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九十七章 斜对桌几来震闪 徒追娶妻知巨剑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司马明珠带领兄弟兄弟媳妇出海去採剧毒石了。

  雄业鹰就问:那东西有什么用处。

  司马明珠说:用处大啦!放进水里那不就能毒死很多人嘛~~!在战场上你死我活把这个石头扔进敌人的饮水之源,胜过千军万马!

  如玉露说:你学着点吧!大姐的本事可高了。人长得漂亮武功更高。

  雄业鹰说:那岂不是要害死很多人啊!一旦水源被污染了畜生都跟着遭殃啊。太残忍了。我看还是别去了。

  司马明珠说:大畜岛上那么多人畜怎么都没遭殃啊?

  雄业鹰说:你有所不知,那个岛上有一种植物生在剧毒石旁边可以解毒!但是换了地方就无药可医了。

  司马明珠说:那就更好了,毒药解药一起拿。那不就天下太平了。

  雄业鹰说:解药你是拿不走的。一旦离开那个地方解药里面的水分干了干了就没效果了。干草是无法解毒的。再者说了吃了那种毒水神志不清会变得疯狂更不好对付。那种东西的毒药不是马上吃下去就不能动了,而且动的更厉害。一时半晌死不了。十天八天不治疗那才会变得萎靡呆傻。打仗没法用。

  司马明珠说:那完啦!没用还去啥!不去了!改方向去崂山吧!!真遗憾啊!

  于是快船改变方向向着东北极前进,因为顺风了所以走得非常快。

  司马明珠说:你们两个喝酒吗?我带你们饮酒作乐在大海上多好玩儿啊!

  如玉露说:你姑姑不让你喝酒注意身体!!

  司马明珠说:她不是不在吗?什么时候该你管我了。我是女土匪出身可不是大家闺秀。我男人都不管我,也就我姑那样的不识趣儿。我不好意思和她对抗。从前啊我在铁镜山在天水经常陪我男人喝三杯。我喝得不多!怎么会伤身体呢。

  雄业鹰说:我姥爷就喝酒就这么大一个小酒壶也不太多。他从来就不让我喝酒。说喝酒耽误事情。我看你姑姑说的对!还是不要饮酒作乐了。

  司马明珠说:哎呀你们两口子,还都很正经啊!那我问你你读的都是什么书?

  雄业鹰说:四书五经什么都有,而且还有佛经。

  司马明珠说:我说你怎么不让我去拿毒药呢。原来你是学了佛经了。你老爷又不是和尚从哪弄的佛经?

  雄业鹰说:我姥爷认识龙新,还认识无心大师太就是我娘的师父。他还会算命占卜。所以叫未来大师。

  司马明珠说:那么你会算命吗?

  雄业鹰说:看过书,但是没有实践过。我也没杀过人就是和我姥爷一起练功锻炼身体。

  司马明珠说:看只好拿你当文官了!你说说怎么治国安邦吧。

  雄业鹰说:要说治国安邦必须具备忠臣良将,不要大兴土木伤及民本。民以食为天要鼓励生产,选拔人才上下有别任人唯贤。不能依靠私情。更不能宠信奸臣。这是为君之道。为臣之道尊伦守常要知道忠于君主,爱护百姓,敢于直言犯谏。

  司马明珠说:行了行啦!我不听这个。我想把手起家打出一个国家来。你说先办什么?应该怎么做?

  雄业鹰说:你把具体情况告诉我那我才能说出点儿门道来。我什么情况也不了解我能知道你应该做什么?

  司马明珠说:那要是一个王者什么都没有,没钱没有军队就有一个妻子两匹马几样武器几百两银子。就有一个伟大理想想建立自己的国家。就这些条件!你说说看吧。

  雄业鹰说:打江山这倒不难,按照汉高祖来说,人家是靠朋友,到了昭烈帝刘备也是靠朋友自己什么也没有。到了司马家族呢就和曹操一样带剑上殿携天子以令诸侯。到如今当今圣上就是外戚干政了。这几个都是没有钱没有兵从零开始的。秦皇汉武那都是有自己祖传的基业。就连武王姬他爹也是西伯侯都是有兵有将不是白手起家。大姐你要白手起家先必须有朋友。然后投靠朝廷当个小官儿笼络一批自己的人。然后可图大事。要不是这样就恐怕很难啊!昭烈帝刘备就是这样做的。司马懿就是先当了小官慢慢往上爬培养了自己的势力才成就大事的。

  司马明珠点点头说:算你有见识!那么有了自己的军队和财务之后。应该怎么干呢?

  雄业鹰说:学刘备装傻,不要锋芒毕露。失败了不气馁!屡败屡战这个很关键。不要失败了就不打了那永远成不了大事儿。不要怕失败。但是要找到自己的诸葛亮那才行。否则还是不行。就拿汉光武帝刘秀来说也是靠朋友。这是第一步。

  司马明珠说:说的有道理!有自己的看法!眼看就中午了咱们吃饭。把桌子拿上来饭菜给我摆上弄一壶酒来,你们管不着我。

  如玉露下去真的把这些都摆好了放在甲板上。三个人做好了拿起筷子准备吃饭。司马明珠刚刚夹起一块海鲜肉往嘴里放,突然间一声惊雷。吓得她一哆嗦海鲜掉在甲板上了。她刚想站起来又一声惊雷。喀喇一声。她的腿一哆嗦把桌子碰倾斜了,酒壶也掉在了甲板上酒也洒了~~!紧跟着电闪雷鸣不断。

  司马明珠一咬牙说:看来没有喝酒的命啊!!你不是会算命吗?给大姐我算算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呀?我告诉你们两个不许笑我。船老大这要下雨了吧这怎么办啊?万一雨水太大把船灌满了那就完啦~~!

