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二十六章 遍定得失因性尔 猜几下舍一一语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其实说这个雄业鹰最后的提出的问话很厉害。关乎这个男的单觉真的人品问题。问得单觉真有点骑虎难下了。

  司马明珠一看这场面赶紧打圆场说:老弟你问的这问题还很遥远。不如你给大姐我说说什么叫做得失。别看这两字简单但是真正选择起来那是艰难的。

  这话说完了这个男的单觉真并不买账,反倒爽快了说:既然如此我不妨直说,我不会告诉我父亲。我再请你说说我这样做事的利弊。

  雄业鹰说:很好!你足够真诚啊。确实没说假话。你要是告诉你父亲他当时会很赞成甚至想方设法支持你。但是事情成功之后你可就危险了。你父亲会考虑关键是你会不会这样对他下手。只要你用了这个手段不对他下手他对你也不放心。要是你个人永远可以保守秘密。就是她你mèimèi她是不是能保守秘密那是关键问题。

  女的单珏珍说:好小子你挑拨我们兄妹的感情。你比你姐还狠毒!

  如玉露说:你们再三追问反过来说我们挑拨关系。你真是太难伺候了。为你们出谋划策吧结果还落一个挑拨关系的罪名。幸亏没给你们干事儿。就你这样的心境忠臣都让你给弄死了。你当不了皇后你也干不了大事儿。不怪我大姐有先见之明问了什么叫做得失。你这种人啊不明白得失。

  男的单觉真说:请息怒!我mèimèi很单纯她不懂宫闱内部你争我夺。

  女的单珏珍说:哥你这样说话就说我傻。那个雄业鹰他就懂吗?好歹我也是宫廷之内长大的。我怎么也比他懂吧?

  男的单觉真摇摇手说:此言差矣!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宫廷事务是有三个层面的。你连一半都看不出来。就拿咱们身上穿的衣服来说。是国宝。老太后怎么不穿啊?她怎么不拿给咱的爹妈穿。偏偏送给咱们呢?

  女的单珏珍说:那就是喜欢咱们两个咱们两个没机会当皇帝。对她没有威胁。他不给咱们传给谁穿啊?

  男的单觉真说:我说你单纯吧你不信。不管是佛法还是道法甚至咱们西边人信的天主教,都有高手。都有智囊团。都有自己的秘法。看似简单用心深奥。这两件衣服可以说牵一发动全身。恐怕是太后身边的高僧指示她这样做的。我早就考虑过。他这个衣服给咱们是对咱爹的恐吓。阿尔储那穿着这个衣服杀了他的亲叔叔。我穿上这衣服这些叔叔们大爷们就会远离父王而去。对我非常忌惮!所以父亲身边没有亲信啊。我的武功虽高但是没有人肯支持我也是因为这身衣服你知道吗?

  女的单珏珍说摇摇头说:我真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用心啊。我还以为当奶奶的喜欢孙子孙女。她是良心发现了呢。那你从前怎么不说啊。

  男的单觉真说:和你说了你能帮助我吗?奶奶的用心可不那么简单。我的功夫好把你我都当成神灵,又给我这身衣服威慑叔叔大爷们她的江山就很稳固,原因就是更能说明咱爹不中用没能力必须依靠她才行!这叫一石三鸟啊。人人对我很忌惮敬若神明,敬而远之啊!越来越疏远我。是我没机会接近任何大臣。人家武将看见我就说就凭你的功夫不需要任何人保护。这话啥意思啊。就是说他们对于我来说是无用的人。人家再说风凉话了!今天我说出来因为遇见知音了,这个兄弟知道我的内心。

  女的单珏珍点点头说:哥哥是我不好我不会办事儿。你和他聊吧我老老实实的听着。这个小子确实有非常的智慧。那个如玉露啊你别生气了。我哥都说我了。我不说你男人挑唆了。但是雄业鹰你说了这话我心里痛了一下。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会告密给我父亲。请你帮帮我吧。

