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五十一章 唾贵德丞相那子 抢目听信资料分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三个人聊了六合彩一起去了上房。司马明珠说:两位新婚燕尔我来打扰了。

  房间里的单觉真赶紧出来开门说:欢迎欢迎三位里面请。

  司马明珠一看单觉真已经把新郎官的衣服脱了,还是过去的打扮。屋里面的孔佳娇也没盖红盖头但是红衣服依然很抢眼。看样子容光焕发。很幸福。颧骨上都泛红了。屋里桌子上放着一个酒壶两个酒杯。

  孔佳娇一看司马明珠等人来了,也站了起来说:谢媒人!我这里有礼了请进来坐。

  司马明珠说:我这大媒人给你们道喜呀啊!还带了两个我妹妹和我妹夫。大家认识一下。

  闻德光一拱手说:给两位道喜。

  司马冰冰也说:道喜来啦!

  但觉真抱拳还礼说:同喜同喜。里面请喝茶吃瓜子随便坐。

  客气完了分宾主落座。司马明珠说:有什么要紧事儿吗?

  单觉真说:谈不上太要紧我们就想问一下我妹子那边的情况,顺利与否。

  司马明珠说:很顺利很热闹人家那里七大姑八大姨的。我看足有上百人。我和一个喊礼的先生一起喊的拜天地看着他们进了后面。我才吃饭。等了一个半时辰古曲送客人我才找到人家告辞。走的时候送给我一个礼盒十个大馒头四个菜鸡鱼肉肘都有。我送给我姥爷吃了。你们准备送我什么呢?

  孔佳娇说:等一会儿啊也给你送一份这个。还有就是呢咱们说说正事儿。明天起身准备去苏州。你看如何?

  司马明珠说:呵呵秘书省的女相国真为国事操劳啊。结婚不到一天就办公了。这话应该太子爷说。你这样着急好像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了,抢在皇帝前面。我祝你早生贵子啊!

  孔佳娇说:呸!说话真难听,这话让他听了心里会不舒服的。你这是挑唆我们夫妻感情。就这句早生贵子还算句人话。以后不要说我是秘书省了啊。你看这个地方又不是他的家里在客栈住着不走,算干什么的啊?

  司马明珠说:我哪知道住客栈不走算干什么的。你这样想了那个女的单珏珍大美人儿可不见得这样想,人家是嫁到位置了。会同意马上走吗?你这是很残忍的决定。

  孔佳娇说:这是和你商量又不是和我小姑子讨论。她愿意住婆家那是她的事儿。她可以直接就不走了。我不管那个。我面现在是两家人了。我是我她是她。

  单觉真说:我们商量好了决定明天就走。事不宜迟。不是她接受了大隋的命令逼迫我。我是自愿的。我相信我妹妹也愿意一起走。国事总是大过家事。我们两个今天不好意思出门去她家找我妹妹谈这个话。还得麻烦你去一趟告诉我妹妹一声。

  司马明珠说:我去人的洞房送信儿?你真给我找好差事啊。那多惹人烦啊。我告诉你我今天也不去。明天一大早再说吧!我可不去惹人烦。明天一早你去说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往南走了。也不找你告辞打扰你们的幸福时光。我的态度表明我们该走了不耽误你们恩爱。

  单觉真说:别着急走啊天黑还早呢。再聊几句吧!

  司马明珠说:聊什么?聊国事?

  单觉真说:可聊国事我欢迎。

  司马明珠说:那好我问你。你们兄妹拿吴忠的女儿要挟吴忠了吗?说真的啊!你要说假话以后我就用唾沫吐在你脸上。

  单觉真说:还没来的及办呢。你就到了那时候我们还没吃饭呢。你算时间就知道我们也是走了一夜休息不超四个时辰,哪有时间啊!肯定没要挟。

  司马明珠说:没要挟吴忠那就更好。你准备把阴阳五行教的人都带到于阗国去吗?

  单觉真说:不准备那样做。我还让他们给我赚钱呢。赚了钱我才有资金办大事儿啊。再者说了阴阳五行教良莠不齐男女老少都有我不可能带走。

  司马明珠说:你不带走你走了阴阳五行教群龙无首。被欺负了被别人篡夺了。你该怎么办?就你们两个武功最高走了之后六合彩就把你们给吃了。

  单觉真一笑说:你们两口子走了大旗门被六合彩吃了呢。你怎么解释啊?

  司马明珠说:我们的体系和你不一样。你是外国人。我们是大隋的老家。我公公婆婆会管理好的。你这里也没有公公婆婆。再者说了我还有我干爹雄阔海帮助大旗门照料一切。你也知道天水还有齐召的姥爷高谈圣我们怎么会被六合彩吃掉呢。

  孔佳娇说:我们也有人。把阴阳五行教就交给她妹妹的公爹管理,还有我爹从官府方面照顾。不会被六合彩吃掉的你放心吧!古曲的武功你看见过比他们兄妹高得多。让阴阳五行教总坛搬到淮安我哥哥也能照顾。你就放心吧!你怎么想起六合彩来了?他们有异动吗?

