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九十五章 骊戎鸩皇钱买吾 肖玉转罗叟走水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司马冰冰问齐召火镜的下落。

  齐召接过话题说:以后再聊!我现在要去见见我的亲戚说说我的远大理想!我看看他们那堆人怎么看我有什么想教育我的!我家的大人都来教育我了。我去接受大人教育去了!!

  司马冰冰说:姐夫生气了?吊胃口啊?我知道你烦我说话!可是我憋不住啊!你别看我。你看在闻德光的面子上说几句吧!!

  齐召说:哪能啊!我被小人教育的心胸宽广极了!

  司马明珠说:你别得理不让人。好歹是你小姨子我妹妹!有话说!下半句我给你留面子了!!

  齐召说:妹夫!那个火镜就在我师父山洞里面的柜子里!这可是真话啊!

  闻德光一听精神振奋的说:那姐夫我可就只能盼望你出面了~!千万啊!!

  司马冰冰说:我还是忍不住要问!!远在昆仑闻德光又不是你师弟,你师父肯给用吗?咱是去深造啊还是去中原求人才啊!

  我告诉你我可是让妹妹来了。人家还等着去中原玩儿呢~!我看见过你师父和你刚出来那时候一个模样脸上没血色血管是蓝色的都有点透明!你们都是吃什么长成那样啊?

  司马明珠说:这还用问啊!当然是先去中原等到腊月以后咱再回去深造。你还是他师父的师侄呢!有什么不给用的留着也是在柜里放着又用不坏肯定给用!!你别瞎操心了!不就是个镜子嘛也照不坏!

  司马冰冰说:那可不一定他那个师父咱那个师叔,对咱师父有意见!还出手试探你的功夫你忘了!多古怪啊!我说姐夫我要不说出来有个华剑主,你这个火镜的下落就烂在肚子里面了?

  齐召说:下落我已经说了!事情该怎么办我知道。我现在去接受大人教育了!你们两个聊啊!

  说完这话齐召拉这司马明珠去接受大人教育了。

  齐召和司马明珠进了另一间屋里来见自己的亲戚朋友!这一进来还没等开口呢张拙先说:怎么样商量的心情愉快了?

  齐召说:张老前辈这对我们有意见啊?

  张拙说:老朽好开玩笑。你要是没什么正经事儿。我可要告辞了!金子我也拿了路费我也有了。我继续打扰下去不合适!

  司马明珠说:张老前辈和我爷爷是一个辈份。我实在没和您处够舍不得你离开。您博才多学精通多国语言。知道很多江湖秘密。您是大才啊!

  林道训说:这话我赞成!秀才兄!那心里知道的东西堪称天下第一。早年间大隋朝还没有的时候南陈北齐两家朝廷都想重用!但是人家不参与!清高的很啊!我就曾经代表北齐去请张拙老兄你!你都不给面子你会忘了吧?

  张拙说: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我有家训在身。要找秘籍当了官了找秘籍就是非法贪污。如果我自己不论什么手段只不过是江湖是非性质不同!不想当官落个贪污的罪名骂名千载。所以我不当官!现在老了闲逛四处走走倒也逍遥!也不瞒你说杨坚也派人找过我我不想趟朝廷里的浑水!你看现在这样多好啊到处是朋友。没有政敌!

  齐召说:张老前辈您的子孙呢?什么情况啊?都干什么的?

  张拙说:我的子孙?呵呵儿子务农土鳖虫,孙子有三个我让他们跟着索玉子学功夫呢!

  司马明珠说:那你怎么不亲自教孙子们的武学呢?

  张拙说:心结!我的武学有贼星味儿!很多是偷来的!什么都有不正统。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传给下一代什么武功比较好。就如同道路选择性太多等于没道路了!上次索玉子和你婆婆妈去我家我就提到这个问题!索玉子说“你就交给我吧我教他们功夫。等把我的功夫学全了之后你再接着补充!”我觉得太有道理了。于是就把我三个孙子长大以后陆续送去了女娲庙拜了索玉子为师!!

  齐召说:那个索偷索道怎么样了我还得问一次!我记忆太深刻了。

  张拙说:那两个比你好像大两岁是吧?现在都长大了相貌堂堂的好汉两条!不偷不盗了。剩下的细节我也不清楚。

  林道训说:外甥啊!我这任务呢也就算完成了。这不嘛张兄说要辞行。那我也就一起跟着离开!好回去给你姥爷一个交代!你还有什么话说没有?

