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零九章 两非急扰败有意 仙衣巫忙恶孤寂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单珏珍说了要喊一二三谁不走谁是王八蛋。

  齐召说:且慢!别喊一二三。妖儿叶小妹妹咱把道路让给她让她走!看她能去哪里!我喊一二三单珏珍你要不走你是王八蛋。一二三!

  单珏珍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说:齐召!你你~~!

  齐召说:我怎么啦?你走啊!我们走了回胶州。我与你何干!你说你是我师父的女儿我不信!你指不定是谁呢!你不敢动手就说明你怕从武功方面我们看出你的来路。我看你是西乌兰派来的吧?萧妃想以牙还牙,让你来破坏我们的夫妻感情的是不是啊?如果不是你马上走。

  单珏珍说:齐召!你真行!好了!我走。你可别后悔!!

  说完这话转身就走,顺着来路向胶州城里走了。

  司马明珠说:就这样她就败走了,胜利来得太突然了。怎么办啊大男人。咱这就回海边船上准备出海??我怎么觉得更加怪怪的了。我心里不舒服!

  拓跋荷美说:没啥不舒服的。她走了多好啊,还没人说脏了。你说她会不会再跟来?

  司马明珠说:小妹儿你先歇会儿!大男人你说龙新家的女儿长得像不像,刚才这个女人?唉闻德光要是在那就好了!!我就可以对证一下了。

  齐召说:你这意思是信任闻德光,不信任我啊?我说了有什么意义呀。

  司马明珠说:没意义也要说。这个女人会用软刀子扎人。我啥时候看不见她的背影了咱们再去海边。她故意败走肯定有阴谋。我现在越发觉得她说的都是真话了。你看看看看这女人的背影和你师父走路的姿势一模一样。

  齐召说:你自己看吧!我走了!就算是我师父的女儿也是龙新的外甥女儿,就算她想嫁给我。她不是走了嘛。人家老前辈们都骑马走了很久了。咱们该上船出海了。你要不放心你就追着她去看看。

  司马明珠说:好吧三从四德了!我听你的不看她的背影了。小妹儿咱回海边去!走啦!

  说完这话三人三匹马向着海边跑了,跑了有两盏茶的时间前面发现先有一个金黄色的影子,在缓缓的走路。

  拓跋荷美说:大哥大嫂你看前面那个人和刚才走的女人一模一样的走路姿势。不会是她跑到咱们前面去了吧?

  司马明珠说:嗯!有可能!咱们骑的是笨马,她轻功好的话完全有可能超过咱们去!但是这一路上全是沙滩并无遮掩的地方,她是怎么过去不被咱们发现的呢?真邪门儿。这个女人就像阴魂。不可思议。大男人你的武功眼力都比我们要好得多,你发现她怎么过去的吗?她不是会用障眼法吧?快跑上去问个究竟!

  齐召说:我也没看见她是怎么过去的。她明明就是回了胶州了。这事儿确实很邪门儿。那就追上去问问!!

  说完话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人。仔细一看并不是那个单珏珍。而是一个男的!走路的姿势确实很相似。齐召惊呼说:这个就是牛皮半球之前的那个男的。他叫达腊茹史。说脏人脏话的就是他,不是那个女人!!

  司马明珠说听越糊涂。看了齐召几眼说:我也真不知道你都看见什么了!男人女人都分不清楚了。

  齐召说:当时我在楼下看这个男人和修房檐的瓦匠对骂,然后瓦匠就生气了拿着瓦刀就朝着这个男的追砍过去。这个男人转身就跑,来到外面之后就钻进了牛皮的半球里面去了。瓦匠就用瓦刀和锤子一顿乱打乱砍。这时候你就来了。借给了瓦匠宝剑,瓦匠拿着你的宝剑刺破了牛皮半球。结果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变成了美女了。就是那个单珏珍了!!这个男人就不见了。现在就在前面走呢!这就是事情的整个过程。我哪知道我看见什么了!

