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九七章 都这设施坯清瑶 三邪契合入武仪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司马明珠问路。高龙辰说:是这样我们呢刚从武威过来的,要是看风景啊就有点儿腻了!外甥媳妇你说是不是?

  司马冰冰说:那我还没看见过武威呢~!我还想逛街!

  闻德光说:就你事儿多!

  齐召说:那就这样吧!要不怎们分开走到了天水或者陇右再聚齐!不见不散~!

  司马冰冰说:这还差不多!各走各的我不单纯为我自己。我给妹妹下通知了,我说走武威。要不然妹妹找不着咱们!你看舅舅也是出来逛的嘛~!有没要紧事儿!分开走更合适!

  高龙辰一笑说:外甥那就按照冰冰说的你们走武威,我们往南走也去天水不见不散这不就行了?但是在天水什么地方相见呢必须定准了!你说是吧?

  齐召说:舅舅我是那也没去过!我从江南来老和尚带着我我就是睡觉吃东西什么印象也没有啊!就连天水这个地名我都是蒙的!

  闻德光说:天水有家曹家酒楼!那是三国时期曹真伐蜀时候就有的!就在那个地方!我定了!我去过!不可没有或者拆除。

  齐召说:舅舅您看~!

  高龙辰说:我也没去过我们来的时候是从突厥进的武威没从天水经过!既然闻贤侄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吧!到了天水之后我在和你们聊军师大帅!孩子们上马咱这就走人!咱先走!

  这一家人带着阎大姑娘就上马往南走了!

  齐召看大家说:咱也走!妹夫你看怎么处理岑净霸?

  闻德光说:咱就别理他直接走人啥也不说他更害怕更保守秘密。

  齐召说:行了走人!

  这四个人上马岑净霸过来了说:上差走啊!去武威吗?

  闻德光哼了一声扬鞭打马而去!随后三个也一声不响就消失在岑净霸的视线之外了。留下岑净霸不提!这四个人回身看看岑净霸已经看不见了。然后闻德光说:慢慢走吧虽说到武威路还长着呢。不是一时半晌啊!

  齐召说:那路上不会啥也没有吧!咱晚饭去哪吃啊?

  闻德光说:要是到了官道上之后先买点儿干粮灌足水!走哪算哪!先不做计划!

  司马冰冰说:露宿街头啊?你为啥这么办事儿呢~!

  闻德光说:这是岑净霸的地盘儿!他的眼线很足!我估计他不会那么老实!咱们必须打乱他的计划。有必要露宿街头就露宿街头。你要是有计划住店他的飞鸽传书就会忙死。对咱们极为不利。

  司马明珠说:这太对了!!干这行必须这样!

  司马冰冰说:干哪行了就?又上来密探的职业病了。气死我了这那是旅游是赎罪!

  齐召说:行啦妹妹咋两个就长见识吧!人家才是本地人懂规矩!你我都不行!

  司马冰冰说:那到了武威我可得逛街!我不管你什么计划。怎么样姐你不反对吧?

  司马明珠说:你给妹妹怎么下的通知啊?爷爷现在住在哪?妹妹又在哪?你确保妹妹能追上咱们?你别总想着逛街。妹妹就一个人不像咱们四个!长点儿心好吗?

  司马冰冰一撇嘴说:你怎么早不问啊?分肥那时候你把妹妹放哪了?我说个逛街你就说事儿到时候你不逛街啊?

  司马明珠说:我那时候把妹妹的礼物都放你那了!这你可没堵住我!

  司马冰冰说:你怎么总能堵住我呢?我告诉你吧我也不知道妹妹在哪!但是我有头脑啊!我写的是让闻山去找毕草青,把我给妹妹的通知送给妹妹。你说厉害吧?

  司马明珠说:厉害你赢了!!毕草青各国都有眼线。那太容易了。说不定现在妹妹就能接到你的通知了!你真厉害!怎么想的呢!我同意和你一起逛街了。这样做你就利用了整个乌苏国的情报网了。飞鸽传书第一时间汇报不用人跑腿。你真聪明啊!要是弄好了我说不定妹妹还咱们前面呢!等着咱们呢!这办法真好!

  司马冰冰说:头脑嘛就是这样的!比如妹妹现在在武威就能等着咱们。她要是在长安也能赶过来。不一定在天山!你说对吧?

  闻德光说:行!你终于战胜我们三个了!我当时就想了闻山骑马去天山还得两天!等你妹妹追上咱们最快也得一个月还得日夜兼程!看来啊人得看发展啊!

