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零一章 奇演杂来连带子 送谢木为约智真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司马明珠说:演得不错,那个挑战中原各大门派有没有那事儿?还是瞎编的?

  闻德光说:那是真事儿。我见过的。

  司马明珠说:可儿啊~挑战中原各大门派你跟着去了没有?

  司马可儿说:这话不好说。

  司马明珠说:这有什么不好说的?

  齐召说:妖儿叶你不是说除了你之外你妹妹不许学武吗?

  司马明珠说:我说的是我小时候!你真傻啊?我父母没了谁还管得住啊?我又没回去看过她们谁知道现在成啥样了。你没看见可儿一句真话没有。我都不知道她们从哪学来的。说有这么个华剑主我都是听说我都不敢保证是真的。

  司马可儿说:真的假的我们不都站在这儿,你有什么话就说。我说我没去中原跟着可是我现在毕竟在这,这也是中原。要不说不好说。我奉爷爷之命骗你们一次我说了你也未必信。所以说不好。这样一来以后咱这关系还真不好相处。

  司马明珠说:你和华仁成亲了没有?

  司马可儿说:我们认识很久了已经五年了。比你们时间长,连孩子都有了!!

  司马冰冰说:你别听她胡说八道。认识五年了还指不定几天呢!我怎么不知道你认识五年了?大姐不在还有我呢!爷爷这个关门弟子我都不知道有,爷爷肯定不会事先告诉你~!!

  司马可儿说:你知道你还问我!我们已经五天没见面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五天就是五年不行啊?

  司马冰冰说“你怎么这么不老实啊?你给我们介绍的华剑主的资料呢?是不是也是假的?

  司马可儿说:真的都是真的!他在这你不信问他~~!

  华剑主说:我呢!姓华,名仁字剑主。华剑主不是我的绰号就是我的名字。我家住在晋东南。我曾经拜在华山掌门门下学艺。后来学艺下山遇上了爷爷打了我一顿说我的功夫屁也不是。而且他想破例收我为徒。教了我两年半时间。然后让我闯荡江湖挑战各大门派的精英。是六天前我才来到武威见到了师父,和可儿!我师父说了要我娶可儿为妻。说可儿还叫宇文什么!

  司马可儿说:你别听我爷爷的~~!丑死啦!我告诉过你不许提我是宇文什么!爷爷老糊涂了你也跟着糊涂?

  司马冰冰说:于是你就同意了就是定亲了?

  华剑主说:我家里没别人就我一个,师父就是爷爷爷爷也是师父。我怎么敢不听。何况可儿有这么可爱!

  司马冰冰说:可儿说了你的老丈人是李靖李药师你的未婚妻是李可欣,是张出尘生的。这都是瞎话啊?

  华剑主说:可儿问我闯荡中原这些年谁最漂亮。我说是李可欣,张出尘和李靖的女儿!而且文武全才。我就这一说啊!!

  司马可儿说:我那样说不是怕你们怀疑我嘛~~!

  齐召说:不许我们群殴那也是别有用心吧?

  闻德光说:你的行径差点儿把我气死。你要不是冰冰的妹妹。昨天晚上我真想在你脚下放一把火烧烧你!我忍了又忍就想你是冰冰的小妹妹不懂事儿~!结果我错了!你还是来算计我们的。那虫谷药文呢?

  华剑主说:虫谷药文我把他安排在村里了!咱们走的时候带着他!他是我的干儿子。

  闻德光说:你干儿子?你有干儿子?是叫虫谷药文?

  华剑主说:是的是个小孩很可爱没爹没妈我在路上捡的孤儿!我看他是个学武的好材料人又机灵而且赖上我不走了!管我叫干爹。我一看也算个缘分。就带了他有半年多了。

  齐召说:哎呀我真傻瓜!因为这事居然教育我两次!!可儿你真能编啊!刚才没说之前我还以为没拿回事儿!结果还是有个影子的!