  司马明珠说:对呀我在楼上听到说话声音也是男人的声音啊。

  拓跋荷美说:是的!绝对是男人的声音。和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根本就不一样啊!!我记得清清楚楚的。

  齐召说:我敢上去问问!!

  齐召一催马就超过前面的男人,跳下马来一抱拳说:这位兄台请了!这是要去哪里呢?

  这个男人先是一愣然后说:您认识我?

  齐召说:一面之缘。是方才兄台可是在胶州海鲜居和一个瓦匠斗嘴。我就在当场。想不到真有缘啊。在此再次相逢了!在下名叫齐召。请问兄台高姓大名。

  这个男人一笑说:噢原来如此!我确实和一个瓦匠斗嘴骂了瓦匠几句我就跑出了海鲜居。想去海边散心!能在这里有和你不期而遇。在下姓单名叫觉真!觉悟的觉,真假的真。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齐召摇摇头说:没啦!兄台请便!

  司马明珠说:哎哎!你别让他走啊!你问问他为啥就过了一个牛皮半球之后。里面就是一个女子了。

  这个男人一回头看看司马明珠几眼,司马明珠一看他穿的衣服和那个女人穿的材质是一样的衣服。就是脸上多了两撇小胡子也不太长。那个眼睛那个鼻子那个嘴那个相貌就和那个女子十分相似。司马明珠刚想开口说话。这个单觉真却先开口说:老弟这两个女的和你一起来的?

  齐召说:是的!那个是我的妻子和她的妹妹。有个不情之请我想问一句那就是“您走了之后那个半球里面后来被瓦匠刺破了里面出现了一个姑娘,也叫单珏珍和您的名字发声相同,但是字义不同。我们过来的时候在胶州城外还谈了几句话。不知道那位姑娘和您”

  这位单觉真说:噢我当什么大事儿啊!你那个姑娘是我妹妹。和我长相很相似对吧?她没告诉你我爹是昆仑神坯?我娘是龙新的女儿?

  齐召说:她都告诉我们了。

  单觉真说:告诉了就行啦!你就是我妹夫了。我就是你大舅哥了。她怎么跟你一起来啊?

  齐召说:不好意思啊!被我骂走了,她回胶州去了。

  单觉真说:好啊你敢欺负我妹妹!!你胆大包天了。动手吧!我看看我爹把你教成啥样儿了!竟敢骂我妹妹!你简直就是给脸不要啊!!

  齐召说:慢来!你们说你们是我师父子女。凭证在哪呢?

  单觉真说:你真行亲爹还有乱认的嘛?你还想、定我们一个冒认官亲的罪名吗?你不是要凭证吗?八大神龙掌打到你身上就是凭证!小子你过来动手吧!你都敢骂我妹妹。你还不敢和我动手吗?废话少说!你看打就行啦!!

  话到人到掌也到了!出手如电这一出手齐召一看货真价实的八大神龙掌。那是错不了的。赶紧把身体向后一跃跳出圈外。

  一抱拳说:且慢动手。

  单觉真说:怎么啦你有胆量骂我妹妹你不敢和我动手吗?你胆子很大拿着我们家的功夫打我也是一样的。动手吧!!

  说完话紧跟着就是第二掌拍了过来,掌力雄浑。

  齐召一看不打不行了,于是也不啰嗦了。开始还招了。双方的招式都是一样的。双方彼此心知肚明下一招是什么。简直就成了对练了。招式一样就看内功了。打着打着四掌相对拼开了内力了。硬碰硬啊!结果还是未分胜负。各退三丈之外!

  单觉真说:小子你真行啊!呵呵居然能和我打成平手。我爹还说你只有四成功力!看来是深藏不露啊!!翅膀硬了!但是你怎么在短时间练出来的呢?真让人费解。

  齐召一抱拳说:那我真应该叫你一声师兄了。从功夫上看货真价实的昆仑绝学。你的内力比我的更纯正。但是我却从未听我师父提起过你们。我上了蓬莱见到了我师父他老人家也从未提起过你们。这是因为什么?

