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二十九章 桑中翠八下第一 桌居泡参金从染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4-05 05:22:53 源网站:节点33
  赛邪神古曲说:我老人家输了,跟你们走。你们去哪里呢?

  司马明珠说:你看我们穿的怎么样啊?

  古曲说:穿的没的说!我都没看见过个个金光闪闪的。就像皇帝出巡了。你这意思是你们很有钱对吧?

  司马明珠说:不是的。我们不显摆。因为想尽快赶路去官府要几匹战马蹭一顿好的吃喝。你老人家也和我们一起去吧!我们要装扮成高产国的太子太子妃去淮安官府索要战马!才能昼夜不停的赶路啊。您不会笑话我们吧?

  古曲说:老夫从没办过这事儿。感觉很新鲜。我也是老小孩儿。那好就和你们一去官府蹭吃喝。你们先等一下我去找我的马匹咱们一起走。我也玩儿个新鲜的事物。我看你们怎么办。

  说完话古曲进了树林的深处,牵来一匹马。然后说:走吧孩子们咱们去蹭吃喝!

  司马明珠说:你老人家很随和。你不像邪神。

  古曲说:我本来就不是邪神。我有一个徒弟和你们年岁差不多。是汴和的后代叫做卞笑哥。有机会我介绍给你们认识啊?

  司马明珠一笑说:是绝手三娘的儿子吗?

  古曲一愣说:你们认识?

  司马明珠说:认识老朋友了。现在三元李靖李药师的女儿嫁给他了。还是我的媒人呢!我的相公齐召认识绝手三娘。

  古曲说:此话当真啊?我这些年一直追雷九星也没时间过去看他们。他都娶媳妇啦!

  司马明珠说:但是卞笑哥说了他没师父。是自己从山里採玉石捡来的武功秘籍。我们都看过了!沧浪客就是我姥爷还给他做了美容手术了。钱买吾还给他去了病根儿呢!

  古曲说:他这样说就对了,是我不让他说的我是他师父,那孩子刚开始不学好沾花惹草的。我故意让他吃些苦头。好能学好!钱买吾多事儿!打通了经脉继续不学好就得怨他!我也是採玉石的要不然就不叫踢片石了。

  单珏珍说:你老人家去过于阗?

  古曲说:何止去过于阗啊!我还住过于阗好几年呢!你们说的那个密宗和尚舍一一法师。我见过!而且交过手他打不过我!

  单觉真说:我知道他是打不过你。但是打的过我啊!

  古曲说:想当初!我为了一口饭吃去了于阗当了採石的工人,俗称旧叫踢片石的。卖苦力呀!进了采石场我才发现汉族人就是奴才。当工头儿的叫作桑中翠八。这小子可狠了。简直就是吃人的魔王。我天生的神力不是练出来的。我哥哥也是这样。这个桑中翠八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密宗的和尚他叫什么舍一一大法师啊?那是后来出家的。因为打不过我工头儿不干了去了天竺学佛法去了。我和他是老相识了。我每一次都打得他鼻青脸肿。后来我就带着汉族人自己干了。只要插上我的旗号。于阗人闻风丧胆。买卖也顺利。进了大隋就变钱啊!于阗的美玉那是一绝!但是好景不长这个王八蛋从天竺学艺归来练了密宗瑜伽。那时候还不是和尚呢。我们再次较量依然把他打得鼻青脸肿。他跑了一去三年!这回又回来了剃光头了,真长功夫了。但是我也没闲着回到大隋遍访名师旧主人智觉就算一个。等我回去再见他他把我的采石场占领了。那我能让吗!再次打了一架。又把他打跑了。他发狠说“你个踢片石的你等着我的!我饶不了你!”从那以后啊每五年一次必打一架!后来遇上一个怪人就是他娘的昆仑神坯他把我打败啦!我真打不过他!我就回到了多香墓找我哥哥一起上昆仑决斗!我们哥俩也打不过他!我哥哥才练了西行高脉和卧栽花的功夫,刚下山到了玉门关外又遇上了曲飞糟老头子多管闲事啊。把我哥哥打败了。他也受了伤跑上了天山。

  就剩下我自己进了于阗,桑中翠八就是于阗国的天下第一了。简直不可一世啊!我就又教训了他一顿。但是于阗国的国王又把昆仑神坯请来了我还是打不过昆仑神坯!不得已败回中原。以后每五年去一趟每次都这样。我打完了那个舍一一大和尚昆仑神坯准来!也不知道他怎么算记的。精准。他还和我说:“你的武功很好!我要没有你我就会孤独。”他越这样说我就越涨气!但是我后来想想我每次都打舍一一大法师,他比我还胀气!五年前我还打了舍一一一顿他不是我的对手。但是他在保护一个老太婆据说是神明太后。

  司马明珠高兴的说:五年前你能打赢他想必现在也应该打得了他?