  齐召说:您着什么急走啊!赶我们一起去江南多好啊!

  林道训说:那不行!出来的时候你姥爷交代我了!一旦事情有个眉目我必须回去剩下的事儿就是你救救你们爷两个办就行了。他对你的情况很担心想尽快知道你的现状。所以我必须赶回去!你就不要留我了!

  高龙辰说:外甥儿!真是这回事儿。你姥爷很惦记你这才想了这两全的办法!吧你舅姥爷搬出来了!你就别说别的了!你先说说你的真实情况和你的打算吧!我舅舅你舅姥爷回去好有个交代啊~!

  齐召说:那我就简要的说一下!是这样的我这几年除了和旧主人学艺后来上了昆仑山了。是我自己去的找到了昆仑神“坯”!学成了艺业奉师命下山闯荡。这还没几天呢也不超一个月时间。我的情况还好!因为从前我和智觉法师在乌苏国吃人家喝人家无以为报。等我出来之后乌苏国已经被铁勒给覆灭了。我脑筋一热就想帮助乌苏国的公主雅雅尔复国再建立一个乌苏国。后来发现有兵无将有将无帅!根本办不了大事儿!我就想起来到中原武林寻找几个能帮助我的大将之才。我现在就在办这事儿。

  林道训说:孩子!你有大发展可喜可贺!你们两口子那么有钱你是从哪来的?乌苏国资助的?拿东西都是皇家御用啊!

  齐召说:舅姥爷是这样的!我没拿乌苏国的东西和财产。那是我在路边卖烧鸡遇上突厥可汗遭难了,没吃没喝快要饿死了的时候我救了他,他用珠宝箱子换我一只烧鸡吃了而且说我要是不要他的珠宝他就无法体现自己的尊严。有所突厥全国的颜面。所以我就收下了!那个箱子你不是看见了嘛~!

  林道训说:你真行!!有出息!你想对你姥爷说点儿什么?我给你捎话!

  齐召说:还有就是我身边着您的外甥媳妇我仔细介绍一下。他爷爷是司马啸林,她叫司马明珠!我们在我学艺下山以后就成亲了!我们的媒人是沧浪客。我八岁那年就定下的亲事智觉老和尚亲自定的!你就告诉我姥爷不要惦记我我很好等我看过我爹娘之后我就去看他!我们的定情信物就是我舅舅送给我娘的那只蜻蜓!

  高龙辰说:呵呵是吗!这礼物还有这么大的意义!真没想到啊!那司马老先生的武学可是不得了啊!他的弟子双枪大将丁延平可是闻名遐迩啊!外甥媳妇的功夫世家传的吗?

  司马明珠说:回舅舅您!我的功夫不是家传的我师父也是昆仑神叫堪!是我相公的师父的师姐!我养父爷教过我武功我的功夫是有旧主人的真传和昆仑神的真传两种。家传武学一招也不会!我和我相公的武功路数是一样的!都是这两家!

  高龙辰说:行啊!真是夫妻有缘啊!武功门派都是一家的!有缘分啊~!

  这高正说:我说表嫂!这么说咱们的武功也有一半渊源啊!我们家传的武学也是旧主人的功夫从我爷爷传到我爹再传给我们!

  司马明珠说:表弟!你就没学点儿别的功夫?全是家传的?

  高正说:表嫂你还真说对了!除了家传的之外就是这位姑娘我小师妹他爹就是我师父!她也是我爹的徒弟!两家交换传授!一加一大于二~!

  高龙辰说:这小子说得对!确实这么回事儿!要不说怎么追这一起来了呢!

  司马明珠说:这两位表弟那个是兄长啊?

  高正说:我是老大!他们都听我的!!我齐召大哥找将才你看我行不行?就算我报名了。你们两口子录取不?

  高龙辰说:小子你这嘴能歇会儿不?你会啥呀你就想当大将啊?你舅姥爷这还等着问你齐召哥问题呢!你闭嘴!!

  齐召说对了:妖儿叶咱也得给姥爷拿点礼物!

  司马明珠说:我准备好了!你等着我去拿去啊~!

  林道训说:看来你们这夫唱妇随感情很好。你也有自己的理想!你身边那个一对男女是你什么人能说说不?