  单觉真说:你别装傻!我爹不想在弟子面前丢身份,逼迫你娶我妹妹。而且当着闻德光那话没法出口!你真傻假傻?

  我试过你的武功了。你有资格做我妹夫。你是吃我们家东西长大的你的本事都是我们家的。你给个痛快话!你到底想怎么样吧?

  司马明珠说:没你这样问话的。他是我男人。我就是不许他要你妹妹。你们都是一千多年的年岁了,上这来欺负小孩儿没脸不羞!你妹妹最少也得有几百岁吧?我男人才二十岁!你觉得合适吗?

  单觉真说:没啥不合适的!一万年没嫁过人也是大姑娘啊!就算你二十岁了你也是嫁人了你也是小媳妇了!何况我和我妹妹并不是活了好几千年了好几百年了。我今年不过就是四十岁。我妹妹也就三十五了。那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不就是大十几岁那还算大?

  拓跋荷美说:那还不算大?我才十六岁了!就这么大了大十五岁啊!那时候我才一岁!你真没羞!齐召大哥五岁的时候她就二十!那差距太大了!简直可以当娘了。

  司马明珠说:你别听他说三十五岁了。说不定三百五十岁了他就是信口开河谁信啊!!我告诉你吧你不要妄想了根本就不合适!把路让开我们要回婆家了。

  齐召说:这位师兄。我不管你的来历如何。这门亲事儿确实不合适。说痛快话那就是“我齐召只有这么一个妻子,没有其他的想法。我的意思够明确吧?”

  单觉真说:我爹可是你师父啊!我妹妹那长相你也不是没看见。比你妻子强多啦!你怎么死心眼儿呢?你要是脑筋稍微活动一下。我家有仙丹吃了之后长命百千万岁,十几年那还算差距?

  齐召说:请问师兄您有妻子吗?

  单觉真说: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那又怎么样啊?你看看我爹的年岁不能用千年来衡量了,我娘的才一百多岁。不是一样嘛!你又何苦这样固执呢?

  齐召说:人各有志!别说是您。就是我师父亲自来提亲我也会回绝的。想当初我上昆仑去就是想找我身边这个妻子去的。我可不是想去占什么便宜吃谁家的粮食。外表如何那毕竟是外表。具体你们说的是不是真话我都拿捏不准。你的功夫很好不在我之下有可能比我还高明一些。我有自知之明。但是感情这事儿不是可以强迫的。我相信我师父他也不会强我所难。就此别过。我要回家看我父母去了!兄台若是有兴趣可以和我一起去一趟舍下,我也好招待一下您尽一下地主之谊。能赏脸吗?

  单觉真说:听你这口气软硬不吃啊。我原以为我的武功在你之上教训你一下你就服了。没成想你能突飞猛进甚至有地方比我还厉害。是我始料不及的。我有啥说啥。我妹妹也不是非嫁你不可!如果能成了亲事儿就更好。成不了我们也不执着。是我爹派我来看看你的武功进展如何的。既然你们夫妻情深似海。我们不给你们添麻烦。我从来处来到去处去。后会有期!咱苏州再见!我去找你爹妈亲自提亲!我看你到时怎么办!说走就走!走了!我肯定去你家但是不和你同行。这事没完!

  齐召说:别着急走!你这衣服穿着打扮很特别啊。什么地方产的?亲事儿不成聊聊别的!我去过蓬莱我没发现所谓的你娘和我师父有什么暧昧关系。彼此相敬如宾。你到底从哪来的能说清楚点儿吗?我说这客气话那是冲着你和我的武功路数是一样的。才有此问话。要不然

  单觉真说:要不然怎么的?你们两口子一起上打我把我废了?你也就是说出了我的武功之外,其他的话我说的都是假的,驴唇对不上马嘴!