  司马明珠眨眨眼说:你真敏感啊。素质就是高。我考考你啊?你对六合彩了解多少啊?

  孔佳娇说:考我?考我什么?六合彩是谁?大家都知道!

  司马明珠说:你知道不知道那才是关键。就先说六合彩是谁吧!你见过他吗?

  孔佳娇说:六合彩就是相爷的儿子。

  司马明珠说:现在哪还有相爷!丞相那是汉朝的吏制了。

  孔佳娇说:嘻嘻嘻司马明珠啊!看来你是真不懂啊!还想和我玩单纯?

  闻德光说:六合彩那是绰号组织的名称。那是独孤皇后随时委派不固定是谁,由独孤亮选拔武林高手担任。每五年选举一次。怎么会是相爷的儿子呢?你想蒙我们?

  孔佳娇说:你知道什么呀?你先说先说相爷是谁你知道吗?我料想你们也不知道。

  司马明珠说:认栽了!就是不知道把资料拿出来吧!相爷相爷的儿子你都说说我听听。

  孔佳娇说:你们说的都对,就是汉朝的吏制相爷姓刘是汉朝的皇族后裔。知道燕云十八骑吧?

  司马明珠说:知道!你说相爷就是刘一宫?相爷的儿子就是刘升还是刘仁?

  孔佳娇说:你抢什么呢?他怎么会是相爷呢!告诉你吧相爷就叫刘合。相爷的儿子叫做刘财。这是固定的不论你叫什么名字只要当上了六合彩的当家就必须叫相爷的儿子刘财。五年一选拔。

  司马明珠说:那你还问我燕云十八骑干什么?真无聊。

  孔佳娇说:那是你着急不是我无聊。刘一宫就是北齐六合彩的当家人。却不是大隋朝六合彩的当家人。我问你燕云十八骑那就是告诉你现在的刘财,相爷的儿子就是他的弟弟刘三功。

  司马明珠说:那么相爷是谁?

  孔佳娇说:相爷是刘合。刘合就是大内的总管太监。专门负责后宫妃嫔衣服首饰妍粉购买大权的。从开皇到现在一指跟随独孤皇后的太监。刘财赚了钱就交给他爹刘合。六合负责购买衣服首饰妍粉。和后宫里的零花钱。这叫六合彩。宫里的人见到大太监刘合不叫公公叫相爷!

  司马明珠追问说:这个相爷武功如何?

  孔佳娇说:相爷的武功很神秘,忽高忽低。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个刘三功的武功我可是知道的。武功超高。这还是我师父秦吻月告诉我的。

  司马明珠说:何以见得刘合的武功忽高忽低呢?

  孔佳娇说:很简单有时候吧他也行走江湖,亲自去收钱。押解银子回京城。大概是一年一次。也不知道为啥这个规矩。很多绿林人都想发财。就有吃生米的冒险打劫。他就得动手啊!有时候以一当百几乎就是神乎其神。有时候被打得鼻青脸肿银子都丢了。有人说他故意那样做把银子贪污了。但是没人敢去彻查。所以说忽高忽低。资料都在这了。

  司马明珠说:你说的很抢眼!分享你的资料。那六个护法怎么来的?黄婆教内部选拔?还是怎么回事儿啊?

  孔佳娇说:六合彩下面六大护法分成金木水火土,其中土有两个。一个土地公公一个土地奶奶。剩下的也是男女混杂不全是男的。有金箔善,是男的。有木多情那是女的。有水姑娘。是不男不女的。还有火成龙那是男的。一共这六大护法。

  司马明珠说:水姑娘不男不女怎么回事儿?太监吗?

  孔佳娇说:非也!阴阳人。我没看见过水姑娘。那还是听我师父秦吻月说的,说它使用一把孔雀毛的扇子。招数古怪有两个随从一男一女它都叫老婆!货真价实的怪物。脸上的艳粉很厚一说话不男不女的也不长胡子脸上往下掉面儿!就是因为妍粉很厚一说话动嘴就掉渣儿。

  司马明珠说:真恶心啊!

  单觉真说:我和它交过手。武功不怎么样。连我两下子都挡不住。旧时模样恶心。没啥了不起的。算不上个人物儿!

  那个金箔善还勉强吧能挡住我三招,第四招我就把他打吐血了。不足为虑。剩下的一看就都跑了。

  司马明珠说:为啥打起来呢?

  单觉真说:原因很简单争地盘儿。你姥姥也是和刘三功动手两败俱伤后来走火入魔医治无效才去世的。我没来得及和你仔细说。那一场下来就叫五行会六合!我们胜利了。他们的实力没啥了不起。

  闻德光说:这六大护法还吓跑了?不能吧!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能仔细说说吗?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