  齐召说:我也是这样想的!闻山必须骑马去天山!真没想到有这手段。

  这一边走边聊到了官道上将近吃晚饭了还真不错买到了干粮灌足了水。也不住店连夜赶路!一反常态!绝对是在眼线之外的最快时间到达了武威!这就是千里驰骋啊从买上干粮开始走了一整夜赶第二天中午进了武威城门了。一刻不停那是不可能的,最少也得停下来喂喂马啊!所以不能按照千里马日走一千夜走八百计算时间。多出了半天的时间。

  齐召说:按照惯例你们逛街我们等着?

  司马冰冰说:不行了!我逛不动了走了一夜没睡!那先吃饭后睡觉明早上逛街!!

  这两对人找了一家离城门左近的小饭铺也不讲究了。马上吃饭喝水喂马!吃完了找了家客栈姐两个就蒙头大睡!!!齐召和闻德光轮流值班!因为好东西太多不放心啊。

  闻德光说:姐夫你也先歇着我盯到天黑。你换我!

  齐召说:呢也行!我就不客气了!

  齐召睡到天黑被闻德光叫醒了!齐召说:换班吧!你放心睡一夜!我现在缓的差不多了!

  闻德光就睡了!齐召自己看着东西。也没人说话偶尔有客人从门前经过的脚步声,齐召太没意思了。他觉得还不如不睡先值班白天总好过一些啊!这大晚上的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人家都睡了。干点什么呢!忽然想起来!

  我看看朱逸客的小本子吧!打开包袱把小本子就拿出来了。把灯拿过来打开小本自己一看上面写着“设施都一样坯清瑶。三邪契合入武仪”。

  齐召马上就心头一震!啊!我不是看错了吧,擦擦眼睛再看一边一点不错!心里就想他妈我刚进武威城!就看这个他算得真准啊。真是三个人在歇着呢!不会是错别字吧!者总觉得******怪怪的!我说呢这家客栈叫什么不好偏偏叫清瑶客栈。这一看行了毫无睡意了!自己就围着屋里的空间开始绕圈玩儿!

  心里想这是天意?难道说他知道我师父给我出主意了?真他妈怪事!怎么就怪成这个样子呢。为什么我就到了这个时候想起来看它呢?要么我就继续看下去全看完????还是明天和大家商量再说~~!这时候把闻德光弄醒不合适啊!!自己一个人开始胡思乱想了。又想自己舅舅那番言论。想想军师大帅的区别!又想到了舅舅对自己亲爹的看法!后来过了三更天。自己就开始练功了!打坐练气!好在一夜无事总算熬到了天亮三个人谁也没醒过来。小儿推门进来说:大爷准备什么早饭?你说说吧?

  齐召说:等一等行吗?我们一起来的还没睡醒呢!有事儿我叫你!先给我弄点水喝!

  小儿出去了拿来一壶水给茶水倒进了杯子转身出去了。齐召一边喝水一边转圈!也不好意思把谁弄醒!肚子里直叫唤。趴着窗口往外看!真巧!从远处走来一个姑娘!牵着马马上挂着双枪。闪着亮光!走的更近一些了越看越像司马冰冰!

  齐召心里就有点儿按捺不住了!眼看人家牵着马就往城里方向去了于是忍不住就高喊了一声“你是司马可儿吗?”

  这一声喊不要紧闻德光腾一下就从床上跳下来了说:姐夫啥情况????

  齐召也没回身也没回头紧盯着窗外的姑娘看,这一声喊过后那个姑娘还就真回头了!循着声音想这齐召这边看过来!

  闻德光此时一拍齐召的后背说:姐夫你刚才喊什么呀?真没这么专注啊!

  齐召也没回头说:妹夫你看咱小姨子来了!!司马可儿来了!!

  闻德光也趴在窗口上向外看,然后说:你还别说真是啊哎!!和冰冰一个模样就是衣服不一样!八成是她!你怎么发现的?

  还没等齐召说话那个姑娘朝着从口走来说了:谁刚才喊我!是你们两个吗?

  齐召说:你是司马可儿?

  这姑娘说:你认识我?

  齐召说:不认识刚才是我喊你!你到底是不是司马可儿?

  这姑娘说:你不认识我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齐召说:看双枪看的!!

  这姑娘说:你谁呀?

  齐召说:你要是司马可儿呢我就是你大姐夫,你要不是呢我就叫齐召。

  这姑娘被齐召逗笑了,然后说:我就是司马可儿!那我大姐在哪呢?是司马冰冰吗?

  这话一说齐召就上火了!说:妹子我怎么说呢你看这位他叫闻德光,他是你冰冰姐的男朋友。我呢是司马明珠的丈夫!我叫齐召。

  闻德光说:是这样的我才是冰冰的那个!!你这是从哪来?

