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章 毕彩青坐隋嫁胡 幻方正而醒目西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司马可儿说:实际困难啊?

  闻德光说:水火无情。

  司马可儿说:人有情就行了!你们两得照顾好客人啊~!人情嘛~!

  闻德光说:客随主便。人之常情嘛~!

  齐召说:妖儿叶你醒醒你去中间睡去~!这又冷不死!!当大姐的有点儿风度。

  司马明珠说:我都睡着啦!我没听见啊~!你们别欺负咱妹妹~!

  司马可儿说:不睡了!我还就不信了我熬不过你们两个了!

  齐召说:好啊你不睡了你看着我这一堆火。我去弄些树枝木柴。你么聊啊~!

  闻德光说:还是看着火我去找柴草合适。

  司马可儿说:你们两个都烦我,不愿意听我说话是不是啊?那好你们两个一起去吧。我看着这两堆火,不过是这样啊!水火无情。我一个人看不过来。烧了你们两个的老婆可别怨我。我这人就这样不让我舒服谁也别想自在。人之常情嘛~!

  闻德光说:唉~!姐夫啊你说为啥天还不亮呢。真难熬啊~!这啥时候是个头啊?对了姐夫咱聊毕草青吧!他有个妹妹叫毕彩青你认识不认识?

  齐召说:不会吧!毕草青那可是雅雅尔公主,我还真没听说过她有妹妹啊!还叫毕彩青?

  闻德光说:你认识的是雅雅尔公主,不是毕草青!国家都没有还公主什么个劲儿啊~~把国家丢了就是毕草青了,不再是雅雅尔了!这就是道理!她为什么叫毕草青呢!就是因为逃亡在外遇上了毕彩青结成了干姐妹才叫的毕草青啊!显的亲近!

  齐召说:是吗!太新闻了!你继续。

  闻德光说:想当初他国破家亡带着孩子流落他乡,顺着丝绸之路就往东跑!非常不幸而且祸不单行,被强盗拦住要抢她的家底而财宝。正在此时来了一个女侠,打伞了群贼救了雅雅尔这位女侠就叫毕彩青。那当时雅雅尔感激的不要不要的了。把国宝好东西都拿出来孝敬毕彩青。

  齐召说:那后来怎么了。

  闻德光说:毕彩青分文不取而且说你太不容易啦还带这个女孩儿。不如这样吧我看你闺女和我很投缘就拜我为师吧!以后好能不被别人欺负啊!那雅雅尔说“太好了我怎么感谢你呢?我觉得无以为报啊!”毕彩青说“大姐你不用报答我,我看你也蛮可怜的你男人哪去了?怎么就母女两个多危险啊!”雅雅尔说“男人在战场上战死了!我们娘两儿个带了点东西就逃出来了!”

  毕彩青说:哎呀你也跟我走吧!你知道我是谁吗?

  雅雅尔说:你不是说你叫毕彩青吗?

  毕彩青说:是我的名字啊我是干什么的我告诉你我是康居国的公主。我想去大隋朝看看天朝大国的风情路经此地!遇上你们了。你们准备去哪呢?

  雅雅尔说:没啥打算啊~!走哪算哪吧!要不我就跟着你走!

  毕彩青说:~~

  司马可儿说:你打住!人家说什么你在场啊?你就如此信口开河就是大傻瓜才信你~!齐召姐夫你就听不出来他在胡说呢?你还听得津津有味儿。

  闻德光说:我在不在场不重要,关键是你和姐夫都不在场那就得听我说了。要不然你来说你知道吗?

  司马可儿翻翻眼睛一撇嘴说:那算你狠你说吧!!

  闻德光说:妹儿啊我告诉你我说的句句属实。从前我是干什么的你不了解!我不怪你。以后你满就会知道人和人的经历是不一样的!

  齐召说:你别理她说正经事儿。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啊。有些事情来龙去脉雅雅尔和耶娃西里是不会告诉我的。幸亏有你啊!

  闻德光说:我就简要的说啊!雅雅尔问毕彩青可不可以带上她们!毕彩青说“我实不相瞒我是自己跑出来的我不愿意在康居终老一生,活一辈子死在或落后地方我不甘心我想自己去大隋那个先进的地方去给我自己找个婆家。我下决心嫁给先进人物!但是有没有目标。你会说汉语吗?”雅雅尔说:“我会说汉语我女儿也会说汉语你带着我们不会给你当累赘的。”毕彩青说:我不说汉语!我正好带着你们你教我说汉语。怎们就一起闯荡大隋!!怎么纠结成干姐妹你看如何?

