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二十章笑虚伪无辩玉牙 护错头皆弃玄衣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单珏珍沉默。司马明朱洋洋得意了。追问三遍“你感觉如何”。

  单珏珍沉默良久又抬头看看天说:你准备怎么对待阴阳五行教?真像你说的那样你们夫妻率领四象灭了我们?然后举兵二十万攻打于阗吗?

  司马明珠说:我也就那么随口一说。如果你们继续刁难我们两口子。把我逼急了也不是不可能那么做。我要看你的表现。我和你说实话我不是昆仑神堪的内功。我也不会香法。昆仑神堪一再找我的麻烦。如果她们不收手继续下去,有可能我连昆仑神堪都拿下!如果她要是不惹我呢我也没必要赶尽杀绝。

  单珏珍说:好一个敲山震虎之计。你要么也把昆仑神坯弄死算了吧!

  司马明珠说:除非你说那个无情无义的话。昆仑神坯是我家相公的恩师重生父母再造爹娘。万死无以回报。和昆仑神堪那是天壤之别。这个分辨能力我还是有的。好比刚才我出手抓了你们想弄死你们易如反掌。但是为什么不下你知道吗?那是因为你们和昆仑神坯有关联。要没这层关系你还活的了吗你?

  单珏珍说:你好虚伪啊。我要是把你抓住绝对下地牢。而且会把你泡在水里。你确定我们兄妹的身份了?肯定是昆仑神坯的子女?你就这样说表你虚伪的很。

  司马明珠说:你们兄妹不说实话我都肯放过你们,不说实话的不虚伪。反倒大仁大义办实事的人虚伪你是何道理?于阗国盛产美玉象征君子之德。你们可好小人之心小人之行,常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小人之行乱君子之所为。其行可诛。

  单珏珍说:莫论君子小人。窃钩者诛窃国者王侯。胜者王侯败者贼我们栽了!你嘴大我嘴小。大家都是同行。都像暗中操控大隋。谁是君子行为啊?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我比你长得漂亮。这都是事实吧?既然聊了就是望着合作发展。要是斗嘴何必谈论下去。

  司马明珠说:说得好说得妙!想合作首先有真诚为基础,说吧你到底什么身份。昆仑神坯是你什么人?你准备什么合作条件了?我没狮子大开口要是三千万两白银就算我有诚意,我没杀你们2就等于对合作的铺平了道路。你们对我们的出身很了解。但是我对你们和萧妃的看法是这样的“西乌兰不过是个保镖而已,萧妃不是你们的人。你们是打工的。但是方笑和我们那是生死之交。万马军中杀出来的铁血友谊。你们的实力只不过是爬虫盗窃,我们的实力有证明的!!知道吗?杨广给了我男人三镇六万兵马。你们有吗?你看我干爹太行山上大海之中任意纵横侠义远播到国外,我老公爹的大旗门敢公然造反。那都不是面捏的!都是响当当的英雄好汉。”我爷爷有宝藏很多人垂涎三尺。我们的经济实力那不说胜过大隋朝的国库那是谦虚。谦虚你懂吗?谦虚的意思就是我们的经济实力可以买下二十个于阗国。这还不是关键!关键就是我男人手下高手如云。我的几个妹夫都是江湖上一流高手。就我这样的废物女人打你们还轻而易举呢。我们有军师大帅。我们这次进入中原收了上将五十四员。会干什么的都有!旧主人智觉星宿叟曲飞,小如来僧粲那都是未卜先知的!医卜星象无所不能的南天一剑,大隋朝的探花,还有我身边的这个弟弟饱读诗书文武全才啊!齐召的舅舅可以胜任仆射!能出将入相。闻德光是mìshū省的骠骑将军。哪个不比你们这这些散鸡毛有见识啊!阴阳五行教除了你们两有点儿真功夫。其它的人都没进过军事训练,就想称霸世界那不是笑话吗?我有这么大的势力我也就敢想有一条汉朝的丝绸之路都不敢造反大隋。就你们兄妹就想如之何那是白日做梦。我显摆这些那是有原因和目的的。就是让你看清现实咱们一起干。有饭大家吃自由全世界那多好啊。最好不要反目成仇。

  单珏珍说:好了我不辩解。也无需辩解。在此之前呢曹操战过官渡,周瑜火烧过赤壁。实力强大未必就不能战胜。老子曰:强大处下柔弱处上。是以兵强则不胜。我看你还是真正谦虚点儿为妙。你说的我们和萧妃的关系是对的,那是因为我们来的时间不长。时间长了也能和你们分庭抗礼。我听了你的话你们的想法我有合作的意向。条件就是于阗国土你们不许侵犯。这还不说你们还要帮我zhìfú疏勒和吐火罗国成为我们的附属国。一旦大隋有变出兵吐谷浑必须想法设法阻止大隋军队西进确保我故土安全。还有就是那些月氏人在于阗国西边闹事你们必须帮助解决。打下国土咱们平分秋色。我哥是于阗国的太子是昆仑神坯在外的唯一弟子。因为国内有一种预言魔咒说中华汉人有一天会占领我们的城邦屠杀我们的子民。越传越热闹。所以我们不远万里进入大隋。我们不是昆仑神坯的子女。仅此而已条件就这些。还告诉你你姥姥已经死了她练功走火入魔医治无效自己死的。所以把她摆进了庙宇受点儿香火。