  华剑主说:咱这共同的爷爷说了让我听你的那我就听你的,刚才比过武了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我也不敢造反。说实话啊我闯荡这些年,败了两次一次失败给咱爷爷第二次就是败给了你。我对你很服气!你让我打了一掌你却没打我!拉了我一把!一本来可以去掉我一条胳膊但是却没那么做!我看出来了你的内功比我高很多!你用戟卡住了我的宝剑我根本扯不回来。这就说明你的内力远远在我之上。要是我打完了你你打我一掌也许我就废了!!谢谢你手下留情!

  司马可儿说:闻德光说的还是真话。我原来你以为你们两个互相吹捧大牛逼呢。看来这个齐召姐夫果真武功深不可测。把我都看傻了。

  闻德光说:谁都像你满嘴胡说。这世界还要得了吗?我们可是真心把你当小姨子!我告诉你你知道为啥姐夫和华剑主比武只是拉了他一把而没吓死手嘛?那是看你的神色看出来的!!要不然哪啊一掌打过去就是石破天惊!!

  司马明珠说:你姐的工有多厉害你是不知道!他在十几岁第二次见我的时候就能用少林龙爪手把手指抠进石头里!我那时我就服他了!!他不一般从很小时候就有武功基础他父母都会武功,而且是跟着旧主人老和尚亲自日夜不断传授了六年。正宗的达摩老祖易筋经。后来上昆仑学了六年。所以江湖见闻一点都没有。看上去就像傻瓜什么都得问!!他确实不知道不问怎么行啊!!修行了六年没吃过东西也不会喝酒,更出来的时候裤子到这儿!!这还不到一个月!!

  齐召说:行了!啥都被你们办出来了!我还以为能瞒过去。结果演砸了!

  闻德光说:你最后那一掌拉了一把谁看不出来啊?

  司马可儿说:我没看出来啊!!原来姐夫因为我手下留情了~!你们不是商量好了要用毒药吗?把金蚕蛊都拿出来了!当时吓死我了。

  司马冰冰说:活该!!姐夫干什么吃的!对金蚕蛊绝对有把握!就算是吃了或者被咬那都能万无一失!就算是抓就继续你也输定了。咱姐夫万毒不侵!!所以我大大方方看胜利结果!

  司马可儿说:你合伙收拾我们?好了我认栽了。

  华剑主说:是真的吗?姐夫万毒不侵!还有这个本领?

  司马明珠说:那都是跟他娘一起遭罪锻炼出来的。把他扔进毒药窝里泡出来的!我知道可儿为啥说他是李靖的亲戚了怕咱们真用毒药~~!是不是啊?

  司马可儿说:你啥都知道还问我~!还是姜是老的辣啊~!

  齐召说:别回忆了!这个我就得和你叫妹夫了!那就是三妹夫你去吧你干儿子带来咱一起赶路吧!

  华剑主说:那我去接他。你们聊!

  走了华剑主之后。齐召说:可儿妹子没撒谎啊!这却是孩子都有了!!!

  闻德光说:真诚实啊!说了句真话!!

  司马可儿白了一眼闻德光和齐召。然后说:很得意啊?你们战胜了我们输了!就别总挂在嘴上摘不下来。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还学伍子胥鞭尸三百啊?

  闻德光说:行啊妹子看来是文化人啊~!诗词歌赋怎么样?要不我给你出个对联?那就是“可儿说儿干儿半真半假”来来对个下联吧~~!

  司马可儿说:欺负人了!姐你不管管他啊~!他又骂人呢!

  齐召说:你不说华剑主文武全才嘛~~!你对不上来你去问你家华剑主去!!

  司马明珠说:闻德光这脑袋文采真行啊!出口成章啊!!太厉害了。

  司马冰冰说:上次说祖月的时候也这样。你可别欺负妹子了!我真得管管。

  闻德光一笑说:那好吧就当我没说~!妹妹别和我一般见识啊~!就算我道歉了。

  司马可儿说:你怎么还道歉啊~昨天晚上一部给我道歉差点憋死我。那可是真的!我可不是故意踢我姐的!就是因为你气我我没处发泄!!

  闻德光说:我不和你较真儿!我想以后这种事不会发生了。这回来了吃喝穿戴姐夫供应。我说的是也算我一份儿!

  司马冰冰说:咱也出钱啊?