  司马可儿说:那不好意思啊!这两个都是姐夫!我是本来就住这的!不是从哪来的!昨天晚上我接到了一封怪信是我姐的笔迹。说要我到武威等她!要是武威没有找不到就顺着丝绸之路往下追一定能追到。我今天早上一大早我起来去了城门。结果什么都没有正准备回去呢!刚才听到一声喊。原来是你们。那我两个姐姐在哪呢!

  闻德光说:在隔壁还睡呢!

  齐召说:你是不是进来啊!

  司马可儿说:那是当然啊!我在这算干什么的!你们等一会儿我去拴马!

  说完话就去找树拴马去了,齐召说妹夫你去叫醒她们吧!就说妹妹来了!

  这时候姐两个推门进来说:一大早就嚷啥呢!两个大男人嘀嘀咕咕的!什么妹妹就来了?

  齐召说:你妹妹来了!!在窗外拴马呢!自己看吧!你等着我让位置给你!

  说完话换了位置姐两个趴着看一眼就看见!这回比上次的声音高十倍!大喊大叫了!“妹妹我们在这儿快来吧!”

  那边是一路小跑进了客房。三个人抱在了一起亲热的不得了!过了一阵说!给你介绍两个姐夫!

  司马可儿说:不用我认识了!都聊了一段了!还是先说说你们找我干什么吧!

  司马冰冰说:妹儿!我们姐两呢发财啦!有福同享对吧?我们要去中原旅游啦!我就想啊要是带着你一起去那多热闹啊。我和大姐商量好了你要是跟着我们一起去呢!吃喝穿戴我们都包了!你说话不好啊?

  司马可儿说:不好!!你们是两对我是单飞!不过看在你们的邀请和自愿付费的面子上我可以考虑。

  司马冰冰说:呵你还拿架子了!小样儿吧你!枉费了我的心思!

  司马可儿说:你有什么心思啊?把我卖钱花?

  司马冰冰说:走你跟我们去那屋!咱不当着他两说。

  齐召说:赶紧去吧!商量好了怎么对付我们。

  这姐三个进了隔壁开始了讨论!

  司马明珠说:你们是一个妈的!我对待你们两是一样的啊!妹妹你把我的礼物给她!都一样我不亏待谁!

  司马冰冰说:姐!你还怕我贪污了啊!

  说完话就把首饰拿了出来说:这是大姐特意送你的!你听清楚不是我送你的!这样说行吧?

  司马可儿说:这么多好东西都是金的?大姐真发财了?

  司马冰冰说:那还有错啊!别说是金的!大姐那好东西多的很啊!拿银子都成山了!

  司马明珠说:你正经点儿好吗?论私房钱现在你可比我富!我的东珠都快损失殆尽了。你可是脑满肠肥。你松松手给妹子两颗大的!

  司马冰冰说:嫁鸡随鸡!你损失了是我姐夫同意的!我这儿也得先汇报啊然后我不能自己做主。

  司马可儿说:什东西呀~!洞主洞主的!我看你们姐两个混得很好啊!我这两个姐夫人样子都是一流水准啊。太帅了!你们从哪挖掘的?

  司马明珠说:那可不是挖掘的。那是缘分!我和你大姐夫八岁就定亲了我们历经坎坷多年才有今天。你冰冰姐是我把她嫁出去的你大姐夫齐召是媒人!我为了冰冰没少操心强迫齐召低三下四去说小话求亲。才把冰冰嫁出去了。我还给了她无数的嫁妆。你不信问她自己是不是这样!!那个闻德光啊人样子好武功高又是三品官!还是地狱教的总舵主!你说去哪找啊~!

  司马可儿说:千载难逢都让我冰冰姐给便宜捡走了?我知道闻德光原来就这样啊?真帅呆了!!你说说我这个齐召姐夫干什么的?

  冰冰说:我说我告诉你!齐召啊十个鬼心眼子特别多的人。不过呢他足够大方开始的时候足够小气!武功深不可测!估计咱爷爷是打不过他。对咱这位大姐千依百顺!大姐说什么他从来就不反驳!对我和闻德光那没的说!简直就是好极了!有点墨水文采也不太多。交朋友舍得花钱。仗义!算个好男人。救过咱姐姐而且背着走!很多美女公主想嫁他但是他岿然不动!好样的!他爹他妈都是皇族后裔家有宝藏!现在手里头发发的流油。我和闻德光呢确实是齐召****心了,姐姐也没少操心。我绝对满意!所以之所以把你找来呢就是想把你也嫁出去。最低限度是闻德光那个长相的。要是有更合适的那就挑最好的!我们姐两肯定对你负责!

  司马可儿说:真逗~!谁让你负责了~!爷爷还在!用你负责啊?还有妈呢~!不过要是合适你可以操心!!那洞主洞主是谁?

