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二十七章二马跑帕出帅谷 古木之催碎那屋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单珏珍看看司马明珠,然后说:司马明珠你又怎么啦?偷偷的在笑好古怪啊。

  司马明珠说:笑就是高兴喽~。我来问你你们要是把老太婆弄死之后。决定怎么对待那个舍一一法师。他要是造反你们怎么办?还有就是你和你哥哥到底多大年岁。咱们算计一下如果你哥现在四十岁了,爹六十岁了。等到你爹老的不行了把皇位让给他?

  单珏珍说:你这意思是要逼我父亲退位?

  司马明珠说:我不说那话。两匹马跑着用手帕蒙住眼睛比赛看谁更帅,看谁跑得更快。这就是比赛规则。我可不愿意参加这种比赛。

  单珏珍说:你啥意思啊?你比喻的是什么?

  司马明珠说:这都听不出来。马匹被蒙住眼睛里看不见前途啊。就算拿下了老太婆了。你哥哥还得和你爹继续看不透彼此看不清前途的比赛下去。我这意思是我不愿意参加这种漫长政治争夺赛。你个是条龙,你老爸是条虫。但是龙还得必须听从一条虫子的安排。国家和百姓还要等多久呢?我可不愿意看到我浪费时间精力财力人力把一个条虫养活到七老八十。

  单珏珍说:你这意思是两个一起拿下。

  司马明珠说:你看看我们吧我们两口子不是太子也不是太子妃,普通人无所顾忌的去闯荡,直接打就行了。打出来就是自己的地方。没你们这样麻烦。有个爵位反而是累赘啊。碍手碍脚的。我们没有府邸就有一个院子几间石头房子连一口水井都没有。想干啥就干啥。前途看得清楚。没有人挡在前面。

  单珏珍说:你又想挑唆我哥哥和我爹的父子关系了。

  司马明珠说:呵呵就算是吧!我要不把话挑明了。我们就劳而无功。我也不怕你说我挑唆啊。我现在不顾及你的感受。这叫事业。必须目的明确。不能把眼睛蒙起来干。

  男的单觉真说:说清楚是对的。说实话我也在考虑这事儿,在等二十年我就老了。我可以虚度时光但是百姓国家不能和我一起颓废。

  单珏珍摇摇头说:那总不能把赞爹一起药死吧?

  男的单觉真说:那不能,我一旦成功夺回王权我准备自己当大元帅,我迁出都城另外找个地方去发使号令,名字我都想好了不论我搬到什么地方都叫帅谷。让咱爹继续他的皇帝他愿意当多久都行。只要他不干涉我的政令他在干什么干什么。他手下那些老臣继续朝拜他就是了。我给钱给粮食养着他们。我每年朝拜咱爹三次。他可以每年要求我干三件事。这样也不算架空。等到他百年之后我在继承王位那也自然。齐召夫人意下如何?这样的结局你们还满意吗?

  司马明珠说:唉!我也不是逼你。做人本来就该如此。那好吧!目的明确了。干事就清楚了。我来问你我们的人那些老前辈们走的是那条路啊?

  单觉真说:他们刚刚过去不久我看他们呢意思也是要去淮安。你这意思是想追上他们?

  司马明珠说:按道理说呢我不是要追上他们,我是要超过他们提前到达苏州。你这事情呢也是事不宜迟。我男人出海了他坐船走的那肯定是日夜不停的前进。不像战马还必须休息。我的意思咱们尽量快跑选择一条捷径在第一时间内见到我男人。马上就处理你这件事情。我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去找僧粲和旧主人两位高僧要去吐谷浑迎请佛牙。好用佛陀咬死那个舍一一法师。你不说他就怕佛陀嘛!我就把佛陀请出来看他有多厉害。所以时间很重要。

  女的单珏珍说:你说的是佛陀舍利啊?人家会给你吗?那你要是真有了佛陀舍利大怖金刚牙。舍一一法师的咒语就肯定不灵了,他就得给你下跪了。但是关键必须是真的。而且咱们俗人拿着也不合适。必须有高僧大德那才行。

  司马明珠说:我不说了嘛有僧粲还有旧主人智觉。这都是小如来一个级别的。那还能亵渎佛陀吗!尤其是僧粲人家会正法眼藏。厉害的很呢。我都非常尊重人家。都不敢说一句亵渎的话。人家可以未卜先知。还会说花生仁儿。那真是佛法无边。

  单觉真说:那好事不宜迟赶紧赶路要紧只是这马匹不休息不行啊。应该每人再加一匹马。换着骑那才行。但是市场上卖的根本没有战马。要想跑得快就得去大隋军营里去偷几匹马来。

  司马明珠说:怀安有帅府吗?

  单觉真说:因该有吧!进帅府去偷?夜里可是关着城门咱出不来啊。

  司马明珠说:不去偷我带你去要。名正言顺的去要。他不敢不给。

  如玉露说:就像上次一样穿上好衣服拿着证件去衙门?

  司马明珠说:对!就那样去!你大姐夫不在就让这位单觉真太子爷亲自出马,更有气派。

  女的单珏珍说:你们姐妹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司马明珠说:你听不懂就对了。到时候你就服我啦!我满足你一个愿望。你猜得着吗?

  女的单珏珍说:你又想耍我。我没有愿望。你省省吧。

  司马明珠说:你看你。我说了以后你肯定高兴。你好好听着别插嘴啊。我让你和你哥哥在大隋朝的衙门里威风一次,显示一下太子爷和公主的威风。你感谢我不?

