我是染坊那些布匹不是我的是我给人家染的加工。

  章林祥马上出一两银子给了染坊。伙计出来说:东家已经打扫完了损失不大!你们大家都请进去休息吧!

  这个染坊的掌柜说:两位的衣服都弄成这样了,一看就是好衣服咱这小地方没有人加这个材料。

  章林祥说:这衣服多少钱啊?

  掌柜的说:这衣服我在长安看见过,纹银四十两那是便宜的。你就包赔吧!!

  齐召一笑说:衣服我们带着呢。这衣服脏了洗洗就行了不用包赔!说实话失火的原因我们也有责任。是我们弄得太香了后厨的师傅才出来的,耽误了炒菜崩锅了!你们就不用客气了。我们吃饭给钱。

  这个掌柜的说:两位随我来吧去我家后面的水池换洗一下。我这里水多胜过澡堂子常年有开水!水池也大又是中午天气也热。

  闻德光说:那还真得打扰一下!是得洗洗换换。冰冰把衣服给我拿过来。

  这两个人就跟着掌柜的进了染坊人家有大水池子什么温度的水都有。两个人就洗了澡了换了衣服。把脏衣服自己也就洗了。还觉得很舒服!然后把脏衣服洗完了就晾晒在饭馆前面的树枝上面。进了饭馆等着吃饭。

  闻德光又想起和香水儿那事儿了。说:火机烧开水了没有啊?

  染坊掌柜的说:要开水我家有。伙计你去灌一些来!!

  这伙计拿着水壶就给弄来了开水,往桌上一放。这时候桌子上的菜品都上了八成了!不过还没人动筷子。都在等他们两个的到来。齐召用眼睛看看司马明珠,司马明珠就把葫芦盖子打开拔掉了塞子往大水壶里添加香水儿了。又是异香扑鼻!!

  那个章林祥说:哎呀怎么这么香啊!!从来就没问过这味道这是什么呀?

  闻德光一笑说:呵呵就是因为这个后厨的都出来看了所以才失火了!!

  章林祥说:这是什么呀?能喝吗?我拿钱换一碗喝行吗?你说多少钱吧!!

  这时候司马明珠早就把盖子盖上了,加进去的香水最多也不足半杯。就说:来来大家都尝尝吧!!

  司马冰冰说:姑姑先来然后是我!最后是大姐。

  司马冰冰上去拿起大水壶就给大家倒香水,每人一杯最后到光了。闻德光齐召司马明珠三个人还没有了。大家都开始喝水了!人都说好喝!比最好的茶叶香甜百倍。沁人心脾啊!

  齐召看看司马冰冰,然后说:我们三个就没事啦?

  司马冰冰说:有事儿没事儿你自己看着办吧!!

  那个姓章的章林祥又说了:这也太香了!我也没有啊!!

  司马冰冰说:本来就没有你的份子啊!这可不是花钱可以买来的。无价之宝懂吗?喝了之后飘飘欲仙。哎呀这个舒服啊!!

  齐召说:伙计你去再弄一大壶水来!

  这伙计就有弄来一大壶开水。齐召说:夫人把香水给我!

  司马明珠说:那不给!还是我来吧!你拿着水壶!!别让别人动了。

  司马冰冰说:大姐啥意思啊?这次我大姐夫先给我倒上?再让我喝一次?

  齐召说:夫人这次多添加一点儿!!

  果然这话管用加进去有多半杯。齐召拿着大水壶又首先送给了刘一宫和秦吻月每人一杯。然后就给曹黄符和司马和平每人一杯。然后是闻德光和自己两口子。水壶里还有很多!这次比上次还香。起早一手拿着水壶一手拿着杯子对着闻德光说:来干一个!!说完话一饮而尽。杯子不大已经不太热了。喝完了之后感觉是特别舒服!口留余香。沁人心脾呀!!确实还想喝。但是事情不能那么办啊!于是绕着圈儿分了每人半杯!!也给了章林祥半杯说:章老板东西不多!我不要钱你就尝个新鲜吧!!

  这章老板千恩万谢的!!齐召把水壶放在桌上了。司马冰冰说:那个水壶里还有吗?

  齐召说:当然还有啊!你这样算啊三十个半杯就剩下多少?十五杯!减去八杯半至少还有六杯!

  司马冰冰说:那怎么分啊?

  齐召说:不分了剩下的就是我自己喝了。你们大家喝酒吧!就别惦记这事儿了!!

  这话音刚落就听有声音说:“我要喝香水儿我们也要喝香水!”

  齐召说:谁呀?

  章林祥说:是我家的两个孩子在桌子下面呢

  齐召说:来来出来我看看!!

  章林祥说:都出来二十岁的人了!还这么馋嘴~!

  这一出来大家都把头低下了,因为啥呢!两个小孩都和他爹一样高。看了就想笑。又不敢笑怕人家面子上挂不住!所以都低着头忍着不能发出笑声都在偷笑。要是章林祥不说是二十岁了这话也许没人笑。

  齐召勉强忍住没发出笑声。把头往下一低。就听到两个小小伙子说:都有得喝凭啥不给我门喝?怎么都低头不说话啊?

  章林祥说:太不像话了那香水儿是人家的东西!!不是咱们家的!!你又不认识人家凭啥给你们喝!!

  其中一个说:他还不认您呢不也给你半杯喝了吗?宁舍一群不落一人!俺们兄弟就两个他还剩六杯。就分给俺们两个一杯能怎么样啊?拿水壶的你说话呀!你给不给喝?