  船老大说:没关系的我们有油布可以从外面遮盖起来挡风遮雨。不会被灌满沉入海底的。就是怕遇上大海风那可就危险了。咱们是快船,体积太小,抵抗风浪的能力不强。

  司马明珠说:那该怎么办啊?

  船老大说:问题不大!就这几朵云彩估计不会遭遇大风。您就安心吃喝吧。下雨也就是一阵。很快就过去了。

  司马明珠看看天,看看倾斜的桌子说了:算出来没有啊对我的前途意味着什么呀?

  如玉露说:大姐你不是这样人吧!跟了你这样长的时间了没看你这样紧张过啊!

  司马明珠说:我可比不了你呀!春风得意的!我男人出海了我害怕你知道吗?万一万一你知道吧!呸呸我这臭嘴。不知道说啥好了我。就是紧张啊!!大兄弟快给大姐算算意味着什么。有好吃的我也吃不下去啦。

  雄业鹰说:你们谁有铜钱啊?

  船老大说:我有!占课?是用三个还是用六个?过来拿!

  司马明珠说:老大你真好我要是大吉大利呢我赏你一两银子啊!

  说完话走过去拿过铜钱交给了雄业鹰。雄业鹰说:你别给我你晃动六次我看卦象,给你说吉凶。

  司马明珠认认真真的把铜钱拿在手里开始摇晃了,一直摇晃了六次,然眼神紧盯这雄业鹰问:是凶是吉?你快说呀~~!

  雄业鹰说:大姐!卦象是这样的!水天需卦!有叫明珠出海!

  司马明珠两边看看说:说得对!太对了我就是明珠,今天出海了。是凶是吉?

  雄业鹰说:大吉大利啊!不过!

  司马明珠说:不过什么?真憋人啊!快说。

  雄业鹰说:不能往前走了,应该回转船头返回胶州湾,必有大吉之事啊!要是继续前行那就有争斗在所难免啦!

  如玉露说:你有把握吗?

  司马明珠说:哎哎!没把握我也不往前走了,老大调转船头咱回去!我赏你二两银子!!回去后我请大家喝酒!咸肉管够要是我男人回来了。那就没人赏你们一两银子。一共是十两银子!!赶快回去一定大吉大利。

  船老大一声吆喝:调转船头开始返航了!马上下起雨来。头都弄湿了。不过还好过了一阵雨就停了,风向也变了回去是顺风。

  司马明珠拍片雄业鹰的肩头说:大姐服你了!再往前走就该逆风了!你算得真准。回去你大姐夫就回来啦!请你喝酒啊!

  如玉露捂着嘴笑。司马明珠说:不许笑我没听见啊~~!你要是憋不住面朝大海别看我~~!

  如玉露忍住笑容说:大姐这才分开多长时间啊至于想成这样子吗?

  司马明珠说:你懂什么呀你!你知道我多不容易找到他吗?我不远万里单人独骑追着去找他啊,一找就是三年好不容易成了夫妻。你是没经受过煎熬你说话这样轻松。等有一天你要是和我一样男人出海不知去向你也比我更差劲!!

  如玉露说:行了我不笑你了。换个话题。

  司马明珠说:不换话题。你说你大姐夫今天晚上能回来吗?

  如玉露说:大姐放心吧我大姐夫今夜三更之前必然会来!!他都被你念叨的打喷嚏了。不回来就不行!!

  雄天鹰说:大姐我大姐夫出海做什么去了?

  司马明珠说:唉!谁知道啊!他有个师父嘛~~下令必须让他出海去找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而且涨潮的时候还会被淹没!你说那样的鬼地方多危险啊!!不说了!不说了!今晚上就回来了。

  这一路上一来一去什么也没看见傍晚时分又回到了胶州湾。吃了晚饭之后司马明珠自己站在岸边向着大还遥遥望去,全是水一直看着看到天黑,突然跑了回去拿来一盏灯笼提在手里,静静地等待。

  如玉露走过来说:大姐回船舱休息吧!船上都有灯光,桅杆上的灯笼比你手里的大得多。

  司马明珠说:我不是想第一时间见到他嘛~~1他回来了看见我在等他那种感觉是无以言表的。

  你看你看哪里有亮光。

  雄业鹰说:那个亮光是鱼群,夜里会光的很多鱼夜里都会光。太常见了。

  司马明珠说:妈的!该死的鱼都欺负我。按道理说应该回来啦。你们别陪我我自己等。你们上船去玩吧。我要练剑了!

  说完话就把那把紫薇宝剑拔出剑鞘。然后默念咒语。把灯笼插在沙滩上。开始练剑。宝剑散紫色光芒甚是好看。

  如玉露和雄业鹰陪在一旁看。练了一趟觉得没意思继续说:老弟呀!给大姐算算看看二更天能回来吗?

  雄业鹰说:大姐别算啦。否则亵渎神灵啊就不灵了。今夜三更必然会来。你先和我们上船休息一下。三更之前再出来还不行吗?

  司马明珠怏怏的回到船舱也不说话低着头,似睡非睡闭着眼睛。那两个人说的很热闹好像不知疲倦。也不知道司马明珠听见了没有就是一动不动。过了两个时辰真的快到半夜了。司马明珠也没动。突然间剑鞘震动!司马明珠一把抓住宝剑说:我男人回来了。

  说完话往外就跑跳下船头。果然看见齐召闻德光已经上岸了。齐召手里拿着一口巨型宝剑!这把宝剑就是他家的东西名叫龙德。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