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四十八章 办劝来散散而告 膀背以毁入群存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沧浪可猜不透司马明珠的想法,极力阻拦比武较量。他越是阻拦司马明珠越不买账。原因很简单他看见沧浪客越关心宇文顺足她就越生气。她心里想啊“我是你外甥女儿你不关心我等到我冷落了你,你才肯说实话。我看你简直成了宇文成都家的保姆了。这个少爷羔子。没本事你还护着他他还是个男的有爹有娘。就算说我在雄阔海加不受气不被欺负。你都不去看看我。对这个小子比你亲孙子你还心疼。我要不是碍于面子我能亲自下马揍他一顿。我让好好心疼心疼。你为了宇文成都居然想砸死我妹夫华剑主,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我何必认你这个姥爷呢。你越怕阴阳五行教我就越和他们往来就让阴阳五行叫的人揍你!你不提拓跋荷美告诉我没有我还不至于让他们真打起来。你越说这个我越不感激你的救命之恩,你救我你应该你没有功劳。有胆量你就和我当面说,你越是找别人说和我就越不给你面子。我看你忍到什么时候去。”

  这边的古利器异常兴奋把马拴在树上。径直走了过来说:你不是想揍我一顿吗?我来了!动手吧!别等着我先打你。

  沧浪客说:且慢动手啊我有几句话说。

  司马明珠笑着说:你请讲!我听着呢。

  沧浪客说:这位是宇文成都的儿子他叫宇文顺足,这个小伙子我劝你不要比试输了赢了对你都没好处。你要知道这个宇文顺足啊是马上这位司马明珠的妹夫儿。我劝你要明智一点儿。

  宇文顺足说:师爷不必多费唇舌了。不就是他嘛!我跑不过他不见的我就打不过他,咱不能用身份压制别人,这样做输了赢了都不光彩。不为别的我还为我爹的名声也要争这一口气。你往后闪闪。我看看他多厉害。

  沧浪客一看根本无法劝导也不好意思再阻拦下去了。往后一退说小子你多加小心千万不能轻敌啊。

  宇文顺足也不答话向前一跟步进手就是一个通天炮。打向了古利器的面门。古利器一歪脑袋躲过去,向后退了半步没有进招。紧跟着宇文顺足第二招弓步冲拳打向了古利器的胸口。古利器一侧身躲了过去说了一声没打着我。你再来!宇文顺足收拳右手一晃对手的眼神,下面就是一脚踢了过来。古利器轻轻往后一跃躲了过去依然没有还招的意思,说:没踢着吧?你继续。一连打了十几下古利器根本就不还手。宇文顺足说:这样打有什么意思啊?

  古利器说:怎么就被意思啊你打我打不着我能把你累散架,因为你是司马明珠的妹夫我要是打了你的脸呢就不好看了。我就准备把你累散架而告终。打狗我得看主人啊!你就继续打别那么多的废话行不行啊?

  宇文顺足说:小子你欺人太甚啊。我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给你点儿厉害看看。

  说完话继续打下去古利器依然是躲躲闪闪,并不还招。这宇文顺足加紧了进攻门户大开了!露出了破绽。他认为古利器真的要不还手放松了警惕。一拳打过去古利器闪身躲过突然间一弯腰向前用头一钻这招可厉害叫做羊碰头朝着宇文顺足的腋下用头撞了过去突然往上一直腰往上一挑头,正好撞在腋下后肩膀那个部位上。宇文顺足向前踉跄了几步觉得膀臂酸麻。这条胳膊不好使了。这时他才发觉上当了。但是咬牙挺着继续战斗。他以为这会肯定还手了。但是出他意料之外古利器是节节后退进入了人群了。开始转圈跑这宇文顺足就开始追,绕了三圈没追上人家反倒让人家从后面追上他了,照定屁股上就是一脚当场就把司马顺足踹了一个大马趴。在身后说:你起来再打!

  沧浪客说:顺足啊别打啦你输了!

  宇文顺足说:你不算英雄就是能跑我不服你。你有种你和我上马比试我用鎏金镋砸瘪你!上战场没人和你跑赛..你敢不敢上马比试武器?

  古利器说:我来是来送礼盒的不是来上战场的。我没带武器来怎么和你比试啊?你要是不服可以和你比试力气!

  你看见那块大石头了吗就拿那个比力气。

  宇文顺足说:行!就用那块大石头了!你先举还是我先来?

  古利器说:我说的肯定我先来。

  至尊客栈门前有一块大条石那是夏天晚上乘凉座位。古利器走了过去看了看用手搬动一下因为上面有土下面也被土镶嵌住了,先活动一下。足有八九百斤接近一千斤。这个不是杠铃那不容易抓。古利器他们家老祖宗还像是遗传力气都很大那是天生的。弯下腰去也没运气。直接就举过头顶。然后一松手扔在地上了。说:你来吧!

  宇文顺足也看了看走过去,也是那样子真把石头举起来了。然后轻轻放回原位。说:怎么样啊?不比你差吧?

  古利器说:算你行不比我差!但是你也没赢我。不如直接交手掰手腕拼内力吧!

