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一十四章舍悟途陨星折角 一切又有抛舍儿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这三个人边走边聊。司马明珠说:大男人你感觉这两昆仑的武功路数是一样的吗?

  齐召说:我感觉那个男的确实和我师父的内力路数是一样的。纯正的昆仑神功。比我还精纯的多。我的内力基础是易筋经,不属于昆仑正统内功。我师父说过易筋经不和昆仑神功发生冲突可以兼容百家的佛家内功。我的是十四岁以前练的内功我师父通过他的神仙食物和他的石头柜子用了特殊的心法和昆仑神功接轨了,从那以后我就不练易筋经了。自始至终我觉得我的内功也不是很纯正。和我师父对练武功交手的时候那种感觉在那个男的身上可以找得到。但是那个女的内功确实不是我师父的内力那种感觉。至于说那是什么门派的。我见识的对手很少实在说不上来出自那里。

  司马明珠说:你觉得霍大有的内功和那个女人有相似之处吗?

  齐召说:那怎么会相似呢!霍大有的内功是刚猛,那个女的内功属于阴柔。和你的内功不一样。

  拓跋荷美说:你觉得我的内功怎么样?我属于什么类型的?

  齐召一笑说:你的内功也不是阴柔性的。你的内功和你奶奶的内功还不一样。对不对?

  拓跋荷美说:很正确!我奶奶的内功也是昆仑派的,不过那是昆仑神堪的内功。我就不相同了我是别日京女祭司的教的内功。包括的宝剑都是我师父送给我的。还有瑰石粉都是我师父送的!

  司马明珠说:小妹儿别打岔儿!我在考虑大事儿。

  拓跋荷美说:你的情敌已经走啦还有啥大事儿?

  司马明珠说:你没听她说要抓我的婆婆公公当人质啊!你说不考行吗?

  拓跋荷美说:你不是用二十万大军把她吓住了吗?想必她不干乱来。何况你姥姥还是她的顶头上司她怎么敢惹你呢?

  司马明珠说:老妹儿啊太单纯啦。色胆大如天啊~男女都一样啊。为了得到自己心上人什么事儿都敢干啊。你还太小啊。

  拓跋荷美说:我都十六岁了快。不小啦!你十六岁你在干什么呢?

  司马明珠说:我有过十六岁吗我早就不记得了。你别打岔儿了我要和你大哥哥商量大事儿。

  齐召说:你别那么紧张小心眼儿。我爹不是面做的,随便捏。大江大浪不知闯过多少了。你的父母没了咱怕她啥呀!何况那个男的也未必肯助纣为虐。

  司马明珠说:都说去想你爹妈提亲了还不助纣为虐?什么才算助纣为虐。

  齐召说:那个男的吧~他爱撒谎他说他四十岁了。他还没娶媳妇呢。他说话你不必当真。

  司马明珠说:你说得对咱啥都别当真。一旦你父母有了阴差阳错你不怪我啊。你说说你去蓬莱仙岛他们都和你说啥了?

  齐召说:从哪说起呢?

  拓跋荷美说:别说了你小舅子来了,来接你啦!

  司马明珠抬头向前看果然雄业鹰带这如雨露策马而来了。距离只有二十几丈远了!

  雄业鹰放声大喊说:姐姐姐夫出事儿了吗?怎么没有战马步行走路呢?咱爹派我们两个来看看你。没事吧!

  司马明珠说:没死了,看吧我还会迈步呢。你们赶紧回去让咱爹派人来把我们的战马弄回去吃马肉吧!我们的战马被人家打死了。死的很干净不是毒死的。是被杀死的。把死马弄回去给大家改善生活吧。

  雄业鹰已经来到了司马明珠面前说:大姐和谁动手了吗?

  司马明珠说:唉!就是倒霉了。算不上动手,她已经跑了是个女的。打不过我们下手把马弄死了。你不用担心。你先回去给咱爹送信儿。告诉他我们没事儿别惦记。一盏茶就到家啦!你赶紧回去。

  雄业鹰带这如玉露拨转马头绝尘而去。

  拓跋荷美说:大嫂真会过日子。死马都不放过还能杀肉吃。这个如玉露可真是春风得意了。嫁了随心如意的郎君。

  司马明珠说:你也很快就如意啦!我婆家咱婆家可有钱啦!还有大旗门。等我们吧三不管儿拿下大旗门的总令主就交给他弟弟管理。你就很风光啦上万人听你的。

  拓跋荷美说:你真抠儿!我大哥哥当了小皇帝。我们怎么也是个王爷。你才给一个大旗门就打发我们了吗?