  古曲说:五年前一战我没遇上昆仑神坯,也不知道他是没算准啊。还是有什么事儿!我得胜而归。我就专心致志的开始抓这个雷九星了。一晃都六年了我也没去过西域了。我还真想那个地方了。那个桑中翠八和我年龄差不多,我也没把功夫放下。我觉得我这几年啊追着这个雷九星我的功夫还长高了呢!每个月都能和高手过招那是最难的锻炼机会啊。问我要是弄死了雷九星我还真没意思了。所以我刚才才喊救人啊!二十多天我怕他躲着他,不出月亮他就像丧家犬怕得要死。这种感觉很美妙啊!我虽然二十多天不如他但是他轻功好却不敢追我。一旦多一个人他就打不过我。这种玩法真有意思!我都乐此不疲了。眼看我就把这个桑中翠八给忘啦!他在于阗真成了天下第一了。又一次我问昆仑神坯“你怎么不去打桑中翠八呢?他说他不禁揍和他动手没意思。只有我们兄弟两他才有兴趣打一架。”等我处理了这个雷九星之后我还得去找昆仑神坯打一架。虽败犹荣啊。

  司马明珠说:原来是这样的。你还是认识舍一一法师。我说怎么这么痛快就答应我了。原来你正想去找他。

  那么我问你一下,你认识龙新吗?

  古曲说:岂止是认识啊!龙新是我师父。我的武功都是他教的。

  司马明珠说:原来是这样的。和我想的差不多。

  古曲说:走吧大家赶紧走还得去蹭饭吃呢!我看看你们怎么扮演。我也开开眼界。

  大家出了树林不说话了上了官道,绝尘而去。有多快跑多快!谁也不闲聊了。到了中午从路边儿随便买点儿吃的喂喂马匹,继续赶路八个人一溜烟总算天黑之前进了城门,两旁的人回头率极高。这穿着打扮实在太显眼了。一看就知道非官既贵啊!到了里面一打听找到了淮安府衙。按照计划行动。看大门的差役一看就知道来的人不寻常。不敢慢待啊!

  雄业鹰两口子唱个大诺然后,把金牌惹尔尔拿出来,说:太子手谕命淮安府接驾!

  看门的连看都没敢看转身就往里面跑。这时候已经下班了。淮安令一听说是太子手谕。赶紧穿好了官袍带履急匆匆的出来。到了门外一看这个阵势就知道是真的。那个长相那个气派穿着打扮绝对与众不同啊!太黄啦!到处是黄金啊!

  赶紧躬身施礼说:下官淮安令迎接太子爷来迟,还望恕罪。

  这个单觉真说:这位大人请起,在高昌国太子温强宇路过贵宝地。有一事相求。还望协助。

  来人啊!印信伺候让这位大人亲自验看。

  龙编信票黄金大印往外一拿,交到淮安令手里。这家伙看的直哆嗦。太激动了吧!没迎接过这样的大官啊。一看印信然后交还。深施一礼说:请太子爷里面上座说话!下官准备酒菜。来人啊!去淮安最好的酒楼上等宴席两桌。速速送来府衙。

  这次表演的比齐召演得更逼真人家单觉真有那个派头儿,本来就是太子爷有那种渗人毛。说话都不一样。衙役接过马匹去喂草料,这八个人缓步进了府衙淮安令不时地回头弯着腰说:诸位请!请!

  这是对他是好事儿吃喝都能报销愿意写多少就是多少。这属于国家脸面问题。没人追查。到了客厅里面的陈设很讲究,该有的都有屏风条几桌椅板凳名人的字帖,挑山的对联。还那茶壶茶碗之类的就不同提。地面很干净方砖铺地。单觉真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上座。从人献茶。那都是高级的。喷儿香!

