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零八章 执剑太帅单珏珍 舍生欲胆干狠刁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司马明珠索性勒住战马,齐召赶了上来说:你怎么不走了?

  司马明珠说:我觉得心里别扭的很。这个鬼女人太有一套了。我索性站在这里等着她来打一架。她不温不火不离不弃,你看看她还向这边走来了。太气人啦。你看看她的穿着打扮。妈的就像个妖精!不知怎么的看见她我心里就不舒服。

  还有就是手里拿着一对铙钹。说乐器不乐器说武器不武器的。她身上透着一股邪劲儿。大男人你没感觉出来?

  齐召说:我早就感到不寻常了。你是不知道啊。这家伙刚开始和瓦匠斗嘴那时候是个男的。进了牛皮半球被你的宝剑刺破却变成绝色女子。我看她比方笑还耀眼。天下如此多的美女都从哪来的呢?

  拓跋荷美说:大哥哥说得对!这个女人绝对是人家绝色。我在吐谷浑皇宫里都没看见过这样漂亮的。就是在邯郸咱们大家跳舞的时候,杨广的太子妃的长相勉强能和她一拼。大嫂我不是说啊!人家长得比你我都漂亮的多。

  司马明珠说:妹儿啊!咱们不是要和她媲美。我没心情和你说这个,我关心的是她的来历。她说的自己是于填国的公主未必是真的。我忽然想起来她手里拿的铙钹,就像僧粲带着的那两个小男孩杨曾念高晨松手里拿的。就连铙钹上的彩带颜色都一样的。而且她的模样绝对是中原人,根本就不是于阗国的人种。于阗国的人皮肤很白那是白人也是金发碧眼。但是这个女人虽然长得也白净但是不论神态还是气质,绝不是于阗国的人。我甚至还感觉到——!

  齐召说:你怎么不说了?

  司马明珠说:不好意思说!

  齐召说:有啥不好说的!这里有没别人。

  司马明珠看看齐召又摇摇头说:太像了!

  齐召说:像什么、???

  拓跋荷美说:她的意思说那个女人的皮肤和你的皮肤性质差不多!近乎半透明。

  齐召一笑说“她又不是我女儿”

  司马明珠说:我怕她是是师父昆仑神坯的女儿啊~~!那可真是我的克星了。她的神态有八分和你师父相似!那个眉毛那个眼睛总有一种超然不群的感觉。你师父昆仑神坯在铁镜山下对我出手的那一刻。我就觉得不对头啦!!我心里隐隐的感觉到你的师父对我不怀好意!我现在看啊我可以解释了“那就是这个妖艳的女子就是他的女儿,你师父是想把他的女儿嫁给你。”而且还装模作样地说不让你好色!我看是他们父女要拆散咱们两口子!这是我的直觉!!

  齐召说:那不能我和我师父在一起很多年就没看见过他有女人。他怎么能有女儿啊!你就是小心眼儿。草木皆兵。但是确实很奇怪她怎么能叫两昆仑呢!!让人费解。你这一说我在这么一看,确实有点像我师父的女儿那个意思。但是咱们毫无根据阿。

  司马明珠说:你还要什么根据??你师父出现在蓬莱,这个女人也跟着出现在胶州。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啊?再者说了你去到龙新的家里的经过你还没对我说呢~!你还瞒着我什么?

  这时候黄衣女子已经来到切近了,两眼紧盯齐召的脸上微笑也不说话。

  司马明珠忍不住了说:喂~!那女人你看什么?

  黄衣女子说:我看他关你什么事儿,我看他吃了我家的食物皮肤和我一样。你管得着吗你!

  司马明珠一听这话定了定神说:谁告诉你他是吃了你家的食物了?你有证据吗?

  黄衣女子说:他的皮肤就是证据!除非吃了昆仑山里的天宝神仙食物否则皮肤不会长成这样!还有就是你身上带的香水儿!那也是我家的东西。都是我爹的独门秘方。你们还敢抵赖吗?

  齐召说:你爹是谁呀?

  黄衣女子说:我爹是神仙,住在昆仑山,名叫昆仑神坯。你应该知道的吧?

  司马明珠说:大男人你看看吧!太顺了!一点儿都不差啊。接下来她就能说要给你当老婆和你白头偕老了。

  黄衣女子说:你住口!我想说的话不用你代替。

  司马明珠说:我也没代替你呀!你放聪明点儿啊那是我男人,你不要想代替我那才对!说说你的真名字吧,然后告诉我们你娘是谁。然后你就可以走了。我们会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放过你不打死你的。你爹活了不知多少年了。你应该有个万巴千岁了吧你个老妖婆。你自己把身世说一遍你就可以走了。大男人她肯定有一万多年的岁数啦!你千万别被老妖精的美色给迷惑住啊。

  黄衣女子说:嘻嘻嘻司马明珠妖儿叶是吧?你怕我了吧?怎么样?我说的对吧?我就是你的克星。本来你们可以走啊~~你为啥停下来等我呢?你又输给我了。你越怕什么就越有什么。我先告诉你我娘就是龙新的女儿!你没想到吧?要不然我怎么会出现在胶州呢?齐召答应我了写一封休书让你滚回太行山去。要和我白头偕老。你是不是心如刀割啊?

  齐召说:这位女士请你放尊重一些,不要信口开河!我不认识你!休要出口伤人。我师父就是一个人住在昆仑他根本就没有女儿。

  黄衣女子说:好啊!你翻脸无情我也不赖上你。你们别理我好了你们走啊!我又不是嫁不出去。你不要我了我找别人。你们两口子走吧。谁不走谁就是王八蛋!!你们走啊!把路让开我不缠着你们。我数一二三谁不走谁是王八蛋听清楚没有?