  司马明珠说:既然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从我这方面说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咱们在大隋相安无事。至于说将来我们在西域攻打铁勒,你们给支持吗?把这些内容双发写成合约。恐怕不是你我可以完成的。咱两毕竟是女人。留着这个意向让我男人和你哥哥他们两个谈吧。那咱们就先说到这里。至于说吃饭喝酒我不擅长那个。早饭吃的还没消化呢。我还要急着赶路去我婆家。我看不如这样。你们这些人跟我一起走去我婆家。让你哥哥和我男人好好谈谈。什么合约计划之类的都形成文书备档以免发生争执。我刚才说的就算邀请你了!我的克星你意下如何?

  单珏珍点点头说:我认为可行。我进去和我哥商量一下。这回行了不用辩论了。你稍等片刻。我一会儿给你答复。

  说完话单珏珍进入庙里。如玉露和雄业鹰走过来。

  司马明珠长出一口气说:哎!总算有眉目了。老弟算卦算得真准。大姐以后离不开你了。

  雄业鹰说:大姐的功夫真厉害。能一下zhìfú两个高手。

  司马明珠说:哎我知道我呀!太侥幸了!说实话那个女人就已经和我棋逢对手了。要不是那个男的护错了头抱着他mèimèi我哪有命在啊!这就是侥幸啊。要没有人家钱买吾的礼物我恐怕就交代啦!还有这根权杖的威力我自己都没想到能点中他的穴道。那个男人的内力武功都在我之上很多啊!我要不是穿了这个衣服。穿件普通的黑衣服早就被打死啦。骨头都得打折了。

  如玉露说:衣服黑白还有讲究啊?穿着白裙子和夜行衣就不一样了。

  司马明珠说:兄弟媳妇。我现在嘴皮子都磨薄了。我不想和你拌嘴。我太累了。这个女人真他妈是我的克星。说出话来不按常理。而且引经据典的。

  如玉露说:她进去了。他没告诉你姥姥怎么样了?

  司马明珠说:告诉我了。她说我姥姥死了。死就死吧!我也管不过来。我男人说的对。妈的爱谁谁了。没谁都一样。她们不顾我们我何必哭他们呢!我高兴!爱怎么死的怎么死的都是报应。

  如玉露说:那要是他们兄妹杀了你姥姥你不报仇?我看百分之八十就是他们杀了你姥姥。篡夺了教主的位置。

  司马明珠说:我姥姥也不是好人杀了我姥爷的父母。我说句不应该的话那叫死有余辜!她也不照顾我妈。我根本就没见过。眼不见心不烦。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我才不给自己背包袱呢。报仇报仇。报个屁的仇!我都要累死了。谁替我报仇啊。

  如玉露说:你真行!这事儿你都能不过问。最少你也得别换衣服穿着这个白裙子吧。就当给你姥姥带孝了。别穿黑衣服了啊!

  雄业鹰说:你怎么这样和大姐说话。

  如玉露说:她喜欢这样交流。她姥姥死了她都能不闻不问她的心可宽了。我这口气我出不来我不舒服。

  司马明珠说:业鹰啊老弟你这个媳妇啊。逆反心理强。她从小就敢抗拒父母,宁肯饿死在外也不屈服。这是巾帼英雄死不投降的人。我确实喜欢她这一点。她说的话题我不置可否满不在意她要气死了。你就别说她了。兄弟媳妇大姐我和你说“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为了大事,必须放弃私人恩怨。我一再追究我姥姥怎么死的,只能为我自己树敌。我也知道他们不是善人。也没有多少好心肠。但是我已经放了他们了。我没能力再次抓获他们。我怎么报仇啊?连我自己都打进去吗?不如就傻到家信以为真自己还有个好心情。”我能收服他们做朋友将来到了西域就多了几十万人把的后盾!大事要紧啊!

  如玉露说:你早这样说。我就不生气了。只要你承认我的观点是对的。我心里就舒服了。怎么样谈的。怎和他们能成为朋友吗?

  司马明珠说:我邀请他们这些人都去我婆家。和你姐夫亲自去谈大事。写成文书契约然后互相帮助。化敌为友了。

  如玉露说:那个měinǚ不想嫁给我姐夫了?

  这时候单珏珍走了出来说:你这外国娘们儿嚼舌头说我们的坏话呢?我早就听见了!我告诉你她姥姥百朵朵是我们兄妹的亲戚长辈。我们怎么会下手杀了自己的亲人呢。司马明珠我没来得及和你说。

  司马明珠说:别着急大měinǚ!有话好说。有事好商量。先说大事儿!我兄弟媳妇说了百分之八十,还没说那百分之二十呢!我兄弟媳妇不偏向着我说那还能偏向你说话。你既然不是昆仑神坯的女儿,那你怎么和昆仑神坯那么神形相似呢?尤其是你哥哥和昆仑神坯几乎就是父子一眼就能看出来。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本章完)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