  这时候淮安令一拱手说:请问太子爷有何贵干啊?

  单觉真说:我这次来大隋就是游玩的多蒙大隋朝太子爷杨广盛情相邀,听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本爵想去苏州观赏美景。但是这马匹不给力啊!到了贵宝地想找八匹战马当做脚力。麻烦你们了。其他事务也就不麻烦你们了。

  淮安府一听这话反倒为难了说:这个战马是总兵说了算我是文官我府里没有战马可以征调。下官必须去找武官总兵大人才会有战马。就得委屈几位等我去去就来。但是我空口无凭啊。还得拿您的印信一用。

  刚说到此处衙役领着酒楼的伙计进来了,手里提着食盒擦抹桌案开始上菜了!满满登登两张桌子杯盘罗列冷荤热素什么都有啊!

  司马明珠使了个眼色,雄业鹰站起来说:太子爷的印信岂能让你随便拿走啊!

  淮安令说:这如何是好啊?国家规定文官不插手城防!要么您随我去一趟?下管从来没办过这样的事情啊!您海涵!

  雄业鹰说:你不会让他来吗?

  淮安令说:下官是这样想的,我让他来他害得回去呀才能把马送来。我要直接去把马带回来就不更快一些。我怕耽误了诸位的大事啊!

  司马明珠从怀里拿出一个金皮大令说:淮安令拿这个去吧!回来的时候交还!这是太子府的调兵军令。总兵见到这个令箭他就懂规矩了!

  淮安令接过令箭在手说:太子爷一路劳乏请您先用膳下官马上去提调战马,来人啊赶紧下去把我府里珍藏多年的泡的人参酒拿来。我不能陪太子爷喝一杯,就用这个酒略表寸心吧!还有把就拿来之后赶紧去金从染客栈定上房五间!不得有误。

  衙役回答:姥爷放心我们马上就去!

  说完话转身就走了。

  淮安令说:下官告退太子爷用膳。我没有资格奉陪。我得去办事儿了。

  说完话弯着腰退出客厅。不一会儿衙役送来了人参泡的酒。在旁边伺候着。

  单觉真说:来来大家一路辛苦都来喝一杯!然后随便吃喝!

  衙役负责给每人倒了一杯酒。大家也不说话一饮而尽。接下来就开始吃饭了!人家厨师手艺很好。吃的这些人很高兴。但并没有七嘴八舌说什么。吃到最后单觉真放下筷子说:味道很好!餐席撤下。有赏!每人文银二两!

  说完话当时女的单珏珍就掏钱开始打赏。衙役伙计那都是眉开眼笑的。一看人家就够气魄。出手大方。高高兴兴收拾东西离开,丫鬟端上茶来。开始品茶了。闲杂人等退了下去。

  雄天鹰说:这里感觉还行。比中午吃的舒服多了。

  如玉露说:就你忍不住。这里的饭菜确实比我们家乡王爷府里的饭菜还好。这是没错的。这个地方很发达啊!

  女的单珏珍说:我们那里皇宫里也没这个待遇。不是怕花钱想吃也没有这些东西。弄个烤羊腿啊烧驼峰之类的就是喊好的饭菜了。不像大隋吃的很讲究什么都弄成一盘盘的。花色品种很多。酸甜苦辣咸都有。

  司马明珠说:哎呀西域是很苦啊!冬天都没菜吃。

  单珏珍说:谁说的没菜吃?我们有暖室。也有菜吃。不过就是不炒菜。用菜叶子裹着吃。生菜那才最新鲜。

  正说到这儿淮安令回来了。汇报工作圆满完成八匹马拴在府衙院里随时可以带走!

  单觉真说:大人辛苦啦!本爵没别的意思黄金五十两留个纪念吧!来人赏钱!

  女的单珏珍走下去五十两黄金交到淮安令手里然后说:这是太子爷赏你的,赶紧收下吧!

  淮安令受宠若惊:赶紧说多谢太子爷千岁千千岁!您一路劳乏请随我来,去我们最好的客栈休息一夜吧,要是还有其他吩咐您就通知我。我尽量办到!来人护送太子爷去金从染客栈休息了。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