  齐召说:啊他们是我的连襟!担挑!男的叫闻德光,女的叫司马冰冰是我媳妇她妹妹!你看我这真没大人教育我也不会办事儿。是不是我应该让他们过来大家认识认识啊?

  林道训说:这就不麻烦了!我就是随便打听一下!我看那个男的长相气质不是一般的人物啊!老夫阅人无数一看那个男的就是人中龙凤啊!你妻子和你小姨子长得还真差不多都很漂亮~!看来福气也不浅啊~!

  说到这儿司马明珠带着礼物和妹妹妹夫都来了。然后司马明珠说:我给大家介绍啊!这一对儿啊!是我妹妹和妹夫!妹妹妹夫这个是你姐夫的舅姥爷,这个是舅舅赶紧见见!

  闻德光深施一礼说:在下闻德光见过舅姥爷和舅舅!

  司马冰冰做了万福也说:小女子司马冰冰见过大家!!

  林道训赶紧站起来说:不必多礼!哎呀这是天生的一对啊~!郎才女貌!闻壮士你在什么地方高就啊?

  闻德光说:舅姥爷我谈不上高就!现在就和我姐夫齐召我们一起混日子!您老请坐啊!

  林道训坐下身来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有一眼看闻德光。然后又说:‘这位壮士了不得你绝不是一般人物!龙辰你看是不是啊?

  高龙辰说:我看这位贤侄一定是办过大事业的人!好相貌好品质啊!

  齐召说:舅舅你还真没看走眼~!我这妹夫是三品官!曾经是大隋朝的秘书省武官。跟随过太子杨勇办事。

  高龙辰说:我说呢怎么有股特殊的气质!

  闻德光说:姐夫你别替我吹了!我现在神马也不是啊!朝廷根本就不要我了!我不如街头的乞丐了!人家乞丐还不担心过日子!我这还得躲着!我不如乞丐!!

  高龙辰说:那是政治风云变幻。不是你自己的错!你是金子你值金值玉迟早还会发达!!

  张拙说:那就行了你赶紧把礼物给林老爷子带上我们一起走人!

  司马明珠又拿出两颗东珠放在林道训说里。然后说:舅姥爷拜托你了!我们就这点儿意思孝敬我姥爷的!辛苦您了!

  林道训说:这还小意思啊!!我回去之后可要好好跟我姐夫汇报啊!说说他外孙是如何的让人羡慕啊!那老朽就替我姐夫收下!我保证带到!!张老兄咱就不啰嗦了快人快语。我马上告辞!走吧!

  张拙说:就应该这样!走了!你们聊你们的!这又不是齐召的家!在这聊什么!齐召!我替我大孙子报名了!给你当大将!我大孙子叫张辽!你记住三国里不是有个大将叫张辽吗就和那个一样!我取这个名字就盼我大孙子能当个大将军!到时候我通知他去找你!我这可是走后门儿啊!你不许拒绝!我们这就走了!

  齐召说:我谨遵你的吩咐来来不及呢!我哪敢拒绝呀!恭送长老前辈!舅姥爷你们都一路保重啊!!

  林道训说:别送啦!这里不是你家我们没什可以挑三拣四的!你们谁也不用动地方。聊你们的!

  高龙辰说:那就就你就先走吧!回去告诉我爹我妈就说很顺利我们和齐召一起去江南看我姐了!!我可真不送你啊!

  林道训说:咱爷们还说这个!我走了你这回是孩子王了!把孩子们带好啊!别弄丢了!

  说完这话转身和张拙一起就离开了。

  高龙辰说:齐召!咱也走吧去江南啊!!

  齐召说:舅舅是这样的!我还有点小事儿还的等半天呢!!不瞒你说中午的时候有人来送钱。我的收了钱之后才能走!

  高龙辰说:行啊买卖做得很大呀!收入多少啊能说给舅舅我听听不?

  齐召说:一百多万两吧?

  高龙辰一瞪眼说:你又救了皇帝了?一百多万两啊?你把那钱都带着?你不怕招贼啊?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用?谁这么有钱啊!

  齐召说:舅舅你别着急我没救皇帝,我收了一个贼徒弟!那是他答应交的学费!!

  高龙辰说:他能干你学什么?就交一百万两银子的学费?

  齐召说:她叫狄阳草是一个邪教的教主。专门会用毒!他最厉害的蛊毒都被我毒死了!所以要拜我为师!