  司马明珠说:呵呵小小的人贪心还很大。我男人都没敢想做皇帝。你不信你问他!

  齐召说:你大嫂说的对。我确实没想当皇帝那样太没意思。不如何弟兄们平起平坐自由自在过一辈子多好啊。何必当怕死鬼缩头藏进深宫所谓的养尊处优高人一等。那就是掩耳盗铃假惺惺的行为。有饭大家吃多快乐多热闹啊。没事儿打几架锻炼身体,自己栽花种草开花结果那有一种收获的感觉。要是关上别人栽的花草在别rénmiàn耍威风,人家背地里骂娘。那就是损阴丧德。我不用保镖我就靠我自己。我要寻找保护别人的快乐,我不当窝囊废不敢出门怕刺杀。

  司马明珠说:那不是我想当皇后!你要打下三不管的天下来。你就必须给我弄来凤冠霞帔我得穿上哪怕一天也行啊。你还要把天山脚下的院子装修一遍。咱要弄的比皇帝老子还阔气。

  齐召说:我真想不出来怎么才能比皇帝老子还阔气。

  拓跋荷美说:皇帝老子很阔气女人多,粉黛三千。锦衣玉食。

  司马明珠说:你要是没有粉黛三千就我自己一个皇后,我就比皇后海阔气了!

  拓跋荷美说:终于我看见船啦!大海啊我要爬到你头上去啦。

  司马明珠说:都是你打岔儿,耽误了我打听蓬莱仙岛。

  拓跋荷美说:出还很多天有什么话你们两口子还说不完啊?就着急这一会儿知道?

  齐召说:好吧我捡着重要的告诉你。我刚才觉悟前途了。你不能出海。

  司马明珠说:为啥呢?我不能出海那么你呢?

  齐召说:你看看啊死啦两匹马啦。你又姓司马!这太不吉利。

  司马明珠说:谁告诉你的?不会又是你爹吧?

  齐召说:那倒不是。我是说蓬莱龙新人家告诉我说:

  欲做明主当出海,

  二马先死沙滩灾。

  陨星坠落艄头角,

  夫妻恩爱应分开。

  我记得多清楚啊。我还特意咨询了。人家给我解释了。要想成就大事必须从海上回家,所以我才提议带着那些倭寇去我家做客。我也从海上回家。

  司马明珠说:原来是你信了龙新的话了!这二马已经死了,你就想起来我姓司马了对吧?你怕我有灾?

  齐召说:应该是的。人家说了咱们夫妻的两匹马死的时候,你就不可以出海。要想验证不难。人家说了到时候天上掉下一颗陨星落下正好砸在船头上。这是还没发生呢。但是人家是这样说的。如果出现这样的现象我出海,你从大路上走旱路官道回我家保证平安无事。否则有不测之灾。

  拓跋荷美说:那我呢?我可是要出海的,你能让我和我大嫂一起走啊!

  司马明珠说:怎么什么都有你呢!你想让我带着你我也不带你走。我就把你交给我的倭寇老干妈看着你。我让你多嘴多舌。

  齐召说:你别和小mèimèi吵嘴。我说的话你的往心里去呀!

  司马明珠说:那还去什么!我就等看看是不是有流星坠落砸在船头。要是有!我就听他的我走旱路官道,你坐船回家咱夫妻分开几天。那都不是个事儿。要是没有陨星坠落我才不信那个屁话呢。

  齐召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多加小心吧。

  司马明珠说:他怎么没告诉你遇上三十五的不依不饶爱上你呀?还是人家说了你瞒着我你别有用心。想把我支走那个女的单珏珍早就藏在船上等你去了?