  拓跋荷美说:这位大姐姐你先别喊一二三。

  黄衣女子说:小丫头你想说什么?

  拓跋荷美说:我听我大哥大嫂说你是他师父的女儿,你也承认了。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你何必出言相逼。拒人千里之外呢?你长得这么漂亮我们两个都自愧不如。你能告诉我们你的真名字吗?

  黄衣女子说:这小妹妹说话还很中听,那好我就告诉你我的真名字我叫单珏珍。单独的单玉珏的珏珍珠玛瑙的珍。这个名字怎么样啊?

  拓跋荷美说:这名字真好听玲珑剔透,给人的感觉玉洁冰清。我喜欢!名如其人真的都很漂亮啊!只是单独的单作为姓氏应该读作善良的善的发音吧?黑道上开了武林大会了有一个当了总瓢把子他叫单雄信。和你有关系吗?你手里拿着铙钹干什么呀?你要是手里拿一把宝剑那姿态就会太帅啦!简直就是仙女下凡的感觉。你想试试吗?

  单珏珍说:我不愿意拿着杀人的凶器炫耀,女子嘛要有三从四德不能和脏人随便就交手,至于说我的姓氏随便你怎么叫都可以。我不和你争。

  拓跋荷美觉得很没意思怏怏地说:遇上你这样的和遇上我奶奶差不多真无聊啊。你怎么会嫌别人脏呢!

  单珏珍说:你看那个瓦匠满身是土双手是泥,那还不脏吗?我不想和他动手那时候怕脏了我的手脚。我用我家的宝贝遮盖起来挡住脏人,这个死妮子司马明珠居然把雌黄剑拿出来交到,满手泥水的瓦匠手里破坏我的宝贝。她连剑柄上的泥土都不擦掉就揣进了怀里简直脏死啦!齐召你的女人太脏啦!让人受不了。

  司马明珠一听这话脸一红正要发作。齐召说:她是我的妻子我喜欢!脏也喜欢干净也喜欢。要说脏我比我妻子更脏,我还吃过蜈蚣,我还吃过蛇肉我满手都是血腥。想当初我下山穿的衣服皱皱巴巴六年没洗过一次,我照样觉得很干净啊!后来我上战场杀人杀红了眼全身是血。那个脏的程度啊你是没见过全身血腥,衣服到处是破洞。我妻子不是逼着我换衣服,我还不愿意换衣服呢!我的妻子比我干净多了。不像你那样儿!!带着一个脏眼睛看什么都脏。酒店茶肆都是瓦匠用脏手盖起来的,你这么干净你别进去吃喝。你也别住瓦匠脏手建造的房子啊!

  司马明珠说:大男人真为解气了!你听见没有啊?是你的心脏眼睛脏了看什么都脏。你带着一双脏眼睛挑三拣四的真没素质。你爹还昆仑神呢就教育你说别人脏了?我知道你恨我把宝剑借给了瓦匠破坏了你的牛皮宝贝。你怀恨在心追来在我男人面前贬低我。有种你和我打一架!!

  单珏珍说:你到是舍生忘死了,女人动不动就说要打一架真是泼妇。还说我没素质。齐召啊你的女人干!狠!刁!你一点也没感觉出来吗?一点儿淑女的样子也找不到。亏我爹教了你那么长时间还给你吃我家的粮食。你出来混了就找了这样一个女人真让人失望啊。

  拓跋荷美说:这位大姐你为啥总是挑唆人家夫妻感情呢?

  单珏珍说:这叫挑唆?这叫实事求是。齐召是我爹的唯一弟子。只有我才可以配得上他。我爹带他去了龙新家里去看我娘。我娘也同意了我嫁给齐召。我这才来到胶州海鲜居前来找他的。

  司马明珠说:你说的是屁话!你不说你自己是达腊茹史吗?你不说你是于阗国的公主吗?你心里不平衡了还取了一个绰号叫两昆仑。装扮的到很鲜艳骨子里也不自信吧?你是没本事打不过我你就说三从四德。有三从四德人在大街上和一个瓦匠互相骂来骂去的吗?

  单珏珍说:你还真以为我和瓦匠对骂?我那是骂你呢!这个小妹妹可以作证她和你说楼下骂谁呢?你自己说与我无关!自我安慰罢了。

  拓跋荷美说:我们在楼上说啥你都听见了?耳朵真好使啊!!我当就觉得很奇怪怎么接洽的那么完美呢!果真是你存心骂人。原来你是指桑骂槐啊!

  单珏珍说:我一出口,结果那个瓦匠不识好歹以为我是骂他呢,不依不饶的。拿着瓦刀来砍我了。所以我才选择藏起来。要不然我早就下手拧死那个瓦匠了!!那是因为我爹在场不需我乱杀无辜。我没办法的行为而已!

  司马明珠说:呵呵你终于把尾巴露出来了,你也不是淑女,你也是瞪眼就宰人,脏嘴就骂人。你比我能好到哪里去呢?

  单珏珍说:你拿着我爹的香水儿,到处送人情你不该挨骂吗?你的做法伤害了我们你知道吗?我爹交代过不许我和你动手。你以为我怕你吗?你们两口子把我爹的香水儿私藏起来中间克扣去很多。你以为我们心里就没数儿?都是大傻瓜?我没骂你们两口子是贼就给你面子了。

  我喊一二三你们走你们的我走我的谁不走是王八蛋!!

  (本章完)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