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零七章 出头掉进两战间 在厚土达腊茹史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楼下一番话就如同和司马明珠在对话。拓跋荷美愣住了一小会儿说:大嫂!楼下的是和你说话吗?

  司马明珠往楼梯口儿看看,心里想有捡银子有捡钱的——没人捡骂。可况是楼上楼下。于是就说:妹妹分你的吧!楼下说话与我无关。

  这话刚说完楼下又开始了说:你就是垃圾人。

  这句话说完之后有人接话说:我是垃圾人,你就是垃圾。要不然你怎么认识我啊?

  司马明珠听了这句话感觉十分解气。这话说的带劲。一句胜过千百句。

  叶灵花却恶狠狠的说:小丫头你赶紧给我倒上,别借故拖延把香味儿都跑光了。

  拓跋荷美说:我不是下人我没告诉你吗?别对我大呼小叫。我就是不给倒上看你能把我如何。

  胡天莹说:孙女儿!别耍小性子。给她倒上。咱们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鱼情看水情。不和她一般见识。

  拓跋荷美没办法噘着嘴又给叶灵花到了半杯转身就走。来到雄业鹰的面前给雄业鹰满满倒了一杯然后说:你长得和你爹一个模样,长得太像了。外人一看就知道你们是父子。如玉露大姐你为啥坐在他身边啊?

  如玉露说:这个他就是我的未婚夫。这个你刚才给她倒茶的就是我未来的婆婆。没人给你介绍我们的关系吧?

  拓跋荷美说:我真不知道。我就以为那个叶灵花女士是我大嫂新认的老干妈。原来她是你的婆婆凶巴巴的一看就刁蛮。你的未来恐怕不是很乐观啊。

  小邪神说:小妹妹挑唆人家婆媳关系了。你的计谋还真不少。

  拓跋荷美说:就你最坏!我就是实话实说了。我哪有什么计谋。那个姓叶的女人就是样子很凶嘛!

  叶灵花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很凶吗?因为我心情不好。我吃了这顿饭之后我就要背井离乡了。刚刚有了出头之日马上就要分别,掉进战争中去。换成你你会怎么样?也许你的表现还不如我呢!!

  拓跋荷美说:有人赶你走吗?你不离开就不行吗?但是你心情不好也别那我撒气呀~~!我又没得罪你。

  司马明珠这一听,马上感觉到她的大男人齐召的决定是正确的。于是还没等别人说话。她抢先说:老干妈。我家相公说了。邀请您和我爹一起去他家做客,包括您的那些倭国人都一起邀请去我家。我们和你们一起坐船从水路去苏州。这一路上的费用工钱。我们两口子拿钱,你们不必要去西域,也不必要去景德镇。就和我们一起走吧。爹我正式邀请您去我婆家做客,您也和我公爹谈一谈大旗门和太行山共同协作的问题。将来也好能互相照应。

  雄阔海说:可以!我是应该和你公爹谈一下合作的问题。以后真的天下大乱了也好互相有个支援。顺便陪陪他们母子弥补一下过去的损失。

  司马明珠说:那好就这样定了。所有人都要去我婆家。

  沧浪客说:也好!这样一来我就不用去天水了。正好这孩子还不听话。要去江南。

  司马明珠说:您不会怪我出尔反尔吧?

  沧浪客说:人之常情计划赶不上变化。你这样改变那是对的。我怎么会说这是出尔反尔呢。能够正确的听取意见,并加以改变。这是当家人应有的表现。我很赞成!

  叶灵花说:闺女!你的决定太英明了。比这香水儿的味道还让人觉得舒服。你男人在哪呢。

  司马明珠说:他就在楼下!他和大家喝酒喝的太多了吓得不敢上来了。对了您也会喝酒吧?

  叶灵花说:当然会!咱们娘两个干一杯?