  齐召说:给给!!马上就给。来来两位兄弟。我给你们每人半杯!!就算交个朋友。

  秦吻月说:老头子。我喜欢这两个小孩!!不如咱们收他们做干儿子吧?

  刘一宫说:你别乱说话!人家是小伙子!你愿意了人家肯不肯还难说。

  秦吻月说:愿不愿意那可由不得他们~!只要我愿意就行了。

  这两个小小伙子可着急了说:你是谁呀?这么霸道啊?这是在我家一亩三分地儿!

  刘一宫说:两位小哥别生气!她是我老伴儿。很喜欢你们两个。我们身边无儿无女的就是想收你们当干儿子,那是好意。但是我老伴儿不会说话!请别见怪。

  秦吻月说:怎么啦?不愿意啊?告诉你们听好了我叫广寒神婆秦吻月!我老伴天蚕阳神刘一宫!

  章林祥说:此话当真?

  秦吻月说:当真!如假包换!!你听说过?

  章林祥说:岂止听说过,简直如雷贯耳皓月当空。那个不知啊!!只是您嘴上没有月亮啊!在下听说广寒神婆秦吻月嘴上有一个金月亮。刘一宫背后有一个大葫芦。二位~~!

  秦吻月说:想找证据!那就给你看看!那个大葫芦在那个女孩手里就是我老头子背后背的那个葫芦!!

  秦吻月拿出金月亮往嘴上一贴说:这回像了吗?满意了吗?要是不满意你来看。

  说完话拿下金月亮随手一甩。那张金箔就把桌子角削掉了一块!!

  章林祥说:果然是您!那是千真万确了。这就是金月弯刀的功夫!!假不了!两个小畜生过来!我同意了!!这可是世外高人啊!

  两个小孩模样的真听话了,因为看见功夫了!那张金箔薄如纸片软软的却能消掉硬木桌角,那是什么内力啊!!

  所以赶紧过来叫干爹干妈了。

  这下秦吻月高兴了说:老头子给钱啊!!赶快起来说说叫什么名字!!你老干妈我真高兴啊!!

  刘一宫说:银子有很多!但是不代表情谊!你这么高兴你就把你的金月弯刀送给他们当礼物吧!!

  秦吻月说:也对!!来来过来!

  说完话就从怀里掏出两个小型的金箔也是弯月形的!伸手就把月亮形小金箔贴在小哥俩的额头上了!

  然后心满意足地说:呵呵这回行了!谁都知道你们是我广寒宫的人了!!

  这小哥俩再次跪倒说:谢谢老干妈!

  刘一宫说:你们小哥两个还会什么功夫吧?

  小哥两个说:我们确实会功夫!都是俺爹教的。我叫章童,这个是我弟弟他叫章童第。

  刘一宫说:好名字!容易记住。将来一定大有作为!表演个功夫给我看看吧!!

  章童说:外面树上的衣服是谁的?

  齐召说:是我们两个的!!

  章童说:借给我们穿一下行吗?

  齐召说:可以!我去拿!!

  齐召就把衣服拿来了已经干透了本来就是丝绸的容易干。交给了章童。章童说:弟弟上我肩头上来!!

  两个人就摞了起来就把齐召的衣服穿上了。只有上面的章童第看不见下面的章童了。就像个正常人的身高!!大家也不敢笑。章童第把袖面一挽说:拿剑来!!伙计就拿来一把宝剑!马上就练了几招!效果真好。

  下面的章童说:咱们去外面!!

  章林祥说:算了吧吃完饭以后再说!!人家都没吃饭呢!没功夫看你们这个。

  说完这话,章童第就把衣服脱了。还给了齐召。

  闻德光说:这可是人才啊!!

  齐召点点头说:嗯!确实是人才啊!这要是从下面攻击战马肚子。那万无一失!!

  章林祥说:说得对!说得好!这就是我们的家传绝学。他们不使用宝剑。我们的武器是斩马刀峨眉刺。刚才的表演那是开玩笑的。但是很遗憾考状元没人要。上战场当兵也没人要。明珠埋于粪土还总被人家耻笑。他们两很机灵两只手使用不同的两种武器。摞在一起可同时攻击对手的上中下三路。不是我吹牛!一般的高手还未必就是对手呢!但是依然没用!!

  齐召说:我有用!!让他们哥俩个跟着我干吧!!我让他们当大将军。

  章林祥说:请问阁下你是干什么的?

  齐召说:怎么说呢!我是发现人才找人才的吧!你看这些侍卫打扮的人没有!?

  章林祥说:看见了!他们穿的都是军装。你是领头的将军吗?

  齐召说;也可以这样说!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就收下您的两个儿子,让他们今生今世大有作为。最少也弄一个六品官儿当!!我说到做到。我要说能他们当上三品的官儿你肯定认为我吹牛了。但是我也不排除那种可能性。给你看看这是我的兵符将令。

  齐召拿出兵符将令太子手谕。

  章林祥说:哎呀!原来你是大将军!!节制六万兵马?能看得起我儿子!我家祖坟上都冒青烟啊!!那好我太谢谢你啦!来来你们两个见见大将军!!今后你们可有前途了!!

  刘一宫也一愣说:怎么你爹是大旗门的你却是隋朝的大将军吗?

  齐召说:是的!我身边这些人男女都有那一个也不低于六品官儿!朝廷都给俸禄!!最小的也是武举人。食禄五十担!我这个妹夫他是大将军长安都有府邸的!!他叫闻德光!

  刘一宫说:他闻德光我知道很有名气。少年得志杨勇在的时候他就是三品正职从二品的将军。手下还有地狱教黑白两道人人敬畏。原来你们都是亲戚呀~~!

  (本章完)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