  齐召说:真麻烦。又开始犯小心眼儿了。我啥也不说了行吧。对了那俩匹死战马不能给大家吃。我想那个战马可能是中毒死的大家吃了有可能造成沙滩上死人的灾难。

  司马明珠说:这个可以听你的,不吃就不吃吧。小妹儿你想着这件事儿提醒我告诉我爹。别给我们两口子说话打岔儿了。眼看我们就要分开了。

  拓跋荷美说:谁还给你打岔儿啊大船眼看碰到我的额头了。我要上船出海。你自己记着吧!我要上船啦。雄业鹰大哥哥你拉我一把。这船上面一直晃动我还真不敢往上跳。

  司马明珠说:小样儿吧哪里有跳板。一看就没上过船。业鹰老弟不要吃那俩匹战马的马肉了,你姐夫说了有可能是毒死的。你赶紧去告诉咱爹不要大家吃死马肉。以免误食中毒。

  雄业鹰回答一声说知道了,转身进舱去汇报了。三个人上了大海船,进了船舱雄阔海就问:路上遇上什么人了?

  齐召说:阴阳五行教的两位副教主,说了几句没头没尾的疯话。被我一掌打跑了。她也把我们两个马匹用暗器弄死了。我怀疑暗器有毒,所以请大家不要食用以免造成麻烦。

  雄阔海说:人没事儿回来就好。我已通知大家了把那两匹马处理掉。我看了风向日没酉时会有顺风。咱们准备出海吧。其他的人我都安排好了,咱这艘船在最前面领航。一共是三艘大海船一切就绪。这个小姑娘好可爱!我记得你你还给大家到香水儿喝。上船的感觉怎么样啊?

  拓跋荷美一笑说:大伯还记得我啊。上船的感觉很好这里面还有屋子。很好玩儿。我可以随便走走在吗?

  雄阔海一笑说:可以!走我带你去看看。这孩子很讨人喜欢。和明珠小时候差不多。

  说完话就带着拓跋荷美到处参观去了。

  司马明珠说:相公咱们去甲板上吧这里很闷得慌!

  齐召点头两口子上了甲板向着西面看着夕阳西下。景色很美!但是没风。司马明珠说:大男人啊你的流星陨落在哪呢?

  齐召说:我猜啊,应该就是落在那里现在船头朝着岸边应该是砸在左边的一角上。

  司马明珠抬头看天说:咱们两口子都仰着脖子看啊一盏茶就太阳看不见了。我爹说要起风。你说要掉流星。看谁说得准。

  齐召说:我才不看呢。没有你那么无聊。人家又没说具体时间。我怕把脖子扭伤了。

  司马明珠说:来了!

  话音刚落一掉耀眼的亮光飞来有拳头那么大!吓得司马明珠直往后躲。但是觉得船头一震。一声大响咔嚓一声,船头左角冒起了烟雾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

  齐召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跑上前去一看用手一摸船的左角就凋落在沙滩上了。位置精准。紧跟着齐召就跳下船去。寻找陨石去了船舱里的人都抱了出来惊慌失措的说:怎么啦!发生什么了?

  司马明珠说:别着急!我要和你们道别啦。一切都有了,不想抛妻别子也不行啊。

  雄阔海说:傻丫头你说什么呢就抛妻别子啊?

  司马明珠说:人你家姑爷去了蓬莱仙岛,取回真经。说有陨石坠落砸船头。我就得不许出海要从旱路官道回我婆家去。不然就会大难临头啦。

  雄阔海说:刚才怎么回事儿?

  司马明珠说:你自己看吧!一颗流星陨落砸在船左角上了那还冒烟呢!掉了有三寸。我亲眼所见不信也不行啊。

  拓跋荷美说:太神奇了。一切都有啦?大伯你可真要抛舍下我大姐吗?

  雄阔海说:流星陨石形似天空明珠,已经坠落在地。应该不让她出海为对啊!这是天意。这样吧明珠你赶紧下船。我让业鹰如玉露他们两口子和你一起走做个伴儿,免得路上孤单。你赶紧下船这对你有利。

  如玉露说:大姐我们两个陪你。别担心。我坐船也玩儿够了。

  司马明珠说:兄弟媳妇伺候婆婆伺候够了吧?好啊你们和我一起走官道,我就不用寂寞了。

  下面齐召高兴的说:你看看我找到了就是这个!半透明的还热着呢!

  司马明珠说:真的吗?拿来我看看。

  齐召光着膀子满胳膊是沙子说:我把上衣脱了挖沙子顺着那个窟窿我把手伸进去就抓到了这个。你看看里面还有一个凤凰。真好玩儿。

  (本章完)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