  那雅雅尔就盼望这个呢,于是说:我把名字也改了跟着你我叫毕草青吧!于是这样子就叫了毕草青了!!后来就进入了中原遇上了五盲生的姑爷叫洁白药魔天灵子!会特殊的缩骨功而且打败了毕彩青。就这些了!

  齐召说:行啦你别卖官司好吗?你肯定知道下面关键时刻你想拿我一把!

  司马可儿说:你真傻一猜就能猜到了,那个毕彩青就嫁给了洁白药魔天灵子了。绝对是这样!!

  齐召说:你别瞎说你不了解情况。洁白药魔有老婆叫伍秀月她爹是大侠!人长得可漂亮了。那时候定亲我就在场还是洁白药魔天灵子亲自背着伍秀月下的天山呢!

  司马可儿说:那又怎么样啊!就不许纳一个小妾?就吊死在伍秀月一棵树上啊?

  齐召说:啥都有你~!闻德光你继续说!没她什么事儿!

  司马可儿说:你生气了?你不平时总是叫他妹夫吗?

  齐召说:我又没说你,你是一只筷子吃藕专挑眼啊?

  闻德光说:我继续你别和她吵嘴不值当啊!毕彩青没嫁给洁白药魔而是经洁白药魔的介绍嫁给了姓胡的。你听说过但是你不认识!就是华山掌门胡世巡。

  齐召说:故事情节升级了。我算是没料到!按你这意思说:这个毕彩青年岁也不大啊!胡世巡我总以为他是糟老头子!你说胡世巡是多大年纪?我听尹婚凡那口气说胡世巡纳小妾什么的老不正经。最少也得六十岁!

  司马可儿说:屁话!华山掌门胡世巡不超三十!你这都不知道啊?他有个弟弟胡老二今年二十八岁比他哥哥小两岁。

  闻德光说:是她说的对!!

  齐召说:死胡同里画十字怎么回事?和毕草青啥关系?

  闻德光说:怎么说啊?我就得说雅雅尔了。有人说她看着毕彩青找到归宿了。就很伤感想自己的男人。打比喻说她见了胡世巡和毕彩青感情很好,犹如进了死胡同没法自拔了!!就像天主教里的修女是小寡妇看别人恩爱,但是没办法只能在胸前画十字解寂寞!在往深里说这还有可儿!!不合适!!

  司马可儿说:行哈!姓闻的你骂我~~!你这比喻损透了!冰冰你别睡了你男人欺负我呢!还打比喻了。

  齐召说:唉!怎么啥都有你呢!他是和我说呢~!怎么会扯上你呢!

  司马可儿说:你傻他一语双关!就是你傻就是他坏!你傻瓜没看见我的双枪十字插花放着呢!!就是你傻。

  齐召往旁边一看还真是双枪搭成了一个十字!

  齐召说:没那事儿啊~!是你心眼儿小~!要不你别听了你睡吧我们不说话了行吧?不打扰你休息!!

  司马可儿说:不行!你给我道歉!!说你呢闻德光!!

  闻德光说:不道歉!我又没说你道什么歉啊!我要给你道歉了就是我品质不好坐实了。我要是给你道歉就等于接近那个比喻对你更不光彩。那头合适你自己考虑好了。

  齐召转过身去捂着嘴开始偷笑了!司马可儿气呼呼的向后一仰又把衣服蒙在脸上了,不说话了!她实在无法破解闻德光的话了!一会儿就翻身一会儿又转过去!用脚踢体两个姐姐。司马明珠坐起来说:发生什么事儿啦。

  司马冰冰揉着眼睛说:谁踢我呢~!这是在哪啊?

  司马可儿蒙着头说:是你男人闻德光让我踢你的!!说你太不贤惠了!

  司马明珠说:妹儿啊你有完没完啊?你比爷爷还难伺候啊!

  司马可儿蒙着头说:都怨你男人不发现我喊我我还来不了呢!!你还委屈了我才受罪呢!!

  司马明珠说:那好吧咱换班!我们三个看着你们两个睡!要不她不可能让我们两个好好睡一觉的。可儿啊你起来!换班了!!我看你精神头很足!!

  齐召说:也就这样了!我们就是睡她也会扬沙子的!