  高龙辰说:小子你不撒谎吧?蛊毒被你毒死了???你以为你是谁呀你是当世骊戎鸩皇钱买吾啊?

  齐召说:谁是骊戎鸩皇钱买吾啊?我不认识!

  高龙辰说:钱买吾是他的真名他就是当今最有毒的人。比鸩酒还毒的意思!用毒最厉害的人就是钱买吾!!除了他之外就没人能毒死蛊毒!蛊毒那东西是多种毒物互相厮杀最后的真胜者!你以为你舅舅什么都不懂啊!!

  齐召说:这名字怪怪的钱买吾!有钱买什么不好!卖我有什么用啊!!这意思是吾皇万岁的意思?他是毒中的皇帝?至尊?

  闻德光说:差不多就这意思!!

  齐召说:你也知道钱买吾啊?

  闻德光说:大家都知道就你不知道~!

  齐召长出一口气说:唉!就是我孤陋寡闻啊~!不知道华剑主,没听说过钱买吾!

  高龙辰说:外甥!你真能把蛊毒毒死?你还没回答我呢~!你用的什么毒药啊?说说听听!

  齐召说:我没用毒药!就用我自己!我让他的蛊毒天蚕蛊咬了我一口!我就把天蚕蛊毒死了。

  高正说:大表哥!你糊弄人啊!

  齐召说:表弟!表哥我有多么的毒你是没听说过!你爷爷我姥爷知道这事儿!我妈把我扔进了毒棺材里毒蝙蝠毒蛇毒鳖加上太子爷都咬了我各种剧毒互相克制我安然无恙!后来我还吃了大法王的烧尸灰毒这都是人间罕见的毒药!我还有个宠物叫阳和!最毒的毒鳖!!随时带在身边。昨天夜里又有了金蚕蛊毒!我估计就是钱买吾他也奈何不了我。

  高龙辰说:你姥爷和我说过你的经历太传奇了你小子命大!但是我不知道你还吃过烧尸灰的毒!那是什么东西?

  齐召说:那是天山石屋里的经历!为了救一个朋友!张拙还激将法挤我!我就把那个毒药也吃了没吐出来!!那是天竺国的大法王的密宗剧毒。张拙说等我不行了的时候他救救我!让我长见识。结果我吃了很舒服!也没怎么样。还结交了一个生死弟兄!还是外国人呢!!

  高龙辰说:真是造化啊!我服了!我怎么说你和张拙关系不一般呢!比我这亲舅舅还自来熟!!他还把大孙子交给你了还叫张辽直接叫张文远得了!!他二孙子还不叫张郃啊!!三孙子叫张飞!

  高正说:爹你说这话真带劲!你看人家张拙直接走年后门儿!你老可好我想自己说你还让我闭嘴!!

  司马明珠说:舅舅吃醋了!!咱谁和谁呀!你是我们亲舅舅!

  高龙辰说:你是不知道!张拙和你姥爷的交情是打出来的!!你姥爷和他交过手差点被他打死。勉强战胜了他。后来休养了一年多才恢复彻底了。我不是吃醋!

  齐召说:这我都在场!我知道!而且姥爷说要不是我娘在场继续拼下去还不知道谁胜利呢!!当时姥爷和张拙都受内伤了。但是我娘没事儿。有绝对优势所以张拙才停手的。那是后来联手大战绝手三娘子!才成了共患难的好朋友。当时我傻傻的等着毒物来咬我我都不知道躲藏!索玉子他们还给我一个绰号叫小昆仑!!

  大家聊了一阵七嘴八舌的!眼看到了中午,岑净霸进来了手里拿着银票想这闻德光说:上差!钱款到了!请您笑纳一万两!!我准备好了午饭!一会儿大家就开始啊!!

  温德光接过银票看看然后交给了司马冰冰。说:吃饭不着急等狄阳草到了再开饭,你先下去吧!没你事儿了。注意保密!

  岑净霸高高兴兴就下去了!

  高正说:大表哥!这你妹夫还是上差啊!

  齐召说:不仅他是我也是你嫂子也是全都是上差!!哥哥我告诉你我还是高昌国的御前殿帅!

  高龙辰说:外甥这话是真的?我觉得自从见到你就觉得一切都不真实了!就这一瞬间一万两白银入账!我想都敢想!就像是在做梦。

  高正说:御前殿帅那是掌管京师御林军的最高首领啊~!你也太牛了!!我姑妈怎么有你这一个好儿子呢!真让人羡慕!小师妹!你啥想法?