  司马冰冰把脸一沉说:为你操心你说这样的!爷爷老成啥样了连我都嫁不出去!何况你!咱妈会干啥会哭!东珠不是人!东珠就是超级大的珍珠!宝贝价值十万两以上的白银!你没看见过!

  司马可儿说:大姐不说你有嘛~!拿来啊!我不就看见了~

  司马冰冰说:你着什么急呀好饭不怕晚~我和你姐夫商量一下给你不给你你等着啊!我现在就去。这叫嫁鸡随鸡。

  说完转身就出去了。司马可儿对司马明珠说:我这个冰冰姐我觉得变了!你们两个都成亲了?

  司马明珠说:我和齐召成亲了。你冰冰姐和闻德光定亲了去过婆家看过公婆了也见过爷爷了都同意了,感情很甜蜜。还没办事呢。

  司马可儿说:没办事呢就嫁鸡随鸡啊~!我看你成亲了的还能自己做主。她这个还没成亲呢就嫁鸡随鸡请示汇报?

  司马明珠说:唉她就那样儿啊!人就是不一样啊!人家想表现贤惠。像我这样的总是表现霸道。你姐刚才没说很多公主美女都想家给齐召,我这才收敛了很多,懂得女子无才便是德了。

  司马可儿说:那么大的珍珠你们从哪来的?

  司马明珠说:都是齐召卖烧鸡赚的钱。我当时没独吞分给了冰冰一半的的收获。

  司马可儿说:那我姐夫是做烧鸡生意的卖烧鸡这么赚钱啊?东珠翡翠金子都是卖烧鸡的钱?

  司马明珠说:也不是全是卖烧鸡的钱还有收的学费。这些金首饰都是收学费收来的!

  司马可儿说:那得卖多少烧鸡才赚这么多钱啊!我想一下就觉得可怕!那还不得把天下的鸡都杀了卖出去啊!你们真邪门儿!无法想象。武功深不可测卖烧鸡·~~???收学费!就是抢皇宫国库也没有这样肥啊!你们不说实话吧!

  司马明珠说:以后你就明白了你自己体会吧!等一会儿冰冰回来咱姐三个去逛街。慢慢聊!你饿了没有?

  司马可儿说:我无缘无故的收到了冰冰的来信我还没吃早饭我就去了城门。当然饿啦!

  司马明珠说:走吧咱出去吃饭吃完饭再聊。再逛街我昨天晚上的饭还没吃呢。睡了一觉一夜半天!走吧去吃饭。

  刚说要走司马冰冰回来说:通过了给你两颗!拿着!咱去吃饭我昨晚饭就没吃呢。

  司马可儿接过东珠看看说:这比鸡蛋还大是真的?

  司马冰冰说:你看着要是假的呢就还给我!我喜欢!就是假的我也喜欢。

  司马明珠说:收着吧差不了!你冰冰姐大放血了!好让你成双成对啊。

  这五个人开始吃了早饭也没什么特别的,吃完了老规矩逛街开始了。齐召闻德光继续留守!开始了闲聊。

  第一话题就是小姨子。齐召说:天下很大天下很小,说曹操曹操就到!要是没有心理准备啊我还真就拿这个可儿当冰冰看了长得太像了。穿一样的衣服就是一个人了。

  闻德光说:是啊!我和闻山夏亚比那个还厉害。三个一个模样。我自己都觉得邪门儿。想当初你把夏亚介绍给我我差点认错他是闻山!幸亏旁边有个南心叫哥哥我才不至于发生错觉。说到此处啊我就想起来三邪契合!

  齐召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闻德光一愣神儿说:什么地方不对吗?三邪契合啊!

  齐召说:没事儿我听清楚了你继续说!怎么叫三邪契合~!

  闻德光说:你吓我一跳你!三邪契合说的是三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啊亲兄弟!都去入伍当兵了!

  齐召说:为啥叫三邪契合。

  闻德光说:你别急!不论谁看见都说邪门儿所以叫三邪啊!但是更邪门的就是还有一个人叫契合姓武!也叫武契合!和他们三个长相一样!统称三邪契合!

  齐召说:那又怎么样了呢?

  闻德光说:这四个人中的武契合是招收新兵的统领,看到了这三个弟兄之后感觉就像照镜子了。后来经人介绍就进了杨素的大军里当差了。杨素就觉得奇怪穿上军装一模一样当时杨素就来神了!说这是瑞相!监军就是晋王杨广。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啊!于是下令全军不许叫三邪契合了!叫做天地四正分成了子午卯酉。给杨广当了殿前侍卫。在大殿的四个犄角负责站岗!成为佳话。你说好玩儿不好玩儿?

  齐召说:真不好玩儿!真不好玩儿啊!妹夫你来看这个!咱该怎么办!!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