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五十章被偷挑剔人随愿 字乃不神价公的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正在和沧浪客聊天说事儿。忽然听到客栈门外宇文顺足说:先别上去大姐!你的将军找你来报道了。

  司马明珠回答说:来的正好。我就先不上去了。对不起老前辈没法和你进行私聊。我有大事正经事儿了。看来您还的等一等啊。

  这时候宇文顺足和古利器一前一后走进客栈院里。看样子很高兴。

  沧浪客就问:被偷了怎么这么高兴啊?

  宇文顺足说:他和我叫爷爷了我当然高兴啊。

  沧浪客说:你怎么弄的?

  宇文顺足说:很简单我去了官府衙门报了案。带着官差半路等他。等他进了包围圈我就说“你把银子还给我和我叫一声爷爷我就不和你打官司了。要不然你看你身边背后都是干什么的。他一看这个形式不好啊再跑是跑不了的。弓箭都上弦了。于是他无可奈何就把钱还给我了。还和我叫了爷爷”于是我就放过他了。让官府的人回去了。我就心满意足的带他来了这里。你要不信你问他。

  司马明珠说:我可不问他!我看你呀太不仗义了。这算什么本事啊?

  宇文顺足说:这怎么不是本事啊。丢东西了找官差报案理所应当啊。百姓都这样做啊。要不然要衙门干什么呀?不就是维持治安,捕盗抓贼嘛!吃了亏了还得不吭声啊?你未免太挑剔了吧?

  司马明珠说:我说你不仗义。那是你利用我让他报道半路下手。你把我放在什么地方了?就好像我引人家上钩给你服务。我以后怎么服众啊?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还以为你真的吃了大力丸了呢!原来是利用我。

  宇文顺足说:阴阳五行教就没有好人。要不是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把他抓走啦!你还挑剔我?我这个举动就是让他重新做人懂得王法大如天。

  司马明珠说:我不和你说王法我懒得理你。过来古利器你记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又在耍少爷羔子了。仰仗他爹那点权利。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沧浪客说:你怎么这样说话呢?亲远厚薄你都分不出来吗?

  司马明珠说:跟你学的啊。你还知道这样做不对啊?我认为你应该认为很正常呢。

  古利器说:是我不对。但是我和他叫爷爷那不是我贪生怕死。关键是为了太湖的弟兄们不受牵连啊。阴阳五行教不受损失。我是从大局看待问题。我偷他的东西那是我违反大隋国法我到衙门里或者社会舆论中都是我不对。我也想好了既然脱离了黑道太湖水贼,又离开了阴阳五行教我就重新做人了。在我没正式成为你们的一员之前。我做了什么与你们无关。不管多丢人现眼。那都是我自己顶着。我想改过自新所以我才跟他来了我不决定报复他。相反我感谢他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但是从今往后宇文顺足你要在那这个说事儿那就是你不对。

  宇文顺足说:从今天起啊咱们两清了。谁也别提这个茬儿。谁要再说在做这件事。他妈的他妈都是小狗养的。

  闻德光说:好了都解决了。大姐这个古利器兄弟怎么安排的?

  司马明珠说:你看怎么弄啊?干点儿什么合适呢?跟着咱们去苏州啊?

  闻德光说:这位兄弟你以前干什么?

  古利器说:我爹是将军家里分给我很多土地,还有现钱。我拿去赌钱了。都输光了。我叔叔教我功夫一看我不成材,就打了我一顿。我就跑了有个阴阳五行教的教徒是我的赌友。请我吃了一顿饭他说你武功这样好干点什么还不行啊。我把你介绍给我们副香主。但是你得有见面礼啊!现在阴阳五行教想收编太湖上的水贼,你要是那把那些水贼摆平了投降阴阳五行教。你就能当副香主,副香主就能高升香主了。我一想我也没事儿干兜里没钱啊还有一屁股债。就听了他的话了。我就带领十八个阴阳五行教的教徒摆平了太湖的水贼的老大。他们都怕我了都投降了阴阳五行教了。副香主当了香主。我就当个副香主继续领导太湖水贼。我把外债还清了还有点儿积蓄。回来看看我叔叔哥哥他们。遇上宇文顺足显摆钱多。我就顺手牵羊了。

  闻德光说:你会用船?会打鱼?

  古利器说:我会的看多了我们来做玉石的会做首饰,比如剑鞘镶嵌宝石美玉我都会!水性也很好。就是爱赌钱。

  闻德光说:赌钱没好处以后尽量玩儿小的!干大事不能赌博必须伴有把握的事。要稳重。不能依赖侥幸心理儿不劳而获。耍小钱儿玩玩打发一下寂寞那不算毛病。最重要不要荒废了正业就行。我把话要说清楚啊!跟着我们干那是要真刀真枪上战场啊。你要是现在怕了还来得及啊!