  单珏珍说:我们有啥威风现在就是毛贼草寇的身份,人家怎么会看得起我们。除非手拿钢刀闯进去杀几个出来那就威风了。有身份在这也不行啊。

  司马明珠说:不了了啊!都听我的赶紧跑争取天黑之前进入淮安,去衙门里吃饭。让他们好酒好菜好招待送给咱们战马。到时可威风啦。大美女你哥哥有金冠吗?

  单觉真说:有啊!随身带在身上。家乡的纪念还是有的。我也有金印。

  司马明珠说:你的金印不管用啊!没有我男人的管用啊!我借给你用用吧!但是不许贪心借给你了你必须还我。你来看这个是高昌国御前殿帅的金印,这个是太子府杨广签发的龙编信票。都是我男人的。你拿上这两样东西冒充高昌国太子温强宇,大隋官员有义务提供一切帮助。犹如太子爷亲临。你把你的王冠戴上。就你这气质。百分百过关!我就扮成你妹妹你妹妹就办成温强宇的太子妃。我弟弟我有令牌两枚让他们夫妻扮成太子府的惹尔尔。到了淮安就到最大的衙门去要马匹!必须是最好的。他们对咱们还得恭恭敬敬。何必做贼呢!

  女的单珏珍眉开眼笑的说:司马明珠你真能!你还有这东西!我想想就威风。我真的感谢你让我们让眉吐气一次。一想就好玩儿。我真的服你了。

  司马明珠说:脏人脏办法嘛!太子爷意下如何啊?

  男的单觉真说:也行啊!什么都敢干。我同意了!很有挑战性啊。但是你们这衣服恐怕不行吧!

  司马明珠说:好衣服嘛有很多!好首饰那就更多!要什么有什么啊!就是我老弟缺一副铠甲!要是我老弟穿上锁子黄金甲那就更气魄了。老弟大姐告诉你见到把门的官员手拿令牌什么横,就说什么!这就是诀窍。

  单珏珍说:我哥哥有黄金甲借给你老弟穿穿。我看看有多气魄!

  说完这句话就解开自己的包袱拿出一副金黄色的锁子连环甲。递给了雄业鹰。

  然后说:可能小点儿。没关系我这里有披风。你穿上试看看吧!说办就办大家换衣服了。那边有树林。你们去换衣服吧。司马明珠我这里有镜子。你用不用啊?你不能穿这个白裙子吧?

  司马明珠说:我有好衣服。都是宫廷大内最好的衣服。我的镜子都是黄金做的。老弟你把这个也戴上这是金头盔。配上紧锁连环甲那就是启民可汗他爹了。

  很痛快说办就办司马明珠牵着马进了树林把昆仑宝贝石头裙子脱下来解开包袱,拿出从皇宫偷来的御用衣服。开始打扮如玉露也把自己原来的打扮换下来,穿上了御用的衣服和司马明珠送的铠甲。那个单珏珍也打扮了一番脑袋上插了很多黄金的装饰品。还穿上了黄披风。给了发型。彼此互相夸赞了一番。照照镜子收拾包裹。说说笑笑。

  忽然听见咔嚓一声呼隆劈了啪啦!吓得三个人一哆嗦。仔细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一大棵参天的古树倒下了正好砸在一间木屋上面把整个木屋都压碎了。紧跟着就有人呼救!

  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司马明珠说:赶紧去看看吧?是有人被压住了?

  外面的单觉真说:发生什么啦?有危险啊?我可要进去啦!

  单珏珍说:放心吧哥哥我们三个都没事儿,是一棵大树倒了把木头屋子压碎了。那边的人在呼救。不是我我们在喊!

  说话的同时三个人一起奔向了木屋。说实话根本就没风那么一棵大树也不知道为就倒下了。来到场一看三个人合抱不过来的一个棵大树压在木屋上面木屋已经不成形了。树干上坐着一个糟老头儿,正在高喊救命啊!

  这把三个人气的,这老头儿还在咧着嘴笑呢!单珏珍抢先说:你这老东西还笑呢!屋子里面有人吗?

  老头儿看看这三个人继续高喊:救命啊压死人啦。

  单珏珍说:你别喊了!你活的好好的!你喊什么?

  这话真管用老头儿不喊了,笑着说:我是好好的。我才有力气喊啊!因为我高兴啊我才喊啊!我终于把我的仇人压死了,我喊人过来看看我的胜利果实啊。哈哈终于有人看到我把仇人压死啦!高兴啊!

  司马明珠说:这么一棵大树你怎么弄倒的?木屋下面真有人吗?

  老头儿说:哈哈当然有人啊。我就这样照着这棵大树踢了一脚,这棵树就自己倒下了把我的仇人压死啦!难道你还不信吗?

  司马明珠上下看看这个老头花白的头发用一根黑布条拴了一个马尾巴发型,往脸上看面如满月花白胡子。额头上四道褶皱倒扣月牙的眼睛笑眯眯地,蒜头鼻子。庄稼院里织的粗布青色衣服。青布裤子黑色的布鞋白袜子。坐在树干上身高不好说。看样子有六十多七十来岁吧。仔细看看这棵大树的根部确实不是刀砍斧剁形成的断裂,就像被大风刮倒那样部分的木屑还撕扯相连。那要是把这样一棵大树一脚踢倒简直就是不可能。就算是西楚霸王在世也未必办得了这件事儿。

  老头儿不喊了看看看看这三个人说:你们吃肉吗?你们等一等啊我把这大树弄开!请你们吃我仇家的死人肉。闪开啦!看着别伤了你们。

  司马明珠心里想哎呀!这棵大树最少说三千多斤。我倒要看看这来家伙有多大力气。能把这棵大树挪开?而且还说狠话要吃死人肉!这是什么人啊~

  这时单觉真雄天鹰还有天红梅和席元亮都跑了进来。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