  雄阔海说:你自己喝吧。别让大丫头喝酒。她都嫁人了影响不好。

  叶灵花说:人家高兴嘛~~!要不然你和我喝一杯,我是海匪我不怕影响不好。我就这德行了。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

  司马明珠说:爹你就陪她喝一杯!我下去看看去。拓跋小妹妹你负责给大家倒酒。我看看下面谁说脏话一套套的。

  拓跋荷美说:让我倒酒也行。我先尝尝是什么味道的行吗?这酒里兑了香水儿肯定非同一般。我又尝鲜。

  司马明珠说:随便你!我下去了。

  楼上继续吃喝司马明珠来到楼下。想找齐召结果发现没有齐召的影子。楼下全是散客一个也不认识。于是来到门外。发现外面围了一群人都在看热闹。人声嘈杂也听不清谁说了什么。于是司马明珠挤进人群四下张望,正好发现齐召站在自己对面的方向这才算放下心来,再看场内一个半球形的物件儿就想像一口锅倒扣在地面上。也不知道是布匹做的还是牛皮做的是土黄色的。一个瓦匠手拿瓦刀和锤子不断地朝着这个半球形状的物件,发动攻击呢。看样子这个瓦匠是请来修理被齐召弄坏的酒楼廊檐而来的。用手挥舞着瓦刀每一次砍下去落到半球状的物件上就被反弹回来。瓦匠嘴里不但的骂骂咧咧的说:有种你他妈滚出来,看我怎么修理你。你竟敢说我脏?

  就听半球里面有声音说:就是嫌你脏不和你动手,和你动手我的手打在你身上脏了我的手。有种你就打下去我累死你。你根本伤不到我一根汗毛儿。打!你继续打呀!看谁累得慌。

  再看瓦匠确实脸上直冒汗,打了老半天了。劳而无功。终于停下手来说:龟孙!你等着我的我这瓦刀没有刃口砍不开你这牛皮,我去弄把老菜刀来把你的牛皮剁成零碎儿。你不要跑啊。你要是跑了你就达腊茹史的大儿子!!

  说完话用袖口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大家让一让我去找把老菜刀!大家帮忙看住这个龟孙别让他跑了!借光借光大家闪开了!

  司马明珠看着这个瓦匠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于是一侧身的同时忍不住问了一句:达腊茹史是个什么呀?

  瓦匠看了一眼司马明珠。然后回答说:就是牛皮下面会说话的那个龟孙子。他的名字就叫达腊茹史,是个红毛鬼子是外国种儿!我这话的意思就是他就是他自己的儿子。

  司马明珠说:你这话骂的也太没水平了。

  瓦匠说:怎么没水平啊?我这意思是说他没爹没娘自己把自己做出来的。他多干净啊!!

  司马明珠说:有道理!我这里有宝剑借给你用下?把那个东西刺破我看看里面是个什么呀!你何必去找老菜刀呢!我看看达腊茹史长个什么样子!

  说实话司马明珠在楼上,听到骂脏人她心里很不痛快。因为和她自己说话接洽十分吻合。甚至她都想自己下楼找到骂人的人揍他一顿。所以才有这样的说法做法。而且说办就办把自己的雌黄宝剑拿了出来说:给你就用这个!!用完以后啊你还给我!拿去把牛皮刺破!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会骂人!!

  瓦匠也不客气接过宝剑转身就回去,宝剑出鞘。二话不说照着地上的半球就刺了过去。与此同时就听里面说:是谁借给他宝剑想伤害我啊?告诉你你借给他宝剑也没用!也刺不破我的防护罩。但是你的麻烦就要来了,因为你这就等于惹了我。

  司马明珠说:就是惹你了!我看你敢把我如何。他要是刺不破我亲自来!!

  话音未落就听“噗嗤”一声雌黄宝剑已经把半球样的物件刺破了了一个大口子。

  司马明珠高兴的说:你继续牛皮啊!!!我的宝剑可不是老菜刀!!姑奶奶让你看看那叫雌黄宝剑!别说是你的牛皮!就算是是铁板也能把它刺穿!!

  这时候地上的半球物件突然不见了,出现的是一个绝色佳人。这个瓦匠都看傻了!嘴里痴痴的说:达腊茹史去哪了?

  再看这位美女。还是杏眼桃腮鸭蛋脸,头发乌黑过双肩。面色水嫩赛水仙,樱桃朱唇气若兰。上身穿金黄色的箭袖,材质薄如蝉翼都闪金光太阔了!!下身也是金黄色衣裙,也是金光万道。就连脚上穿的小靴子都是金光闪闪的。尤其是脑袋上带着一个月牙金箍那肯定是纯金的。她这个月牙金箍和头陀戴的那个形状是一样的,但是人家这个月牙金箍的月牙是黄宝石的。折射出光彩那是无比迷人的。手里拿着一对儿铙钹也是金光光闪闪。这就是黄霓玉裹渺然趣的境界!