  齐召说:很对!太对了!我没听到你一句真话!你说的这些话根本就不符合常情。但是我我刚刚下山不久对这世俗的尔虞我诈,我没经验。但是我知道你说的任何一句话都不是真心的。你和你妹妹说的话都接不上茬儿。

  单觉真说:那我执意要走呢?

  齐召说:执意要走也行。打败我们夫妻联手。你可以随便走!!要不然你就得说服我放你走。你说的必须符合常情。

  妖儿叶做好战斗准备!把这位兄台留住!不能让他轻易就走脱!!

  司马明珠双剑在手说:做好准备了!他走不了!

  单觉真说:相信你们两口子联手还拦不住我。我就算不能战胜但是全身而退。还是有把握的!走了!

  说完话一扬手抛出一个半球往头上一盖身子往下一蹲,就和在胶州城里一个模样。扣在地上了。司马明珠一剑刺了过去被反弹了回来!紧跟着齐召一掌打在半球上面。半球瘪了。人也消失了!!突然听见身后说:“两位很恩爱!单觉真走啦!苏州再见!!打不过我可以跑。”

  齐召一回身看见一个黄影一闪消失在远处了!司马明珠说:别看了人家轻功比你高!比我更高咱追不上的。

  拓跋荷美说:这个皮子做的半球还在这!我看看是什么做的!宝剑都刺不透!一定是好东西。

  司马明珠说:我那是没用我的雌黄剑,我怕伤了他我用的是昆仑花剑刺的!那是吓吓他对他手下留情了。不用看了那个牛皮半球叫做仙衣巫忙。我知道它的来处!

  齐召说:你既然知道你怎么不早说?

  司马明珠说:你也没问过我啊!在瓦匠打这个东西的时候我就认识。雌黄剑就是这个东西的克星!其它的宝剑宝刀根本刺不破!这东西是厚土巫人用很多种畜生的胎胞密炼而成,内有金刚网善避宝刀宝剑的攻击。但是就怕雌黄剑。一物降一物!

  齐召说:厚土巫人是干什么呢?

  司马明珠说:四象之下有五行,五行的总管就是厚土巫人,总首领号称恶孤寂。住在湘江之南。神奇古怪的法术还有邪门得很的武功。那个女人不敢和我动手就是惧怕雌黄剑的威力。

  齐召说:你说话太主观了。依我看刚才那个单觉真的武功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和他拼过内力了。我们的内力差不多少。而且他用的昆仑八大神龙掌法!根本就不是什么邪门歪道的法术。他的实力我看闻德光都未必挡得住。四象的武功我都见过!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怎么能是什么恶孤寂!他说是我师父的儿子那还真就差不多。现在我告诉你那个龙新的女儿用了香水之后的模样恢复了年轻态。和那个胶州城里的女人真是一模一样。根本就不是什么仙衣巫忙恶孤寂!我看百分之八十他说的是真的!!我之所以说要联手拦住他。我是想看看他是怎么使用牛皮半球的。是不是和那个女人是同一个人。来了个女扮男装骗咱们!

  司马明珠说:你说的对你说吧!我说的都不对我这么多年混的江湖还不如你了??你才出来几天啊。你充其量也就是几个月。你有啥资格说我说的不对呀?

  拓跋荷美说:你们两口子别吵嚷!有话好好说嘛!我翻开看看里面有没有金刚网。

  拓跋荷美捡起瘪了的半球翻过来一看果真里面有金属丝凝结成的网。然后说:大哥哥大嫂说的是对的!这个东西可能就是仙衣巫忙恶孤寂的护身符。我也听说过。你不要争吵了。

  齐召说:那好你们都是对的!你们说刚才那个人的昆仑绝学哪来的?怎么解释??他为什么知道我的一切?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