  说完话一人一只手握在一起开始较力。这是真功夫耍滑头可不行。眼看两个人胳膊用力脖子脑门儿上的青筋都在跳动,瞬间两个人都冒汗了。僵持了大约有半盏茶时间谁也搬不动谁。司马明珠一看差不多了说:行啦都松手都是好样的。不用比了。我数一二三都松手吧!两个人一点头一二三就松手了。再看双方的虎口都流血了。再继续下去那就废了。

  两个人点点头说:你好力气!!

  司马明珠说:我说话算话我提拔你了三品将军。月俸二百二十两。家里有人操心的事儿你赶紧去办好晚上到这家客栈天字第三号来找我报道。你赶紧回去吧!帮着你哥哥叔叔他们干点正事儿。

  古利器说:那我就先走了。说好了啊晚上我来报道。

  说完话解开缰绳上马就走了。司马明珠拿出他家的秘制药水给了宇文顺足。宇文顺足说:这点小上不算事儿!我有刀伤药。

  沧浪客说:拿着吧那是她家的宝贝,瞬间就止血复原。别人没这个本事!诉你走运!怎么样输了吧?

  宇文顺足说:输了也服气。他脑瓜比我好使。力气差不多。还是那句话上马用武器他未必打得过我。但是我承认他比我跑得快。人家轻功好。输了不窝囊。说实话他不见得有我力气大我中午还没吃呢他吃饱喝足了。

  司马明珠说:你说的这个对道理!他确实没你力气大。但是那也是神力啊!你们两个都没有我老弟雄业鹰力气大。要是换成他这块石头我老弟一只手就能扔出去,那个席元亮也能。就刚才走的那个小子他哥哥也能!!

  宇文顺足说:他们的力气都这样大吗?

  司马明珠说:他们都是肌肉型的吃的饭胜过你三个吃的多。吃肉都是半盆子啊!你怎么和他们比呀。吃大饼吃的我头晕。

  走吧进去吧。你就饿一顿吧。

  宇文顺足说:饿一顿我倒没什么就是我师爷不能陪我挨饿啊。

  司马明珠打开礼盒往里一看,原来是四道菜鸡鱼肉肘子。都很实惠还有十个大馒头。

  司马明珠说:这是我给人家当媒人赚的!你拿去吃吧要不然就说你命好!想挨饿都有人给送东西吃。老前辈你也将就着吃点儿吧?

  沧浪客说:好吧我就也跟着吃点儿就是没筷子。

  司马明珠说:我这里有雌黄剑借给你用用?切开吃用手一撕多方便啊然后就洗洗手就行了。就别讲排场了!

  沧浪客说:我要用宝剑吃饭我自己有!你还没忘你有意把雌黄剑啊?

  司马明珠说:你老这话啥意思啊?说我忘恩负义了?我觉得我没惹着你啊!

  沧浪客说:我说你忘恩负义了?

  司马明珠说:没说那就更好。我去见我爷爷了你自己吃吧。你爱怎么吃怎么吃。我今天怎么这么别扭!

  说完话进了客栈伙计把马牵走了。大喊一声说:司马明珠回来啦。你们都在干什么呢?都在哪啊?

  一声喊过之后窗户都打开了,司马冰冰首先说:我在这儿啊大姐!你怎么才回来到这来妹妹们都在这呢!快来啊!

  这边刚说完上房单觉真和孔佳娇说:我妹妹怎么样啦?

  司马明珠说:很好!人家比你们热闹多啦。你们先等一等啊。我先和我妹妹聊聊。一会儿就过去。

  说完话进了客房找到自己的姐妹首先说:想我了吧?

  司马冰冰说:想的都想不起来了。两口子那么恩爱怎么还分居了?

  司马明珠说:唉!不就是想让你大姐夫有好运气当皇帝嘛!找了一个算命的人家说了你们两口子分开走吧。那样会运气更好啊。于是我们就信了。就飞开走了你大姐夫坐船走我就顺着管道走啊。走啊走啊连夜里都在走。就走到你们前面来了。给人家当了媒婆啦!忙的我啊不可开交啊。但是我可是解决大问题啦。要不然啊大家都危险啊!

  司马冰冰说:算了吧!就你我还不知道?自来熟会撒谎谁知道你说的真假啊!我越听越不像真话了。楼上那个帅哥和你什么关系?

  司马明珠说:帅哥名叫单觉真于阗国的太子爷。你大姐夫齐召的大师兄。也是咱们未来的合作伙伴。将来打天下他们负责给咱们吃粮食。我老弟雄业鹰没告诉你啊?

  司马冰冰说:人家两口子就没下来,人家说了被人家楼上的花钱雇佣了一百两银子一天。没到时间不许下来。

  司马明珠说:咱爷爷那去了?

  司马冰冰说:在隔壁。和老家伙们聊天呢!他们在聊那个曹叶牧膀臂丢了感觉如何呢。互相斗嘴我懒得听了我就出来了。闻德光也在里面听呢。

  司马明珠说:吴忠这两天表现如何?

  司马冰冰说:表现得很沉默。心事重重的样子。

  司马明珠说:他有没有和陌生人往来啊?

  司马冰冰说:没留心啊不知道啊!我把闻德光叫来你问他吧!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