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零五章 官迷认路差真魂 师长拷问伙夫惧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4-05 05:22:53 源网站:节点33
  曹叶牧一句话,司马啸林回身一看。并没发现沧浪客和宇文顺足的影子。于是正色说道:你个老青蛇你想干什么?吓我一跳。你还居心叵测了。别忘了咱是亲家!!

  曹叶牧说:我看你们两个说的都很投入嘛!我就做了一个鬼脸儿他们都笑了。你精神太紧张啦。算命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事情。我是怕你被无脑瓜忽悠了。

  司马啸林一本正经说:这是不比别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有选择权。我为啥冒那个险啊!不是你孙女吧你说这话!站着说话不腰疼。吴忠继续说,别搭理他他太无聊了。

  吴总说:他家都是靠宇文成都当得官,一家子官迷心窍。就认识升迁之路不认识自己的魂灵在哪!这也难怪我也这样!我也是心疼儿女。大家都这样!一个好人也没有。浮生事苦海舟,人人都是不自由。

  司马啸林说:没让你感叹人间事。我问你对我孙女儿如何!!哪那么多的屁话。你都急死我了眼看他就来了。快说吧!

  吴总说:那就说!你们两家联姻之后!他就无后顾之忧了。进可攻退可守。宇文成都就算死了他还能投靠齐召。这就是他的如意算盘。你要不信接下来他就会把他的女儿儿子送进齐召的队伍里来。他可是不吃亏的人。但是他现在肯定不这样做必须等到乌苏国复国成功之后他有把握了他才会插进去。至于你孙女有齐召这层关系照着,他是不会害你孙女的。他还指望着顺着往上爬呢。你放心吧你。

  司马啸林说:这还差不多。你仔细看看我要是把我的八孙女嫁给司马顺足那效果如何呀?你偷着小声告诉我别让大家都听见。

  吴忠说:可以拿钱来吧~~!要不然你这样的人不花钱就会来一个“容易得等闲看,你也不信我啊”。

  司马啸林说:三两银子!说吧!

  吴忠就贴近了司马啸林的耳朵说:告诉你吧,要是颠倒过来那就是八四,正着看就是死吧!!拿钱!!

  司马啸林从袄袖里拿出三两银子交给了吴忠,然后说:那要是第九个就那事拿上就死了?

  吴总说:那可不是那叫死舅妨害的是外家。因为四九那是有天数的,知道九九消寒吗?三九过去就是四九。没有十九只有九九加一九。这句不要钱就送给你吧。

  说完这话,司马明珠带着人就回来了,上前客气了几句见过了这群老的。齐召说:把会动的衣服买回来了?

  司马明珠说:买来了!做工很好确实能自己动。你猜怎么弄的?

  齐召说:我猜不着你直接说吧!

  司马明珠说:很简单就是有磁石。扣子是铁做的离着一段距离自动就吸过去了。那就是自己会动啦!不过人家的绣工甚好!在外面什么也看不出来。人家皇帝不喜欢这样的铁扣子。人家喜欢金豆子做扣子的!所以无法进入皇宫。但是样式儿很新颖。我就买了有三件。给你娘预备两件我好当好儿子媳妇。怎么样我会办事儿吧?咱们把我老干妈分派到哪里去呀?

  齐召说:大师兄在此问问吴大哥分派哪里去比较好。

  吴总说:什么事儿啊?说说我听听。

  齐召说:事情是这样的,我老岳父最近收了一个妻子它是在海上领导倭寇的。因为我老岳父家里不方便就想让这些倭寇,跟着我干。我是带着这些人回家再去西域还是直接写信让他们自己去西域军营。或者是让李领武和花木梨带他们去景德镇办瓷窑当工人。我有这三个取向,您看哪个更合适呢?

  吴总说:去西域语言不通很麻烦的。尤其是倭寇。他们大多生长在海边,他们的专长是水战。确实有用处。要是去当工人那就浪费了。跟着你回家上百人的路费不是小数目啊!!我看这三条都不怎么样。尤其是去了西域她还是你岳母谁敢管啊?你想过没有啊?

  齐召说:确实没想过。那依你之见我应该如何呢?

  吴总说:他们应该很多人都懂点儿汉语吧?

  齐召说:不知道!

  吴总说:你这当官的!啥也不了解哪行啊!你准备给什么待遇呢?

  齐召说:她的队伍男的少女的多,就按二两银子一个吧。让我这个岳母指挥就行了。

  吴忠说:不行!一旦咱说个丧气话,你岳母阵亡了这些人连话都听不懂了,怎么打仗啊?那不是添乱吗?所以必须让他学汉语。学会西域的基本语言。这是首要的。如玉露最合适干这个活儿。你先派如玉露和你老岳母把这些人带进长安住进觉舍。供足吃喝的同时及时训练关键是学会汉语。这样既能省钱又能解决后顾之忧。

  齐召说:那如玉露要是不愿意去,我该怎么办啊?她要跟着我回家去看江南我怎么好意思把人家派走呢!!她还是我的小舅子媳妇,一旦到了京城遇见雄天鹰还就麻烦了呢!!这可太棘手了。要是谁能送他们去天水办这件事那是最好的。可是没这个人选啊!

