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一十三章 急情调家白朵朵 自生女来却痴骂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司马明珠想问出自己姥姥的下落,结果人家不回答。只好反唇相讥。

  单珏珍再次邪邪的一笑说:怎么啦?老羞成怒了?我说过我就是你的克星。效果怎么样啊?

  司马明珠说:老太婆年岁大了什么都知道。有过几个男人啊?你哥说了你三十五岁了。这可不是我瞎编的。你要不信你问小妹妹?

  拓跋荷美说:是的!你哥哥和你一个名字发音,你哥哥说了你三十五岁了。才比齐召大十五岁。这是他亲口说的。他还说吃了你们家的仙丹之后长生不老。这点年龄不算差距。你娘才一百多岁,就是龙新的女儿。你没办法抵赖。说你爹就是昆仑神坯。你的家底儿。你哥都卖空了。还有这位霍大有说了你们两个号称两昆仑。你美不下去了你。

  单珏珍说:就是我哥说了,证据呢?你有证据吗?你要是没证据我就是二十岁了。谁能证明你让他站出来啊!下次不信你去问我哥他肯定是记错了。我可不是昆仑神的女儿。我是于阗国的公主。也是阴阳五行教的副教主。你不信问问这位霍大有老人家,他都不知道我多大年纪了。你要没有认证那你们就是无赖。

  齐召说:我不管人证物证。我听见了不需要证据了。再者说了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也不想明白。不要一厢情愿。我们夫妻感情很好。既然你不承认是昆仑神坯的女儿那就更好办“你就离我远远的。我没工夫带你出海。话已经说清楚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从哪来回哪去。”

  单珏珍说:嘻嘻嘻你想摆脱我。没那么容易。说实在的刚开始我还没看上你。你和我哥交手了。他竟然打不过你。我就爱武功高的人。而且你和我交手你碰了人家的腰了!你碰了我就嫁不出去了。没人要了就得赖上你。

  拓跋荷美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是你想抓走人家跳人家的马匹你自己送上去的你怎么还耍赖皮?

  单珏珍说:我承认我耍赖皮啊。再说了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儿啊?你多管闲事儿!

  齐召说你连实话都没有,你就想如之何,对不起我可下手再打你一次啦!

  单珏珍说:嘻嘻嘻你好狠心啊。你打的死我吗?你要是打不死我我马上就走去苏州把你娘抓起来。我估计你百分之百打不死我。你要是打死我,我哥就把你父母都抓起来。你怕不怕?霍大有听命你马上通知我哥把齐召的全家抓起来。别逼急我我什么事儿都办!!我把你全家都调动起来这是好听的。你要是在逼急我我就让你看看白朵朵。

  拓跋荷美说:啥叫白朵朵?

  单珏珍说:小妹儿真傻!不认识白朵朵吗?白朵朵就是坟前的小白花一朵一朵的,到时候就让他去哭他爹妈了!说话要含蓄懂吗?

  司马明珠说:好吓人啊!我们不是被吓大的!我告诉你我公爹可是大旗门的当家你不会不知道吧?造反起来连朝廷都奈何不了。就凭你们两个鸟人也想要挟我们想瞎你的眼睛。别等着弄不好再把你哥的小命儿搭进去让你看白朵朵。四象在一起就是你们教主恶孤寂也得退避三舍!弄不好我把你的阴阳五行教给平了。你信不信啊?小小的于阗国弹丸之地。我二十万人马一个月就能荡平于阗国。再问你信不信?

  单珏珍说:你吹牛你哪来的二十万人马?我怎么不知道啊?

  司马明珠说:你不知道是你傻!我给你算啊!大隋给了六万,高昌国十万御林军吧?再加乌苏过三万兵马,我们自还有万八千人。二十万足矣!你吓傻了吧?想拼实力就你这样的白给!

  单珏珍转转眼珠说:好啊!算你狠。但是你不是中国人。你生孩子没人要。说句不好听的那是杂种。齐召不会永远喜欢你的!

  司马明珠说:有一个女人啊,自己生了一个丫头,生了一个傻丫头生下来不会干别的就会痴呆骂人。你知道是谁吗?你说她能嫁出去吗?她都三十五了还嫁不去还到处耍赖。要挟抓住人家父母逼迫成亲。这是啥人啊?我估计你是没见识你肯定没看见过。

  单珏珍说:我看见过!你越说越像你姥姥!但是你没看见过。怎么样败了吧?你姥姥就抓了余扁头的爹妈逼迫人家和她成亲。三十五了还没人要。你说是啥人啊?你是肯定没看过啊!我就是你的克星。你奈我何呀?

  司马明珠说:我奈你何?我杀了你!让你闭住臭嘴。先前一战让你跑了,你还敢回来?你真是找死啊你!

  单珏珍说:嘻嘻嘻你听说过水无心吧?我还没用呢!你的轻功不如我。你想杀死我没那么容易吧?齐召你是好男不和女斗吧?

  齐召说:绝对不是!你要打我老婆那我肯定不袖手旁观。先把你解决掉再说。我上次没动手是因为你有可能是我师父的女儿,我才袖手旁观不想伤了和气。你既然是于阗国的公主对不起!一定要打你。而且往死里打你。给我那匹马偿命!说打就打先下手啊!

