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一十一章忙恶孤寂金玉仙 麻衣鼎茶口恶粗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司马明珠宝剑出鞘步步逼近单珏珍但是每一步迈出都很缓慢。因为要加小心眼前这位单珏珍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司马明珠不知道对打的是什么算盘。

  齐召说:妖儿叶咱既然是脏人,不如脏到底。

  司马明珠一听这话计上心来瞬间把手里的宝剑插入沙滩,迅速往上一挑。一流海沙被宝剑弹出射向趴在地上的单珏珍。紧跟着就是连续几十下,沙土不断的朝着单珏珍掩埋过去。

  再看地上趴着的单珏珍,一看沙土飞向自己掩埋过来。突然间面就多了一个半球阻挡沙土攻击自己。但是毕竟出手慢了一点点儿,很多的沙土落在她身上。

  司马明珠就是要的这个效果,知道她爱干净。一旦身上落了沙土她必然心乱恶心。估计一定会先把沙土抖落。就趁这一瞬间突然司马明珠向前一蹿,就像离弦之箭。射了出去。整个身体平直擦着地面宝剑尖儿朝前刺向了牛皮半球。与此同时左手抓了一把沙子。就听刺啦一声牛皮半球就被刺破。司马明珠宝剑上挑牛皮半球就被甩上了天。与此同时左手的一把沙土也就扔了出去。海滩上的沙土湿度很高用手一攥就成了一个疙瘩。瞬间打向单珏珍的脸面。

  单珏珍百忙之中一看对手打来了暗器。她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个什么暗器。但是艺高人胆大用手一接打过来的暗器。结果发现弄了一手脏全是沙土。恶心的了不得。赶紧一抖楼手把沙土扔在地上。这时候司马明珠的宝剑就已快刺到了前胸。吓得单珏珍来了一个后滚翻。滚出老远。还没等她站稳。司马明珠故技重施一阵沙雨再起飞向单珏珍。这下子避无可避弄的全身上下,包括头顶上都是沙子了。她从未打过这样的对手。这也不是武功招数啊!百忙之中两道银光透过沙雨射向司马明珠。但是因为看不清楚对手在什么位置,早已失去了准头儿。没打着。但是此时司马明珠不断地从地上抓起沙土向她丢了过来。而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绝。弄的单珏珍的好衣服狼狈不堪。再也没法鲜艳。

  单珏珍一看不妙转身就跑她实在没办法应付这不怕脏的打法儿!只能大败而逃。一边跑一边说:你个脏人这不算本事!你有种别使用者下三滥打法儿!和我过招。我三招就打死你。

  司马明珠说:对付你下三滥打法你都应付不了,你还敢吹牛!你不是干净吗?我看你今天能有多干净。你比我还脏吧?全身都是沙土了。你还不如瓦匠。呵呵哈哈。有种你就过来啊!!

  单觉真说:住手!我不是输给你了。我是输给这个地方了。你不用耍威风。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种你就总是站在这沙滩上。你要敢换一个地方老娘我拧死你。老娘不奉陪走啦!

  说完这话飘然而去。一道黄影很快就消失了。

  拓跋荷美鼓掌喝彩说:大嫂真厉害。把她弄了一身脏自己跑了。

  司马明珠说:好什么好啊马匹都死了还得步行回去!这个死女人对不会说话的畜生下手真是可恨。这个地方不太好,要是换成池塘边我肯定弄她一身污泥,让她变成泥人儿。今天算是栽了赔了两匹马。走吧慢慢走吧!

  拓跋荷美说:咱们不算赔本儿,她给银子了。她的暗器都是银子做的。你看看吧!这两把小宝剑都是银子做的你看多可爱啊!!

  司马明珠宝剑还匣接过拓跋荷美递过来的两把小宝剑,小巧玲珑银光闪闪甚是可爱。确实是银子做的。这就是那两道银光的暗器。单珏珍也没能收的回去。被拓跋荷美捡了回来。上面还刻着字“恶孤寂金玉仙”。

  司马明珠说:也不算太亏哈!至少知道她就是恶孤寂金玉仙了。她把真实身份亮了底牌了。还行有收获啊。来大男人你也看看吧!她果真是阴阳五行教的人。

  齐召接过小宝剑看了看说:这就更迷茫了!他要不是我师父的儿女。和咱们作对的目的是什么呢?谁派来的呢?到底为了什么呢?咱们两口子不显山露水的。他们怎么会找shàngmén来呢?

  司马明珠说:你不爱听我也要说。有可能你师父就是阴阳五行教的教主,他真的想把他女儿嫁给你。这个解释就是最好的,最合理的。我越看这一男一女越觉得他们和你师父长得一个模样。他们说的都是真话。

  齐召说:也包括那个男的单觉真说的,这个女人比我大十五岁也是真的?

  拓跋荷美说:我看这个不一定吧我看那个女的和我大嫂年岁差不多。也就二十来岁吧。我还认为那个女的根本没跑远,有可能去咱们前面了。找有利地形再次报复。要是换成我我就这样办。

  司马明珠说:这里的地形都这个模样到处是海滩,她才没你那么傻呢!