  这一出现把所有人全看傻了!

  司马明珠看了好几遍这才说:你是谁?从哪来的?

  这个漂亮的不要不要的女人说:我就是你的克星。你惹了我。你今后就要倒霉啦~~!

  司马明珠说:别说大话!打过才知道。看外表不管用!我不是男人不怜香惜玉。不要向我撒娇。那瓦匠你把宝剑还给我!我看看她能奈我何!!

  瓦匠很听话把雌黄宝剑还给了司马明珠,司马明珠接剑在手说:报上名来!!先后动手!

  黄衣女子说:想问我是谁那就告诉你!本公主是从于阗来的。我的名字告诉你你也听不懂!你就叫我两昆仑就行了。

  司马明珠说:你不就是叫达腊茹史我有什么听不懂的?别装!别拿公主身份吓唬人。我见得多了。小小的于阗国弹丸之地,人口不过三十万。都没有大隋朝的千分之一人口多。芝麻绿豆的啊!!被突厥人都吓死了还在我面前摆谱儿?说是我的克星。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过来吧我看看你怎么是我的克星的!

  这时候齐召过来说:妖儿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还有正经儿事儿要办!没必要节外生枝。你看看身后大家都吃完了。咱们准备上船出发。走了!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司马明珠说:好吧!听你的今天就放过她!不和她一般见识了。按计划行动!

  说完话两口子转身就走。大家也都纷纷上马。老家伙们骑马向南而去了。曹黄符两口子小邪神带着人也跟着走了!闻德光说:大姐夫!我是跟着你出海还是和他们一起走?

  这时候雄阔海叶灵花雄业鹰如玉露这一组人说!你们先聊我们去海边等你们!说完话也走了。就剩下闻德光石亮亮李领武花木梨这些人了!旁边还站着侯军机。

  齐召说:妹夫们你们都跟着老人家一起走吧!还有侯大侠你就和闻德光一起走,以后咱就是亲戚了一家人!

  侯军机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咱们苏州再见!

  闻德光说:那我就服从命令!带着大家去追老前辈了!咱们苏州再见!

  说完话闻德光带着人也走了。就剩下两口子带着拓跋荷美。这就要走。但是那位两昆仑的于阗公主一言不发紧跟在他们三个身后寸步不离。眼看出了胶州北门了。拓跋荷美说:大哥大嫂咱们快跑吧!

  齐召说:行啊!就是这匹马太慢!我的宝马良驹那是突厥人送我的被老前辈带走了。这匹马是海蛟帮的。

  司马明珠说:都不是自己的马,你看身后还有个步行的跟着呢!那个女的追来了。

  拓跋荷美说:大嫂!那个漂亮女人是谁呀?她为啥跟着咱们走呢?

  司马明珠说:那是我的克星。我知道事儿没完呢!但是很出我的意料之外。她为什么当众没有发作呢?太奇怪啦~~!大男人你说说她会做出什么举动来呢?

  齐召说:不知道!我也知道来者不善。你多加小心吧!!她的半球形护身用具被你的宝剑刺破了。没这么容易就让咱们走。也许一会儿就从背后放暗器!你多留心背后!咱们马上就快跑!看她什么反应吧~~!我喊一二三!咱们三个就快跑啊!你们两个在前我断后我看她能怎么样~!一二三!

  号令出口两匹马先跑了出去有五六丈远了齐召这才拍马追去!!但是留心着背后的突然袭击。跑了有一箭之地回头一看。那女的还在缓步朝着这边走!并没有紧追。

  齐召很失望。因为没算准。人家根本就不追。反而心里有点儿痒痒不时地回头看。前面的司马明珠也是如此不停的回头看。

  拓跋荷美说:大嫂你们看什么?

  司马明珠说:看看那个女的~~!她怎么就不追来我心里觉得别扭。她怎么不放暗器呢!气死我了!!

  拓跋荷美说:不打架不是很好嘛。她不打你你怎么还不高兴呢?

  司马明珠说:人家我算准了她肯定来者不善。但是她就是不让我算准你说我生气不生气?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