  阎大姑娘说:师父你看他!又说这样的!!

  高正说:开玩笑嘛~!你又开始告状了!

  齐召说:你们先聊!我上外面看看狄阳草来了没有~!!

  说完话就和闻德光一起出来了!随后姐两个也出来了!

  司马明珠说:大男人你显摆够了?

  闻德光说:姐你别说!我姐夫那是擦眼观色。看看这个高正是不是个可造之材!那不是显摆。

  司马冰冰说:齐召鬼心眼儿可多了!!我真没看出啥来!!我也是以为他显摆呢!!

  齐召说:妹夫你看我这亲戚有用吗?你可别说疏不间亲!这可是正事儿!如果把把烧火棍当房梁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再说说你对狄阳草的看法吧!你有啥说啥啊!!

  闻德光说: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你舅舅啊教子无方!!要不然高正说不出话来!但是看高正那个神色是在恭维你可不是贪财!你不是显摆高正可是在做表现!至于说狄阳草这人是怎么样我可没看见人。至少说狄阳草是邪教首领必然有点儿领导才能,但是有点儿刚愎自用!拜在你的门下是被你折服了!他绝对不服别人!尤其是武功头脑不如他的人!比如杨风的话他就敢不听!他就像三国里的魏延。久后必反!!

  齐召点点头说:那有啥好办法让狄阳草不成为魏延那样的人?也学诸葛亮敲打他一下?

  闻德光说:不行至少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咱们等狄阳草的钱来了之后是带着钱走还是让他去找闻山?我提醒你这话就是闻山的才能控制不了狄阳草!怕会闹事儿啊!

  齐召说:那就带着他在我眼皮子底下?以防他走水!

  闻德光说:这样你让我我姐把那玉石娃娃给我用一下。我去杀杀他的威风让他知道除了你之外还有我收拾他很容易。他就会乖乖听命不敢造反了。

  司马明珠说:没在我这冰冰拿着呢!你准备怎收拾他?

  闻德光说:就从半路去截杀他!我就直截了当告诉他昨天晚上藐视我们我也不服他!和他直接叫板!打他打趴下就行了!

  齐召说:这样做也好。对狄阳草来说以免以后犯错不知道大小!那你去吧!这里我等着!正如你所说狄阳草识人功夫不认人的!他觉得自己很能!

  司马冰冰说:那样的话人家知道了会不会直接就反水呢?或者说从今后就下决心讨厌你们呢?你们可想好了啊!人家可是来投奔你的!你们这样做今后别人怎么看待你们?

  齐召说:行啊!你很有头脑啊!你那几个小弟你怎么让他们死心塌地听你的?

  司马冰冰说:我把他们都打服了。就这样简单!他们真打不过我!共同推举我当老大啊!

  齐召说:还是啊!还得靠打啊~!我现在不是皇帝我现在的身份在他眼睛里是惹尔尔!他即便是效忠也是对大隋也不是跟我干事业呢!所以可行!

  闻德光说:对!非常对!所以我要教训他!狄阳草的做法是超越上级巴结上级的上级。这样人丢了也不可惜。打服了就是收获!要不然将来就是祸患。

  司马明珠说:对!你马上去打他!狠狠揍!你姐夫没打他他就主动巴结。这说明人品不好!小人!

  司马冰冰说:那就听大家的!给你你赶紧去吧!

  闻德光接过玉石娃娃翻身上马带这骷髅戟就到村外了,向着南面跑了有二十里就看见有三百来人大车排队前呼后拥的就来了!

  闻德光把马拴在树上往道中间一站!把骷髅戟一横就把道路拦住了!

  这狄阳草坐在滑竿上!一看有人拦路。撇着嘴说:谁******想找死啊!拦住本教主的去路?活的不耐烦了!

  闻德光说:狄阳草小子你给我滚下来!爷爷我叫闻德光!今天不为别的就为要把你打服了!免得你以后不老实。我说的都是真话。

  狄阳草说:口气不小啊!闻德光是谁呀?

  闻德光说:金面猪王的儿子!赤炼地狱闻德光!地狱教的总舵主!就是来收拾你的!

  狄阳草吓了一跳!因为啥~~因为听说过有这一号人物!!知道金面猪王的大公子闻德光不好惹!手下教徒成千上万比自己可大多了。心里没把握了!但是当着这么多教徒不动手就跑那就名声扫地了!

