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一十章 独手香梦血浇遍 步银大有水无心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司马明珠说:相公别气急败坏。你不要听了沧浪客的话就认为,四象比人家五行厉害。事实上谁厉害不一定呢!就像有的大侠名气很响亮。但是都把不过一个身经百战的杀手。侠义名声叫的很响但是武功未必超群。你更不要小瞧恶孤寂。他可不属于五行。他能掌控五行!就拿沧浪客来说吧他都没找到五凤云罗裙,他的四象神功距离登峰造极还有很多阶段。但是五行当中的高手潜心修炼也许会有奇遇。就像你有这样的机会为了找我去了昆仑,误打误撞学了神功。人借别人就不能吗?许你穿红,你也得允许别人挂绿吧。说实话咱们这次相遇出来顺得很。没有遇上敌人。没有人专心和咱们做对。也没有仇家追杀。天下奇能异士多得很!你又六年时间突飞猛进了。人家别人也在刻苦修炼。就拿刚才哪位来说。说的话嘴上骗人的功夫不怎么样,但是手底下的功夫并不比你软吧?

  齐召说:好好你就直接说吧!你说的也许有道理。就算他是仙衣巫忙恶孤寂。那他来找咱们为了什么呢?总该有个合理的解释吧?我不敢看不起无名小卒。我怎么敢凭我这点儿功夫就傲视天下呢。四象战邪神为了啥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五行还被一个人掌控的道理我还真闻所未闻。

  拓跋荷美说:我大嫂什么都知道她怎么不告诉你呢?你们在一起都说什么呀?

  司马明珠说:你太小了!两口子在一起说什么你不适合打听。好话多的很但是不能告诉别人。我们在一起啊太不容易啦。有时候外人紧跟着啥话也没机会说。说实话我们两口子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那是太宝贵啦。从春天到现在办不完的杂事儿!一共几个月的时间忙来忙去,根本就没时间互相说说过去的经验。我做饭的时候我老弟都给我下马威逼迫我,给他的朋友找官当!不是妹妹出家就是姑姑成亲。没日没夜的跑!到了太行山吧害怕伤风败俗!那有机会再一起说说闲事儿啊!!这会出海之后告诉你你别紧盯着我们两口子啊!问这问那的你自己玩儿啊!

  齐召说:别耽误了赶紧上马走吧。边走边说。你跟着一个孩子诉苦你觉得有意思吗?你还是赶紧说仙衣巫忙恶孤寂。和刚才那个单觉真是什么复杂关系吧。

  司马明珠说:五行不是五个人和四象不一样,人家全称叫作“阴阳五行教”简称五行,掌教的教主是叫恶孤寂。具体人家内部是这样的“两名副教主一阴一阳,也就是一男一女。男的叫独手,女的叫香梦。具体真名实姓我不知道。副教主下面有三个护法统称血浇遍,都是冷血杀手,杀人不眨眼。再下面分成三队。分别叫作步银;大有;水无心。”这三队人马穿着打扮不同分散在全国各地。步银穿的鞋子上面都有银针。这就是规律。衣服没有特殊要求。你就看脚下的鞋子就知道了。大有那是不管穿什么衣服脑瓜上戴着红帽子的就是大有。至于说水无心那就是全身黑衣没有思想,被药物泡炼出来的行尸走肉。只要接到命令根本就不怕死。前面就是刀山火海眼睛都不眨一下。有人说他们不是人就是死尸!!

  齐召说:那他们想要干什么呢?

  司马明珠说:那还能想干什么~!山大王想干什么?皇帝想干什么?都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皇帝蟹圣旨还有一个奉天承运吧!!人人都有个信仰。和尚还剃光头呢为什么是那么容易说清楚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假神总比真神多!这就是社会啊。他们说了运化五行解除痈痹为人治病,就是水无心。你吃上那种药就没感觉了不痛不痒无条件执行命令。至于说去干啥那谁知道教主啥心事啊!那个步银就更邪门儿谁有钱就踩谁,踩死之后就分银子分他的家产。至于说怎么分配那谁知道银子都去哪了。大有讲的就是吸收徒众口号就是大有作为。谁知道人家要作为什么呀!