  闻德光说:咱不能智只分肥吃人不吐骨头啊!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呀~!现在已经不同于上千人没找落了不缺钱了~!

  司马可儿说:你们两家都是地主老财!爷爷还告诉大姐夫缺钱他支持!你们都发发的流油了!就我们两个穷。还带一个孩子。我看见了大姐那箱子里金银珠宝装的满满一大箱子!还撒谎说是卖烧鸡的钱~~!

  司马明珠说:你冰冰姐现在身上珠宝比我还多。刚开始我比她多个鸡舌头!现在她比我有钱!!你姐夫赚的学费都拉回去当军费了。我的东珠都送人了!岑净霸还给了他家一万两白银呢!都是私有财产。那五百两银子买了她一句话。他才是真正的财主!!说吧人家干儿子来了你我都得表示表示啊~!

  司马冰冰说:那就给他一百两银子~!你同意吗?

  司马明珠说:一百两就一百两就这么说定了!!

  这刚说完华剑主带人就来了而且是一大一小。华剑主说:这小的是我干儿子虫谷药文。这位叫做谢木!

  司马明珠说:这是虫谷药文啊来大姨妈看看,没多的有一百两银子拿去买衣服穿吧!这谢木怎么个意思啊?

  华剑主说:啊我介绍一下谢木,不打不相识这也是我的对手后来成了知己的朋友。我不是到处去挑战嘛~!遇上一个对手就是他他叫谢木和我打了一天一夜。输给了我半招我还是宝剑锋利削断了他的武器。也不算赢了他!我门从那以后就成了朋友他家住和石山。所以我把孩子送到他那。这次我回去见他他听说我打不过你非要看看。这位齐大英雄长成什么样。这就是我姐夫叫齐召!这个是谢木大家认识一下吧!!

  谢木说:这就是齐大英雄!如雷贯耳啊!!怎的呢我认为华剑主这功夫就是佼佼者了。我还自居天下第二呢!看来啥也不是啊!

  齐召看看谢木也是一身青绿色的衣服样子长得就像胡老二车轴的汉子面皮稍黑,给人一种结结实实的感觉两眼放光。比自己的个头稍高!

  齐召赶紧说:原来是谢家兄弟!我可没啥本事!那是我运气好点儿而已。我也不算战胜!既然来了就是有缘分啊!

  闻德光说:是啊咱们欢迎谢兄弟~!我自己介绍我叫闻德光!

  谢木说:哎呀!英雄都到齐了!你可是金面猪王家的大公子啊!久仰大名啊!地狱烈火少阳神功就是你吗?

  闻德光说:别听别人的传言。言过其实。在下就是闻德光混口饭吃而已。

  华剑主说:要是我不背大姐夫打败。下一个挑战的对象就是你闻德光了!

  闻德光说:是吗?我何德何能啊!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啊!野鸡没名草鞋没号啊!

  谢木说:你太谦虚了!这西域一代数你势力最大。名声也大!要说野鸡没名那是我这样的!

  闻德光说: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啊~!高手隐藏在民间!!

  齐召说:我和这位谢兄弟不熟。但是我想提个非分的要求。那就是我想邀请谢兄弟和我一起打天下。不知尊驾意下如何?

  我说话唐突,有不合适的地方见谅!

  谢木说:我跟着华兄弟一起来的意思,就是见高人不能交臂失之。那齐大哥看得起我我要推辞就是不识时务!恭敬不如从命!既然华剑主都不是你的对手我想我要是干你敢事儿,那绝对有前途!能说说干哪一行吗?

  齐召说:是这样的我呢很傻自不量力答应了人家的复国计划。后来我发现我什么都没有。有钱有兵没有大将没有大帅!我缺乏人才啊!无奈何我进中原想找几个能人帮帮我。在帮别人复国的同时建立一块属于自己的乐土。我可不说我想当皇帝。就是大家能常在一起说说笑笑不愁吃喝没说没管,自由自在的生活的地方。也不想文臣武将分等级如之何就像山大王一样大吃大喝不用交税那种生活!就在三个国家交界处三不管哪个地方。但是必须要打仗那是有风险的。你考虑考虑吧!