  于是硬着头皮跳了下来说:小子我管你是谁呢!动手吧!

  说完之后手里的宝剑就向着温德光刺了过来!闻德光不躲不闪骷髅戟往上一撩就这一招狄阳草的宝剑就碰上骷髅戟当场就撒手了。一看自己的手虎口都流血了!就这一愣神的功夫闻德光左手的剑指就点在狄阳草的胸口。当场就往后一仰!还没来得及用毒药就仰面朝天放倒了。

  教徒们还没反应过来!闻德光说大家不要害怕!原地别动!我不伤害任何人!谁要敢跑就要谁的命!你满就站着等着瞧!!

  这话真管用没人敢动了!闻德光上前踢了狄阳草一脚。说:我把穴道给你解开!你用毒药来对付我!听见没有?要不我就一戟砸死你!!

  狄阳草被踢一脚穴道解开了爬了起来喘着气说: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别后悔!!

  闻德光说:君子一言!你动手吧!

  但见狄阳草从兜子里拿出手帕来一抖搂一股黄烟扑面而来!但是闻德光把骷髅戟的按钮一按骷髅眼眶子就往外喷出粉红色的烟雾!两下一交叉!结果是狄阳草当场昏倒!中了毒!结果闻德光把毒药的解药拿出来用上狄阳草醒过来全身酸痛发麻!

  闻德光说:怎么样!谁更毒?再来一次我不还手!你用蛊毒对付我!

  狄阳草一咬后槽牙说:这你可是真找死啊!我就不信不怕蛊毒的都让我碰上了!

  说完话就把金蚕蛊的盒子拿了出来,戴上手套拿出一个!望着闻德光就扔了过去!这下子奇迹来了!金蚕蛊距离闻德光身体一尺远就掉了下来,随后就是一阵婴儿的笑声!

  狄阳草说:你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的先天罡气。你是神仙!我这金蚕蛊居然无法近身?你是活神仙啊!你比那个齐召还厉害!为啥都让我碰上啦!天啊这不公平啊!!

  听他这一说。教徒都跪下了口称神仙!我们愿意加入地狱教拜见总舵主!!闻德光说:大家都起来!狄阳草你服了没有?

  狄阳草说:总舵主我服了!!可是我这东西都是我的学费!要送给惹尔尔大爷的齐召!你说怎么办?

  闻德光说:好办!齐召和我是一家!我就是他的连襟!是他派我来接受你的学费!你心里要清楚就你那点功夫跟我比如何?

  狄阳草说:没法比!我一招也过不去。你的地狱教徒也比我多很多倍!武功不是一个档次!毒药也是你的厉害!总而言之我是不行。

  闻德光说:走吧我带你去见齐召!

  狄阳草这就跟这闻德光来见齐召!齐召说:怎么样啊?我昨天没打你啊!今天看见我妹夫的厉害了?吃了你的全家教徒易如反掌!带来多少学费啊?

  狄阳草说:不多!二百五十万两!我把家底都带来了!

  齐召说:妹夫你看着办吧!

  闻德光说:你先这样有多少银票?

  狄阳草说:有一百二十万两!

  闻德光说:我笑纳了!剩下的你负责送到地狱教的总舵让我弟弟闻山签收!你就留在地狱教总舵听用!我们还有点儿事要进中原。等到腊月我们就回去在教你功夫。你这三百人你都带着!如有违抗教规伺候你!!你要学好呢不但教你武功而且让你当大将军!教徒们你们好!我的功夫如何你们看见了吧????

  这帮教徒说:您是神仙!我们万死不辞!

  闻德光说:狄阳草你听见了!!你的教徒没了都是我的了。

  狄阳草一低头说“我服了彻底服了!!服啦!我马上就押运这些去总舵!踪舵在哪?”

  闻德光拿出令牌上面画着一只猪是纯金的!说:高昌国边界西边!铁勒国南面!你拿这块牌子找闻山舵主!自然有安排!你小心了你~!你们大家听谁的?

  教徒说:听总舵主的!!!我们知道你的实力比我们教主大一千倍!当然听你的!!你是神仙。这是我们教主说的。

  齐召说:来来狄阳草啊一起吃个饭再走!

  这就大家开始一起吃饭司马明珠说:狄阳草啊!你那里有什么特别的宝物没有?

