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一十七章 不愁木人雕劝诺 不忍男不哭抛衲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司马明珠说前面的寺院一定是缘觉寺。雄天鹰问:何以见得呢?

  司马明珠左右看看又看看如玉露几眼,然后说:你我他加上一个兔子在远处撅着尾巴跑。一共是四个活动的。兔子撅着尾巴跑进去,那就是兔子愿意撅着尾巴进了寺庙。和尚嘛就是秃驴。秃驴呢就有一个秃字!兔子的尾巴永远是撅着的从来就不是耷拉着的。所以叫愿意撅着,简称愿撅。就等于是缘觉了!

  如玉露一撇嘴说:大姐你这是和谁学来的?还是自创的?你这是神马理论啊?

  司马明珠一笑说:嘻嘻嘻你别瞧不起这个理论。这个理论那个太深奥啦。是我家相公齐召他爹,藏宝的道理。说这叫帝王之学。你们才疏学浅啊。肯定挺不明白的。

  如玉露一笑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加了扁担扛着走啊!扛着走。你算是嫁给有帝王之学的人家啦。说说原创版的你老公爹道理我品味一下吧!然后到了那个寺庙咱们亲自检验。赌一把如何?

  司马明珠说:赌什么。你输了输什么?

  如玉露说:你怎么不说我赢了你给我什么呢?我输了以后就不和你斗嘴了。你要是输了你身上这裙子~

  司马明珠说:噢想着我的裙子呢!我输了我也不把裙子输给你啊!这样吧我要是输了给你们两口子买两身衣服。到了淮安就兑现。我再告诉你一个佛法说明我刚才的道理。我家相公从皇宫大内偷出来两个木香佛,人家旧主人智觉老和尚让我们转过身去,然后他从我们这里他从我们这里再把木香佛偷走,送上五台山那就成佛了。我就根据这个说的前面那个寺院就是缘觉寺。之所以不说帝王之学给你们听,因为你要是学会了你还听我的吗!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事儿多啦!

  雄业鹰说:你说的就是笑话!没人当真的。

  司马明珠说:别小看笑话!不笑不足以为道。你们两口子等着瞧吧!我赢定了。

  如玉露一撇嘴又说:东黄瓜扯西架,杂七杂八生拼硬凑硬说是佛法,还说是不告诉我们的帝王之学。真有你的。你呀你也就是我的大姑姐。我不好意思说别的。

  司马明珠说:我不是大姑姐,你能把我如何你还能打我?到时候你就知道我的厉害啦!快跑几步。

  说完话一催马就奔着那处寺庙跑了过去。瞬间到了庙门前。上面有匾额果真是“缘觉寺”。司马明珠得意洋洋的说:看看吧!精准!以后不许对我没礼貌啊。

  如玉露说:你从前来过这里,骗我们两个的。输了也不算数。那刚才还说这里是河东郡,你肯定来过这里。你想糊弄我们当傻瓜!我输了就是不算数儿。

  这时候从庙门里走出一个和尚双手合念诵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啊。三位施主想要求佛保佑吗?步妨进去给佛陀上一炷香吧。

  如玉露看看司马明珠然后说:大姐进去上柱香。我在西域的时候我们都信佛教。

  司马明珠说:那好吧。你说了算进去就进去。大和尚多少钱一炷香啊?

  这个和尚说:烧香不要钱。出家人不爱财。多多益善。

  三个人下马把马匹拴好,上了青石台阶,进了天王殿里面是四大金刚,进去之后向里面走有一尊菩萨,那就是缘觉菩萨。最奇怪的是菩萨身旁,有两个木头做的木人雕像,吓了司马明珠一跳,往后退了两步说:哎呀他们两个在这里。

  原来这两个木头雕塑的人像和两昆仑一模一样,惟妙惟肖啊。一般情况下菩萨身边应该是金童玉女。结果这里不是。是两昆仑。

  马上司马明珠就不走了转身对和尚说:这怎么回事儿?你是什么缘觉寺啊?不是金童玉女怎么是帅哥美女啊?这也能受人的香火?

  和尚双手合十说:施主不必见怪。这两位是金童玉女变化成的神仙,法力甚大。胜过金童玉女。你不认识上面的菩萨吧?