  这话一说司马可儿就站了起来弯下腰去就抓了一把土朝着闻德光抛洒过去了。一边说:我说不过你让你吃土!!

  闻德光说:我不躲闪!我要是躲闪了你更没完。随便你好了~!我闭上眼睛你就播土扬沙随便来吧!我惹不起你。

  司马冰冰坐起来说:都是大姐夫给你出的馊主意吧他要不说扬沙子你想不起来吧?

  齐召说:好!说得好!要不冰冰你觉得吃亏了,你自己动手向着我播土扬沙以解心头只恨吧!

  司马明珠说:行啦!住手吧要不然我看还有比武怎么的?明天还要去虫谷药文呢!到了地方睁不开眼睛会打瞌睡的!!你不累啊?以后我说什么也不同意露宿树林里了。

  这半夜没睡终于熬到了天亮收拾收拾上马赶路,进了城里这西固可比张掖武威大得多。也表现的很繁华。东西南北来往客商人流不断。

  找了一家饭馆还是早餐了,随便吃了几口。闻德光说:走啊赶紧走要不昨天晚上的罪白受了,咱们尽快去和石山。

  快泡一个时辰就到!

  这样说了这样做了一个时辰之后就到了和石山了。齐召说:这就是和石山啊没有山啊!哪来的山谷啊!这不是捉弄人嘛~~!

  闻德光说:你问她吧是她说的!!就剩下遗憾了!

  司马可儿说:问我呀?你问啊!想群殴也办不到了吧?

  齐召说:我算彻底明白了请来一个祖宗啊~!既来者则安之!那个华剑主啊!你给我滚出来!!我来了!

  闻德光说:姐夫你喊什么呢上当了就是上当了。你还于心不甘啊?

  齐召也不搭理闻德光的话继续又喊“华剑主滚出来啊!我是你老丈人李靖李药师来了!”虫谷药文呢你他妈你出来也行啊!!

  话音刚落绿影一闪有一个人占到了齐召的马前,说:华剑主在此!你大呼小叫什么?你竟敢冒充风尘三侠该当何罪!!

  齐召一看说:就你!你就是华剑主啊?

  这个华剑主说:不错在下华仁!你是谁?

  齐召说:我是我!我是来看你挑战虫谷药文的!

  华剑主说:谁是虫谷药药文!往西走有红古姚文!那有什么虫谷药文!!

  齐召闭着眼睛说:我昨天一夜没睡啊!太困了!就为了看你和虫谷药文比武的神秘!结果到这没有什么都没有!我上当了。我不管你是什么红古还是绿裤子的!我想打败你。

  华剑主说:都是我挑战别人,今天倒过来了!你比大爷还大爷!你要是打不败我呢?

  齐召说:我们五个人还打不过你呀?你没听见我没报名。我准备好了五个人一起上!抓住你。

  华剑主说:你还做梦呢~!别产生幻觉了!醒醒睁开眼看快!你抓我干什么?

  齐召说:你比我还啰嗦!抓你就是抓你会干什么!有意思吗!害怕了吧?我们人多势众!你束手就擒啊!我可以告诉你我想建一个乐土,需要打出一个地盘,我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帮我去打天下。抓你就为这个!

  华剑主一听就气乐了!然后说:你也不打听打听华剑主是那么容易被抓的!就你带着三个女人还想抓我?

  齐召说:我要是抓住你呢?你要输给我了呢!

  华剑主说:不可能!

  齐召说:我说的是万一!万一你输了你怎么办?

  华剑主说:万一我输了,我就随你处置叫我干什么我干什么!那你要是输了呢?

  齐召睁开眼睛说:此话当真?

  华剑主说:千真万确!

  齐召说:你输了!我不让他们参展,我和你单挑!

  华剑主上下看看齐召一身红衣服长得挺潇洒马背上放着一个口袋!样子不是很凶狠到挺可爱的。也没杀气!看了半天觉得齐召好像并无恶意。和以往的任何对手一点儿也不像!甚至都不是江湖人物。说话也不用切口。

  华剑主说:你和我单挑?你真敢?就冲你这气魄我饶你不死了。你下马动手吧!

  齐召说:咱先说规矩!三阵赌输赢!内功拳脚兵器!这三项你挑!我陪着!然后见出输赢之后你出题目我挑!见出输赢之后。咱抓阄看天意比赛服毒自杀你敢不敢?你要是怂了呢你赶紧走!我觉得恶心。我要是输了随你怎么处置!