  拓跋荷美说:人家会上船等咱们的!说不定选择和你在海上作战。

  司马明珠说:小妹儿说的有道理!不能不防。还真得想个好办法!他们阴阳五行教有那个牛皮半球可以漂浮在水面上作战。还有毒药水水无心。我在沙滩上采用土能克水她的毒药水没法使用。但是一旦到了船上。形势就会逆转了。想想有什么好办法可以破解呢?

  齐召说:我不怕毒药我来对付!

  司马明珠说:那不行她不想攻击你。她的目标是我。她在暗处我在明处防不胜防。据说那个毒药水叫做水无心。装在皮囊之内可以射出两丈远。我刚才和他打斗就防备着一手儿了。多亏海滩上有沙子可以随时攻击她。她无法使用水无心。一旦一阵毒水扑面而来,用什么阻挡啊?我这次和她打斗她趴在地上。我估计她就是想让我走进她的毒水射程之内,再对我下手。所以我走得很慢她一旦发射毒水我就往后跑。多亏你提醒我咱们不怕脏所以我才战胜了她。

  齐召说:打人不过先下手。咱们有毒药面儿站在上风口先袭击她。

  司马明珠说:那不行!咱们在明处没法选择上风口。

  拓跋荷美说:大嫂她为什么不一上来就是用毒水儿对付你呢。那样不就可以一下子把你打败吗?

  司马明珠说:她的毒水不是取之不尽的,一旦攻击了我。她就没有毒水可用了你大哥再动手抓她她就没有绝招可用!她才没那么傻呢!

  拓跋荷美说:哦是对的!!是我傻。

  齐召说:办法总会有的还是赶路要紧,没有马屁了腿儿着走还是边走边聊吧。

  拓跋荷美说:还是我命好。我有马匹。

  司马明珠说:你有马屁你快走吧!别和我们在一起了。你先走!

  拓跋荷美说:你别生气。这里距离有船的地方还有多远啊?

  齐召说:不算太远!有一盏茶的时间就能看见船了。

  拓跋荷美说:终于能看见大海船啦我要出海啦!好高兴啊。你看看前面有人生火呢。那是干什么的?赶紧过去看看吧。

  齐召说:那好吧就跑两步我估计我们两口子比你的马跑得快。就到那生火的地方看看去。

  说完话三个人一匹马就跑开了,瞬间就来到生火的地方。到了近前发现原来是一个老头儿头戴斗笠身穿麻衣蹲在海滩上生火煮茶呢。而且还在自言自语的说:“妈的人老了没人伺候,老伴死啦。儿女也不孝敬。骑马的骑马跑着玩的跑着玩,这是想饿死他爹啊!没粮食吃烧口水喝吧!他娘的这就是命啊!”

  拓跋荷美说:大哥大嫂。你看这位老人家四周围根本没人。他是从哪来的呢?

  这个老头儿背对着三个人突然说:妈的!问我从哪来的。我从土里蹦出来的挡你的路了。没事儿走你的就行了。多嘴多舌的也不怕从马上掉下来,摔死你个小王八蛋儿。

  拓跋荷美说:我又没惹你你为啥骂我呢?你为老不尊。喝开水呛死你。不怪你的儿女不孝敬你大海啊你涨水吧。把这死老头儿的火淹灭吧。

  这老头儿忽然哈哈大笑说:小丫头有趣儿。大海要是涨水把火淹灭。我就脱光衣服点燃继续煮茶喝。你信不信?

  拓跋荷美说:你都难看死了还说脱光衣服!耶!真恶心。走吧咱们快点儿走吧。老头儿要耍liúmáng了。

  齐召一听这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老头儿说:你小子他妈的笑什么?什么地方这么可笑啊?我看你是找挨打吧!老夫不和小丫头儿一般见识,但是却不允许你笑我老人家。你接招吧!

  话到手到一根干柴冒烟土火朝着齐召脸上劈面打来。齐召收住笑容往后一跳说:你也是阴阳五行教的,你是大有。

  老头儿说:算你小子识货!不错老夫就是大有。你们两口子竟敢得罪副教主金玉仙,而且还恶口相加。想从我老人家面前过去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你着打!

  说完这话两手拿着点燃的木柴照着齐召一通乱打。齐召步步后退眼看到了海水附近。齐召突然往下一俯身两手奇快如风抓向了老头的双脚脖子。往上一用力一直腰一撒手。结果老头儿被齐召抓住脚脖子举过头顶向后扔进了大海。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变化。再看老头儿仰面朝天倒在海水里激起了一大片水花。手里的木柴火焰已经熄灭冒出两缕青烟。任凭海水灌进嘴里没法动弹了。因为三阴交穴已经被齐召点住穴道了。

  拓跋荷美拍手叫好说:好啊好啊!呛死这个老家伙。

  (本章完)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