  狄阳草看看闻德光!没说话!闻德光说:你看我做什么?告诉你我是第三齐召和她才是主人!!懂了?

  狄阳草说: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不知道!东西都在车上很多种都是真金白银。就有一箱子古玩玉器什么的我也叫不出名字不知道啥用处。我带您去看!!

  司马明珠说:嗯!这还差不多啊!妹妹咱一起去看看!

  司马冰冰说说:还看啥让他搬来~!剩下的金银送去总舵!让他赶紧走!!对了你把你那个最毒的金蚕蛊给我留下!!

  狄阳草说:行!但是用的时候要戴手套。要不会伤了自己!这手套也送你!!

  说完话把箱子搬来放在院里,姐两个开始挑了!狄阳草乖乖的带着教徒去了高昌国的路上!他是绝对不敢造反了!还怕教规伺候!手下人没人信他了!暂时说了算也是靠着闻德光的委托!打着齐召的旗号才有人服从。这些积蓄多年的财富一瞬间化为乌有了~!连教徒都被收没收了!只能盼望齐召话付前言!抱着这层希望踏上了旅途!

  走了狄阳草再说这姐两个又开始了惯例打开箱子开始了翻找。这时候不同往日了。傍边站着看热闹的齐召的表弟表妹还有阎大姑娘!更有齐召的舅舅旁边观看。

  只有齐召和闻德光视若无睹,在旁边闲聊。

  司马冰冰说:这箱子里没啥好东西不如上次我姐夫卖烧鸡赚的好东西多!都是乱七八糟的画!还有一本破书这也算好东西呀!

  高龙辰说:我这随便说啊!有个对不对的你们姐两个担待!那个画轴可都是名画啊!尤其那本书可是王献之的笔记。书圣王羲之儿子的作品!那价格够瞧的了~!你要说再没好东西那啥才是珍贵呢?

  司马冰冰抬头看看说:啊舅舅啊!这东西值钱啊?你喜欢吗?

  高龙辰说:这话老夫不敢说!说了不合适!我是看你们两对待那本书那样我觉得心疼!!我实在忍不住了。

  司马冰冰说:舅舅你看我们姐两是不特别败家啊?

  高龙辰说:不能不能!那是老夫失言了!我那意思啊是说那都是艺术品无价之宝。应该受到尊重。

  司马明珠说:舅舅你这意思是这书画也能换钱是吧?

  高龙辰说:货卖用家。比如这本你们称作破书的字帖。要是寻常百姓家早就烧火了。要是寻常百姓不识字你卖他三个老钱他都不要。可要是到了那些想升官发财的人面前这东西要多少钱就值多少钱。

  司马明珠说:我看看写的啥啊!肖玉罗转还是转罗啊!这啥意思呢!就要值多少钱就值多少钱!还无价之宝。那舅舅你说就这上面的几个字都不能连贯!就是艺术?叟走水别人看不懂就是艺术?

  高龙辰说:这个不是看字的意思。这是字帖!要看的是人家写字的境界。你看这叟走水啊!人家这一撇就像一把刀!那叫撇撇如刀点点如桃!人家写出来看着就舒服。不是说这几个字有什么重要意义!而是看人家的书法发力的那个味道!!

  司马明珠说:舅舅你现在干哪一行啊?

  高龙辰说:我啊在契丹朝廷内当一个平章!也算官员但是不是大官。

  司马明珠说:大隋朝都是什么令。或者左右承还有就是疏密。中书省尚书省秘书省仆射王爷。这平章是个什么官衔啊?

  高龙辰说:这平章怎么说呢就相当于一个大隋朝一个州官!还到不了中枢!比王爷仆射差的远。他们讲究都督;平章;沟;寨;葫芦;牛路!再往上有王爷王子,王子皇孙。名字不一样。

  司马明珠说:那您为啥不在大隋朝为官呢?去一个边邦小国干什么?我看您也有才学!什么都懂~!不想家啊?

  高龙辰说:那我那说得了算啊!有你姥爷在我没发言权。你看你表弟那说话都跟你姥爷学的!特不靠谱!我要是教育狠了你姥爷不让!!我是没辙!

  司马明珠说:我大表弟说话幽默!没啥不好啊!