  华剑主一听就往后退了一步有看看齐召。然后说:你不想活了?找我比自杀?

  齐召说:你少说废话你敢不敢?

  华剑主说:那就来吧!动手!咱先比内功!

  齐召心想这回你就完了!齐召跳下马来说:那你先来我让你打三掌!然后我打你三掌!这公平吧?

  华剑主说:你敢先让我打三掌?你不想活了?

  齐召说:你不总是挑战别人嘛我就不能挑战你啊?你要是不敢你就黄鼠狼放屁溜的不光彩!废话少说你动手!我就站着不动。不还手!

  华剑主说:你是躲闪还是硬挺?

  齐召说:都有!先躲闪两次让你打不着我。然后我迎接一次!动手吧!别多说没意思。

  这华剑主一听这话就较上劲了突然间一拳打来快如闪电!齐召刚才看见他的身法心里有底!往旁边一闪身这一拳打空了。紧跟着华剑主又是一掌拍向了齐召的头顶。比上次还快。眼看就要拍到头顶上了。齐召顺势往下一蹲结果没打着!

  齐召说:停!第三掌打胸口看见没这是规定我硬接一掌!

  华剑主说:行我看出来了!你比我遇见的任何对手都强悍。就按你说的办有意思!

  齐召说:你先加查一下我胸前可没刀子啊!否则我胜之不武。说完了就解衣服!

  华剑主说:好我信得过你不用检查了!

  竟跟着齐召原地站了一个马步等着挨打!这华剑主也不客气!一掌下来结结实实就打在胸口上了!感觉自己的就像打在棉花上面不着力没反应。突然之间又感到齐召的胸膛往前一挺犹如钢板硬生生把这一掌给反弹了回来,收手再看自己的掌心就觉得发麻。

  齐召说:轮到你了我打你了!

  华剑主说:痛快来吧!

  齐召懒洋洋的缓缓地打了两下根本就不认真就像哄苍蝇。华剑主轻松躲过!但是第三下就得迎接!也是站好了马步!一叫丹田气等着!这齐召一看就想了好办法了。他也没运功突然一伸手抓住了前胸的衣服往回里一拉。结果是华剑主没站稳往前跟了三步。

  华剑主脸一红说:你怎么破坏规矩啊!

  齐召说:我和你不一样我舍不得打你我就想你跟我走去打天下,我一拉你你看你就跟我走了。你输了吧你也没规定这一仗如何打嘛~!

  华剑主说:那接下来比兵器我用宝剑一双!你的兵器呢!

  齐召把口袋拿来说:藏着呢!一般人不给他看怕起贪心!

  说完把双戟拿出来华剑主一看还真没见过这么光亮的武器,阳光反射瑞彩千条。双戟对双剑!开始了战斗!刚开始一招一式闻德光还能看清楚,你来我往有十个回合平分秋色。都后来就是两团白雾看不清人影。打了有半个时辰了未分胜败。

  这时候司马可儿一看真傻眼了。原来这大姐夫好厉害啊!比自己的双枪厉害一万倍。这两条大戟上下翻飞,点刺钩锁拿按照五行。那月牙子劈砍撩划抹妙到毫巅。步伐坚稳沉着。越战越勇。这华剑主的双剑分量太轻。不敢硬碰硬。削了一次在戟干上结果没上得了对方的武器。华剑主本来想用自己的宝刃把齐召的武器削断可是想错了!没砍进去!削不动!反而被人家的月牙给別住了撤不回来了!卡在了戟杆和月牙之间的空隙里赶紧用另一只手的宝剑来砍齐召的手臂。进行解救。那齐召不能宝剑砍手,另一支戟就从下往上一撩结果碰在一起!把剑就撒手了一只!这就是一子走错满盘皆输啊!紧跟着把戟收回来两戟相交往回里一带叫了一声撒手!硬生生把另一宝剑从华剑主手里夺了出来!掉在地上了!

  要是不夺他的宝剑而是用戟刺他的手臂那华剑主胳膊就没了!

  齐召说:承让!