  我告诉你就是上面这位活菩萨修的这处寺院。俗家叫做百朵朵。道号缘觉菩萨。法力无边。

  司马明珠一笑说:原来是有故事的地方啊!真是缘觉寺啊!与我有缘啊。拿香来赏纹银三两。就算我捐的善款。妈的!不说相信圣人是尸子嘛~~!怎么还进了佛家大院了!莫名其妙!

  如玉露说:大姐自言自语什么呢?你认识这些雕像?

  司马明珠说:岂止认识啊,老相识啦!大和尚这雕刻像的木材是什么材料啊?

  大和尚说:这个材质是椿木的。

  司马明珠摇摇头说:不对呀!人家雕刻人像都用白檀木紫檀沉香木,为啥用椿木呢?也太不值钱了吧!

  大和尚说:神仙面前不能妄语,否则会有报应的。你有所不知这两位是真神不同于那些佛陀罗汉,人家经常显灵有求必应。椿树从还表上看和樗树一个模样,樗数又叫臭树那是树中之王受过皇封的。椿树叫做香椿材质比樗树要坚硬得多。又不是臭树,又叫不愁木。用来做神像那是最合适的。

  如玉露说:大姐他比你还八卦呢!没理找理儿!我怎遇上这些人了呢?

  司马明珠说:他说的对呀!这个女的你看见没?她就思春啦!今年三十五啦!

  大和尚一听颜色更边说: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贫僧去去就来。

  司马明珠拿出权杖往和尚面前一挡说:且慢!那里去?想去后面报信吗?告诉你这个男的雕像我也认识。

  大和尚定了定神说:不忍难啊!佛陀不哭却垂泪。我佛慈悲!

  说着话突然间把袈裟解开照着司马明珠头上蒙了过去。然后转身就跑。说实话司马明珠还真没预料到有这一招。视线被挡住了用手一划拉袈裟,再看大和尚没影儿了!

  如玉露说:怎么回事儿啊?那个和尚跑什么呀?什么叫不忍男不哭这就把衣服脱了。想干啥呀?

  司马明珠说:看见这个木头人了吗,长得漂亮吧?这就是我说的两昆仑的雕塑。就这个女的三十五了爱上了我相公。她叫单珏珍。是阴阳五行教的副教主。上面这个菩萨那肯定就是我姥姥她叫百朵朵。这个男的就是单觉真。是那个女人的哥哥。我老弟算计的真准。没有上真的两昆仑,遇上假的两昆仑了!雕塑!居然把自己神话了。真不要脸啊!还经常显灵有求必应。怎么想出来的呢?

  雄业鹰说:你就怕遇上他们啊?

  司马明珠说:这倒不是怕他们!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尚跑了肯定去送信了。老弟你说大姐我该怎么办?我放一把火把这庙宇给他烧了,里面还有我姥姥。还真难办!不行咱三个赶紧走吧!你也别去后面烧香供佛了。

  三个人转身就想离开,刚出庙门。后面有人高喊:都给我站住!竟敢乱闯我阴阳五行教的河东总坛!还想活着走吗?把命留下再走不迟啊!

  司马明珠扭项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正是单觉真和她的妹妹。身后还有高矮胖瘦黑白丑俊十几个人。

  司马明珠说:你们两个赶紧解开马缰绳,我断后阻挡他们一下,你们赶紧跑!我随后就来。

  雄天鹰说:我来挡一阵!

  司马明珠说:你根本挡不了不是大姐看不起你。这两个人绝世高手。我有把握咱们可以跑掉。按我说的办要不然就麻烦了。

  雄业鹰一看司马明珠的神色知道没说瞎话,赶紧扯了一把如玉露拉着下了青石台阶。解开马匹翻身上马。

  单珏珍又是那样的一笑说:司马明珠,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啊?这回我看你去那里搬沙运土!没了脏地方。你还想赢我那是万难!有种你别跑。哥哥你不要动手在旁边看着就行了。你看我怎么收拾她。

  司马明珠也不畏惧,淡定的一笑说:我算计好了,你肯定藏在这个不正经的地方。你已经败给我了。劝你不要送死啊。还是让你大哥过来。妖魔你们两个一起上!你看我怕是不怕。你完全可以以多取胜。

  单珏珍说:别怕我愿意中你的激将法。我就和你单打独斗。你还放心好了我绝不杀死你让齐召恨我。我就把你抓起来押进地牢让齐召永远找不到你。我就可以独自享受齐召了。

  司马明珠说:老妖婆你想得美。上次被你跑了算你幸运。这次我好好教训你一下。叫你永远不敢想我的男人。你也放心我也不杀你,留着你给我姥姥做丫鬟呢!你要是死了谁来效力呀?