  高龙辰说:你是不了解你姥爷!我这当儿子的说这话都不应该。你姥爷不愿意当官更不愿意当大隋的官!说那样做丢人!他总是抱着自己是北齐的王爷的想法,大隋朝杨坚和他有亡国之恨!所以誓死不当隋朝的官吏!!

  司马明珠说:那您怎么看啊?

  高龙辰说:时代变迁了!你老高家今非昔比已经不是主人了。就别念念不忘自己的过去有多高级!从前住在南陈!南陈灭了去了契丹。多冤枉啊!我就和你姥爷说你老要是有这想法,你就举旗造反!要不你就该干啥就干啥!你不上不下的。你姥爷就骂我没骨气。我就说“那我爷爷当初为啥没把皇位给你呢?”他骂我就更凶。说他孙子不用我教育我教育不出有骨气的人。你大表弟他妈说话就那样我看他就不顺眼。像土匪。

  司马明珠一笑说:舅舅你别生气!人各有志!!我看我大表弟挺洒脱的!!他定亲了吗?

  高龙辰说:怎么说呢,你看这位阎姑娘怎么样?

  司马明珠说:挺好如花似玉比我强多了!人家还安定有温柔娴熟的美德!怎么有啥问题啊?

  高龙辰说:呵呵!这就是叟走水!!明白吗?

  司马明珠看看高龙辰摇摇头说:还得请舅舅明示!这怎么是叟走水呢?

  高龙辰说:外甥媳妇!这意思就是看看这个力度,看看这个境界!没有具体意义。

  司马明珠说:我还是不明白~!

  司马冰冰说:你也不用明白!就冲着舅舅说这话这么高的境界!咱就把这“王献之的叫叟走水送给咱这位舅舅!姐你说行不?”

  司马明珠说:行!就按你说的办!舅舅~~这本叟走水就归你吧!!还有那些画您喜欢你也挑几张!!

  高龙辰说:老夫觉得无功受禄寝食不安啊~!

  司马明珠说:舅舅你说的那的话啊~!你是齐召亲舅舅娘亲舅大!!不就是个叟走水嘛!拿去!我和你外甥都不想升官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三个老钱。

  高龙辰说:唉~!可遇不可求啊~!

  齐召和闻德光走过来说:说得这么热闹啊?说什么呢?

  司马冰冰说:姐夫我考考你!叟走水这三个字是什么?闻德光也包括你我看你们谁答得上来!!

  齐召说:那三个字叟走水了?

  司马明珠抓起字帖来在齐召眼前晃了晃说:看清楚啦?就这三个字啊!

  齐召说:简单!一个老头儿趟着水走啊!那还有啥解释?

  闻德光说:对!就是老头儿过河!就换成神仙来也是这意思!变不成别的!!!

  司马冰冰说:这字帖能值多少钱?

  闻德光说:这的看谁来卖谁来买!

  齐召说:那肯定值钱!要不然狄阳草不能往这堆里放!我看这堆里头玉器珠宝也不少肯定值钱。

  高龙辰说:你们两个知道这是啥?

  闻德光说:不知道啊!

  齐召说:我也不知道啊!

  高龙辰说:我还以为你们知道这帖字的来历呢!

  闻德光说:上面没写是谁写的啊!!但是我知道书画这东西就是看谁要卖!说知道少钱那还是一口价。

  齐召说:那肯定值钱。要不然不会和珠宝放在一起要不早就烧了!留着他干什么!舅舅你知道这是谁写的?那写这个的人写叟走水想说什么?

  高龙辰说:这帖字是王羲之儿子写的王羲之是书圣!你说叟走水啥意思?

  闻德光说:这就是王献之的真迹吗?那叟走水我也不知道啥意思了!也许没意思!

  齐召说:这就是练字的时候瞎写着玩儿的!那肯定没意思了!

  司马冰冰说:你们不说都是老头儿过河吗?怎么瞬间就没意思了呢?

  司马明珠说:我明白了!!就是瞬间就变得没意思了!!说破了就没意思了!!太对了!!啊原来这就是叟走水啊~~!

  齐召说:你明白了我可糊涂着呢!!

  司马明珠说:舅舅趁着你外甥还糊涂呢你把这宝贝拿走吧~!我真心真意送给你的!

  高龙辰一笑说:那我这当舅舅的就财黑啦!我可真拿!!

  齐召说:你们两个分赃的出结果没有?咱还的赶路啊!!

  司马冰冰说:赶路你就知道赶路!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