  齐召说:那么他们总该有个圣人吧?就像道士信道德尊奉老聃。佛家信佛!这个阴阳五行教也该有个圣人吧?

  司马明珠说:当然有啦!不过你肯定没听说过人家信奉“尸子”。

  齐召说:虱子我还没听说过?谁身上都有啊!常言道“皇帝身上都有三个御虱子”!

  司马明珠说:你看你没文化这个劲头儿又上来了吧?人家信奉的“尸子”那是尸体的尸子!当死人讲解!

  拓跋荷美说:确实是尸体的尸!但是人家可不是尸体,是商君的老师!商君书作者的老师就是尸子。

  齐召说:真麻烦!还不如说咬人身体出疙瘩的那个虱子痛快!人人都认识呢!但是这个仙衣巫忙恶孤寂。毫不相干嘛。你直接说点儿有用的。就直接说那个单觉真他是不是恶孤寂?或者他是不是独手,那个女的单珏珍是不是副教主香梦?

  司马明珠说:那我哪知道啊!就算是人家不承认我有啥办法!要按照这个道理推测下去恶孤寂就应该是你师父昆仑神坯。我这样说你肯定不爱听啊。

  齐召说:你知道我不爱听那你还说。

  拓跋荷美说:我说一个你爱听的,你往后面看那个女的追你来了。香梦来追你了。嘻嘻嘻!

  齐召和司马明珠同时回头看去,结果发现一个人影都没有。

  齐召说:小丫头儿你坏透了!!你要不老实我让你嫂子掐你。

  拓跋荷美说:我可没逗你,人家真的追来了!你敢和我打赌吗?

  司马明珠说:你还嘴硬!根本就没人!和你赌什么?

  拓跋荷美抬头看看天说:就赌一件衣服。她要是来了你把她抓住把她的衣服脱下来给我穿。我就喜欢那件儿衣服。

  司马明珠说:你要是输了呢?

  拓跋荷美说:我怎么会输呢!不可能输的。就算我输了你们两口子还欺负小孩儿吗?我都把我自己都输给你做兄弟媳妇了你还想要什么呀。

  司马明珠一笑说:想衣服想疯了吧?扒别人的衣服穿人家比你身材高得多,你穿了也不合适。你根据什么说她一定会追来呢?

  拓跋荷美说:那个男人故意败走了,回去肯定去找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一听齐召大哥的武功这样高,一定内心羡慕不已。肯定会追上来的。这是我的直觉。再者说了那个人败走了是打不过你们两个联手。如果他们真的是五行的两个各副教主的话。肯定会联手来对付你们两个。把你们抓走!今天夜里就有可能行动。在你们两口子进入梦乡的时候动手。因为人家叫香梦嘛。肯定会选择夜里动手趁人不备的时候。大嫂你信不信啊?

  司马明珠说:嗯!说得有理。你怎么判断这个男的不是女扮男装,而是同一个人呢?

  齐召说:这个我可以肯定,我和那个男的交手拼过招数和内里,那个男人的内力是雄浑刚健的。绝不是阴柔类型。

  司马明珠说:你怎么判断那个男的不是学你,男扮女装呢?

  拓跋荷美说:我知道!看拿个女人的眼神就知道那绝对不是假扮的女人。她的眼神和你看齐召大哥的眼神是一样的。

  司马明珠说:大人说话没事什么事儿,你懂什么!

  拓跋荷美说:我就是懂!从你刚才的反应来看,你也知道那个女人肯定不是假扮的!你回头的神情很紧张。齐召大哥回头的眼神看完之后很失望。我就知道他喜欢看到那个女人。我就是懂!

  齐召说:我不等到夜里就上船出海!我就是让你猜不到!!她追来也是白追。

  拓跋荷美说:你吹牛!你心里就是想着她呢!你心里像他就是二十岁和你一样大!因为我看到你~!对了你看身后她真的追来啦!

  司马明珠说:故技重施没用啦!不上当,不上当。

  忽然后面真的有人说“步金香梦谁有情?遍洒热血来看侬。大有有心缘如水,单珏珍心寻夫踪。我真的来了。”

  黄影一闪单珏珍飘落在三人的马前说:都别走啦~~!想提前出海把我甩掉没那么容易吧!