  雄业鹰看看这对兄妹说:大měinǚ你也很坦诚啊。我可以帮你分析一下利弊。我为什么让你学禹步就是这个道理,你越是强大就越没人保护你。也没人靠近你。谁都看到不如自己了别人倒霉了他才快乐对吧?如果别人超过自己了而且非常之强大,就会感到懊恼。同样是人我怎么就比不上他呢。但是你跟不上别人的实力你不求他你也不找他借,他照样看不起你。这就是人性。别说中国外国也这样。你想让别人看得起的时间长吗?那你就跟着你哥哥。你想早早地被人唾弃吗?你就去向你父亲去告密!道理很简单。你哥哥能活多少年?你父亲能活多少年啊。只要你识数就行还用我说吗?你要去告密了你的任何一个兄弟当了太子或者皇帝都会唾弃你!知道为什么吗?道理也很简单唇亡齿寒。你这个哥哥因你被废了。下面的兄弟们会怎么看你。你就是罪魁祸首。就算是他们因此得了好处了。也会忌惮你。一旦有了权力肯定先处理掉你。

  女的单珏珍长出一口气说:谢谢你。非常感谢你。这样说你是对我好!我懂这个道理了。看来你不单纯会算卦。你是秀才吧?读的书肯定多。我明白这个道理了我肯定不会去告密了。我不干那个惹人烦的事儿。我明白我要是告密了我就是挑唆父子感情了。不会有好结果的。你放心我不告密。

  男的单觉真说:老弟请继续!你具体说说我应该怎么示弱。这个火候的拿捏是个大问题呀。

  雄业鹰说:也简单也艰难。你必须演戏演好了别让别人看穿。去街头喝酒惹事儿挨打,会吗?被打拐了一瘸一点的走路会吗?会运内力脸色蜡黄让你mèimèi背着你回家吗?穿上脏衣服受得了吗?这都是示弱啊!

  男的单觉真说:这确实需要战胜自我啊。但是我这样示弱还没人接近我怎么办啊?他们看我不中用了嘲笑我信以为真了我将如何处呢?

  雄业鹰一笑说:呵呵你有真朋友吗?我看你没有真朋友。因为你心高气傲。如果你有真朋友了。他能让你绝对信任这时候你的朋友就可以出场堂而皇之的扶植你送你钱,这样你有钱了有没有高人一等的武功了。你需要保护了。武将自然靠近你。他们想捞钱啊。武将捞钱了文官就红眼睛啦也会争先恐后不择手段向你献媚。记住这都是奸臣。一旦上了朝堂当了皇帝不能重用这些人知道吗?你要学杨坚开科取士。国家可以大治百姓之福啊。

  单觉真说:先生说的太好了!除了你之外我还真没遇上过如此高人。我师父昆仑神坯武功卓绝但是不会说这个。他只会教我清净练功超然于物外。对于人世间权力争夺成为王者的道术他从来就不会说。但是我师父超脱了他能未卜先知,可是我呢半罐水啊我看不破红尘我放不下权利。现在有一个难点我确实没有真正的朋友让我从心里看得起的人并且能够信赖他。

  雄业鹰说:你会有这样的朋友的。他就是我大姐夫齐召!他是你唯一的师弟。他的武功不在你之下你没理由看不起他,他的实力胜过你可以帮助你这是你结交的理由。依我看我大姐夫这个人啊他很义气。那是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他也有财力。

  男的单觉真说:可是你大姐夫愿意和我交朋友吗?

  雄业鹰说:事在人为!你现在就走在这条路上啊!

  单珏珍一抱拳说:先生说得有道理。我会珍惜这次机会的。我要视聘请你给我当军师你可愿意?

  雄业鹰一笑说:我大姐在这儿!哪有我说话的权利呢!我不帮我大姐去帮你我还够得上好兄弟吗?如果我大姐夫派我去帮你我可以遵命。

  单觉真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话先说到这里。司马明珠齐召夫人我的情况和处境你都清楚了。愿意帮助我这个大师兄吗?

  司马明珠没料到他能单刀直入,措不及防硬着头皮说:既然是我家相公的大师兄理应帮忙。

  女的单珏珍说:司马明珠啊我看你神色不对呢。你怎么看起来很慌张啊?