  吴总说:有啊!你就求沧浪客办这件事儿。我也跟着返回京城和沧浪客一起把她们送往天水,让我姑爷和闺女负责这件事儿教他们说汉语做战斗训练。这样就一举多得了。还有老青蛇你也别去江南了!给你儿子画个地图让他去祭拜一下就行了。免得你睹物伤情。还有你老怪物你去江南干什么呀!你比所有人都大一辈人家见到你都不方便。我看你不如带着你的侯大侠去看你孙女儿你回去办亲事儿吧!

  司马啸林说:看看是可以的!孩子们都在江南我怎么办亲事儿?一个亲朋好友都没有就办亲事儿?

  吴总说:你把你剩下的孙女藏在哪啦?赶紧说出来。

  司马啸林说:我不是学生你也不是教师,不要拿着拷问我的口气和我说话,你当我是你家的厨子伙夫我很怕你吗?

  吴总说:你不怕我你怎么不敢说出来呀?看来你还是怕我知道你的秘密。

  司马啸林说:别那老朽当小孩儿!那是我的家事。你无权过问。我就是要去江南。就是不和你去天水。老亲家曹叶牧你听着我也不许你去天水你得陪着我!免得我没意思觉得无聊。凭啥就听你无脑瓜的安排呀!就是去江南。我就惹人烦。

  吴总说:你不去就对啦!我那是让让你。虚让客我不希望你热粘皮。看把你厉害的!天底下放不下你啦!

  这话说完了远处跑来两匹马一前一后。前面的就是沧浪客,后面跟着一个年轻人。吴忠赶紧说:齐召看你的啦!你别说是我说的!!

  司马明珠说:大男人你不好意思求人,你看我的!!我办这事儿!!

  齐召说:这就对了!!我确实不知道怎么说。

  司马冰冰说:呵呵我大姐那脑子可真不白给呀!啥办法都有。我看你今天怎么表演。

  司马明珠说:随机应变我也没计划!我是看你大姐夫他有点而发愁。我不说别人说不合适。走吧咱两口子迎上去。免得怠慢了人家!!老弟还有兄弟媳妇你们两个也和一起我过去。先熟悉一下!日后好打交道。

  四个人迎上前去沧浪客跳下马来。齐召赶紧说:伯父辛苦了。听我爷爷说您还带来一个新人是天宝将军的大公子。就是这位吧?

  沧浪客说:对就是他!年轻人贪**着我去海上转了一圈!这不就赶过来了嘛!你出还一次回来得很快啊。来来顺足,见过这位!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介绍了!我只能说他就是齐召!这个是司马明珠!是你未来的大姐和大姐夫。

  再看这位宇文顺足,长得很像他爹宇文成都。剑眉虎目鼻直口正不怒自威,少爷羔子!身高九尺开外大高个啊!身上穿的是长安最时尚的丝绸月白色的一身箭袖黑披风脚下的战靴都带宝石的,人家里有钱啊!腰里是玉带挂着玉佩被风一吹叮咚响的那个派头!脑袋上勒着一条宝石镶嵌镂空的发带。皮肤就像去了皮的熟鸡蛋那样白!高富帅啊!!一匹白马一根杂毛都没有。马鞍子得胜钩上挂着一条凤翅镏金镋!!走兽壶悬天带里有弓箭。那个马镫都是黄金的!真有气魄啊!但是很懂礼貌一抱拳说:在下宇文顺足见过大姐大姐夫。我这里有礼了。你们身后两位是谁呀?

  这家伙自来熟,齐召说:老弟免礼!这个是我小舅他叫雄业鹰,那个是他的夫人名叫如玉露不是咱们中原人。来来你们都见见。以后多亲多近啊!

  沧浪客说:我们来晚了耽误大家行程了吧,都等着急了吧?

  司马明珠说:不着急。就算你们玩儿到天黑或者明天我们也走不了啦。遇上难事儿啦!

  沧浪客顺嘴答音就说:遇上什么困难了我能帮上忙吗?

  这一接茬儿司马明珠正中下怀。司马明珠说:哎呀我实在太为难啦。我想把我老干妈和我身边这个弟弟送去天水,但是分身乏术啊。我还要去见我的公婆。人家这么多人都给我面子要跟我一起去婆家。我派谁去也不合适啊。除了闻德光之外谁也没去过天水。我爷爷还要去江南找我的妹妹也脱不开身。吴忠愿意去可是他到了那里谁也不认识啊。我思来想去呀。就是您最合适。但是不好意思张口求你啊~~!但是不好意思也得张口求您帮一把吧!能辛苦一趟吗?

  沧浪客一听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她毕竟开口求我了,日后我要是想把我的人带进去她也不好意思拒绝我。正好送个人情于是就说:说这话就远啦!萧逸箫是我的干儿子。我还真想他啦。那我就和吴仲一起走一趟吧!那里我熟,我之所以要带着吴忠那他才是管事的人,我就负责带路。你看如何啊!吴忠的姑爷闺女和我干儿子媳妇那都是老相识了。好说话好办事啊。你说呢?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