  齐召说完话一击劈空掌打向了单珏珍。单珏珍一看不妙往后一跳说:好你个无情无义。我都爱上你了你居然打我。你被这女人迷昏了头了。你还不觉悟!你等着我的!走了!不和你一起出海了!

  说完话黄影一闪向远处跑了。

  霍大有说:三位我也告辞!

  齐召说:且慢!

  霍大有说:想要我的命?

  齐召说:那不能有一个问题,如果方便的话请你告诉我。那就是你们的教主恶孤寂是男是女,真名实姓叫什么。就这个问题。方便说吗?如果不方便您可以走了。我绝不加害。

  霍大有说:很好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的教主是女的,就是你夫人的姥姥。在下告辞!!多谢不杀之恩。不要再多问再问我也不可能说。

  司马明珠说:多谢霍老爷子以实相告。送你老好走!

  说完这话霍大有提起煮茶用的铁锅也走了。不痛不痒一句话。司马明珠又发傻了!低着头一言不发原地转圈玩儿。

  齐召说:妖儿叶别多想!管他呢。咱走咱的没谁都一样。有和没有差不多。我从小到大谁也不理我我一样长大。只要咱两口子相亲相爱。别人爱死死爱活活。走不动了心情不好我背着你走。

  司马明珠抬头看看齐召说:别瞎说了小妹儿还在!没事儿!你说得对。没谁都一样。只要咱两口子相亲相爱爱谁谁了!走出海去!

  三个人朝着前面走谁也不说话。走了一段儿。拓跋荷美忍不住了说:大嫂!大嫂!我想你姥姥是派这一对兄妹来试探齐召大哥哥的。齐召大哥哥要对你不好喜欢别的女人了,她就会出手教训齐召大哥哥。你说对不对呢?

  司马明珠说:但愿你说的是对的吧!

  拓跋荷美说:什么叫但愿啊~那就是我说的对。

  司马明珠抬头看看天说:唉~~!这叫干什么呢!我太累啦。

  拓跋荷美说:你要是累了就让齐召大哥哥背着你走吧。我不笑话你。

  司马明珠看看拓跋荷美笑着说:你真不笑话我?我可真让他背着我走啦!

  拓跋荷美瞪大眼睛点点头说:嗯!我肯定不笑你~~!

  司马明珠说:很认真啊?你怎么不说你下马走让我骑马走呢?

  拓跋荷美说:不是我舍不得你们两口子说了没谁都一样。何况没马。你们同甘苦共患难吧。你们武功内力都比我好得多走的都累了。换成我就得坐在沙滩上迈不动步了。

  司马明珠说:小妹儿这嘴巴真厉害。你不知道你说我姥爷是余扁头我不爱听吗?

  拓跋荷美说:知道!

  司马明珠说:你知道你还说?

  拓跋荷美说:我还没说完呢我说他后脑勺是平的后面还有话,被你给打断了。

  司马明珠说:还有什么话赶紧说呀!

  拓跋荷美回答:沧浪客的真名就叫余扁头。后来的名字事后改的。我奶奶说了你姥姥就叫百朵朵。所以单珏珍说白朵朵的时候我才问她的。你娘百女赖丹就是姓百!一百两百的百。我奶奶还说“余扁头改名用了易容术就是为了躲避,躲避你姥姥百朵朵。”这会你明白了吧!我不是说你姥爷的坏话吧?

  司马明珠点点头说:嗯嗯!你继续说还知道什么?我不怪你了。

  拓跋荷美说:我奶奶还说让我告诉你,你姥姥的武功很高,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她三十五了还没嫁出去。赶上你姥爷暗恋张出尘喝酒喝醉了。才被你姥姥抓去了。后来你姥爷找机会带着女儿跑了出来,改名换姓了。不敢让你娘姓余怕被你姥姥发现那就麻烦大啦。你姥姥生下女儿就经常打骂你娘。你姥爷看不下去了所以带着女儿就跑啦。后来做主嫁给你爹了。他不好意思和你说这种往事,说怕老脸没地方放。

  司马明珠说:那他怎么现在托人说了呢?

  拓跋荷美说:听我奶奶说“你们两口子越来越疏远他了。他心里难受。看见自己的外甥女自己舍死忘生救出来的,却把他当成敌人看待了,处处防备他。所以不得已托我奶奶让我和你们说说这事儿。”还解释说他化妆成雷灵子和齐召大哥哥比武。那是怕他自甘堕落骄傲自满。

  齐召说:原来是这样。这样说来百朵朵这个恶孤寂阴阳五行教的教主,确实很难猜测啊!

  司马明珠说:霍大有都知道教主是我姥姥。这个教主就没理由不知道我姥爷余扁头沧浪客的家中一切,他怎么会放过现在沧浪客的家人呢?小妹儿他还说关于这方面的问题了吗?

  拓跋荷美说:说了!现在沧浪客余扁头的妻子是百朵朵的亲妹妹,所以百朵朵就把沧浪客的爹妈杀了报复沧浪客,却不忍心杀自己的外甥外甥女儿。

  司马明珠点点头说:很好!很合理。我服了!没有一个是他娘的好人。都活该!看来这两昆仑还真不好解释。大男人你有啥想法没有?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