  司马明珠一笑说:那你猜猜看我为什么慌张啊?

  女的单珏珍歪着头看看司马明珠说:那我就猜几点。你呢害怕我们利用了你没有回报我告诉你我们可不是那种人。我们要办大事儿缺钱啊。就这么缺钱你不信问问你身后的两位。二百万两银子一分不少都还给他们了。你放心帮了我们一定会有回报的。还有就是你认为我们都想害死我亲奶奶还能对别人好吗!你想错了那个老太婆啊不是我亲奶奶。要是我亲奶奶他早就把权力交给我爹了。我们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她就是看我爹窝囊没本事好欺负才让我爹当傀儡。她没有亲儿子。经常和密宗的和尚混在一起。还有就是你怕我们花你们的钱,你不用害怕。我们这里三年在中原大隋阴阳五行教里有积蓄!虽然不多吧估计也能够用。你不必贪心向你借钱。你别听我哥哥说没人接近他,其实我们在于阗国内也有一定实力。只是没有兵权。

  司马明珠一笑说:大美人儿要说慌张啊我就怕你抢我的相公。只要你保证不再捣乱我们的生活。我可以促成这件事儿我不要回报,要钱我有要兵有兵要将有将。只要你一句话你能答应我不给我捣乱。我可以出兵于阗直接把那个老刁婆子抓起来。你们怕担罪名杀了奶奶。但是我不怕甚至我可以逼她下台。我和我男人两个人就能办到。要想抓她易如反掌你信吗?她要敢说一个不字就拧下她的脑袋。我有这个实力当刺客。何必花钱啊。就你们宫里的侍卫谁能挡住我?

  单觉真说:你说得对确实挡不住你。你是不动如来。黑族的圣母。但是我们估计的不是亲情。说实话这个老太婆身边的老和尚很厉害啊我打不过他。说一我不敢下手去刺杀。不过你的实力比我们强很多。可以这样说。那个秃驴肯定打不过你。

  司马明珠听了这一语吓了一身冷汗啊。看来太托大了,他们不是顾忌社会舆论而是有了老和尚。

  司马明珠一笑说:但是还是顾及社会舆论为对呀,我要是去当了刺客老和尚跑了慢慢查出来社会舆论对你们不利呀。这叫雇凶蛇人。不如我弟弟的计策好那还稳妥。

  如玉露说:你说得对!要是直接杀死,逼她就范她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不说。就摆明了是他们着急想当皇帝很多人会不服啊。这样按照我男人说的做呢。还可以辨别忠奸。老太婆自然死亡咎由自取。她完全可以不来吃。社会舆论没压力。

  单觉真说:先生我给她送人参她不收我怎么办?要是那个所谓的高僧看穿了又该怎么办?

  雄业鹰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什么都怕你就这样活着吧!没必要冒风险。富贵险中求啊!我所用的办法我告诉你那是符合数术的。那不仅仅是谋略而已。弱者道之用啊!

  司马明珠说:你都打不过的那个老和尚他叫什么名字?

  单珏珍说:那个老秃驴叫舍一一法师。你看见我打你用的铙钹了吗?那个不是僧粲的那个东西就是老太婆让舍一一法师送给我们的警告我们。那意思就是你看见这东西啦?你就能想起来你们是怎么被打趴下的。也被你给弄坏了。

  司马明珠说:我有办法啦!什么狗屁的舍一一法师啊。等我们回家看完我婆婆公公。我回去的时候就走安徽去找僧粲。就不信舍一一法师还能胜过正法眼藏!她有和尚我也有和尚。

  单觉真说:你这意思是肯定愿意帮我了?

  司马明珠点点头说:可以帮你了!你说这个舍一一法师。最怕什么?

  单觉真说:他是大乘密宗高手。会念咒还有一把三叉戟。我要说别的吧就不合适了。他肯定怕佛陀。

  司马明珠一想“怕佛陀”!谁才是佛陀呢!那就只有释迦牟尼了。对了胡天莹手里有佛陀的牙。说不定那个东西啊能打得过这个密宗的大和尚。用佛陀的牙齿咬死她!!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就笑了。

  (本章完)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