  古利器说:富贵险中求啊!我爹在世的时候就说小三儿啊不要害怕打仗,只有不怕死的才有资格活下去。你放心我这人就这样窝窝囊囊的活一辈子,还不如随心所欲干大事活一年呢。

  闻德光说:我呢跟你这么说。我叫闻德光地狱烈火闻德光我是大旗门的二当家,总令主夫人看上你了让我量才录用。你一步登天了。我暂时把你分配到侍卫小队里面去,你就当副小队长。正小队长那是老邪神的亲传弟子小邪神青雀苗儿。暂时先给你每月二百两的俸禄。到了腊月就按照每月三百两。你到了那里必须服从人家青雀苗儿的管理并且辅助他练好队伍。

  古利器说:呵呵我叔叔就是老邪神教我功夫的那个叔叔就是老邪神的亲弟弟赛邪神。我现在跟着老谢神的徒弟一起混了啊!真有缘啊。我肯定不捣乱听从他的安排。他在什么地方啊?

  闻德光说:你随我来啊我带你去找他。你别小瞧侍卫小队总共二十几个人但是每个都是三品官啊!那都是太子爷府里的侍卫。皇帝们前三品管啊!人人都能独当一面以一当百。

  然后闻德光高喊一声说:小邪神老弟给你送副队长了!出来看看吧!

  曹珊和小邪神都出来了,然后说:二当家的谁是副队长啊?

  闻德光一笑说:这可不是我安排的。

  司马明珠说:小邪神老弟这是我安排的。这位兄弟叫做古利器。是你师父老邪神的亲弟弟古曲的侄子。但是你有可能不认识他。

  小邪神一笑说:要是你安排的我就接收,我师父和他弟弟根本就是两种人。这位古利器兄弟的功夫肯定错不了啊。说说名字绰号咱们好熟悉一下!

  古利器说:我能我爹是个将军既是老邪神的堂哥也是赛邪神的堂哥。是南朝的三品将军。我是庶出。姓古名利器自不神。叫做古不神。我的绰号神价公。因为啥呢我跟着我叔叔干活我叔叔古曲叫赛邪神嘛~~!家里老有钱了比皇帝家都有钱。我给我叔叔打工,在他家吃住所以就是神人家里的工人。后来我就赌钱啊。押宝敢出大价钱!赌友们就说这是神仙价格你都敢押!想把土地奶奶赢回家去啊?你就是神价公了!当时我就说:输赢来个痛快,我就当这个神价公了。你赶紧揭宝吧!

  结果我就输啦!从那以后他们见到我就叫神价公来了!土地奶奶要赢钱了。那个开宝局的娘们就叫土地奶奶。我经常输钱。刚开始赢了很多钱后来这个土地奶奶来了。我就没赢过。今后请你多多关照。我今年岁数不大还不到二十岁呢!有合适的女人你们关心我点儿我学好了也要成家立业。

  小邪神说:你很幽默啊!欢迎你的到来。走我带你去见见那二十几个侍卫弟兄!你们聊我们去了。

  闻德光说:但愿浪子回头吧。十赌九骗。你遇上土地奶奶了你还想赢钱!你不熟那才是怪事儿!

  司马明珠说:听你这口气你认识土地奶奶啊?

  闻德光说:土地奶奶谁还不知道啊!一气两仪三才四象五行。然后就是六合彩土地奶奶。你说他能赢钱吗?一般人惹不起呀。大隋的宝居赌场有一半以上是土地奶奶的。

  司马明珠说:我真没听说过这个!这几年我一直在西域。太行山一带也没听说过土地奶奶啊!你从哪里得知的?他们的后台是谁呀?没有官府撑腰赌场妓院是没法开下去的。肯定有后台老板啊?

  闻德光说:那是自然啊!我告诉你啊这个土地奶奶啊是一个教会名叫黄婆教。也属于道教的一种。你说黄婆是谁?

  司马明珠说:我知道啦!啊~~那是独孤皇后!对不对呀?她就是后台。你要说黄婆教那我就知道。你要说六合彩土地奶奶我就不知道。原来我在太行山的时候就听说过黄婆教,但是我没注意过。你给我说说哪个六合彩什么回事儿啊?

  闻德光说:好比阴阳五行教你知道吧,总教主就叫恶孤寂,那是绰号真名叫做百朵朵外国娘们儿开的。这个黄婆教的总教主就叫六合彩。简称六合武功奇高。手下有六大护法第五个护法就叫土地奶奶!明白了吧?后台就是独孤皇后。独孤皇后的妍粉钱就是黄婆教负责提供每月白银十万。这是秘密。一般人怎么知道啊!

  司马明珠说:我爱听!你继续说除了土地奶奶还有谁呀?

  闻德光说:你不去上房谈正事儿啊?这话以后可以说的!

  司马明珠说:唉!事儿真多!算啦!谈完正事冰冰你提醒我找闻德光说六合彩。别把这话题弄丢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