  对了三妹夫你和宇文CD交过手没有?

  华剑主说:没有!师父有言在先不许和沧浪客的弟子交手!绕着走!对了这位谢兄弟的功夫是智真长老的真传!这个智真来和尚是旧主人智觉长老的师弟!!也会易筋经的功夫!!

  齐召说:呵!大水冲了龙王庙了!!那咱不是外人!谢木兄弟我的功夫是旧主人智觉长老的真传!咱是一家人!

  谢木说:那太好了,你是我师伯的弟子。那我跟你干定了!!但是你空口无凭你可别说我是小人。你的露一手我看看!!

  齐召说:你说怎么算是露一手呢?咱两个过招?

  谢木说:你会少林龙爪手吗?

  齐召说:那当然!

  谢木说:那你就把我脚下这块石头当敌人来试试你的少林龙爪手吧!我一看就知道是真是假。你要是真有那功夫。我就对你肝脑涂地万死不辞。要是没有真功夫我可不服!我这人直来直去。我不能单凭别人一句话我就如之何~!

  齐召说:说得对!那我就献丑了!

  说完话齐召看看大石头,默运元功缓缓地把手放在石头上一叫丹田力,再看五个手指深深插进石头当中。然后慢慢拿出来!

  闻德光一看叫好说:好功夫!!没成想你的武功能有如此境界!!

  华剑主说:这是少林龙爪手?

  谢木一看罢了!就算是自己的老师智真长老也未必如此!赶紧说:那齐召师兄谢木愿意追随!万死不辞!!你果真会用少林龙爪手。

  司马明珠说:看见没就是这功夫在六年前把我给镇住了!!我从前还以他就是心地善良没啥功夫!后来我一看这一把把我吓傻了。那时候还没上昆仑呢。

  谢木说:那让我看看你的易筋经啥程度了不?这回我不是想测试我是想开开眼有机会你教我两招!!我早就服了。

  齐召说:那你既然盛情相邀我就把师门绝学演练一次让你给我挑挑毛病。我就使一招!

  说完话就把水壶拿了出来喝了一口水!含在嘴里。过了瞬间一张嘴拿出一块冰放在谢木手里。然后说:旧主人就教我这个我八岁开始学的。

  谢木觉得手里一凉冰开始慢慢变成了水滴!随着冰的融化他感到了十二分的沮丧。因为和人家比没法比!!人家居然能在嘴里结冰把易筋经运用到这种程度!!!不敢想象啊~!冰块就在自己手里!我还以为他要把大石头打碎结果跟没没猜着不说!完全是自己无法想象的。我当年学艺就听师父说“你师伯能用易筋经在嘴里结冰”当时我就不信以为是吹牛。今天一看人家也是龙爪手和易筋经居然相差得太远了。

  齐召说:谢兄弟你想什么呢?

  谢木这才说:我开眼界了!当时我师父告诉我说我师伯旧主人能用易筋经的功夫在嘴里冻冰块!我还认为是吹牛!想不到啊这功夫你就能办到!我惊呆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司马冰冰说:是啊这太牛逼了!你剩下那点儿我摸摸!!要不你张开嘴我看看里面!

  齐召说:你别说了太恶心了!!我觉得不好意思。这就是小时候我不老实不听话老和尚哄我玩儿,教给我的把戏!!

  司马明珠说:这东西战斗力可强了。一下子就把胡老二和尹婚凡都吓傻了!而且打碎了酒坛子。当时我看得太过瘾了。你们两个不在场!!

  司马可儿说:原来这大傻瓜功夫神奇到这种地步,我们两个输了输的心服口服啊!!看来真是没对华剑主下毒手啊!!

  闻德光说:你现在信了?

  谢木说:我师父曾经对我交代过两句话“龙爪入石头可抬,冰从口出明珠来”。这明珠在哪里呢?

  司马可儿说:我大姐就是!司马明珠。

  谢木说:真是叫司马明珠吗?她是齐英雄的什么人?

  司马明珠说:齐召是我相公。我叫司马明珠!