  雄业鹰说:大姐可以走啦!咱们马上就跑他追不上咱们的。

  单珏珍说:你看你的手下怕死鬼吧!我知道你想跑你告诉他!你要是打赢了我你们随便走。别看人多绝不为难你。你要是输了被我抓住,我也放了你的手下。让他去给齐召送信。齐召就自动来找我了。喂!你们两个傻孩子别害怕我不杀你们。我只想和这位司马明珠公平的一较高下。大哥你也不许参与!你们都不许动手。咱要讲究公平。我要让司马明珠输的心服口服啊!

  男的单觉真说:妹子个信得过你的功夫。可以胜过这个司马明珠。我不会放冷箭下黑手。大家听着这是公平决斗。谁也别参与!违令者斩!

  司马明珠心里想我还就不跑了,我就要看看这女人的功夫和我比谁更厉害。她不知道我的好装备,王八蛋吃亏吃定了!我好好教训她一下!

  于是司马明珠定了定神说:老弟先不用跑了。你看大姐我怎么把这老妖婆拿下的。来来三十五的老婆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单珏珍收住笑容慢慢的转过身去背对这司马明珠,说:上来打吧!我让你一招!

  司马明珠知道她绝对不是傻疯了把后背留给自己随便打。不是背后有机关就是有大招儿!所以原地不动。说:你的屁股很大丑极了,你还是转过身来吧!从小被爹妈打屁屁打习惯了吧?我可不是你爹妈。不打你的臭屁屁!!

  单珏珍一看司马明珠不上当,突然一转身一溜金光,朝着司马明珠的脖子飞来。司马明珠一看原来是一个铙钹,扔了出来。司马明珠舍不得用雌黄剑去和铙钹相撞,往旁边一闪身铙钹就飞过去了。但是很邪门儿飞回去又飞回来了从后面朝着司马明珠看了过来。司马明珠一低头铙钹又飞回了单珏珍的手里。与此同时两个铙钹同时发动二次攻击,一个要砍脖子另一个从下边砍脚脖子。并不金身和司马明珠作战。司马明珠一手雌黄剑一手权杖。轻轻往上一跳下边的铙钹躲过去了,用权杖向着铙钹点了过去。同时进行。下面的铙钹自动飞回去了。上面的铙钹和权杖对撞在一起,发出当啷一声。这个铙钹是旋转发射出来的。铙钹边缘遇到权杖并不受力下落。而是稍微改变方向继续转着向着司马明珠飞来。由此可见人家单珏珍的内力那是决不可小看的。司马明珠认为这一下子就能把铙钹打落。谁知道一击无效,只要用雌黄剑来对付。她也想好了绝对不能让这只铙钹再次飞回去了。于是将腰往后一闪雌黄剑剑尖儿从下面刺向了铙钹的中心。即便是刺不进去也能把铙钹顶上天。这一下很有效一下子就把铙钹从中心部位插了进去。停留在雌黄剑上就像穿糖葫芦一样。但是这时候单珏珍已经来到司马明珠身前一掌拍向了司马明珠的胸口。司马明珠见状没有把身体直立顺势向后仰到,左手的权杖横着扫向了单珏珍的双臂。那要是打上至少一只胳膊粉碎性骨折啊。就这一刹那单珏珍把伸出去的一掌往上一抬高高举起,就像小学生回答问题之前必须举手。那个姿势。举得很高,同时下面就是一脚踢向司马明珠的下三路。另一只手里的铙钹脱手砸向了司马明珠的脸面。这要是砸在脸上鼻子都能磨平了!招招凶险出手如电。司马明珠也不含糊把雌黄剑剑尖儿继续对准砸过来的铙钹中心等着自己送上来穿进去。手里的权杖迎着踢过来的那只脚打个过去。单珏珍一看权杖要和自己的脚碰上了。突然单腿发力往上起跳来了一个二起蹦来踢司马明珠拿权杖的手的手腕子。另一支手里银光一闪一把小宝剑射向了司马明珠的胸口。更是凶狠。

  (本章完)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