  华剑主一低头说!我认输!我从前总是认为用长兵器的都是一勇之夫。只有宝剑才是武器里的神仙。结果我今天明白了我这把剑的重量比你的武器差的太远。我根本不敢和你相碰我吃了大亏了。我原本想削断你的武器结果和我想的有差距!你的双戟原来是宝贝不动于寻常的兵器。我一招算错满盘皆输!我临死之前你能否告诉我你的武器是什么材质做的?为什么我砍不动?刚开始我没有削断你的武器的想法,那是我心疼我自己的宝剑。后来我一看继续打下去我也不可能战胜才萌生的偷奸取巧。结果算错了。

  齐召说:还有第三场服毒自杀冰冰你把那金蚕蛊毒拿来,我和他抓阄谁抓到自杀谁就让金蚕蛊咬一口。看谁死得难看。

  司马冰冰就把盒子打开放在地上了。一言不发退了回去。因为人家有把握。在耍华剑主呢!

  华剑主说:不用了我服了!我知道技不如人。你刚才要扎我我最少掉一个胳膊。我知道你手下留情了。你还给我最后取胜的机会!我没脸要!!我随你处置!!

  司马可儿走过来距离齐召不到一尺用眼睛紧盯着看。也不说话了!司马明珠说:你想干什么?你给我退回来!!

  齐召说:你看我做什么?你什么意思?

  吓得齐召往后退!司马可儿步步紧逼!

  司马冰冰赶紧上前一把把可儿拉到一边儿!说:你生病了?那是姐夫!!

  这司马可儿说:他是战神!他打败了我的一切!他为什么是姐夫啊?你说!

  齐召说:你醒醒啊!别产生幻觉!我是傻瓜~!

  司马可儿说:爷爷你输了我也输了!咱们输得一干二净!华剑主败给了齐召!!你赶紧出来吧!!这一切你都看见了?

  闻德光说:原来你和爷爷在试探我们?好深的心机呀~~!昨天晚上你一夜不让我们休息就是为了打败姐夫!你好狠毒!

  齐召说:这都是爷爷安排的?真是老怪物!!简直不可理喻~~!

  忽然听见有人哈哈大笑说:齐召!啊齐召!有你的!!你敢和我叫老怪物我喜欢哪!!我千挑万选选了一个华剑主当我的关门弟子。结果败在你手上了!!

  这华剑主说:师父弟子无能!输了!!

  这司马啸林说:输得好啊!我这大孙女女婿我算是选对了!

  司马明珠说:爷爷你想干什么?昨天派妹妹来骚扰我们都是你的主意?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亲人呢!!

  司马啸林说:我的看看我这两个孙女女婿的真本事啊!要不然我把你们嫁给他们我不放心啊!!

  司马冰冰说:爷爷是你派华剑主挑战中原武林的?

  司马啸林说:对!太对了!我还知道你们要来武威!就算是你不飞鸽传书我也会让你们和妹妹不期而遇!!

  司马冰冰说:那我姐夫要是输了呢?

  司马明珠说:是啊!!

  司马啸林说:你姐夫要是输了,你们就得听华剑主的!!还是我孙女女婿说了算。我不会有任何损失。

  司马明珠说:你~~你~~!老怪物!!

  司马啸林说:骂得好!我爱听~!像我的孙女。齐召啊跟我叫爷爷!!

  齐召说:在下齐召见过司马啸林爷爷!!

  司马啸林说:这回行啦我放心了。我徒弟我孙女我孙女女婿都交给你了!你对我不满我不在乎!!只要我的目的达到了那就是胜利。你要是办事儿缺钱我支持你~~!

  齐召说:谢谢爷爷!这华仁兄弟和可儿妹妹~~!

  司马啸林说:那是一对儿!都是我的真传!现在一起送给你指挥吧!!我不和你们掺和了我放心了我要回天山了!!谁也不许送啊!

  说完这话飘然而去!华剑主说:在下见过两位姐夫!

  齐召说:欢迎妹夫归队!!

  闻德光说:好兄弟!有功夫!!以后多亲多近!!你和别人不一样你还是爷爷的徒弟!

  司马可儿说:看见了吧你们可不能小瞧我们两!!

  齐召说:水小瞧你了!昨晚上没把我气死!你知道我和你姐我们两说你什么吗?小怪物!!我们请来的祖宗!!

  司马可儿说:别叫祖宗了没那么亲热!你吩咐吧!我们服了听你们两个的!!

  华仁说:是啊姐夫你别客气。

  司马冰冰说:唉!我这还瞎操心呢!还想着给你找个婆家呢!!真冤枉。昨天你还踢我!小丫我掐你!你把那些首饰还给我和大姐!!你个白眼狼!啊白眼狼啊!

  齐召说:终于到一百了你是白糖水儿,她是白眼狼!都很白~!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