  齐召说:你师父真说过这话?

  谢木说:岂止这两句!往下还有。说要是成真之后让必须去见他!他还有重要的交代。

  司马明珠说:你继续说两句吧!我好没听够呢~!还有什么?

  谢木说:我下山的时候。我问我师父自己的前程如何。他就说了我刚才说过的那两句。他说在我二十岁时必然应验。我刚才看到你相公用龙爪手抓进了石头里,我突然想起下半句。所以我问明珠在哪!!这也太灵异了。我当时就问过明珠是什么我师父说“那是我应该投身效力的人”。这关系到我的前途所以我让你实验龙爪手。我不瞒你说我也会龙爪手但是无论如何也抓不进石头里去啊!我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结果如今我亲此眼见犹如神话。所以我必须告辞去见我师父,他一再嘱咐我一旦成真就必须去见他!

  司马明珠说:你师父在哪?我也想去你带我一起去吧?

  谢木说:不行!因为说这话的时候我师父有交代“见到这个场景之后速来,不要带任何人免得找麻烦。”所以实在对不起啊!!

  司马明珠对齐召说:大男人我想去!

  齐召说:别说你我都想去!但是人家有言在先。可见人家已经意识到咱们去不合适。那咱们还是恭送师弟去找他师父吧!!

  闻德光说:呵呵我总算遇上能人了。这老禅师肯定有神通啊。能否借问一声谢兄弟的师尊在那座古刹修行啊?闻某不才也想去看看!!你不带我去我可以自己去啊~!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啊,齐召说:是啊!你告诉我们他老人家在哪我们不追着你,我们自己去还不行吗?

  谢木说:距此不远三百里就是我师父修行的庙宇!那就是临洮!秦长城的最西边知道这个地方吧?庙宇叫什么我可不能说!你们去问别人这你们必须理解~~!

  闻德光说:有地方就行啊你的心情我们理解。你不说那是正确的!!!要不就是有违师命!这那是常事儿!都懂规矩!!这我还得谢你呢!!

  齐召也说:真的谢谢你!!那你先走吧!!我们不追你!放心好了。走好!

  这谢木也不多说转身就进了村子。至于说谢木如何以后再说。

  眼下这一群人六个大的一个小的选定了目标要去临洮了。

  这个虫谷药文小孩不大有十一二岁,长得很讨人喜欢。和司马明珠司马冰冰叫大姨!这大姨妈就给钱!一下子收入了二百两银子。不小的一堆!包在包袱里自己背着!

  华剑主说:来干儿子上马你坐在我后面抱紧了别掉下去。

  司马可儿说:你本身就重你把孩子让我带着我没什么东西。不像她们都是金银。我带上孩子还比她们分量轻呢!好能跑到一起不至于掉队。来啊药文坐在我前面肯定不会掉下去。

  这孩子真乖一听这样说就爬上了司马可儿的战马说:“谢谢干娘”!

  司马可儿说:怪不好意思的~!

  司马冰冰说:没啥不好意思的!你家华剑主是他干爹你就是他干娘!理所当然啊!!到了临洮找到智真禅师也替孩子问个前程。说实话我也特想见到这老和尚,太神了!姐你放心我不说小人得志了。我佩服老和尚!但是我不佩服朱逸客!!

  齐召说:出家人不为名利。当然可信。我也想见见这个智真长老。打听一下旧主人的消息。一晃六年音信全无!说实话我真想老和尚了。他比我父母对我都好。

  司马冰冰说:那旧主人是他师兄就更能未卜先知了!你怎么没问问啊?

  齐召说:那时候不是小嘛~只要有吃的我就高兴了问什么?我就知道早上起来问吃什么好东西。他总说“吃素面!”我就记住这个了。后来遇上事儿了他走了我能问道什么!可说遇见个能人人家还不带咱们去!

  闻德光说:你知足吧还得赶紧走要不然谢木先到了。咱想见人家都困难!!

  齐召说:对!确实要赶在谢木之前到!要不然啊他会躲起来。废话少说~~赶紧跑啊!!

  这七个人六匹马快似流星你追我赶就跑开了!奔向了临洮。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