  司马明珠催马就撞了过去说:好狗不挡路!赶紧让开撞死活该。

  单珏珍轻轻一闪躲过去了。紧跟着双脚起跳腾身而起,跳上了齐召的马屁股上面用双手抓向齐召的肩头。嘴里还说:不要出海啦!跟我一起走吧咱们才是天生的的一对儿。

  齐召也不答话左脚一敞裆脱出了马镫身子往右侧一个偏斜,左脚的脚后跟就扫向了单珏珍腰部。这一脚要是踢上肯定会把单珏珍的腰能踢折了。

  再看单珏珍随着扑了个空。身体向前倾倒但是两手就势抓向了马的两只耳朵的方向,整个身躯侧转压向了齐召的胯骨同时右膝盖微曲顶向了齐召的后腰。

  这时候拓跋荷美却说:好妙招儿!再来一个!

  电火石光一刹那齐召左手已经放开了缰绳手心向上迎着抓向了单珏珍的小腹,那个意思就像是要把单珏珍从侧面夹在肋下。这个姿势就是两败俱伤了。但是齐召这时候右手拍向了沙滩,反作用力突然把身体回到原来骑马的位置上,整个身体侧面就把单珏珍的身体横着碰了出去。这一招单珏珍真没想到。她以为大不了一起落马她还能压在齐召身上。绝对便宜。但是。这个两个身体十字形相撞她毫无准备。结果被抛了出去趴在了沙滩上。摔得花容失色。

  这时候齐召回头一笑说:感觉如何?要不要再来一次!

  齐召正在得意突然间马失前蹄把他从马上摔了下去!还好姿势很好看一个空翻站到了沙滩上。再看马屁股上插着两根银针。马匹全身抽搐口吐白沫了。原来人家跳上来的时候脚上带的银针已经刺入了马匹皮肉之内!就是时间太短马匹都没反应过来仍在奔跑。但实际过瞬间的动作之后这匹马就完蛋了。

  齐召说:好!算你狠!先对我的马匹下手!怎么样?爬起来吧再打一场!!

  这时候司马明珠圈马回来看见这个场景说:怎么还打起来了?她怎么趴在地上放赖?你碰到人家哪了?大男人不许欺负女人。好男不和女斗。你不能继续和她打了。要打也得我先上啊!赶紧说说你是绰号叫香梦吗?还是真的叫两昆仑啊?我看你鞋上面带有银针,你肯定是阴阳五行教的副教主吧?独手副教主的八大神龙掌从哪学来的?你不会说恶孤寂就是昆仑神坯了吧?你怎么不说话啊?

  趴在地上的单珏珍呸了一口说:呸!满嘴都是沙子。齐召算你行!你的功夫不错。居然一招能把我打下马来。这样的人不多。你们两口子一起上吧!!

  司马明珠说:你是用激将法,你就怕我们两口子一起上你连逃跑的机会都没。别耍心眼儿!回答问题。

  单珏珍说:你不要得意!我是谁就是不告诉你。你有种你去阴阳五行教找总教主去打听。别和我多费唇舌。要不然你就找昆仑神坯去审问。想抓住我没那么容易。我是听我哥说齐召的武功和他不相上下我不信,所以我来亲自实验的。

  司马明珠说:实验的结果如何?

  单珏珍冷笑一声说:谁知道你感觉如何呀!见到姑奶奶了你还不下马谁知道你感觉如何呀!

  话音刚落,司马明珠的马匹晃了三晃当场倒地也是口吐白沫。司马明珠当然得跳下马来了!觉得颜面无光。一甩袖子恨恨地说:沙滩上很干净吗?不和人动手专门算计畜生,你的手干净得很啊!你还有什么因为淫威。你继续耍啊。

  单珏珍说:你生气了。过来打我啊!你敢过来吗?

  司马明珠手向怀里探去同时说:很好我这就过去。我就用瓦匠脏手摸过的泥土宝剑宰了你。让你尝尝被脏宝剑杀死的感觉。

  说完话雌黄宝剑缓缓出鞘。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